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文艺 2015年08月08日 15:13

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与大跃进时期音乐创作

大跃进时期最有名的原创音乐就是钢琴协奏曲《梁祝》了。这个不提,听听周星驰两年磨一剑推出的电影《功夫》的配乐吧。 640

这一次在电影院中看《功夫》,直到影片所有字幕都放完才出来。倒不是因为笑岔了气,而是想看看影片中那么多好听的音乐到底叫什么名字。

 

激昂慷慨的音乐几乎贯穿整部影片,尤其是在精彩的打斗时,每每有振奋人心的民乐响起。《闯将令》《四川将军令》《十面埋伏》《东海渔歌》《小刀会组曲》,甚至还有一首《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首首都使人热血贲张,一种男儿当自强的豪情不禁油然而生。

 

《闯将令》以高亢的唢呐引领,具有逼人的豪迈气势,非常适合在武侠片决斗时刻引用,这在五六十年代香港粤语武侠电影中经常采用。《小刀会组曲》受到香港武侠导演普遍欢迎,它本是舞剧《小刀会》的配乐,但因其慷慨悲壮的基调和浓厚的民族色彩而成为民乐经典。像新旧《龙门客栈》,《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甚至包括周星驰著名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当至尊宝变成孙悟空时)都使用过它作为配乐。

 

在影片全景式的介绍”猪笼城寨”时使用的音乐是《东海渔歌》,这首悠扬的古筝曲轻灵活泼,仿佛使人看到一幅愉快而生动的市民生活画卷。由我国著名作曲家时乐濛作曲的《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传达出既紧张又热烈的气氛,这红色经典的运用使人对周星驰刮目相看,当然这主要还要归功于本片的音乐指导黄英华。不论是急管繁弦,还是清扬婉转,在一部张扬国粹武功的影片中,大量使用民乐,应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琵琶行》中形容乐声”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这样美好的感受,我在《功夫》中再次体会。

 

  小刀会组曲

 

 

《小刀会》是我国第一部表现历史题材的七埸民族舞剧,为国庆10周年的献礼舞剧,也是上海歌剧舞剧院建院后上演的第一部大型民族舞剧,由商易作曲,该剧全部音乐以明清以来的民族古典音乐和江南民间音乐为创作素材展开而成。秀丽,悲壮,扣人心弦,它具有强烈的民族气派,配器上尝试着将民乐交响化,旋律上表现出了悲壮的英雄色彩。

 

商易(1929–2002),笔名杜归、易之,1929年1月出生于山东省清平(现高唐)县商庄。青年时期就读于华北音乐学校及中国艺专。解放战争时期在华东大学文工团、华东局宣传部文工团任作曲、指挥、歌舞队队长。1952年起,在华东人民艺术剧院、上海歌剧院任作曲、艺术研究室副主任、艺术指导等职。上海市政协第六、七届常委,上海音协理事、《歌剧艺术研究》杂志主编。

 

商易的主要作品有《雷锋之歌》、《社长的女儿》、《大野芳菲》(合作)及《风流年华》等八部大型歌剧、音乐剧,还有两部大型舞剧《小刀会》、《奔月》。其中舞剧《小刀会》于1994年被评为”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

 

  闯将令

“闯将令”是一首来自中国大跃进时代的民乐作品,描写各条战线上的英雄永往无前,不屈不挠的大无畏精神,充满了奋进的精神和活力。该乐曲被改编后,也曾经作为《如来神掌》等香港早期武侠电影的主题曲,为更多的人熟悉。本曲的演绎以大规模乐团进行,剧力万钧,带出前所未闻的”精、气、神”,听来令人为之振奋。

 

中国一代笛子宗师陆春龄,生于1921年9月,上海市人。现任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上海江南丝竹学会会长,享有”魔笛”之美誉。1921年,陆春龄出生于一个穷苦工人的家庭里。在他家周围,居住的都是三轮车工人、作坊工人,小贩和贫民。每天傍晚,他们劳累了一天以后,总有人吹箫弄笛,演奏《欢乐歌》《老三六》等江南丝竹,陆春龄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受到了丰富的民间音乐的熏陶,他每天盼望着傍晚的来临,从此他迷上了音乐。

