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5年04月08日 00:54

【共运信息】乌克兰共产党的理论主张及其历史性落败_梁强

乌克兰共产党的理论主张及其历史性落败

梁 强

[内容提要]乌克兰共产党一直是乌克兰议会五强之一,20 世纪 90 年代更一度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乌克兰危机发生后,乌共遭到了乌克兰当局严厉打压,在新一届议会选举中以零议席的结果完败。这不仅是乌克兰独立后乌共首次未能进入议会,而且是 1918 年乌共建党以来乌克兰国家立法机构中首次没有乌共的存在,乌共也因此历史性地失去了对乌克兰国家政治决策的参与权。本文通过对乌共的理论探索及其在乌克兰危机中的政治表现的分析,对其落败的原因提出了自己的解释。

[关键词]乌克兰共产党 理论主张 乌克兰危机 2014 年议会选举

 

一、乌克兰共产党的理论主张

乌克 兰 共 产 党 的 历 史 可 以 追 溯 到 1918 年 7 月在莫斯科成立的乌克兰共产党 ( 布尔什维克),1952 年正式更名为乌克兰共产党,此后直到苏联共产党解体都以苏共乌克兰分支机构存在。1991 年 8 月30 日,乌克兰最高拉达 ( 即乌克兰议会) 宣布禁止乌共活动,乌共被迫分解为多个小型的共产党组织展开秘密活动。 1993 年 3 月 6 日,“全乌克兰共产主义者大会”在顿涅茨克召开,商讨重建统一的乌克兰共产党事宜。5 月 14 日乌克兰议会通过决议,称乌克兰信仰共产主义思想的公民有权依据乌克兰现行法律组建党派。6 月 19 日乌共第 29 次大会暨新乌共第一届代表大会举行。大会宣布新乌共不仅成为乌克兰共产党思想和传统的遵从者,而且是唯一合法的继承者,彼得·尼古拉耶维奇·西蒙年科当选为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10 月乌共正式在乌克兰司法部注册。2001 年 12 月乌克兰宪法法院通过决议,取消乌克兰议会禁止乌共活动的命令。2002 年 5 月乌克兰共产党联合代表大会通过决议,终止古连科 ( Станислав Гуренко)领导的 “旧” 共产党的活动,将其并入 “新”共产党。乌克兰共产党合法化后,其理论主张仍然非常激进,具体表现如下。

1. 关于苏联解体

乌克 兰 共 产 党 党 纲 中 专 门 列 出 了 “历史道路的教训”一节,指出乌共不仅领导乌克兰人民建立了自己的主权国家 ———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而且和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一起成为 1922 年苏联的创建者,实现了将乌克兰的领土统一在一个边界内的历史性任务。乌克兰共产党领导下的乌克兰为赢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成为联合国创始会员国之一。在乌共的领导下,乌克兰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拥有强大的工农业、先进的科技和文化。20 世纪 60 年代乌克兰消灭了失业、贫穷、文盲,多项经济指标进入世界发达国家十强。

在标榜和怀念苏联时期所取得的辉煌成就的同时,乌共对苏联的解体持坚决的批判态度。乌共党纲中明确指出,20 世纪 60 年代至 80 年代末,乌共未能采取足够的举措应对帝国主义对苏联的破坏和渗透,未能对资本主义特别是乌克兰民族主义的危险性保持清醒和充分的认识,在帝国主义国家支持下,这些敌对势力公开制造了苏联解体,推翻了乌克兰苏维埃体制,将乌克兰与俄罗斯分离开来。1998 年,乌共发布了评价历史的专门文件,再次对苏联时期做了美好的描绘,并且明令禁止乌共报刊提及 20 世纪 30 年代乌克兰大饥荒以及大清洗等负面事件。西蒙年科发表讲话称,苏联解体是 “最近发生的最重要的悲剧事件”,苏联 “是被罪犯们人为地毁掉了”。乌共内部更有一些人怀念斯大林时代的统治,认为一切悲剧都始于 “赫鲁晓夫的冒险主义错误”。

