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5年05月31日 23:50

致米兰声援印度人民战争国际会议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中央委员会

2014年9月10日

致米兰声援印度人民战争国际会议

达瓦里希/译

 

致所有与会代表,

致组织此次会议的所有政党、组织和个人,

致主办此次会议并支持印度人民战争的国际委员会,

谨代表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人民解放游击军、革命人民委员会、革命群众组织及其领导的革命的印度人民向大会致以最热烈的革命问候和衷心的红色敬礼〔Lal Salam〕。

我们带着建党10周年大庆的喜悦向你们表示问候,并对你们在世界局势混乱的情况下组织这次大会表示感激。印共(毛)的建立将印度两大主要革命力量联合起来了,实现了革命者和群众长时间以来的梦想。

在这10年间,2332名同志,其中包括政治局成员、中央委员会委员、各级党委委员和普通党员,以及许多来自人民解放游击军和联合阵线同志们,都为了完成各自的革命任务而做出了重大牺牲。向烈士们致敬,向甘愿为参加和支持人民战争而付出生命代价并且忍受着难以想象的压迫的革命群众致敬,向全世界所有为实现共产主义而牺牲的人士致敬。

以庆祝建党10周年为契机,我们得以审视自身的成就和不足。党领导下的人民解放游击军、人民民兵以及革命群众与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指导和支持的武装到牙齿、训练有素的敌人进行了英勇的政治和军事斗争。我们被捕下狱的同志也书写了精彩的斗争故事。无论庆祝所取得的成就还是反思自己的不足,都是为了沿着长期人民战争的道路继续前行。

同志们,

请允许我们首先回顾一下过去的10年。

在这段时期,我们党以及党所领导的人民解放游击军、革命人民委员会和一切革命群众组织为了完成我们建党以来所肩负的使命,进行了艰苦的斗争。2007年,在粉碎了敌人企图扼杀我们的持续进攻后,我们召开了合并大会,即九大。这次大会使我们得以进一步深化和丰富在思想和政治方面的统一。对于合并两年半以来的不足、成功和失败,我们也做了彻底的审视。我们确定了自己的中心任务以及其他的重要任务。党的领导层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和壮大。由此,这次大会所产生的我们的党更加明确了自己的思想政治立场,进一步巩固了党的合并,更加坚定了完成自己的作为国际无产阶级革命一部分的印度新民主主义革命先锋队的任务的决心和战斗精神。

2004年以来,特别是九大之后,人民解放游击军通过艰苦的努力实现了大跃进,并且进行了英勇的突袭和伏击行动。人民解放游击军的建制由连发展到营,并提高了指挥和协调主力部队、二级部队以及基地部队〔base force〕的能力。这就使我们能够进攻并完全歼灭印度政府排一级(有时是连一级的,比如穆卡拉姆战役)的雇佣准军事部队。游击军还广泛地建立起数千人的人民民兵。这就使我们能够在敌人试图“以民制民”的地方击败反革命民团,如“净化狩猎”〔Salwa Judum〕和“森德拉”〔Sendra,应为“森德拉地方行动队”Sendra Local Operation Squad〕。人民解放游击军能够赢得许多重大战役,其中民兵和革命群众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这段时期也在革命群众斗争以及武装斗争与群众斗争的协调方面给我们带来了重要的经验教训。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在这段时期,几乎所有与我党有关联的或被认为是有关系的公开群众组织都遭到禁止,其成员遭受追捕、杀害和囚禁。在这段饱受迫害的时期,我们充分意识到“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坚持根据具体情况建立群众组织,并动员起成千上万的群众。我们领导了许多采取群众起义形式的、重要的群众斗争。新的斗争方式和组织形式涌现而出,比如在拉加尔赫〔Lalgarh〕和纳拉扬帕特那〔Narayanpatna〕就是如此。反封建反帝阵线的巩固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印度其他许多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斗争,群众起来为捍卫自己的土地而斗争。他们与那些以开矿场、修建大坝及其他服务于帝国主义和统治阶级的工程为由,要求他们搬走的项目抗争。我们支持这些斗争并且领导了其中一部分。这在领导群众斗争、广泛联合各种力量方面给我们带来了丰富的经验。这些斗争显现出我们党和党领导的人民战争的突出作用。对于扩大战区和通过争取新力量来扩充党和人民解放游击军的队伍,这些斗争是非常有帮助的。

