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之声 2015年03月31日 01:45

是谁把人变成鬼?

是谁把人变成鬼?

文/我不姓赵

jiushehui

Cherry姐的帖子http://t.cn/R7gVm4Y让我有了说两句的欲望。进入这个名为“父母皆祸害”的小组之前,我看帖从来没这么认真过。很多故事简直是最擅长恶心的小说家也不敢想象,却是真实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从兄弟姐妹的讲述中我能看到自己,看到我的初恋女友,看到身边很多朋友。

我一直在琢磨,这到底是为什么?

初高中是我不算长的人生中最为晦暗的六年。自幼被“囚禁”的生活早就让我丢掉了跟人相处的能力。对于一个处于青春期最需要认同的小伙子来说,成为一个公认的傻逼意味着什么?可能是我不够皮实吧,这些伤疤都还历历在目。

人治疗自己的能力真是牛逼。上了大学,我有了朋友,谈了恋爱。初恋女友身世有些类似,作为留守儿童寄人篱下的童年,包办婚姻结合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这是个好姑娘,敏感、细腻、耐心、善良,这也是我后悔至今的原因。大三时候,有一次争吵中我动手打了她。

这是我心里最深处的耻辱,教会我一个可怕的道理:恶是会传递的。如果消化疗伤的能力不比圣人,恐怕那些你遭受的委屈和羞辱都像扎进体内的异物一样,你必须排泄出去。我猜,诸位口中的“祸害”,恐怕在其父母面前、工作之中,也是个“小白菜”吧。

一个人的“恶”,大概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原始之恶,要说那些排斥我打击我的同学,哪个也不是存心要毁掉我的吧。这个年纪的孩子,在做恶的时候更像一头动物。

另一类,是继受之恶。Cherry姐的帖子http://t.cn/R7gVm4Y中,那些势利的亲戚、愚蠢粗暴的亲人,哪一个不是饱尝了侮辱、不公、窘迫、穷困和心酸?他们又何尝不是趋利避害的牲畜?社会的不公和冷酷像刀子一样扎进他们的心,他们需要排泄却又不敢反抗,于是只能朝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认识不到自己在受着虐待的孩子下手。

我不是圣母,无意为作恶者开脱,找出原因只是为了解决问题。

那么这个问题如何解决?也许我们应该来看看这个对比。

我生活在老工业城市的下岗工人聚居区,自然小学初中同学都是和我一样的穷二代。到了高中,我有幸考入了本省最好的一所高中,周围的同学出身最差也是中产,除去不到两成的条子生,剩下的都很优秀,让人自卑的优秀。败家玩意不是没有,但比较一下不学好的穷崽子,比例实在太小。

每到过年同学聚会频繁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些撕裂,一半同学在奔波挣扎,早早娶妻生子,零星还有没了的或是进去了的。另一半同学呢?他们面前前途广阔、风景大好,他们还在享受人生,在索取和给予爱。

前者的童年不用多说,那些忽视或严苛、困窘和卑贱大家都很熟悉。后者呢?富家子的优秀是自然而然的,他们的父母总是耐心而慷慨,擅长言传身教,一个被真正当作种子的孩子所需要的自由、关爱、熏陶,这些阳光雨露对他们而言从来都不是奢侈品。

想想也是,资产阶级的崽子如果不比无产阶级的崽子健全、优秀,这哪能叫“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怎么保证“白色江山永不变色”?

请不要说我偏激。我是个记者,工作时见惯了各种高大上,闲暇时在工业区和工友打混,我都看见了什么?我看见攫取剩余价值的人待人温文尔雅,接物彬彬有礼,他们对待孩子自可以最大的耐心和温柔,给予孩子所需的幸福童年。

而那些养活了整个社会的人呢?他们的劳动成果被全部拿走,漏下一两分残羹冷炙。他们被逼着相互伤害,像野狗一样爪牙相向争抢这微薄的“恩赐”。人的笑脸就那么多,他们必须对“民生工程”和“老板的慷慨”保持“感恩”,那他们留给你,他们的孩子,能是什么?

公正?善意?温柔?呵护?关注?呵呵,他们自己都没有尝过的味道,能给得了么?

此正所谓“旧社会把人变成鬼”。

我真的不是圣母,为了个人幸福,也许我们别无选择,对父母只能原谅,对亲戚只能淡忘。但想远一些吧兄弟姐妹们,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对待造就了这一切的人,你怎么可能选择宽恕?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