2. 关于乌克兰民族主义

随着苏联的解体,一系列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成为独立国家,并开始了政治经济体制的转型。这些国家的左翼政党尝试通过推动本国的民族主义赢得选民支持,而乌共却仍然坚持苏联的民族主义,认为乌克兰独立是非法的、错误的,是导致苏联解体的一系列 “反革命、反社会主义” 阴谋的后果。甚至到 2000 年,乌共第二书记萨拉马丁 ( Юрия Соломатин) 还公开宣称,“我们是苏联共产主义者,我们是苏联人,我们是苏联爱国主义者”,不愿同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做任何妥协。1993 年 6 月新乌共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建立独特的乌克兰民族共产主义的想法遭到了猛烈抨击。西蒙年科认为脱胎于苏联的乌克兰是一个 “亚文化国家”。在语言问题上他的立场也很明确,认为不应赋予乌克兰语特权并强行推广,而应任其自由发展;俄语作为乌克兰半数人口的第一语言,应该获 得 和 乌 克 兰 语 一 样 的 官 方 语 言 地位。2007 年,西蒙年科在一次公开讲话中指责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舒赫维奇 ( Роман Шухевич) 是与纳粹德国合作的战争帮凶,结果被基辅地方法院判决发表虚假言论,要求其向舒赫维奇的后人公开道歉。

3. 关于乌克兰未来的发展道路

乌共党纲中明确指出,作为资产阶级体制的反对者,乌共的主要目标过去和现在都仍然是为社会主义而斗争。这一任务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建立劳动人民的政权,第二步是清除资本主义的残余,在乌克兰重建更加稳固的社会主义的基石,恢复各兄弟民族的联盟,建立统一的社会主义联盟共和国。受苏联解体综合症的影响,独立之初的乌克兰和独联体许多国家一样,出现了一段政治动荡、经济衰退、社会秩序混乱的 “黑暗时期”。在这一特殊历史背景下,乌共的上述主张赢得了怀念苏联时期稳定生活的大多数普通人的支持,再加上其继承了苏联时期乌克兰共产党的声望、组织机构、社会资源等宝贵财富,因而成为当时乌克兰唯一一个成熟的、真正有全国性影响力的国家政党。

1994 年 3 月,乌共在正式登记 5 个月后参加了自己的首次议会选举,在产生的 405 个议席中取得了96 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1998 年议会选举对选举方法做了调整,450 个席位被均等分为两部分,一半由单一制选区直接选出,另一半由比例制选区中得票率超过 4% 的政党按得票比例分配。乌共在单一制选区中成绩一般,但是在比例制选区中得票率达到 25. 4% ,最终获得了 123 个议席,蝉联议会第一大党。在各州委员会 ( 即地方议会) 中乌共也一直是最大单一党派,在1994 年选举中获得全部 333 席位中的 168 席,在1998 年选举中获得全部 679 席位中的 273 席。1998 年乌共克里米亚分部领导人还当选为克里米亚议长。当年西蒙年科竞选乌克兰议会议长时也获得了 221 票的支持,只差 5 票就能竞选成功。1999 年乌共首次推举自己的候选人西蒙年科竞选总统,首轮选举支持率为 23. 1% ,与时任总统库奇马一起进入第二轮选举。虽然库奇马最终以 57. 7% 的得票率成功连任,但西蒙年科在第二轮选举中也获得了 38. 8% 的高支持率,这对首次参与总统竞选的乌共来说,已经是非常可喜的成绩。

