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5年08月05日 10:00

“大圣”归来:“猴市”的形成与行情的结束(一)

“大圣”归来:“猴市”的形成与行情的结束(一)

文/髯虬客

在过去的7月中,股民们在短短的30天里经历了熊市、牛市到如今的“猴市”。7月上旬,千股跌停,天天跌停,无量跌停;7月中旬,千股涨停,天天涨停,从跌停拉到涨停;7月下旬……“猴市”来了。

“猴市”者何也?上蹿下跳,忽上忽下,瞻之在上,忽焉在下——更要命的是,你根本没有办法预判到一只猴子的行动,正如近期的市场。尽管难以预测一直是股市的固有特点之一,无数一夜暴富的神话和亿万财富化为乌有的故事均有此而来,但在一定程度上,人们总能通过各式各样的工具来对其规律进行分析和掌握。即使被称作“猴市”的今天,依然有可以被掌握的市场规律存在。但是,为什么我们的股市会变的如此“神奇”?为什么无数人在哀嚎自己的钱灰飞烟灭?为什么会有人声称“股市莫入”、“炒股没有好下场”?

几天前我去了北京的一家上市公司调研,为了避免麻烦,这里就不点名了。这家公司除了主营的通信设备及网络业务,还同时进行着影视投资、互联网金融等业务。和公开的财报类似,这几项业务都在源源不断的带来利润——通信设备在和广电以及三大运营商合作,互联网金融业务跟几十家下游的p2p关联,影视投资……中国当前的电影市场还需要多说么?然后并没有什么卵用,尽管高管跟着指挥棒一直在增持,但股价依然抑制不住下滑的趋势。

无独有偶,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的钱已经增持完了,年报这么好看,股价还是跌,爱怎么样怎么样吧。”这位老板不仅是在对行情抱怨,实际上也是对监管部门喊话,并且这一幕曾经无比熟悉——“委员长,兄弟们打得太苦,日本人火力又凶,实在顶不住了!”

如果说当前的下跌是脱离基本面的非理性下跌的话,那么罪魁祸首就很容易找到,恰恰就是之前大幅度的“非理性上涨”。本轮牛市行情的开启在无数人的意料之中,伴随着2014年实体经济的下滑,以及国家对资本市场的改革推进,大量的闲置资金涌入股市寻求获利,而此前这些资金已经在实体经济中游荡了很久找不到去处,并且创造了“宝宝类”货币基金产品收益冲击10%的“神话”。而此时的股市,经历了08年的大崩盘以及之后数年的熊市,大多具有良好利润回报和发展前景的上市公司股价处于低位。随着先导部队入场,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股市这个资金避难所,牛市行情就这么不可阻挡的开启了。伴随着牛市的抬头,机构、券商、以及嗅觉敏锐的散户们纷纷进场——如果我们的市场只由这些人组成,也许今天将大不一样——当这批人的收益纷纷兑现的时候,消息以光速在市场中传开“牛市来了”以及“股票能挣钱。”

与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程度长期不匹配的是,我国的投资成熟度长期处在一个很低的程度。普通居民的财富增长极为缓慢,而又没有办法通过投资渠道让这部分资产增值。资本市场和经济大环境的不稳定让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参与到投资当中,但他们又有着迫切的财富增值需求。原因很简单:穷。

谁不穷呢?我们70%的财富集中在0.4%的人手中,与之相对应的并不是一个足以支撑社会稳定的中等收入群体,而是极为庞大的底层人民。国家的政策只有两个可能性:被掌握巨量资本的人影响,或者照顾中下层民众以维持稳定。而投资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是一件所有人参与,但只有中等收入群体会关心的事情——掌握财富的人不需要专门关心自己的投资手段,巨额的资本天然就有增值的本领,而底层民众的积蓄需要随时面对各种突发情况,不会将精力花在投资上。于是,当指数的红线高高拉起,尽管只有一部分人懂,只有一小部分人关心,但所有人都冲了进来。

为了改革金融市场,让更多的资金进入股市,本轮牛市中,监管层放开了对融资融券的限制。尽管很多人不懂融资融券具体是怎么回事,但大家都知道了一件事,政府这次允许借钱买股票了,而且政府会借给你钱。既然政府带头做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去借更多的钱,来获取超额利润。因为谁也不知道,行情什么时候会结束,所以趁着赚钱的时候,赚得越多越好。杠杆资金就这样悄悄地膨胀起来。而当路边摆摊的小弟都已经把钱投入股市,而且肆无忌惮的加杠杆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钱再进来了,没有钱再进来了,没有钱再进来了。本来这场幻梦或许还可以维持一段时间,因为这个市场外面依然充斥着挥舞着钞票想要挤进来的人群,但如果往远处看,没有人流向这里拥挤,所有能来的人,都在这了。当最后一个人进场的时候,大家唯一可以想的就是,怎么出来。

但证监会做了一件本应该早做的事情——清理配资盘。“只允许用政府借给你的钱来炒股票,不能从其他渠道借钱。其他渠道借的钱要全部退出去。”借钱炒股票和用自己的钱炒股票最大的区别,是借钱给你的人不会在乎你的死活,当你的收益触及平仓线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清理掉你的仓位,来保住本金。后面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踩踏事件发生,大把机构被套,国家队紧急开入……最终,市场变成了猴市。

其实,自始至终,这一切并没有超出监管层的预料。这一轮资本市场的改革和发展,是消解海量的居民储蓄资金,化解流动性结构不良的重要手段。从一开始,监管层就在喊着“慢牛”、“慢牛”。意思是大家不要一窝蜂地进来,今天你来赚一点,明天他来赚一点,后天你再回来把他的买回来,大家轮流动作,逐渐推高市场。问题是,我们有着长期以来对财富饥渴不一的民众,有着几近枯竭不知去哪里获利的实体经济,还有不管怎么样国家都得来救我的无耻庄家,他们会慢么?不会。

慢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真正的长期牛市,建立于经济跨越性的发展。在冲高之前,可能经历了长达几年的逐渐上涨与波动,但这上涨中伴随着实体经济的长足发展,资本的收益并不显眼,直到经济快达到顶峰,人们才会给资本市场加最后一把火。而今天的我们,实体经济还在下滑。尽管牛市的开启往往是在实体经济不良的时候,但实体经济的走势如果长期萎靡不振,必将亲手终结这一轮牛市。而在这个过程中,制造了今天猴市的“凶手”,是这个市场中的每一个人。用一位老股民的话说“股票是很严肃的事情,需要大量的知识和计算,以及严格的资产管理。如果想要快速赚钱,不要来股市,请去赌博。”当每个人把股市当做快速赚钱的地方,它就变成了真正的赌场。

如今,钱还在场内的人最关心的是我什么时候能出来,在外面的人则关心行情还在不在。实际上,行情在不在,已经不取决于增量资金了。如果经济不变好,人们看不到希望,资本市场的繁荣只是无根之木。如果经济变好,首先会有大量的资金奔向实体经济,股市还将经历一个下挫的过程。两者的区别在于,如果经济能回来,那么终有一日,钱也会回来。不过那时候,很可能会重演今天这一幕。

至于实体经济?赌国运吧。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