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5年05月02日 02:02

反法西斯胜利70年后:希共论反对法西斯主义和帝国主义战争

反法西斯胜利70年后

——论反对法西斯主义和帝国主义战争

Sovietlj/

 

以下为希腊共产党在布拉格的第37届国际理论政治大会上的发言。这次大会的主题为对二战原因、过程和结果的反共污蔑;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的危险”。这次大会由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共产党布拉格市委举办。

 

亲爱的同志们,

红军击溃大部分号称不可战胜的纳粹德军、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红旗胜利地插上帝国议会大厦的日子依然是人民历史上光辉灿烂的一页。

希腊共产党向那些为粉碎资本主义创造的法西斯怪兽而在战场和地下抵抗运动中牺牲或负伤的人士致敬;向领导民族解放斗争的世界各国共产党致敬。

同时我们还要向那些用自己手中的武器或传单进行战斗、面对监牢和行刑队英勇不屈的人士致敬;向无数死于饥饿的人(其中主要是儿童)致哀;向数百万在死亡集中营和其他恐怖异常、残酷剥削、处境非人的地方遭受折磨的受害者致哀。

我们尊敬并且捍卫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做出的巨大贡献。苏联承受了战争的主要负担。它以巨大的损失为战胜法西斯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因此,苏联、苏联人民、红军、领导了这一巨大斗争的联共(布)及其青年组织共青团值得所有赞扬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人士的认可和感激。作为对这一不朽史诗最微薄的敬意,每个人都必须谴责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组织和机构一贯的抹黑它的卑鄙企图。

苏联之所以能在约·维·斯大林的领导下战胜纳粹德国及其盟友,是因为:工人阶级的苏维埃政权在建立和组织起保卫苏联的堡垒中的作用;生产资料社会化和中央计划经济的优越性;工人阶级对人民群众的领导;共产党所起到的革命工人先锋队作用。这对革命运动的现在和未来而言都是极端重要的历史经验。

如果在紧接十月革命的内战结束后的20年间没有沿着有意识地计划社会-经济以及文化发展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大踏步前进,苏联就不可能得到战胜纳粹德国。

苏联的史诗是一切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斗争的人们的遗产。它不属于普京政府这样的俄罗斯帝国主义柱石:它利用5·9胜利日来从思想上巩固苏联境内的资本主义复辟,窃取数百万男女共产党人的牺牲,埋没苏维埃成就的创造者以及他们创造这些成就的动力。

对于自己曾在希腊民族解放阵线的旗帜下鼓动、组织起希腊人民进行伟大的抵抗运动,并成为它的主要战斗力量,希腊共产党感到骄傲和自豪。

希腊的民族解放运动和希腊人民解放军的武装斗争是纳粹占领国中最重要的群众运动之一。一切民族解放运动、游击队,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做出了自己的重要贡献。

我们从历史中汲取经验和教训,是为了更加成熟、充分地完成当前和将来的任务。

希腊共产党向工人阶级、贫苦大众阶层并尤其向男女青年发出号召,号召他们去探寻真理、事实以及国际和地区性战争、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在某些国家掌权的根源。

对1945年5月,那些服务于资本主义的国际联盟和各色官方组织所抱有的只是憎恶。因为1945年5月是人民战胜法西斯主义的标志。他们企图将它从人民的记忆中抹掉,企图扭曲污蔑它,企图颠倒黑白。这些企图作为他们反共反社会主义宣传的一部分,是为了掩盖纳粹-法西斯怪物与垄断资本主义的内在联系,以及资产阶级政党和社会民主党的主要罪责。在这一有组织的、肮脏的运动中,欧盟冲锋在前。

他们的企图绝不会得逞。一切拒绝歪曲历史和反共主义的人们、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科学家、知识分子都有责任反击他们。一切熟知历史并从中得出科学结论的人们是人民和青年反对垄断集团专制和帝国主义战争恐怖的有意识的斗争并取得胜利的核心力量。这样他们才能最终铲除滋生这些现象的根源和土壤。