2002 年议会选举中,乌共的得票率仍然保持在 20. 8% 的高位,但在单一候选人制选区失败,议席骤降到 65 席,成为第三大党。2004 年颜色革命后乌克兰政坛风云突变,右翼势力开始得势,乌共由于与新执政集团的理念和主张严重对立,遭到其全力打压,从原来的议会主要大党迅速边缘化。2006 年议会选举中乌共得票率只有 3. 7% ,获得 21 席,降为第五大党,几乎失去了对乌政坛的实质性影响力。2007 年的选举情况有所好转,得票率 5. 4% ,在议会中获得 27 席,升为议会第四大党。在 2012 年选举中乌共得票率 13. 2% ,获得 32 席,虽然仍然是议会第四大党,但衰落之势已经显现。

二、乌克兰共产党在乌克兰危机中的抗争

2014 年 2 月亚努科维奇逃亡俄罗斯,领导基辅广场抗议活动的右翼激进势力夺取政权,组建了新的临时政府。乌共在第一时间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谴责临时政府是依靠政变上台的亲西方政府,公开呼吁世界所有共产党和左翼运动一起抵制临时政府。之后在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敖德萨骚乱、乌克兰东部地区分裂、对乌克兰东部地区采取军事行动等重大问题上,乌共也与新政权发生了激烈冲突。5 月 6 日,乌克兰议会在闭门会议上通过了清除共产党议会党团的决议。乌共随后发表了《关于被法西斯分子非法驱逐出议会的紧急声明》: “在乌克兰已经建立了法西斯独裁体制,破坏了这个国家的立国之本。 ……那些赞成将共产党人当作分裂分子而从最高拉达议会厅中驱逐出去的人,才是真正的分裂分子,正是他们将国家撕裂,令乌克兰丧失了政治主权与独立。……新纳粹恐怖集团在这些人———图尔奇诺夫、亚采纽克、纳利瓦琴科、巴鲁宾、科瓦利、阿瓦科夫等———的指挥下犯下了造成数百名无辜平民死亡的罪行,而他们个人也对暴徒们在敖德萨工会大楼制造纵火屠杀百姓的罪行负有个人责任。……他们秉承白宫和布鲁塞尔的旨意制造了血腥的内

战。”

鉴于新政权对乌共的打压和 “右区” 等右翼极端势力活动极为猖獗,5 月 16 日西蒙年科宣布放弃参加新一届总统选举。至此,乌共与新政权彻底分道扬镳。

西蒙年科弃选总统后,乌克兰当局对乌共的打压并未终结。代理议长图尔奇诺夫要求乌克兰司法部对乌共活动的合法性进行调查,一旦查实其参与和支持了乌克兰东南部地区的分裂活动,就将对其实施司法禁止。7 月 8 日,乌克兰司法部向基辅行政法院递交了禁止乌共在乌克兰境内活动的申请,并提交了 127 页的文字材料以及视频和音频证据。这些证据指控乌共支持克里米亚和东部地区的亲俄罗斯分离势力,向其提供资金、武器等方面的帮助,违反了乌克兰宪法。7 月 22 日,乌克兰议会通过法案,允许议长解散人数低于最低标准的党团,乌克兰新任总统波罗申科当天签署了这项法案。7 月 24 日,图尔奇诺夫以乌共议员人数已经低于议会党团最低人数要求为由,宣布解散议会共产党党团,当天针对乌共党员的 308 件刑事诉讼案也正式启动诉讼程序。

乌共被逐出议会后,欧洲议会和欧洲左翼政党都对此表示了谴责,声明将继续与乌共开展合作。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 9 月 4 日基辅州行政法院宣布无限期推迟禁止乌共活动的听证会。9 月 15 日,乌克兰中央选举委员会决定准许乌共登记参加议会选举。此时离议会投票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现政权的舆论和司法攻势下,乌共已经很难全力甚至是正常开展竞选活动。最终乌共只获得了 3. 88% 的得票率,跌落到第 8位,未能越过进入议会的最低 5% 得票率的门槛,且乌共候选人在单一制选区中全军覆没。这样,新一届议会的 423 个席位中,乌共历史性地未获一席,在乌克兰各州委员会的 2607 个席位中也只获得了 112 席,乌共败选了。