 

陆春龄给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外国元首都吹过笛,有着辉煌的一生。而最令他自豪的则是”人民音乐家”的称号。他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以文艺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深入工厂、农村、部队、矿山、渔场、学校、街道及延安等革命老区演出、教学。1959年,当祖国处于自然灾害之际,陆春龄被广大人民不屈不挠、誓把灾神赶走、已优异成绩向党报喜的动人事迹所感动,创作了《喜报》这样一首振奋人心的笛曲。1960年,在蓬勃兴起的技术革新与技术革命的热潮中,陆春龄创作了《闯将令》来歌颂各条战线上的英雄。1965年,在东海前哨体验生活,创作了《民兵逞英豪》;在建设工地上他创作了《工地一课》;在江南水乡创作了《水乡新貌》;下部队时创作了《练兵场上》;在列车上创作了《列车飞奔传喜讯》;在煤矿创作了《矿山捷报》。

 

“我曾三下安源煤矿,如果没有矿工在矿下的劳动,那么哪来电源,哪来的我们社会主义现代化,就是这些矿工,才给了我们的光明大道。我们的艺术家应该去慰问他们,给他们演奏。”

 

  东海渔歌

 

 

 

五十年代两位青年作曲家马圣龙与顾冠仁尝试以传统的浙东锣鼓乐写作一首交响曲般的中乐曲,1959年,两人写成了《东海渔歌》,成为具开创性的一曲「交响化」的民族管弦音乐,作曲者以「丝竹锣鼓乐」的民间配器形式写作本曲,一方面以丝竹(弦管)乐为主导,另方面则以地道的浙东成套锣鼓乐为基础,遂使本曲带上锣鼓吹打乐的特点。全曲描绘东海渔民出海捕鱼,其後战胜风浪,胜利归航的情景,乐曲篇幅不长,但分成四个场景,各有标题。

 

「黎明时的海洋」:描写海洋黎明时平静,安祥的景色,弦乐器奏出细碎,清淡的和弦,随後吹管乐与笛子吹奏出明亮优美的散板旋律,构成全曲的序奏;

 

「渔民出海捕鱼」:主要音题是浙东渔民拖网的劳动号子,其中有小唢呐吹奏的号子音调,另有人声与乐队的号子呼应,构成了一幅奋力捕鱼的场景;

 

「战胜惊涛骇浪」:描缯渔民与遇上了的大风浪搏斗,乐曲以全套的大锣鼓及其技巧模拟惊涛骇浪的音色,管乐器则以有力的节奏音型表现渔民的勇敢,两种音乐形象并置交织;

 

「丰收欢乐而归」:音乐重现了经过变化的第一乐段的旋律,鼓乐齐鸣,热烈而欢腾。

 

民族音乐家马圣龙,曾担任上海民族乐团一级常任指挥的马圣龙,生前活跃在国内外舞台上,创作、演出并出版了大批民族音乐作品,其中,《东海渔歌》《欢乐的日子》等享有盛誉,2003年去世。顾冠仁:我觉得民乐创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学习民间音乐。写”东海渔歌”是我和马圣龙先生两个人到浙江深入到渔民中间生活的一个收获,学习民间音乐触发了我们创作的激情和灵感。这个作品,以渔民的劳动生活为题材,另外,从手法上我们吸取了大量浙东锣鼓的因素,还有浙江的民间音乐、民歌作为素材来创作的。所以作品出来以后,给听众很亲切,很容易投入的感觉。乐曲非常有生活气息,我们表现的就是渔民在大海中与风浪搏斗、捕鱼、丰收的情景。

 

  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

 

