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市场”体制使我们所有人注定走向威权主义吗?

作者:斯拉沃热•齐泽克
黑夜里的牛 译 带Q过人 校

中国资本主义的激烈增长使得许多西方人询问政治民主——作为资本主义的“天然”伴侣——何时会出现。但很快,更切近的观察驱散了任何这类希望。

当今中国不是一种被东方专制所扭曲的资本主义,相反是欧洲资本主义发展自身的重复。在现代化的初期,大部分欧洲国家远远谈不上民主。而且如果他们是民主的(就像17世纪的荷兰来),也仅仅是少数有财产的自由主义精英的民主,而不是工人的民主。资本主义的条件被一个野蛮国家专制创造并维持下来,像极了今日的中国。政府把对人民财产的野蛮掠夺合法化,把他们变成无产阶级。国家随后训练、教育他们去顺从一种新的隶属角色。

Read more   11/7/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民主

作者:Ultramarines

中国无产阶级的解放,可能是通过殖民地派掌权,复制国民党政权导致的战争,可能是通过两个资产阶级的内战,也可能是由于资产阶级为了夺权也在追求的民主权利(不是已经被资产阶级主导用来稳定社会的资产阶级民主),没有达到资产阶级用来巩固政权的目的,而是被无产阶级的政党利用,组织群众通过投票等民主手段夺取了政权。如果有大炮,就用大炮,有选票,就用选票,不应当在有选票的时候,却固执地拒绝使用它。

Read more   10/8/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钓鱼岛钓出了阶级统治的“奥秘”

作者:Ultramarines

中国曾经有一个大独裁者,名叫蒋介石。他代表中国的大资产阶级,在中国的许多地区进行过二十多年的独裁统治,最后终于卷起铺盖滚了蛋。然而,他这座庙虽然小,刮起的妖风却大。比方说,他有一件杀手锏,叫做画地图。凡是地球上,甚或地球之外勉强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尽管历史上从来不是中国任何一个政权的领土,也从来不该是中国任何一个政权的领土,而且也不曾被他那个政权所占据,都可以被他划进他“中华民国”的版图,作为中国共产党“丧失领土”的证据。蒋介石画地图的能力,远远超过了哪怕是膀胱最大的小孩子在床单上画地图的能力,直到他死后若干年的今天,他所画的地图,还被一些愚昧无知的人信仰者,还被他蒋介石死而不僵的孝子贤孙,徒子徒孙,不肖子孙们利用着。

Read more   10/6/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漫谈近日的爱国风潮

作者:黑夜里的牛

“钓鱼岛”危机演变至今,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领土争端,而是历史问题、社会矛盾和各种意识形态冲突牵涉其中的综合性热点事件。从领土争端的角度看,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双方政要的讲话更是充满了火药味;而在社会运动的层面,大规模抗议活动在上周末应该就已经达到其顶点。民族主义的激情与现实中的压抑相互交织,未来的图景在秩序和混乱的缝隙中闪现。运动的不同侧面往往能昭示出完全不同的东西,有幻想,也有真相。

Read more   9/23/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中国文明只有63岁——《大目标》后记

编者按: 北朝的工业党最近推出了一本《大目标》,声称这是一种新的意识形态的喊话。相比情怀党和阴谋论,工业党的确有颇多可取之处,但我实在不认为这是一种有多新的意识形态。马克思在其工艺学和技术史笔记《机器、自然力和科学的应用》就有了“工业党”意识,在《资本论》中的第十三章“机器和大工业”中更有专门表态。列宁在新经济政策时期就提出过一个著名的公式——“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语出《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和人民委员会关于对外对内政策的报告》,结合语境,我认为这只是一句修辞,而非理论论断,但这句话经常被修正主义者断章取义)。及至斯大林主义,更是把工业党发挥到了极致,在那个时代的工业党眼里,社会主义的经济特点就是有计划、按比例、高速增长,以至于后来苏东各国都产生了“电冰箱社会主义”。可以说,马克思主义者天生就是工业党。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一方面是在国内阶级斗争中走资派取胜,一方面也是在这种理论教条提供了复辟合法性,同时它也迎合了当时的世界历史背景,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当时成了畅销书,罗斯托的《经济成长的阶段——反共产党宣言》居然可以在中国出版。这些意识形态谬论,一起构成了中国修正主义的历史基础。所以,今天中国互联网的工业党喊话,在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共运史的人看来,一点都不新鲜,不过是教条主义+工具理性的产物,是总设计师的理论奶水哺育成长的罢了。

关于工业党与《大目标》的批判,暂且按下不表,今天要发的是马前卒关于此书的一篇结语,标题很惊悚,叫《中国文明只有63岁》。

复辟年代,社会上充满挂着“真相”牌坊的意识形态宣传,许多群众难免用意识形态来思考历史,而他们由于阶级立场难免又用阶级本能思考历史,因此在这些人身上显现出一种严重的精神分裂,“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这也正反映出人与动物的重要区别,即人是社会性动物,它生活在意识形态的迷雾中。而马前卒这篇结语,由于其彻底的唯物主义立场,倒是治疗这种精神分裂的一剂猛药。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则不能矫枉,作者在重大概念上辨析不清、历史认识上存在片面性,这些问题也是需要指出的。

当然,“63年论”不过是一个噱头。新中国能否独立作为一个文明而存在?这个文明是之前文明传统的延续还是发生断裂的产物?这些问题都可以做更深入的讨论,但并不关涉问题的核心。这篇“标题党”范文的意义只是在于表露立场。作者也许只是想告诉你,无论我们有着怎样的《大目标》,都不能忘记中国现代工业文明的真正起源——革命。

下文便是马前卒的文章,读者们可自行鉴定。至于《大目标》一书,本站后续会发布针对性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敬请关注。

Read more   9/8/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