乌共败选的意义很重大,这不仅是乌克兰独立后乌共首次未能进入议会,而且是 1918 年乌共建党以来乌克兰国家立法机构中首次没有乌共的存在,乌共也因此历史性地失去了对乌克兰国家政治决策的参与权。

11 月 8 日,西蒙年科在乌共中央委员会作了题为 《关于议会选举结果和新条件下党的活动》 的报告,报告承认乌共 “正处于历史上最尖锐和最危险的时期”,认为乌共竞选失败的原因有如下几点: ( 1) 此次议会大选极其特殊,是首次在尖锐的大国地缘政治争夺背景下进行的。从 2013 年底基辅独立广场的示威活动起,乌克兰几个世纪以来的对俄友好关系开始遭到沉重打击,乌克兰沦为美国和欧盟的势力范围。 ( 2) 乌克兰首次在战争条件下投票选举。平均投票率创下新低,只有 52. 42% ,东南部只有 20% 。全国 225 个选区中只有 198 个举行了选举。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 500 万选民只有180 万能参加选举,最终参加投票的不到60 万。据俄移民署统计,截至 10 月 23 日,逃亡到俄罗斯的乌克兰难民已达 80 万人,这些人绝大部分未能参加投票。鉴于东南部的选民无法参选或抵制选举,这次议会选举实际上是西部和中部选民的地区性投票。( 3) 党的组织在推动企业、大学生、工会投票方面无所作为。不少劳动集体、学校、农庄里居然一个党员都没有,妇女组织和苏联老战士联盟也在选举中表现软弱。报告还引用了列宁的指示 ———“去有群众的地方工作”,让每个工厂都成为我们的堡垒,可是现在的乌共党员都忘掉了这一指示,许多党的工作人员甚至都不知道这一指示。报告最后提出: 未来乌共不仅要重回议会,而且要全面夺取政权。

基辅当局并未因为乌共历史性地退出议会而放松对其的打压。乌克兰右翼议员提出,光取缔共产党还不够,还应在乌克兰禁止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其对乌克兰国家和乌克兰民族已造成前所未有的破坏。 12 月 2日,乌克兰右翼议员邀请神父对乌共议员在议会的座椅洒圣水,以消除这些无神论者在议会留下的 “不干净的气息”。12 月 3 日,无党派议员组成的乌克兰独立议员团提出动议,要求议会立法在乌克兰禁止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此前已有五个议会党团联合发表声明,谴责 “共产主义极权体制”,建议立法禁止 “任何形式的共产主义、纳粹、法西斯、反乌克兰宣传”。12 月 8 日,西蒙年科针对这些行径发表声明: “禁止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只能是那些文盲和未受过教育的人的想法,这些持小农主义世界观的人无法明白,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基础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是欧洲政治传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在马克思主义的基石上,欧洲各国劳动人民开始了捍卫自己公民权利的斗争。而民族主义不管以何种形式出现,其带给包括乌克兰在内的欧洲各国的,都是悲剧和毁灭。”[1]0

波罗申科总统随后表示,乌共的未来不应由总统令或者议会的法案决定,更不应由法庭决定,而应由乌克兰人民决定。既然现在人民已经用投票的方式表明了对乌共的否定态度,那么乌共因其过去和现在所犯下的罪行,无权继续留在乌克兰政治生活中。西蒙年科则回应称,他将继续留在 乌 克 兰 生 活,永 远 不 会 离 开 乌 克兰。11

三、乌克兰共产党对乌克兰危机的反思

乌克兰危机是乌共在政坛加速衰落直至失去议会席位的催化剂,也是乌克兰独立以来乌克兰政治生活中的重大历史性事件。危机伊始,乌共就积极阐述自己对危机的看法,提出相应的主张,在沿袭乌共党纲基本原则的同时,也根据危机的实际情况提出了许多新的观点。这是了解乌共败选的重要侧面,也是观察乌共未来走向的重要依据。