斗争的另一个重要领域正在监狱里逐渐扩大。数千同志正在监狱里斗争。中央和地区监狱以及大约20个邦的拘留所已经对政治犯通过无限期的绝食表达的政治诉求做出了回应。通过自己的活动,我们的同志在监狱里已经成功地动员普通囚犯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即使在全国性的严厉镇压时期,民主主义的组织和力量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的活动和斗争已经遍布印度和全球各地。你们为支持印度的政治犯所做出的声援活动是特别重要的,我们珍视这些作为国际主义光辉典范的活动。

在这十年里,党在不同领域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党积极参与了国内和国际层面的反对各色修正的思想斗争。它还在南亚毛主义政党和组织协调委员会的组建和运作方面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党已经注意到,要通过系统的学习和整风运动来提高思想水平。学习材料和刊物以各种语言进行印刷。我们尤其在增加土著语的学习/宣传材料方面做出了努力。为基础教育准备的教学大纲和教材得到进一步的丰富。这些教学大纲和教材将用于由革命人民委员会运营、为人民解放游击军战士和群众组织成员的教育服务的学校里。

党的一个特殊贡献在于,提高了作为半边天的妇女的地位,并提高她们在政治、组织、军事、文化和其他领域的能力,这样她们便能够要求取得自己在斗争中应有的地位。今天人民解放游击军的战斗部队里有大约40%的妇女,尽管在各游击区比例有所差别。排级指挥员和连级党委里面都有妇女。

党非常注重开展革命文化活动。在许多邦,存在着从村到邦的各级群众文化组织。它们通过多种多样的、学习并发展着印度以及民族文化传统和风格的文化形式,传播革命讯息以及民主和科学的价值观。它们激励人们为彻底的变革而斗争。他们的文化信息也起到了打击控制群众头脑的旧社会的反动价值观的作用。这些组织是党联系广大群众的有力武器。除了这些群众组织之外,人民解放游击军中也正在组建营和连级的武装文化团体。

最重要的是,通过两党合并后进行的有计划的工作,我们得以扩大一些游击根据地,并以此作为建立解放区的前奏。在这些根据地的许多村庄里,我们巩固了革命人民委员会。游击根据地使我们能够通过完成战略任务来进一步地巩固并扩大这些根据地、推进革命战争。在九大之后的一段时期里,更多的人民政治权力机关涌现出来。特伦甘纳邦和安德拉邦已经建立了许多人民革命委员会。虽然那里也曾出现过反动,但享有了政治权力的人民正满心鼓舞地为克服这些情况而战斗。在丹达卡兰雅(恰蒂斯加尔邦),很早就建立了许多乡一级的革命人民政府。一些专区(县)级的人民政府也开始运作了。这是我国革命运动史的新经验。它们把一种政治、经济、文化模式的替代选项摆在了拒绝虚假民主制和盘剥人民的政府的虚假改革的印度人民的面前。这些人民政府正通过合作社和集体劳动来努力发展农业生产,以便更进一步地实现经济上的自给自足、支持党和人民解放游击军。我们由此向着实现革命的中心任务——通过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大步前进。

