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2015年09月27日 23:42

恩格斯与宪章派报纸《北极星报》

恩格斯在走访工人区

YCA按:现在有些人试图把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看成与当时的工人运动无关的事件。在他们看来,作为资本家的恩格斯,是在工人运动之外,是不需要工人阶级立场,就和马克思一起合作创制了无产阶级的理论武器。这种观点与历史实施完全背离。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诞生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的欧洲,很重要的一个背景是欧洲的三大工人运动。在这三大工人运动中,以英国宪章运动声势最大,持续时间最长,动员群众也最多最广。宪章运动对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恩格斯的影响,是尤为直接的。剥削阶级出身的恩格斯,和马克思一样,先是成为了一个革命的民主主义者,然后再通过参与现实的运动,广泛接触工人,才逐步转到无产阶级立场上来,并因此在理论上产生“认识论断裂”,由此从人本主义的“青年马克思”过渡到开启历史科学的大陆的“成熟马克思”。共产党是马列主义武装的党,而马列主义思想本身又是工人阶级立场在理论上的表现,与工人运动密不可分。凡是想把马列主义,把共产党和无产阶级群众,和工人运动分开的做法,哪怕是出于善意的目的,也只会让党瓦解或者变得名不副实。如下这篇文章(转自《马列主义研究资料》1986年第六期)介绍了恩格斯通过宪章派深入了解到英国工人阶级的斗争状况,认识到“工人不仅是备受剥削的人们,而且是能够奋进反抗的斗士”,并最终确立无产阶级的立场,开始他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生涯的相关历史事实。由于文章比较长,本站摘录了其中比较重要的一部分,供读者同志们参考。

恩格斯与宪章派报纸《北极星报》

〔苏〕 И·Н·施卡尼杨

本文是在研究《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英文版第六卷(1)过程中产生的,是关于恩格斯同宪章派,特别是同宪章派报纸《北极星报》相互关系问题的研究的一个部分。分析恩格斯利用过的这家报纸的材料,对于弄清宪章主义对科学共产主义理论的形成,首先是对无产阶级的世界历史性作用学说的形成有多大影响是十分重要的。这是因为:正是革命马克思理论的这一部分的产生,过去和现在都遭到资产阶级的“马克思学学者们”的肆无忌惮的歪曲和伪造。他们力图证明,似乎马克思的学说不是对现实的历史进程和阶级斗争进行研究而得出的结果,而是纯抽象思辨的果实。本文的任务之一,就是以恩格斯利用《北极星报》这家宪章派报纸研究英国群众性无产阶级运动为例来驳斥这种谬论。

1842年11月19日,22岁的恩格斯来到伦敦。这是他第二次到英国(2),要到欧门-恩格斯公司曼彻斯特事务所实习经商,他父亲是这个公司的所有者。

恩格斯这次在英国逗留了21个月,直到1844年8月。在这段期间,他同英国社会主义者即罗·欧文的信徒们来往,同宪章派领袖和政治流亡者(秘密的工人共产主义团体的成员)建立密切的联系。他同一些真正的无产者过从甚密,后来曾十分亲切地回忆过他们。(3)直接了解英国这个国家,它的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以及劳动人民的状况,直接了解英国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的著作以及社会主义的文献,对恩格斯的世界观发展产生极大的影响。他刚来英国时是个青年黑格尔派唯心主义者和革命的民主主义者,刚刚开始要超越这些信念。他的曼彻斯特生活时期是他成为工人阶级思想家的决定性阶段。他1843年10-11月写成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 是他终于转到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立场这一过程的重要里程碑。马克思评价说,在这部著作中,“已经表述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某些一般原则”。 (4)

早在1842年秋,研究英国群众性无产阶级运动,并在报刊上加以阐述,已成为恩格斯的政论活动和理论活动的特征。随着他的共产主义观点的形成,他的这些活动越来越具有宣传各国先进无产者和社会主义知识分子的国际团结思想的性质。这些活动的动机,是要使英国和大陆的无产阶级和民主人士的代表互通情况和交流经验,特别是向德国、法国和瑞士的读者介绍英国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实际成就和理论成果。

恩格斯在英国逗留期间写的和在离开这个国家以后直至1848年写的有关英国及其工人阶级的文章中,尤其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不止一次地讲到宪章派报纸《北极星报》(5),并大量引用它的材料。《北极星报》由于登有丰富和独家的消息,成了恩格斯掌握宪章运动经验的渠道之一。众所周知,宪章运动的经验在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形成方面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列宁曾称宪章运动“在很多方面是马克思主义的准备,是马克思主义的‘前奏’” (6)。 《北极星报》集中了宪章运动最强有力的方面,同时又反映了它的历史所决定的缺点。在恩格斯看来,《北极星报》是英国无产阶级运动准确的指示器,准确地指示着这个运动达到什么水平,它有什么值得其他国家的工人吸取的宝贵东西,有什么需要克服和纠正的东西。