1. 对危机的定性

2014 年议会选举前乌共通过了题为《从寡头的乌克兰到人民的乌克兰》的竞选纲领 ( 以下简称 “竞选纲领”) ,旗帜鲜明地指出,“独立后乌克兰从未像现在这样接近丧失主权和领土完整”,此外,乌克兰还面临着经济灾难和沦为原材料殖民地、丧失国防能力等危险。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 “寡头帮派间的权力斗争使寡头政治引发的各种问题日益尖锐,并且已经到了极限”。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个人都无法使国家摆脱现在的灾难。不铲除寡头政治,乌克兰危机就无法克服。竞选纲领指出,乌克兰的内政外交现在都被西方、尤其是美国完全控制,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决定了乌克兰政府的组成和国家预算,以及推行什么样的改革和不推行什么样的改革,他们反而比所有乌克兰人都更加了解对于乌克兰而言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这个政权的源头是 2004 年的颜色革命,从 2005 年起西方就利用其代理人事实上管理这个国家了。12

  1. 乌共要做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对派

12 月 9 日,西蒙年科在接受 “乌克兰之 声” 电 台 采 访 时 指 出,与 2004— 2005 年的权力斗争一样,新一届议会的议员们未履行他们的选前承诺,他们的目的只是夺取政权。事实上,那些在应对乌克兰经济和社会问题层面上表现极其糟糕的人又回来了。他们只是空谈改革,却不知道该如何推行改革;他们只知道搞破坏,却不知道该如何搞生产。西蒙年科强调,现在议会中已经没有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对派,没有工人阶级的捍卫者,所谓的反对派只代表了 1% 的富人的利益,而真正的反对派应代表 99% 的普通乌克兰人的利益。乌共虽然失去了议会这一斗争平台,但是要做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对派,继续在乌克兰政治生活中发挥作用。西蒙年科还对乌克兰总理亚采纽科提名外国人出任乌克兰财政部长予以激烈的抨击,称之前亚采纽科已经恬不知耻地表示,由于乌克兰产品自由进入欧洲市场必须符合欧盟的近 8 万项标准,这需要乌克兰政府付出大量的精力和金钱,因此乌克兰除了向国际金融机构大幅举债外别无他途。现在再让美国人出任部长,将会使乌克兰完全沦为美国控制下的附庸国。那些人之前只是顾问,现在却要直接管理这个国家了。13

3. 中央向地方分权的政治变革

乌共的竞选纲领提出:   乌克兰必须完成从总统议会制到总统制的转变;制订新的全民公决法,使人民有现实机会实施实际管理;通过全民公决对乌克兰宪法的主要条款进行修正;逐步实施联邦制;将乌克兰议会变为两院制,即议会和地区委员会,后者能够充分考虑各地区的利益;修改 《选举法》,议会议员应当由代表比例制选区选出,地区委员会由单一制选区选出;广泛采用全民公决、人民倡议、弹劾、罢免等直接民主的手段;对内务部等护法部门实施去中央集权化的改革,将内务部地区分支机构归属地方委员会;按照自下而上的原则制定政府预算,在税收和财政收入的分配上要充分保障地方预算;改革税务体制,从企业的实际生产地征税而不是登记地征税;将所有地方性问题,包括语言问题交由地方自行解决;在保留乌克兰语官方语言地位的同时,赋予俄语第二官方语言的地位。14

4. 振兴经济的“反危机计划”