在2004年建立统一的党之后,敌人通过实施美帝国主义指导的“低烈度冲突”策略来加倍地破坏革命。它现在承认,我们是它们安全的“最大威胁”。

在这一策略中,敌人尤其致力于打击和破坏我们的领导层。正如你们所知道的,它在很大程度上是有效的,给我们造成了重大的损失。2009年他们推行了更为残忍、密集和广泛的镇压策略:“绿色狩猎行动”(臭名昭著的“反人民战争”)。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庞大的、用法西斯主义的方式消灭我们的计划。他们花费几百亿卢比训练并集中了大量部队(包括特种部队)。他们大肆宣传,称我们是一撮反对国家发展的恐怖分子。大量部队被动员起来,进行频繁大量的搜查行动、突袭我们的部队并打击我们在战区的群众基础。在城乡大量逮捕人民团体的活动家、在各游击区的大量逮捕民兵、放火烧毁房屋、破坏财产和农作物、大规模屠杀人民和大规模奸污女性、杀戮并掠夺大量牲畜的行为已然成为惯例,假造的冲突杀害仍在继续(所谓“假造的冲突杀害”fake encounter killing,是指警方或武装力量杀害手无寸铁的嫌疑犯或平民,将之伪称是在冲突中出于自卫目的而为。——译者注),对我们的城市网络和通过群众的集体劳动建立的基础设施的破坏与改良措施相结合,以误导人民。面对这种法西斯攻势,我们确实损失严重。在中央委员会的领导下,全党、人民解放游击军以及由人民革命委员会和群众组织领导的民兵和革命群众,坚强不屈,从错误中学习,加倍努力,进行反击。同时,我们还发动了一场政治斗争。我们反击、揭露敌人的宣传。这为在印度形成有力的政治力量对立铺平了道路。进步与民主力量也同革命者站在一起,谴责“绿色狩猎行动”为“反人民战争”。国际上也掀起了广泛的运动,以形成反对印度政府攻势的公众舆论。这不仅再次表明,我们的思想能够对抗敌人的心理战争,而且还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经验教训。

在几次战术进攻中,人民解放游击军重创敌人,消灭了大量敌军。此后,敌人开始准备将甚至更多的兵力投入行动。在城市和平原地区成功破坏了我们的领导干部队伍后,敌人现在又开始将丛林地区的领导层作为目标。敌人已经在这些战区投入了50万的中央和邦的部队,并且正打算增加几千人。无人机也被投入作战。空军起到了支援作用,而军队也已整装待发。

面对这些攻击,人民解放游击军在战斗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破了敌人有时甚至万人规模部队的“封锁和搜捕”〔cordon and search〕行动。在人民的全力支持下,通过模范的首创精神,人民解放游击军为了打破了敌人的封锁并粉碎敌人抓捕领导同志的企图,勇敢地进行了持续几小时(甚至三天)的战斗。人民解放游击军部队和人民民兵也奋起反击,用普通的步枪粉碎敌人通过直升机指挥警察和准军事部队的企图。

当日益加剧的围困、搜捕和攻击表明我们队伍的绝大部分是钢筋铁骨时,隐藏在我们中间的腐败分子也暴露出来了。谎称长期人民战争对于我们水土不服的取消主义分子,以不同借口逃离、拼命掩盖自己的失败主义的懦夫,为了敌人的些许恩赐而出卖人民的叛徒——艰难的时局将他们一个个暴露出来了。面对残忍的敌军,一些群众也“投降”了。反复且沉重的攻击严重地损害了党在乡村的组织,并最终给人民革命委员会和群众组织造成了极大损害。一部分群众变得消极起来。

在2013年的第一季度,中央委员会在评估我们面临的形势时,就曾指出我们主观上的弱点是思想参差不齐。中央委员会认为,我们全国范围内的运动都面临着十分困难的局势。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既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在帝国主义的全力支持和指导下,印度统治阶级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前所未有的、多方位的战略进攻,以镇压我们日益发展的运动。我们遭受了一些损失,面对优势敌军时的暂时撤退也使我们失去了一些土地。另一个原因是主观上的:我们面对不断变化的革命战争环境以及领导人民解放游击军和人民所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时所犯的错误,仍然残存着非无产阶级的倾向,无法避免严重的损失。中央委员会已经制定出基本策略来克服这种情况。它号召通过党的布尔什维克化来克服现在的困难处境。为此,要用马列毛主义,政治和军事路线以及基本的政策、策略,党的工作作风和人民解放游击军的战斗作风,从实践中得来的教训来教育全党,以改正自己的错误和缺点,壮大党、人民解放游击军和群众基础,并为运动的推进铺平道路。无论遇到怎样的情况,我们都有强大的武器来对付。这个武器就是我们的思想——马列毛主义。深刻地理解它并更加坚定地运用这一武器,是党布尔什维克化的关键。这场战役还在继续,党和党所领导一切力量正努力提高自己粉碎敌人进攻的能力。

