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原理 2009年04月03日 15:19

保罗.斯威齐:《共产党宣言》在当代

  《共产党宣言》我大概已经读过十几遍了,但它从未给我已过时了的感觉。它总是值得一读再读。因此我认为,在准备这个专题讨论时,我应当重读一遍《宣言》,这一次我特别关注那些随着二十一世纪的来临而显得与我们在世界上所面临的问题更为休戚相关的见解和阐述。

  以下是我提出的一些观点,我把它们总结概括为三点:(1)资本主义的危机;(2)我们向何处去?(3)我们应当努力实现什么?

  资本主义的危机

  1848年,即《宣言》写成的那一年,正是欧洲的一个危机年。而1998年是现今已完全全球化的资本主义经济的一个危机年。”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重复中越来越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就够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78页)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说的这句话同样适合于我们自己的时代。对这一现象的基本原因的诊断也一样。他们写道:”在危机期间,发生一种在过去一切时代看来都好像是荒唐现象的社会瘟疫,即生产过剩的瘟疫。”(同上)今天,这种阐述也许可以更好地被用来解读一部生产资料生产过剩的史诗。资产阶级经济学仍然做不到这一点,而且大概永远也做不到。

  我们向何处去?

  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忠诚的革命家,他们坚信,资本主义内在的、根深蒂固的矛盾将会引起一场日益强大的并最终能获得成功的革命斗争,以此来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代之以一种更加人道和合理的制度。但是,他们的分析是否考虑到或者甚至暗示了一种不同的历史结果呢?我认为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在《共产党宣言》第一部分”资产者和无产者”的第一页上,就有一段常被人们引用的话,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都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同上,第272页)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中对”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阐述不多,这很可能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不可能是资本主义条件下阶级斗争的结果。但是,在当今世界,如果我们环顾一下我们周围–而且把资本主义正在毁灭或者破坏可持续发展的自然基础的程度考虑进去–我们就必须明确重申,”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是不久将来的历史上的一个非常现实的前景。

  我们应当努力实现什么?

  我们应当努力使世界各民族牢记有关资本主义的真实情况,它并不像资产阶级思想家想让我们相信的那样是”历史的终结”,但是它的继续存在确实可能导致历史的终结。《宣言》在这个方面是否提供了什么帮助呢?也许提供了,但前提是我们必须仔细阅读它并富于想象力地解释它。在一个常常被人们忽略的段落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把一个新主题引入了他们的分析。”最后,在阶级斗争接近决战的时期,统治阶级内部的、整个旧社会内部的瓦解过程,就达到非常强烈、非常尖锐的程度,甚至使得统治阶级中的一小部分人脱离统治阶级而归附于革命的阶级,即掌握着未来的阶级。所以,正像过去贵族中有一部分人转到资产阶级方面一样,现在资产阶级中也有一部分人,特别是已经提高到从理论上认识整个历史运动这一水平的一部分资产阶级思想家,转到无产阶级方面来了。”(同上,第282页)

  世界科学共同体中有相当大一部分人已经充分意识到我们这个行星所面临的生态威胁的严重性,但是他们还没有普遍认识到这种威胁的原因正是资本主义自身这一事实。资产阶级经济学力图隐瞒或否认这个事实。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如果这个事实得到普遍认识,那么什么是资本主义就会很快得到确认,它是这个行星上的人类和许多其它形式的生物的不共戴天的敌人。这样,我们的责任不仅仅是帮助生态学家传播他们的思想,尽管这一点很重要,而且要使生态学家本人和一般公众了解资本主义的全部真相,即它必须由一种把给予地球以活力的生活放在首位和最高位的社会制度来代替。随着资本主义的致命后果的不断显露,越来越多的人,包括把他们本人”提高到从理论上认识整个历史运动这一水平的一部分资产阶级思想家”,将会逐渐明白,如果我们想要有任何未来的活,我们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我们的任务是用尽可能短的时间来揭示这一点。

  (原载《每月评论》1998年第50卷第1期;佚名译)

文章评论(0)
回复
19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