11 月 8 日,西蒙年科在 《关于议会选举结果和新条件下党的活动》的报告中,对亚采纽科担任总理期间乌克兰糟糕的社会经济状况提出了严厉批评: 2014 年第三季度 GDP 下降 5. 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全年下降至少 6. 5% ;1—9 月工业总产值下降 8. 6% ,实际工资下降 4% ,消费价格指数下降 16. 2% ;6月机械制造同比下降 23. 8% ,化学工业下降 22. 2% ,石油制造下降 15. 9% ;9 月工业生产同比下降 16. 6% ,煤炭生产同比下降 6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乌克兰直接担保债务 2014 年将达到 GDP 的 67. 6% ,2015 年将达到 73. 4% ;2014 年仅乌俄双边贸易就将损失 50 亿美元。报告中还指责亚采纽科政府大幅降低工资和退休金,提高公共事业收费和食品价格,甚至对没有不动产的家庭征收不动产税;2014 年 2月乌政府拖欠工资达 7. 48 亿格里芬,到 10 月 1 日拖欠工资已达到 19. 28 亿格里芬,翻了一倍多。瑏瑥12月 8 日西蒙年科在抗议新一届议会种种反共行径的声明中,特意将乌共和现政权的政绩做了一番对比,指出乌共鼓舞和领导乌克兰人民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性胜利,恢复了被战争摧毁的经济,建立了发达的社会体制,成为苏联最发达的共和国之一,而现在的民族极端主义者却让乌克兰沦为欧洲最穷的国家之一。2014 年乌克兰的 GDP 只有 1990年的 60% 。15

乌共的竞选纲领中重申了此前提出的振兴经济的 “反危机计划”: 恢复对国民经济具有战略意义的产业———首先是国防、钢铁和电力的国有化;恢复国家对自然资源的控制;立法禁止买卖农业用地;通过信贷优惠扶持本国的生产型企业;将每年 GDP 的至少 10% 投入基础科学和先进科技研发,至少 5% 投入到农业发展,卫生和教育领域的投入也要提高到 5% — 6% 的世界平均水平;停止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掠夺性信贷关系;重新审议乌克兰在世界贸易组织的最惠国待遇条件;富人必须缴纳更多的税,对低收入者免税;降低企业生产营业税,将基本生活用品和服务的消费税税率降到最低;废除违宪的退休金改革;通过新的 《劳动法》,确保工人的收入、休息和健康权。16

5. 有效的不结盟外交

乌共的竞选纲领指出,世界正进行着激烈的争夺原材料和销售市场的斗争,乌克兰已成为世界范围内政治玩家争夺的对象,并沦为西方和俄罗斯地缘政治斗争的人质。乌克兰决不能加入任何政治军事联盟,特别是北约,因为那样做将会使乌克兰彻底丧失主权。当前阶段保持中立和不结盟地位最符合乌克兰的国家利益。必须全力恢复与独联体国家,特别是俄罗斯、白俄 罗 斯、哈 萨 克 斯 坦 的 睦 邻 友 好 关系。1712 月9 日,西蒙年科在接受 “乌克兰之声” 电台采访时也强调,乌克兰放弃不结盟方针意味着国内将爆发新的冲突,乌克兰的工业基础将被摧毁,与邻国的关系将面临严重的威胁。18

乌共的竞选纲领对乌克兰加入欧盟问题作了重点阐述,称基辅新政权极力推动乌克兰加入欧盟,但欧盟领导人希望乌克兰通过敞开市场解决国内经济问题的同时,却又不确保乌克兰一定能成为欧盟成员国,而是提出了至少 15—20 年的准备期,以便在这段时期里大力攫取乌克兰的资源。乌克兰的机械制造、轻工业、食品工业、农业都无法与强大的外国资本竞争,欧洲产品大量涌入后这些行业将会被摧毁,乌克兰经济也将会崩溃。与之对应的另一个选择是成为欧亚经济共同体和关税同盟的成员,开启与俄罗斯在核能、飞机制造、航天领域等富有前景和竞争力的项目上的合作,与印度、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展开更广泛的合作。19

乌克兰共产党党纲指出,乌克兰被剥夺了世界第三大核武库的同时,并未获得对本国安全的国际法保证。20 乌共的竞选纲领也谈到了这一问题,认为苏联解体后乌克兰曾拥有欧洲最大的武装力量和世界第三大核武库,但现在所有这些都被掠夺走了。仅仅过去了 20 多年,乌克兰的军队就已近残废,毫无战斗力可言,军事思想和军事装备极其陈旧。乌克兰的国防工业必须首先满足本国的国防需要,以现代化的技术装备武装本国的军队。21