在过去的15个月里,面对敌人的猛烈进攻,我们努力保存我们的运动和领导层。最近,人民解放游击军在人民的支持下,进行了战术反攻和几次武装行动,歼灭了敌人的部队并缴获了武器弹药。成千上万的人民和人民民兵在人民解放游击军的领导下,摧毁了政府以及建筑和采矿大公司的铺路设备、车辆、宾馆、办公营地。由于全党、人民解放游击军群众组织以及统一战线组织中开展的布尔什维克化运动,我们取得了一些积极的经验,并将之运用于一些新的战略领域。我们正在一些曾不得不撤离的地区努力复兴运动。在我们遭到削弱的地区,党正努力以布尔什维克精神面对境况。面对严重的困难和损失,我们正在卡纳塔克邦-喀拉拉邦-泰米尔纳德邦交界的西高止山地区开辟了新战线。

我们党努力团结广大群众,以公开和秘密的方式反抗由中央和邦政府实行的服务于统治阶级利益的亲帝国主义政策。成千上万的群众举行集会,愤怒地要求中央和邦政府撤军。他们抗议假造的冲突、非法监禁和对妇女的暴行、袭击村庄、掠夺并毁坏人民财产,并要求释放政治犯。通过动员群众,人民革命委员会实行了革命的土地改革和人民的福利项目,人民解放游击军也参与其中。抓捕并处决“净化狩猎”民团残忍暴行的臭名昭著的主要负责人马亨德拉·卡尔马〔Mahendra Karma,国大党成员,恰蒂斯加尔邦政客,组织了镇压纳萨尔派的“净化狩猎”民团,2013年5月25日与其父一道被纳萨尔派击毙。——译者注〕是一项重大成就。在党的号召下,丹达卡兰雅乡村地区的人民抵制了恰蒂斯加尔邦的邦议会和国会选举,而在比哈尔邦、贾坎德邦、奥里萨邦以及安德拉邦-奥萨里邦边界地带的一些农村,人们通过抵抗成千上万的邦后备部队和他们野蛮的镇压行径,成功抵制了国会选举。在原住民反抗开矿和动迁的运动仍在进行的地区,大多数人民抵制了人民院选举,表达出自己对这些破坏性项目的抗议。

作为抵制大选运动的一部分,人民解放游击军在印度中部和东部的战区,对强迫人民投票的敌军发动了战术反攻行动。其中的几次行动发生在敌人宣称已经“清剿干净”并加以控制的地区。在2014年的前5个月里(包括了整个选举期)的31次行动中,歼灭了63支敌军,击伤122人。只有一名人民解放游击军战士在这些行动中牺牲。我们缴获了36件武器和3366发子弹。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行动或者发生在敌人发动的两次全国性“封锁和搜捕”运动的同时,或者紧接其后。由于人民解放游击军在不同的游击区不断发动游击战,敌人不得不在广阔的地区分散他们的力量。这样一来,他们便不能如愿在我们的重要地区部署兵力。由于缺乏后备部队,敌军一时无法在所有地区(除了比贾布尔和印度其他一些地区)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势。

面对敌人的“地毯式安全”战略网络(即每相隔短短2-6公里设置兵力数百、戒备森严的营地,步步为营地包围我们的游击根据地和其他战区),我们采取了新的斗争形式。比如,在人民解放游击军的支持下,群众或者与游击军一道或者独自行动,连续几天或者武装袭扰或者围困这些营地,迫使其关闭。妇女在这些斗争中发挥了模范作用。我们还看到,一些群众或者拒绝领取由敌军雇佣兵发放的免费食品(这是公民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要么干脆将其烧毁。

