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时代的铁与花

作者:老邪

听说成都搞了个类似北京798艺术区的音乐公园,找到一个机会就跑去看看。

音乐公园的某道大门处,有几张很大的广告,其中一张上面印着一篇大约可以称为文章的短文,或者可以说是一段冗长的广告,直接抄录于下:

Read more   11/20/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关于社会权利关系及其变革规律的常识性讨论

编者按:马克思和恩格斯曾说:“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研究就是不断从历史中学习。不仅要从胜利中学习,还要从失败,从灾难中学习。因此,当前理论研究和意识形态宣传的重中之重,就是要不带感情色彩地清理上一次社会主义运动的遗产,客观地分析大跃退的制度根源。这篇文章通过秦汉和苏联的对比,切面式地探讨了社会各阶级的政治经济关系,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自己对文化革命的看法。这种讨论对有相同理论困惑的同志深入思考大有裨益。文章的不足之处是,未能深入展开对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官僚体制的政治经济学分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托派经典文本《权利与货币:马克思主义的官僚理论》。

Read more   11/11/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自由市场”体制使我们所有人注定走向威权主义吗?

作者:斯拉沃热•齐泽克
黑夜里的牛 译 带Q过人 校

中国资本主义的激烈增长使得许多西方人询问政治民主——作为资本主义的“天然”伴侣——何时会出现。但很快,更切近的观察驱散了任何这类希望。

当今中国不是一种被东方专制所扭曲的资本主义,相反是欧洲资本主义发展自身的重复。在现代化的初期,大部分欧洲国家远远谈不上民主。而且如果他们是民主的(就像17世纪的荷兰来),也仅仅是少数有财产的自由主义精英的民主,而不是工人的民主。资本主义的条件被一个野蛮国家专制创造并维持下来,像极了今日的中国。政府把对人民财产的野蛮掠夺合法化,把他们变成无产阶级。国家随后训练、教育他们去顺从一种新的隶属角色。

Read more   11/7/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民主

作者:Ultramarines

中国无产阶级的解放,可能是通过殖民地派掌权,复制国民党政权导致的战争,可能是通过两个资产阶级的内战,也可能是由于资产阶级为了夺权也在追求的民主权利(不是已经被资产阶级主导用来稳定社会的资产阶级民主),没有达到资产阶级用来巩固政权的目的,而是被无产阶级的政党利用,组织群众通过投票等民主手段夺取了政权。如果有大炮,就用大炮,有选票,就用选票,不应当在有选票的时候,却固执地拒绝使用它。

Read more   10/8/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钓鱼岛钓出了阶级统治的“奥秘”

作者:Ultramarines

中国曾经有一个大独裁者,名叫蒋介石。他代表中国的大资产阶级,在中国的许多地区进行过二十多年的独裁统治,最后终于卷起铺盖滚了蛋。然而,他这座庙虽然小,刮起的妖风却大。比方说,他有一件杀手锏,叫做画地图。凡是地球上,甚或地球之外勉强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尽管历史上从来不是中国任何一个政权的领土,也从来不该是中国任何一个政权的领土,而且也不曾被他那个政权所占据,都可以被他划进他“中华民国”的版图,作为中国共产党“丧失领土”的证据。蒋介石画地图的能力,远远超过了哪怕是膀胱最大的小孩子在床单上画地图的能力,直到他死后若干年的今天,他所画的地图,还被一些愚昧无知的人信仰者,还被他蒋介石死而不僵的孝子贤孙,徒子徒孙,不肖子孙们利用着。

Read more   10/6/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