四、几点思考

乌克兰共产党从 20 世纪 90 年代的第一大党变成了现在的边缘政党,并且历史性地退出了乌克兰议会,原因众多,以下几个因素值得深思。

  1. 激进主张背离时代发展的特点

理论主张是政党获取民众支持和发挥自己 政 治 影 响 力 的 重 要 武 器。乌 共 在 2004 年颜色革命、特别是此次乌克兰危机后被执政集团严厉打压,既有左右翼党派争斗的因素,也与其理论主张落后、背离时代发展的特点密切相关。作为现行政治体制的参与者,乌共提出的保留苏联、建立俄乌兄弟联盟、实施人民治理、建立联邦制、国家介入和主导经济、外交上向俄罗斯一边倒等理论和政策主张,不仅与执政集团的政治理念相抵触、背离,成为当权者眼中的 “异端”,而且也与乌克兰独立后日益巩固的西方式民主政治、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乌克兰民族主义、中央集权等主流理念相去甚远,进而彻底失去了对这些理念持认同态度的多数乌克兰选民,其边缘化也就势在必然。

  1. 固守保守的政治理念

乌共 1993 年重建后一直以反对党自居,坚信无需和其他政党联盟,坚持要以唯一执政党的身份重建社会主义国家,因此,乌共不仅从未有过如英国学者威尔逊( Andrew Wilson) 所说的 “执政党战略” ( governing strategy) 22,而且也不曾为参政议政做过积极的准备,除了反复强调过去在苏联时期乌共所取得的成就之外,提不出真正具有建设性、针对性的理论和施政主张。20 世纪 90 年代议会和总统大选的成就让乌共相信,即便实现自己纲领中提出的目标遥不可及,但是只要坚守这一思想,就可以在现行政治体制中获得好处。再加上乌克兰左派的另一支力量———乌克兰社会党的支持者主要集中在乌克兰中部,未对大本营位于东南部的乌共构成威胁,因而乌共也无意与之协作实现左翼力量的联合。苏东剧变后的头 10 年,中东欧各国共产党普遍转型为社会民主党或者大众性的民族政党,左派得以重掌政权,但是乌共抱残守缺,固守落伍于时代的政治理念,不思改革,从而丧失了执掌政权、推进自我转型的契机。

进入 21 世纪后,左翼在各国政坛普遍呈现衰落之势,在乌克兰尤为明显。 1991 年 1 月乌共有党员296 万,作为其最大的继承者,新乌共到 2000 年全盛时期也只有 16 万,现在为 11. 5 万。另外两个继承者———1991 年 10 月创建的社会党和 1993 年 12 月创建的农民党党员总数也不过 10 万。1996 年 4 月创建的进步社会党等新左翼也对乌共传统的支持者形成了分流。直到 2009 年 9 月,已经被右翼打压成边缘政党的乌共才与新左翼政党共同组建同盟参加总统竞选,但是主要的合作对象———乌克兰社会党并未参加这一同盟,因而乌克兰左翼运动依然是分裂的。同盟推荐的总统候选人西蒙年科支持率只有 3. 5% ,这表明乌克兰左翼已经无法赢得乌克兰大部分选民的信任。

  1. 缺乏多党制斗争经验

乌克兰左派在上个世纪 90 年代如日中天时未能执掌政权,一个重要原因是败给了乌克兰老资格政治家库奇马的政治厚黑术。1994 年总统选举中,代表左派的社会党领导人莫罗兹支持率只有 13. 1% ,远远低于左翼在议会 30. 61% 的支持率。原因是乌共认为当时的首要任务是不惜代价阻止克拉夫丘克连任,因后者被视为苏联解体的历史罪人,因而选择了支持最可能实现这一目标的库奇马。1998 年,轮到西蒙年科与库奇马较量时,后者立即打出了反共这张王牌,公开宣布绝不能让左派执掌政权,否则乌克兰就有丧失国家独立的危险。西蒙年科竞选总统失利,使得乌共代表的左翼丧失了执政的历史性机会。在强大的行政压力下,左翼也失去了议会中的多数派地位。