正是这一点决定了我们的任务是要使人民和年轻一代免受日益加剧的帝国主义竞争、资本主义危机、过时腐朽的资本主义的严重停滞所带来的巨大威胁。

希腊共产党带着巨大的责任感,有力地捍卫了历史真相,并且强调了从人民的英勇斗争和共产主义运动中得出的经验教训。它认为,在制定自己的策略时,系统地研究和运用革命运动斗争中的经验教训是首要的任务。它勇于认识自己和运动的错误与缺陷。共产党人不需要美化现实。将我们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与希共以及革命运动的敌人造谣污蔑的思想攻势相割裂,与片面地、机会主义地认识错误相割裂,是无底的深渊。

通过人民和社会主义一个世纪以来的经验、斗争和牺牲,希腊共产党认识到,需要在思想和政治战线上坚决地反对一切形式的资本专制,其中就包括纳粹法西斯主义。

法西斯主义并不像欧洲的机会主义和社民主义势力所宣称的那样,只是某种资本主义管理形式(比如新自由主义)的产物,而是资本主义制度内在的产物。它是垄断集团掌握政权的一种方式。它也维护着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所有制,维护着人对人的剥削。尤其是在资本主义危机、贫困、失业以及资产阶级执政党日益没落的情况下,资本家阶级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利用纳粹党,使之成为维护自己利益的强大堡垒。资产阶级利用极端民族主义和所谓民族“团结”来给大众力量、失业者、破落的小资产阶级套上罗网,同化他们。

希腊共产党实事求是地向人民揭露,资本家阶级和资本主义国家废除自己建立的资产阶级民主制、资产阶级议会制和法制的企图。当他们的利益要求如此并证明这是必要时,他们便发动军事和政治政变,终止自己的法律,以加强国家以及其他暴力和镇压、钳制任何形式的政治与工会自由

 

回击反共污蔑

帝国主义正试图抹去共产主义运动的功绩,以埋没社会主义制度的成就。为了让年青一代普遍地屈从他们的罪行,他们企图通过抹黑宣传来操纵年轻一代。

帝国主义中心掩盖了这样的事实:导致了不正义战争的不是像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这样的狂人,而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与此相反,苏联曾经消灭了人剥削人,从而废除了参与瓜分世界的根源。正因此,在各参战国中,只有苏联进行了一场正义的战争。

他们苦心积虑地隐瞒这样的事实:二战复活了苏联内部反动力量的希望,它们视之为复辟资本主义的绝佳机会,并最终与德国人结盟。

他们隐瞒了这样的事实:犯下惨绝人寰罪行的不仅有轴心国,还包括资产阶级“民主”国家的政府。正是美国(1945年8月6日和9日)向毫无军事价值的广岛和长崎投下了原子弹,犯下了规模最大、骇人听闻的罪行。

反共中心编造令人惊骇的谎言,毫不迟疑地利用纳粹制造的谣言诽谤苏联!其中的典型例子就是所谓“卡廷大屠杀”。欧盟的政府和机构就像其他一些国家一样,为此指责苏联,虽然根据发现,处决波兰军官实际上发生在1941年秋,那时该地区是为纳粹占领的。众所周知,正是纳粹宣传头子戈培尔本人在自己的日记中承认,德国人犯了这些罪行,找到的子弹是德国的,并指示对此保密,继续对苏联的谣言攻击。

欧盟在反共歇斯底里中起到了领导性的作用,它将5月9日定为“欧洲日”,抹杀这一天是“人民的胜利日”。于是,红军击溃德军、解放东欧各国便顺理成章地被贴上了侵占的标签。而德军的逃兵中,凡是叛逃敌方尤其是红军的,都在德国和奥地利被视为“民族耻辱”。

在欧盟和美国的支持下,有人企图为二战中与纳粹结盟的巴尔干诸国和乌克兰的法西斯分子平反辩护。他们给他们贴上“民主战士”的标签,因为他们与红军和苏维埃政权战斗。而对党卫军、所谓“乌克兰解放军”以及其他广为人知的类似组织犯下的法西斯罪行,他们告诉年轻人,这些都是“爱国的”和“民主的”。巴尔干各国的官方宣传甚至达到了这样的地步:集中营是“感化中心”。

最近欧盟和美国在与俄国的竞争中,公然干涉乌克兰局势,以推翻民选政府。为了实现自己的地缘政治企图,他们毫不犹疑地支持法西斯势力。

 

希腊共产党对战胜法西斯的贡献

1940年10月28日,意大利法西斯向希腊宣战,经阿尔巴尼亚入侵希腊。由资产阶级政党投票信任并予以接受的格吕克斯堡-梅塔克萨斯[1]独裁政府与英国合作,是代表资产阶级进行统治的。人民运动和他们在品都斯山区的英勇奋战暂时抵挡住了侵略。