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魏风词,罗宗贤、时乐濛曲。在1951年和平解放西藏的进军征途中,我英雄人民解放军指战员为将支援物资尽快送往拉萨,顶风雪,战恶浪,排除重重艰险,越过大渡河,表现了无畏的战斗精神。合唱曲《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热情歌颂了这一动人事迹。第一部分男中音独唱的引子,描绘了风雪万里、河水滔天的自然环境。接着是一领众合形式的分节歌,音乐主题根据四川民歌”放牛调”(《我随红军闹革命》)改编,回忆”当年红军爬铁索”激励”同志们加油干”。第二部分表现渡河战斗的艰难,揭示英雄们崇高的思想境界,不仅吸取了四川民歌素材,还采用川江号子的某些特性节奏,以”咳佐咳佐”等衬字和呼喊声与旋律声部相结合,使气氛既紧张又热烈,很富于生活气息。各乐段音调相近,但在节奏、织体、声部等方面作了自由变奏式的处理。男高音声部领唱、齐唱与其它声部号子节奏的叠置,将音乐推向高潮。尔后是合唱的对位处理以及号子节奏的持续进行,表现了英雄们迎接胜利时轻松、喜悦的心情。

 

时乐濛(1915–)作曲家。又名时广涵,洛阳伊川酒后村人。他自幼喜爱民间音乐。1928年考入河南省立一师艺术科。1934年毕业,后在开封、郑州等地从事音乐教育。西安事变后,他在郑州见到了著名作曲家冼星海,更加喜爱抗战歌曲。1938年12月考入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跟冼星海等名家学习音乐理论指挥和作曲。1940年5月结业后,留院工作并提任了鲁艺合唱团指挥,延安音乐工作委员会主席等职。1945年后在河南作政治和文艺工作。后深入农村,参加了音乐的创作活动,曾参与创作了《兄妹开荒》、《牛永贵挂彩》、《夫妻逃难》、《血泪仇》等大中型秧歌剧。1944年10月后,调到部队,奔赴中原,曾任洛南县委宣传部长、伊洛支队宣传科长等。1949年3月,调任二野三兵团文工团政委,随军入川。途中创作了《三套黄牛一套马》,获全国评比一等奖,风靡全国。1950年任川东军区文化部副部长,并继续从事音乐创作。1952年,任西南军区文工团政委。他与罗宗贤合作,创作了合唱曲《英雄们战胜大渡河》,在京演出时,震动了中国乐坛,总政授予他作曲家的光荣称号。1953年春,调任总政文工团总团副团长、艺术指导兼歌舞团团长。1954年创作大合唱《不朽战士黄继光》。1955年他指挥由冼星海创作的《黄河大合唱》,被拍

成中国第一部音乐艺术片。1959年,创作了史诗大合唱《祖国岁》。1964年他主持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音乐工作。后又创作了《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就义歌》、《红军想念毛主席》等优秀歌曲。1975年后为不少电影配曲,并创作了《怀念敬爱的周总理》、《为您献上最美的花》、《花溪水》等优秀歌曲。1979年,调任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四届全国文联委员、四届、五届全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作品有歌曲《三套黄牛一套马》、《歌唱二郎山》、《团结战斗》,合唱曲《英雄们战胜大渡河》、《就义歌》、《祖国万岁》,歌剧《两个女红军》,电影音乐《五彩路》、《万水千山》、《泪痕》。《歌唱二郎山》(洛水祠),作于1950年。该曲原系时乐蒙所写的大合唱《千里跃进大别山》第五曲中的一段。该曲在50年代初期曾广泛流传于西南的地区和国。1954年获”全国群众歌曲评奖”一等奖。

 

此外,《功夫》还有传统古曲,例如琵琶演奏的《十面埋伏》和扬琴演奏的《四川将军令》等等。

 

这些毛泽东时代的音乐令人亲切,令人振奋,给人向上的激情,中国的民乐不只是茉莉花,虽然很多年轻影迷和记者早就忘记或者根本不知道,但还是要感谢周星驰带来的这些怀旧音乐,就像功夫,就像其他艺术,只有扎根民族,扎根民众,扎根中华文化的传统才会有生命力!

文章评论(0)
回复
15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