发动群众运动是共产党政治斗争的重要武器之一,可是乌共在政治实践中却表现温和,更愿意接受现行的和平的选举和议会内斗争的方式。反倒是被其指责的寡头政党多次发动街头革命,不仅夺取了政权,而且大大损害了乌共在中西部、特别是首都基辅的政治威信。这一点也颇为发人深思。

4. 蜕变为地区性政党而不再是代表乌克兰国家利益的国家性政党

乌共的根基在乌克兰东部地区,代表了东部的利益和主张,因而一直持亲俄立场。在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宣布独立,基辅中央政权对东部地区展开军事行动的背景下,乌共已很难完全站在乌克兰国家利益的立场上发声和行动。除了在克里米亚公投前提出过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扩大地方自治权利、分阶段地建立联邦制的方案外,在之后涉及乌克兰领土主权完整、国家统一、对外经济一体化方向等重大问题上立场要么不够明确坚定,要么明显违背主流民意,被乌克兰当局攻击为是俄罗斯在乌克兰的代理人、甚至是卖国贼,从而招致了中西部地区更多选民对乌共的抵制甚至仇视态度。■

注 释

①⑤21 “Программа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партии Укр - аины”,http: / /www. kpu. ua/ru/page/programmakpu.

②③23 Andrew Wilson,“Reinventing the Ukrainian Left: Assessing Adaptability and Change,1991 - 2000”,in The Slavonic and East European Review,Vol. 80,No. 1

( Jan. ,2002) ,p. 31,pp. 29 -34,p. 58.

④“Син Шухевича нагадав Литвину,що Симоненко маε вибачитися за брехню про Гiтлера/ /Укранська правда”,18 February 2011,http: / /www. istpravda. com. ua/short/2011 /02 /18 /25493 /.

⑥“Заявление фракции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й партии Украины в Верховной Раде Украины”,06. 05.

2014,http: / /www. kpu. ua/ru/72946 /zayavlenie - frakcii - kommunisticheskoj - partii - ukrainy - v - verxovnoj- rade - ukrainy.

⑦15“О политических итогах внеочередных парла - ментских выборов и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 партии в новых условиях,Доклад Петра Симоненко на Пленуме ЦК КПУ”,8 ноября 2014 года,http: / /www. komunist. com.ua/index. htm? news _ id = 22038&searchterm = парламентские выборы.

⑧“В Верховной раде освятили места,где раньше сидели коммунисты / /РИА Новости”,http: / /ria.ru/world/20141202 /1036170811. html.

⑨“В Раду внесен законопроект о запрете комму - нистической идеологии / /РИА Новости”,http: / / www. utro.ru/news/2014 /12 /03 /1224327. shtml.

1016“Петр Симоненко: Попытка запрета КПУ - это свидетельство деградации украинской”,08. 12. 2014,http: / /www. kpu. ua/ru/79535 /petr_symonenko_ popytka_zapreta_kpu__eto_svydetelstvo_degradatsyy_ ukraynskoj_polytyky.

11“Ukrainian Communist Leader Symonenko not Planning to Leave Country”,http: / /en. interfax. com. ua/news/ general/231601. html.

121417182022“Предвыборная программа: От Укра - ины для олигархов - к Украине для народа!”,ht-

tp: / /symonenko. info/ru/page/program.

1319“Петр Симоненко: КПУ представляет народную оппозицию в украинском”,09. 12. 2014,http: / / www.kpu. ua/ru/79540 /petr_symonenko_kpu_predstavljaet_narodnuju_oppozytsyju_v_ukraynskom_obschestve.

[梁强: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

(责任编辑 徐元宫)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