虽然因为梅塔克萨斯独裁政府而遭受了严重损失(数千名党员被捕流放),但希腊共产党还是从一开始就号召展开对侵略者的抵抗运动。在1940年11月2日发表的公开信中,希共中央总书记尼科斯·萨查利阿迪斯在雅典的监狱中号召希腊人民全力进行抵抗斗争,并强调:“为劳动人民付出的代价和完成当前的斗争一定会产生一个劳动和自由的新希腊,一个摆脱一切对国外帝国主义的附庸、拥有真正人民的文化的新希腊。”尼·萨查利阿迪斯随后的两封信则正确地将这场战争定性为帝国主义的,号召武装起来的人民推翻政府,并在苏联的支持下保卫自己的边界。萨查利阿迪斯不知道,由于被告密者交给了国家安全部门,这两封信从未发表。

此外,监狱中的共产党人从一开始便要求释放,以上前线战斗,但却被梅塔克萨斯政府拒绝了,并在后来把他们交给了德国侵略者。

1941年4月27日,德军进入雅典,希腊被德国、意大利和保加利亚三方占领。希腊资产阶级政治力量中,一部分与占领者公开合作,一部分则与王室一道,携带大量黄金储备逃亡国外(开罗、伦敦),还有一部分虽然留在希腊国内,却不参与斗争,而是机会主义地坐观成败。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资产阶级政治力量进行反对占领的斗争,同时又和占领者合作,以打击民族解放阵线-人民解放军和希腊共产党。

希腊共产党尽全力组织起针对侵略者的抵抗运动。少数人身自由的共产党人和其他从监狱里逃出的共产党人开始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展开抵抗运动:一方面是三方占领,另一方面则是资产阶级势力在人民当中散布失败主义和不抵抗政策。希腊共产党成为了鼓动、领导民族解放阵线的抵抗运动并且为其提供人员的基本力量。它把自己最好的孩子给了抵抗斗争。在希腊共产党的动员下,占领之初(1941年7月16日)成立了工人民族解放阵线〔EEAM〕,并在同年9月27日成立希腊民族解放阵线。民解阵团结起了大部分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

民解阵组织起人民的抵抗运动,并且使他们免于饥饿,而人民解放军则进行着意义重大的武装斗争。在解放区出现了新政权的萌芽(地方政府,人民法院)。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人民的文化占据了优势地位。1944年3月10日,成立了管理解放区的中央政治实体——民族解放政治委员会〔PEEA〕。

在被占领的情况下(1944年4月23日),政治委员会组织选举成立了(1944年4月30日)总部设在科里斯查德斯〔Κορυσχάδες〕的“民族委员会”〔Εθνικό Συμβούλιο〕。妇女以及年满18岁的青年首次有权参与选举。约180万人投票。需要指出的是,1936年的议会选举的选民是100万人,而且当时妇女没有投票权。

由于民解阵的活动,没有一个工人被送进德国工厂(那些被德国人抓去当做人质的除外)。由于民解阵,没有一个希腊人被送上战场与苏联作战,同时人民解放军迫使敌军将8-12个师留在了希腊。

数千名共产党人和民解阵的其他支持者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而在卡伊萨里阿尼〔Καισαριανή〕、库尔诺沃〔Κούρνοβο〕、阿克罗纳夫普里亚〔Ακροναυπλία〕、科克基尼亚〔Κοκκινιά〕、查伊达利〔Χαϊδάρι〕、埃斯特拉提斯〔Άη Στράτης〕、“帕夫洛斯·墨拉斯”营地的牺牲仅仅是其中一小部分。

激进左盟利用民解阵的斗争来为自己执政辩护,这是一种挑衅和侮辱。因为它在政治上继续捍卫资产阶级及其政权,并接受希腊留在帝国主义组织和联盟中(比如北约、欧盟和美国),而众所周知的是,民解阵和人民解放军正是为了人民的正义事业与帝国主义展开了武装斗争。民解阵-人民解放军的英勇斗争与当前激进左盟对资本主义的“左翼”管理毫无关联。