在过去15个月里,一个重大成就是印共(毛)和印共(马列)合并为一个党。这是印度真正的革命者实现整合统一的又一个转折点。正如合并声明所指出的,这促使我们党能够更好地实现自己作为印度革命先锋队的作用。毛主义者在敌人猛烈攻势下的统一极大地鼓舞了我们全党、人民解放游击军和革命群众。这也在国际上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我们面临的总体形势依然很严峻。但我们坚定不移,勇敢地面对并努力克服这种形势。毋庸赘述,你们表达的声援极大地帮助了我们去完成这一任务。我们高兴地看到,你们和我们一样,都认为需要大力粉碎“绿色狩猎行动”。在印度人民战争支持下,粉碎“绿色狩猎行动”的战斗和声援运动是相辅相成的。粉碎敌军这一反革命的、全方位的、全国性攻势是我们面对的当务之急。

每一场革命都是波浪式前进的。这是历史的规律。在困难时期,我们应当提高自己的思想水平,坚持政治挂帅,在群众中更加广泛深入地传播革命信息,创造性地运用长期人民革命战争路线并发展自己的战术,在政治、军事、组织、宣传、训练、文化、生产、技术和其他方面“又红又专”,更加坚定并且做好牺牲的准备。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因为困难而变得更加团结,更加自律、勇敢、强大,更加巩固,更有活力。这是我们从我们伟大阶级革命中学到的、从我们伟大导师们的教诲中总结的经验。他们还教导我们,要在革命战争的每个转折点上,在更加深入更有高度的层面上加强联系群众。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需要不仅是我们自己而且也是群众的更加深入的政治化。我们坚决执行这个任务,以便更有效地释放群众的革命能量和首创精神。

这是对过去10年来,我们的成败以及印度人民战争的简单介绍。我们正是主要以这种方式推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前进的。

同志们,

过去10年里,在国际层面出现了许多重大变化。我们希望你们对一些突出点予以关注。

过去10年的最初几年见证了,群众纷起反抗破坏自己生活的全球化政策,以及人民战争和武装解放斗争的壮大。马列毛主义使无产阶级的思想变得更加鲜明。人们对马列毛主义愈发广泛的接受使得国际和各国国内的毛主义力量得以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在世界上,新的革命浪潮正在涌起。对此,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发动了一场针对人民的大规模、全球性的反革命攻势。这便是一切帝国主义分子和反动派参与或支持的所谓“反恐战争”的主要内容。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破坏民主权利,攻击人民的斗争,世界各地法西斯化的加剧,对武装斗争、人民战争和毛主义党采取的镇压运动——这些便是它的主要特征。但是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帝国主义的狂妄自大很快就遭到了巨大的打击。它遇到了挑战。因为反对伊战爆发了一场全球性的、开战后仍然继续的斗争。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遭遇的强大的抵抗运动打乱了侵略者的计划、使他们陷入泥潭。世界各地的民众拒绝屈服,并继续斗争以反对全球化、自由主义化和私有化带来的破坏。人民战争继续向前推进。所有这些使得美帝国主义在几年内被迫改变策略。布什被奥巴马所取代。“十年战争”的论调被仓促的撤军计划所取代。这标志着出现了有利的世界局势。这一时期也见证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矛盾的加剧,比如俄罗斯帝国主义在美帝国主义陷入泥潭时开始宣示自己的利益。

众所周知,2008年资本主义制度爆发的全球性经济危机进一步加剧了世界各地的局势。在帝国主义国家和被压迫国家,数百万人走上街头,与反动国家力量激烈冲突,工人占领工厂,群众占领广场并关闭政府。学生、青年、妇女、工人、移民和退休人员都出来斗争了。我们依然记得“阿拉伯之春”那些令人陶醉的日子。人民经过持久的斗争推翻了几个令人憎恨的独裁政权。虽然群众的爆发并没有实现他们所期望的真正的民主、没有剥削的制度和人民政权。但它仍深刻的激荡了这些国家的社会。它给世界人民带来了希望。最后的结果一定会达到。

