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5年08月26日 08:51

称同志是进步,称职务是正常,称兄道弟是反动

文/尘沙

团中央微信公众号推了一篇文章,叫《再见,团中央》。里边讲了某大学某学院的党委副书记借调到团中央学校部的工作经历。里边槽点太多,读者可以戳“阅读原文”获取此文。

现在,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一段:

“共青团的氛围到哪儿都是热情似火,激情涌动,不拘小节,氛围轻松。团中央也是一个不太讲究阶层和级别的地方,学校部第一次给新人开会就强调不许相互吃请,不许收受财物,不许称呼职务,称呼领导可以叫老师,也可以叫哥这里简单而轻松。”

就是说,团中央不称同志,也不称职务,而是称兄道弟。

1

称兄道弟和称职务相比,是不是更进步了呢?下面我们来看历史。

 

材料一:

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公布的《令内务部通知革除前清官厅称呼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查前清官厅视官之高下,有大人、老爷等名称,受之者,增惭;施之者,失体,义无取焉……嗣后各官厅人员,相称咸以官职。民间普通称呼则曰先生,曰君,不得再沿前清官厅恶称。”

就是说,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民国政府认为,需要用职务代替封建官场的称呼,以显示平等。中学教科书告诉我们这体现了资产阶级对民主平等的追求。

 

材料二:

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同志成为政党内部成员之间的称呼,革命党人内部互称同志。孙中山在1918年发表《告海内外同志书》和《致南洋同志书》。一心推翻满清王朝的同盟会会员们也互称同志,听上去不但得体而且悲壮。孙中山在其著名的《总理遗嘱》中呼吁: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就是说,党内互称同志,表明了其成员都是为一个目标去的,而不是为谋私利去的。“同志”是一个体现政治进步性的称呼。

 

材料三:

共产党员网2012年6月11日《党内应该怎样称呼?》:

“在党内提倡互称同志,不称职衔,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毛泽东同志早在1959年就提出要大家互称同志,改变以职务相称的旧习惯。为此,党中央于1965年12月专门就这个问题发出了通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又一次重申了毛泽东同志的这一主张,要求党内一律互称同志,不要称职衔。”

就是说,老一辈共产党人认为,称同志,比称职务更进步,更体现平等。

直到今天中国共产党还保留着这个称呼,并时不时地在党媒上(也只有在党媒上了)提醒大家。

 

材料四:

中国纪检监察报2014年10月13日《党内岂能称兄道弟》:

我们党是靠革命理想和铁的纪律组织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不是朋党,不是帮会,不是乌合之众,不能称兄道弟,更没有龙头老大。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党内上下关系、人际关系、工作氛围都要突出团结和谐、纯洁健康、弘扬正气,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不允许搞利益集团、进行利益交换。党内决不能让政治纪律成为摆设,也决不能让党沦为各取所需、各行其是的私人俱乐部。”

我党何时沦落到需要反对称兄道弟的程度了?

 

总结起来就是:

在一个有着共同的进步的政治目标的政党里,别管这个目标是共产主义或者三民主义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注意这是三个主义哦),都应该互相称呼“同志”。(“同志”是进步的称呼。)

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都是“人民公仆”,换言之,“给人民打工的”。既然是打工挣钱的,那么也可以不要求有多少无私奉献的觉悟,干脆称职务就好了。(职务是正常的称呼。)

然而我党自称“不是朋党,不是帮会,不是‘乌合之众’,不能称兄道弟,更没有龙头老大。”称兄道弟看似“不拘小节,氛围轻松”,实际上是比职务更反动的称呼方式(称兄道弟是反动的称呼。)

没有共同的政治信念,自然不会互称“同志”,而且连互称职务都做不到,只能倒退到“称兄道弟”的道路上去。

http://v.qq.com/page/r/a/6/r0163rbgxa6.html

↑经典电影《南征北战》片段:

看在党国的份上,赶快伸出手拉兄弟一把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团中央文章的段落吧:

“共青团的氛围到哪儿都是热情似火,激情涌动,不拘小节,氛围轻松团中央也是一个不太讲究阶层和级别的地方,学校部第一次给新人开会就强调不许相互吃请,不许收受财物,不许称呼职务,称呼领导可以叫老师,也可以叫哥,这里简单而轻松。”

共青团或许真的“热情似火,激情涌动”,正如普京所说,【共青团不仅是政治 还是友谊和爱情】。

《环球时报》2013年10月30日《普京称苏联共青团不仅是政治,还是友谊和爱情》:

克里姆林宫举行了庆祝苏联共青团成立95周年音乐会。在音乐会上,总统管理局官员莫洛佐夫宣读了普京的贺信。普京在贺信中表示,他年轻时的共青团,能将著名的科学家、社会活动家、生产管理人员、艺术家和老兵等不同职业的人联合在一起。

共青团的确把一批年轻人联合起来。但联合起来干了啥呢?不用多说,看了这一段大家都懂得:

“梅纳特普银行是从共青团中冒出来的最大的、最有影响的私营企业。它的总部坐落在前共青团办公楼和苏共中央委员会中间的人行道旁,这和它的身份再相称不过了。威武的警卫沿着走廊每十码远一字排开。人们有时候把它叫做“共青团银行”,这个名字一语道破了它的渊源。(大卫·科兹《来自上层的革命》)

2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