这场群众性的人民斗争没有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虽然做出了贡献,但希腊共产党并没有在策略上和政治上做好充分准备,将建立工人阶级政权的问题作为抵抗斗争的结果和人民斗争的成果。它没有能够至少在主观方面为胜利和工人阶级政权做好准备。

它使反对战争和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的斗争脱离于争取工人政权的斗争的需要。

 

希腊共产党缺陷的深层原因

希腊共产党无法将武装人民运动进一步地推进到夺取工人政权,其深层原因在于希共以及共产国际策略中包含的矛盾。共产国际的整体路线涉及到革命的性质、法西斯在德国掌权后日益临近的战争的性质以及对待社民党的立场。而这条路线却在意识形态和策略的一致性上表现出重重问题。虽然在团结一致以及自身存续上存有问题,但共产国际的解散(1943年5月)使得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既失去了协调一致地制定革命策略的中心和能力,从而也就无法将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和外国占领的斗争转化为夺取政权的斗争(对于当时各国共产党而言,这是一项共同的任务)。

1941-1944年的阶段论策略问题重重。而这一策略的制定是基于1934年六中全会、1935年的共产国际七大和希共六大通过的决议。这一战略路线在第二次全国大会(1942年)和纲领性声明《人民政权和社会主义》中都得到了体现。希共领导层在此基础上做出了错误的政治抉择,如在黎巴嫩和卡塞塔签署向资产阶级势力妥协的协议。

在更广泛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各国共产党并未制定策略,以将帝国主义战争或民族解放运动转变为夺取政权的斗争。共产主义运动的策略未能认识到这样的事实:许多国家武装斗争的反法西斯-民族解放性质中包含着劳资矛盾,于是他们本来能够将政权问题提上日程,因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前景是资本主义野蛮状态的唯一替代出路。

战争加剧了许多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但只有在中东欧各国,由于红军向人民运动提供了决定性的支持,反法西斯斗争导向了推翻资产阶级政权。

 

法西斯主义的死灰复燃

希腊共产党纪念人民战胜法西斯70周年,并且号召希腊工人阶级、退休人员以及青年坚决地谴责、孤立纳粹犯罪集团金色黎明党。金色黎明党遵循的反动理论是所谓“民族社会主义”。这种理论将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理念和口号与民族主义混杂在一起。它效法的榜样有希特勒,屠杀人民、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政权,与侵略者合作的保安队,以及1967-1974年的独裁政权。它鼓吹粗陋的反共主义以及对工人和人民运动的憎恨。它组织、实行了针对工人-人民运动的犯罪活动。它与一部分国家机器(尤其是镇压力量)以及犯罪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它受到了一部分资本力量的直接支持。

34岁的凯拉齐尼人帕夫洛斯·费萨斯〔Παύλος Φύσσας〕被害案,对帕拉马的希共党员干部的攻击,这些不过是一系列针对移民、工会人员、工人、青年的攻击事件的其中几例。而这些事件暴露出金色黎明党真实的犯罪嘴脸。

在深刻而漫长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中,那些几十年来作为资产阶级政治制度柱石的政党影响急剧衰落,而运动又没有在反资本主义、反垄断的方向上重新组织起来自己的力量。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金色黎明党粉墨登场,并对希腊产生日益扩大的影响。金色黎明党讲着模糊的“反备忘录”言辞(“左翼”的激进左盟也是如此),掩盖危机的真实原因,并疯狂攻击人民的权利和欧盟的作用等等,以便为自己的法西斯煽动找寻支持与听众。它利用起那些众所周知的口号,比如“窃盗统治”、“债务骗子”、“盗贼政客”。此外,它还用充斥着误导性的反动口号“政党退出,工会退出”的各色活动掩护自己。资本主义制度的反共主义及其对工人-人民运动的极大仇视滋养了金色黎明党。此外,金色黎明党还受惠于反动理论“两个极端”[2]的传布,以及资产阶级政党在移民问题(这一问题正是帝国主义战争和干涉,以及资本主义市场不平衡发展和国际化的产物)上制造的煽动和种族主义意识形态。资产阶级制度的腐朽、欧盟将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等量齐观并且要求采取措施应对“极端主义”和“激进主义”也喂养了金色黎明党。

对于金色黎明党领导层和其他干部授意的行凶攻击,人民和运动不应该满足于仅仅是逮捕和审判肇事者。谁也不会忘记,大量公众媒体极力推广、美化金色黎明党;同时有人企图在各色变换政治制度的计划中利用它。对于金色黎明党利用各种议会程序为挡箭牌,激进左盟-独希人党联合政府以及两党的干部都抱着容忍态度。