这就是今天的世界。现今的世界局势极可能酝酿着一场巨大的新兴革命浪潮。但是也存在着另外苦涩的一面,叛卖的一面。国际共运史上,修正主义一再阻碍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利用有利形势。尼共(毛)领导层(特别是普拉昌达-巴塔拉伊集团)叛卖尼泊尔人民战争,是其中最具破坏性的。它破坏了这样的前景:迫使人民的敌人丢掉与蒙昧主义狂热斗争的民主卫士的面具,并使他们直接面对革命人民;举起毛主义者领导的人民战争的旗帜,并以此为中心反抗帝国主义和反动派;争取广大人民投身共产主义事业。从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取消主义者攻击我们的思想并试图扳倒马列毛主义的旗帜,代之以阿瓦基安主义(此处指美国革命共产党主席鲍勃·阿瓦基安。——译者注)的空洞口号。这已经摧毁了一些曾经甚至在国际共运中声名显赫的毛主义政党。毛主义者与这两种背离行径斗争过,而斗争还在继续。我们正在努力巩固毛主义党并建立新的毛主义党。但损失是显而易见的。不是由于敌人的镇压而是由于我们内部出现了叛徒,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观力量受到了相当的削弱。

因此我们看到了矛盾,即毛主义力量的主观能力未能胜任客观形势。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我们的所有活动都是为了克服它。这是全世界被压迫被剥削人民最迫切的需要,也是时代的要求。正如毛所说的那样,我们要“只争朝夕”。我们党认为,共产主义力量需要时间去努力动员起最广泛的反帝、民主和革命力量,以壮大结束“绿色狩猎行动”的斗争,同时还要考虑在这一过程中建立一个全球性的反帝阵线。进一步加强全世界共产主义力量的团结也将给印度革命带来更强大的支持。

在当前情况下,世界形势的客观可能性已经远远超出各个政党的主观能力。然而通过这些党的团结努力,仍然能够争取相当一部分人投入共产主义事业。近年来出现了一些共同活动,如五一联合声明、关于重要变化的研讨会、总结国际组织经验以及壮大反对新修正主义的斗争而召开的毛主义党的大会,共同论坛(如国际支援委员会〔International Support Committee〕组织的这次会议和它所倡议的声援活动)。我们欢迎并且一如既往地支持这些努力。我们现在必须探索从这些活动中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并且不断统一对于思想政治问题的思考的可能性,这是进一步前进的基础。

正如印度革命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服务一样,全世界的毛主义者也应充分利用世界形势,推进世界革命。我们从汉堡大会所表现出的燃烧的革命热忱中获得了信心,我们在它的声明中看到,推进我们各国的革命是声援其他国家类似革命的最好方式。

我们的发扬了纳萨尔巴里传统的党一直认为,我们正在印度发动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世界社会主义革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党是一直世界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我们革命中人民和同志们作出的不可估量、惊人的牺牲,也是各国令人敬爱的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烈士作出的伟大牺牲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最后,在结束之前,我们想谈谈你们正为支持印度革命所做出的努力。关于你们运动的新闻和生动的图片,都通过我们公开的和地下的杂志以及其他几种方式尽量广泛地传递给了我们的队伍、人民解放游击军战士和革命群众。当他们知道自己的兄弟姐妹在遥远的地方积极声援自己时,当他们看到印度大使馆前抗议的照片、看到其他国家的群众通过墙壁上的文字了解到他们革命的信息的照片时,他们心中充满自豪:我们并不孤单,那里也有我们的同志,我们无所不在。你们的行为鼓舞了我们,使我们更加坚定。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来回报你们对我们的信心。我们的未来,世界革命的未来,世界无产阶级、受压迫民族和受压迫人民的未来无疑是光明的,但道路是充满荆棘、险阻和曲折的。我们敌人的未来,全世界帝国主义分子及其走狗的未来是暗淡的,他们必将灭亡。

 

致以革命的问候!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中央委员会

 

原文名称:Message to the Mila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in Solidarity with the People’s War in India

原文地址:http://www.bannedthought.net/India/CPI-Maoist-Docs/Statements-2014/140910-CC-MessageToMilanConference-Eng.pdf

 

文章评论(0)
回复
46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