关于国有企业与社会主义的一点思考

作者:太平洋的风
13732.1
左派内部目前最大的分歧,是对当前社会性质的判定。按理说,在1976年之后,尤其是92年南巡之后,大势就已经确定,不应该再提出“今夕是何年”的问题。但实际上,从左l派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在90年代中后期兴起时,关于中国处于社会何种社会形态的问题,就有着非常大的争议。对左l派,或者更准确地说,对马克思主义者来说,经济基础对社会形态起决定作用。所以,在一些左l派同志看来,虽然现在的政权在政治上对无产阶级进行全面的专政,但从经济基础上来说,中国还有许多国有企业,国家仍然掌握着国民经济的命脉,因此中国可以算是处于社会主义社会,而不是资本主义社会。与经济基础相对的,在台上的既得利益集团是修正主义者,而不是资产阶级。

Read more   6/16/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我们今天怎样做子女

编者按:“我们今天怎样做子女?”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问题却不停地困扰着无数的青年。在这个经济体制大变迁的时代,家庭也随着现代化进程变得支离破碎。物欲横流的社会是否能容下真诚的感情呢?下文的作者从一个在校大学生的角度,提供了自己的思考。编者看完此文,感到发自内心的感动。因为他是这样真诚地搜索着答案,虽然真正的答案永远不会轻易呈现给任何人。不过只要开始思考了,就最终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

作者:未完成的乌托邦

翻起旧杂志,一篇小说里如下文字让我有了写本文的念头:

Read more   3/24/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哈基姆:女权主义者对性别平等的十二个误读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3.1.13

摘要:随着女权主义者对性别平等问题误读的不断增加,相关分析于1995年首次出现,并引发了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持续、激烈的学术争论。但是,女权主义者的许多观点仍然主导着人们对女性在职场和家庭中角色的看法。不仅如此,新的误读还在不断产生,且试图将女性描绘成普遍受害者形象。这些误读没有可靠的社会科学研究基础,但却广为流传。

关键词: 职业性别隔离 北欧女性 张肖雯 家庭友好政策 女性主义 性别平等 职业性别隔离

作者于2003年前为伦敦经济学院(LSE)研究员,2003年后哈基姆只保留在LSE的办公室和使用LSE电邮电话及其他为雇员提供设施的使用权,但在2011年发表遭到激烈抨击的《色情资本》Erotic Capital--建议女性利用自身的性魅力来获取职业进展--后,LSE发言人表示已取消这些权利,并要求《色情资本》的出版社不将哈基姆描述为LSE社会学者。但是,对《色情资本》观点的否定并不能使作者在2011年提出的这几个问题彻底失去商榷的意义。

Read more   2/23/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工业时代的铁与花

作者:老邪

听说成都搞了个类似北京798艺术区的音乐公园,找到一个机会就跑去看看。

音乐公园的某道大门处,有几张很大的广告,其中一张上面印着一篇大约可以称为文章的短文,或者可以说是一段冗长的广告,直接抄录于下:

Read more   11/20/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关于社会权利关系及其变革规律的常识性讨论

编者按:马克思和恩格斯曾说:“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研究就是不断从历史中学习。不仅要从胜利中学习,还要从失败,从灾难中学习。因此,当前理论研究和意识形态宣传的重中之重,就是要不带感情色彩地清理上一次社会主义运动的遗产,客观地分析大跃退的制度根源。这篇文章通过秦汉和苏联的对比,切面式地探讨了社会各阶级的政治经济关系,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自己对文化革命的看法。这种讨论对有相同理论困惑的同志深入思考大有裨益。文章的不足之处是,未能深入展开对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官僚体制的政治经济学分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托派经典文本《权利与货币:马克思主义的官僚理论》。

Read more   11/11/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