无论是“宪政”、“议会制”和“民主”理论,还是像激进左盟、泛希社运以及“河流”党这样的政治力量宣扬的所谓发展资产阶级民主制,都无法消灭金色黎明党和纳粹活动。

反动的资产阶级国家既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把纳粹主义消灭干净;所谓的工人-人民运动与资产阶级政治势力合作的“反法西斯阵线”也做不到。只有人民的联盟、以推翻垄断集团政权和资本主义制度为目的的阶级斗争的发展才能够消灭纳粹主义。只有群众斗争和人民、青年的决断才能彻底地将金色黎明党从群众当中铲除干净。

就此,我们想要声明,在对付法西斯组织的某些问题上,是可能和资产阶级以及机会主义势力达成一致的。不过,和他们结成联盟就是另一回事了。结成联盟一般意味着一切社会和政治力量在战略上做出共同的承诺。

让我举一些例子:在近期的选举前,议会决定终止给金色黎明党的国家财政资助。由于金色黎明党的犯罪活动,包括希腊共产党在内的所有政党对此都表示同意。这不需要什么“反法西斯联盟”,需要的只是政治意愿。

不幸的是,在地方选举(2014年)、欧盟议会选举(2014年)以及全国大选(2015年)中,当希腊共产党要求禁止金色黎明党通过电视台来用自己的犯罪思想毒害劳动人民的意识时,就没有了这样政治意愿。值得注意的是,所有政党(右翼的,社民主义的,包括激进左盟在内的“左翼”政党)都以“捍卫民主”的名义反对希腊共产党的提案。

此外,我们应该注意到,希腊议会议长(一位激进左盟的著名干部)多次提议为金色黎明党正名。比如,他宣称,如果检方不允许因谋杀、攻击和其他犯罪活动而被捕入狱的法西斯议员参加议会活动,希腊议会就无法正常运转。与此同时,激进左盟又举起了所谓反法西斯斗争的旗帜。

请让我们谈一谈乌克兰的法西斯死灰复燃:我们党认为,乌克兰的冲突是在资本主义范围内的,是由美国与欧盟公开干涉乌克兰内政导致的,其源于美欧与俄国对市场份额、原材料、能源输送网的激烈争夺。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和欧盟毫不犹豫地依靠法西斯势力,以攫取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看到,比如曾经在希腊,英国为了自己的地缘政治计划,毫不犹疑地和梅塔克萨斯法西斯政权沆瀣一气。这并不意味着那时的英国存在着一个法西斯政权。这表明,某些宣称美国和欧盟正在向全世界以及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其他地区出口法西斯主义的同志所支持的“被出口的法西斯主义”的看法是毫无根据的。

对于顿巴斯地区,我们非常清楚在基辅掌权的、满怀恶毒憎恶的资产阶级集团给该地区人民带来的危害。我们知道,这个集团得到了美国和欧盟的支持。它企图消灭一切阻碍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政治力量,其中甚至包括民族和语言上的少数派(尤其是那些被认为试图与资本主义俄国结盟的人)。以所谓“人民共和国”的名义建立的政权组织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仍然是资本主义的。我们注意到,该地区的政权已经从乌克兰寡头的政权变身为与俄国关系密切的当地资产阶级的政权。值得注意的是,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新政府仍在给乌克兰中东部输送顿巴斯矿区的煤。一方面是顿巴斯共和国的人民在冬天缺少煤炭,另一方面又是这些煤被送往基辅控制的地区。仍在顿巴斯地区的企业也还是给基辅交税的。此外,这些企业的老板以所谓反恐的名义向乌克兰东南部的劳动人民征收战争税。

上述事实又一次表明,政权要么在资本家阶级手中,要么在工人阶级手中。不存在中间性的“左翼”、“爱国”或“反法西斯”政权。我们党与顿巴斯以及乌克兰劳动人民的斗争团结一致,并且认为,这场斗争决不能“打着别人的旗帜”,而是应该竖起自己的旗帜:生产资料的社会化,中央计划经济,工人阶级政权,社会主义。

