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09年08月03日 19:18

左大培:吉林省有关当局拒不改邪归正

2009年8月1日

    7月24日,成千上万的原通化钢铁公司职工在厂区内聚集,反对私营企业河北建龙集团控股通钢集团。在工人的抗争中,建龙集团派驻通化钢铁公司的总经理陈国君受重伤不治身亡。

    发生在吉林省通化市的这场群众性的对抗和冲突发展到了打死总经理的程度,互联网上的跟帖却几乎一边倒地为反对建龙集团入主的通钢职工叫好。群情激忿到了这种地步,其直接原因就是吉林省有关当局要把原来的国有企业通化钢铁公司私有化,交给私营企业河北建龙集团控制和经营。这场致死人命的“群体性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吉林省有关当局又在干什么呢?

    从官方媒体的正式报道中,我们只知道他们在采取敌意性的行动来对付那些“闹事”的原通化钢铁公司职工:“通化市公安局已成立处置‘7·24’事件指挥部,近期主要将摸清事件的组织策划者和核心骨干成员,并多方收集信息,掌握工人动态,确保稳定。”通化市公安局长“还要求,各参战单位要树立花钱买情报意识,对重要和核心情报信息,必须舍得投入。通化市局拿专项经费给予必要保障,以及时获得有价值情报。”不仅如此,吉林省公安厅和通化市公安局还“成立了专案组进行立案侦查。目前,专案组正在全力侦查中。”

    任何有头脑的人都知道,如果没有什么激起众怒的原因,任何非官方的“组织策划者”都不可能使成千上万的人投入到这样激烈的群众性的对抗中去。其实连官方的媒体也都谈到过成千上万通化钢铁公司职工群起反抗的原因:他们反对建龙集团控股通钢集团,因为三年前建龙集团入股并控制通钢集团,已经造成了通钢职工收入普遍下降。这种原因引起的民怨沸腾,难道是抓几个“组织策划者”就能够平息的吗?

    互联网上的帖子有的写的一针见血:其实造成这次打死人的冲突的根源,是省里的官僚。我还可以补充说:引起群众暴动的根源,是吉林省有关当局坚持私有化不动摇地要将通钢集团私有化,而这种将国有企业私有化的政策本身就是一条祸害中国人民的邪路。吉林省有关当局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却闭口不谈纠正私有化的所谓“国企改革”中的偏向,反而把精力集中到在闹事群众中抓“组织策划者”,这就是走上了邪路还拒不改邪归正。

    早就听说,几年来吉林省有关当局蓄意要作私有化的“国企改制”急先锋,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将大型国有企业私有化。三年多以前他们让私营企业建龙集团入股通化钢铁公司并控制其经营,还把对通钢的这种实质上的私有化吹嘘为“阳光下的改制”,甚至吹嘘为国有企业改制“成功的典范”。

    而在实际上,我的两篇文章《请吉林省有关当局讲清楚》、《通化钢铁公司私有化:“阳光下的改制”同样疑点重重》已经说明:吉林省有关当局这样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并没有得到国有企业的真正主人——人民的真正批准,因而实质上是非法行为;建龙集团入主通钢集团并没有提高通钢集团的效率,反而大大降低了原通钢集团职工的收入,而且在建龙集团入主并经营通钢集团的整个过程中,存在着将巨额国有财产输送给建龙集团私人的重大嫌疑。由建龙集团对通钢集团实行私有化的这些后果,本身就足以说明吉林省有关当局对通钢的所谓“改制”是失败的,而这次爆发的群众性抗争,更是公开宣告了对通钢进行私有化的完全失败。这只不过为我早就论证清楚的下列观点提供了又一个证明:将中国的国有企业私有化是一条祸害中国的邪路。

    既然是私有化的邪路激起了民愤,造成了群众性的抗争,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就是改邪归正,重新回到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正路上来。恰恰是现在,走这条路的各项措施才最能够应对群情激忿的实际环境。这些措施包括:立即停止一切将国有企业所有权“出售”给私人的私有化活动,当然更不能允许将任何国有企业的所有权赠送给任何私人;立即对所有的国有企业进行治理整顿,治理和整顿的重点是贪污腐败、侵吞国有财产的行为;立即清查“国企改制”中的各种侵吞国有资产行为,将一切被侵吞、侵占的国有资产尽可能追讨回来;在当前,就是特别要查清和追讨通钢“改制”中被建龙集团侵吞、侵占的国有资产;立即查清“国企改制”中职工利益所受到的侵害,并且研究补救的途径。如果吉林省有关当局真的不知道通钢“改制”中被建龙集团侵吞、侵占了哪些国有资产,他们可以查一下我就此写的那两篇文章。

    吉林省有关当局现在的所作所为,不像是要回归正路的样子,而更像是拒不改邪归正。熟知中国官场的人都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如此:改邪归正就意味着承认自己过去作错了;而一旦连本人都承认自己过去作错了,那就没了“政绩”,没了将来在官场上继续上升的“前途”,更不要谈那些借官发财的邪门歪道了。而为了保住自己个人的“政绩”和“前程”,现在就是明知道错了也要嘴硬“坚持不动摇”,并且急需抓到几个“组织策划者”,以便把参与闹事的群众都说成是“不明真相”而受了这少数几个人“造谣”的鼓动,从而将自己是制造问题的真正祸首的最大真相掩盖起来。

    这样的算计不可谓不高明,但是要真正奏效却十分之难。现在这个时代信息的获得已经如此容易,想掩盖真相几乎已经不可能。而且恰恰是我们这些与通化钢铁公司、与这次事件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最不怕这些官员的恫吓:你们越说这次事件是少数几个“组织策划者”煽动的,我们就越要坚决地揭露你们,指出你们才是造成这次事件的真正祸首。

    我现在只需要再奉告那些拒不改邪归正的人几句话:历朝历代都不缺在官场上能够上下其手的高人,但是这些高人几乎没有能够笑到最后的。现在你们在中国推行私有化的行为已经激起了众怒,你们当然还可以利用掌握的权力暂时拒不改邪归正;但是千万别忘了,你们手里的权力是冰山。你们在邪路上走得越远,这冰山就化得越快。你们如果总不改邪归正的话,只怕你们那些官员同事们也要把你们从权力的宝座上推下去。到了一定时候问题就会变为,你们的官员同事们如果不把你们从权力的宝座上推下去,他们自己也会丧失一切。

    当然,你们对我无需害怕:我只是一个纯粹的学者,不可能将你们从权力的宝座上赶下去。我的本事,也不过就是指天发誓,用尽毕生精力写一些像孔子的《春秋》那样的历史著述,将你们祸乱天下的所作所为记下来让后人知道而已。天下人如果都像左大培那样,你们就尽可以将你们的权力一直这样掌下去。只可惜,这个世界上像我的人太少。你们再那样多行不义,那就早晚有失去权力让人算帐的一天。到那时就别怪我没有早早提醒你们。


转自:乌有之乡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