亲爱的同志们,

希腊共产党强调,反法西斯主义、捍卫工人和人民权益的斗争决不能脱离于反对垄断集团、资本主义剥削和资本主义政权的斗争,决不能滑向与企图拯救资本主义专政的议会制形式的资产阶级以及机会主义势力结盟。必须首先确保建立工人阶级政权。人民联盟决不能改变自己作为反垄断反资本主义的社会联盟带领工人阶级和人民反抗资产阶级政权的路线和内容。只有这样,人民的斗争才能有自己的前景。

最近的经济危机加剧了资本主义国家及其各色帝国主义同盟(他们为了加强自己的地缘政治地位,变得对人民更富攻击性)之间在争夺市场份额、控制能源和运输网方面的竞争与矛盾。矛盾的加剧和乌克兰、中东、北非、巴尔干等等地区帝国主义干涉与战争的日益严重愈发预示着,在本地区和世界各地有爆发广泛的帝国主义战争的危险。

考虑到国内外矛盾,希腊共产党对于复杂局势下(比如在地中海东部、巴尔干地区、中东地区)正在酝酿的一场帝国主义战争态度明确:工人-人民运动决不能落入希腊资产阶级的陷阱,也不能在帝国主义战争-帝国主义和平的双面框架中选择站在这个或那个资产阶级集团、党派或机构一边。

从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立场出发的保卫边界、捍卫希腊主权的斗争决不能脱离于推翻资本政权的斗争。

此外,我们共产党人是将我们的分析基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之上的,我们非常清楚战争不过是以特殊的暴力方式继续的政治。战争源于贯穿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同经济利益的矛盾冲突。正因此,战争就像经济危机、失业、贫困等等一样,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是不可避免的;它不是一种自然现象。它是一种社会现象,它与我们生活其中的社会的本质息息相关。而这种社会服务于的是作为其“柱石”的生产资料所有者的利润。垄断集团及其政权发动了帝国主义战争。总之,我们争取一个生产资料成为人民(而非极少数人)的财产、经济运行遵循中央计划并且为工人自己所掌控、以满足人民的需求(而非增加资本家的利润)为目的的社会的斗争与反对帝国主义战争以及帝国主义用枪口强加给人民的、为新的帝国主义战争做准备的和平的斗争有着内在的关系。

但是,我们“只要资本主义存在,产生战争的条件就将存在”的观点并不意味着宿命论和失败主义!而是恰恰相反。我们向希腊工人和本地区的人民强调,他们的利益是与共同的反资本主义反垄断斗争相同一的。反资本主义反垄断的斗争要求希腊退出帝国主义组织,撤除外国军事基地与核武器,撤回参与帝国主义任务的军事力量,并表达与争取、谋划自身发展道路的人民团结一致。这样一来,希腊便能够摆脱帝国主义计划和战争,“不给屠杀人民的凶手一寸土、一滴水”的口号才能成为现实。这是一种日常斗争。对于这种目的具体特殊的斗争,共产党人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发动的:将它与争取政权的斗争相结合,而非相分离。

因为列宁的纲领就此仍然有效:“在这种情况下,和平主义、在资本主义下的国际裁军、仲裁法庭等口号,不仅是反动的空想,而且是公然欺骗劳动人民,其目的是解除无产阶级武装,诱使他们放弃解除剥削者武装的任务。

“只有无产阶级共产主义革命才能把人类从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战争所造成的绝境中解救出来。不论革命有什么样的困难,可能遭到什么样的暂时失利,不论反革命掀起什么浪潮,无产阶级的最终胜利是不可避免的。”[3]

 

 

注释:

[1] 维特尔斯巴赫王朝被推翻后,希腊国民议会选举丹麦王子威廉为国王,此后希腊王室即为格吕克斯堡王室一系。梅塔克萨斯为1935年希腊复辟君主制后的希腊首相,法西斯独裁者。——译者注

[2] 所谓“两个极端”理论,应该是指将共产主义与纳粹主义等量齐观,都视为“极端主义”来加以排斥。因此,这一理论的诉求应该就是既不要极左,也不要极右。——译者注

[3] 弗·伊·列宁:《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纲领》《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6卷,第403-404页。

 

原文标题:70 years after the Antifascist Victory. On the confrontation against fascism and the imperialist wars

原文地址:http://inter.kke.gr/en/articles/70-years-after-the-Antifascist-Victory-On-the-confrontation-against-fascism-and-the-imperialist-wars/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