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首先贯穿着这样的一个思想:“英国工业的威力仅仅是靠野蛮地对待工人,靠破坏工人的健康,靠忽视整代整代的在社会关系、肉体和精神方面的发展的办法来维持的” (7)。恩格斯在许多文件中,包括发表在《北极星报》的报道中发现了这方面的证据。正是在这家报纸里面,他找到最多的有关工人在工厂里遭受露骨的剥削、沉重的劳动条件、行政部门蛮横的敲诈勒索、严厉的工厂条例和纪律惩罚的例子。其中,恩格斯利用了该报刊登的工厂主逃避现有工人立法,侵吞工人工资和忽视技术安全措施而造成生产不幸事故的材料。他专门查阅了1843年11月-1844年6月的《北极星报》,以便找出证明破坏禁止以商品支付工人劳动(实物工资制)的法律的事实。(8)这家报纸是工人可以公开发表意见和维护自身利益的真正讲坛,它揭露工厂主“在维护法律的借口下从事罪恶的勾当”。恩格斯转抄了《北极星报》发表的一份文件——约克郡哈得兹菲尔德的一个工人的一封信,信中谈到这位工人所在工厂的厂主尤其滥用这种支付工资的办法掠夺雇佣无产者。(9)
列宁认为 《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作者的主要功绩在于,他看到无产阶级不仅仅是最受苦的,而且是反对雇佣劳动的、资产阶级社会最革命的阶级。列宁说道:“恩格斯第一个说明了无产阶级不只是一个受苦的阶级,而且它所处的那种可耻的经济地位,无可遏制地推动它前进,使它去争取本身的最终解放。而战斗的无产阶级是能够自己帮助自己的。”(10)恩格斯看到了,工人阶级最强有力的特点,使工人阶级成为全人类未来命运的代言人的特点,恰恰就在于工人阶级有能力“起来反抗自己的命运,反抗资产阶级”(11)。“工人只有仇恨资产阶级和反抗资产阶级才能获得自己的人的尊严”(12)。 这一思想恩格斯在自己的著作中不只是说一说而已,而是赋予它鲜明的形式,把它描绘成一幅英国无产阶级解放斗争的图画,把劳资间的社会战争的不同阶段和不同形式表现出来。

根据《北极星报》的材料。恩格斯认真地研究了工会(工联)的产生及其活动,用他的话说,工会的历史“充满了工人的一连串的失败,只是间或才有几次个别的胜利”(13)。恩格斯举出《北极星报》报道的几个事例,指出:“工会在很大程度上加强了工人对有产阶级的仇恨和愤怒”。当时的许多工会根本没有后来在工联运动中流行的那种对现存秩序毕恭毕敬和逆来顺受的风气。他又是根据《北极星报》报道的事实指出,阶级仇恨感有时使工会会员铤而走险:纵火焚烧最可恨的厂主的工场和杀死厂主。(14)

在《英国阶级工人状况》中,恩格斯十分注意争取工厂立法和反抗推行反工人的法律等工人反抗资本家的斗争形式。他还在英国时就密切注视着1843年秋季席卷全英国的争取十小时工作日法案的一次又一次鼓动浪潮。《北极星报》详细地报道了工人对议会讨论这一法案的情况的反应,刊载了一些报道拥护法案并且通常上书议会的群众大会的消息。无产者坚决的大规模的行动使恩格斯确信,工人能够有效地施加压力,迫使对他们持阶级敌视态度的议会就范,确信“这个法案是会通过的。工人想要什么,他们就能争得什么,而在去年春天(指1843年春——作者)他们就证明他们的确是要求十小时法案的。”(15)1847年,英国议会通过了限定妇女和童工十小时工作日法。

根据《北极星报》1843年11月—1844年8月发表的材料,恩格斯指出,社会战争也席卷了英国“纯朴宁静的”农业区。这一社会战争在这里采取个别雇工或成伙雇工自发行动的形式:纵火烧毁农场主田地上的庄稼、谷仓、畜圈和干草堆,破坏农具和伤害牲畜等等诸如此类的行动。雇工和短工的运动在人民当中获得“斯温”的名称(运动的参加者通常以此名字给地主和农场主写恐吓信,故名)。这一运动爆发于1830-1831年,并一直延续至四十年代。恩格斯指出,工厂工人早就越过了这种社会反抗的第一阶段,即以犯法行为的形式表示的社会反抗阶段。在农村地区,由于特殊的条件(居住分散、农村居民落后等等),农民长期停留在这一阶段。

1843年威尔士的小佃农骚动就具有这种自发性。这一骚动史称“利碧嘉骚动”(利碧嘉也是生造出来的名字,骚动的参加者用这一名字签署函件,故名)。这一骚动同“斯温”运动一样,没有成功的希望,但是恩格斯指出,它会引导农业工人和小农认识到,必须寻找反抗剥削者的更有组织和更有效的手段。(16)

在这方面,《北极星报》的一篇报道提供的事实在恩格斯看来是有重大意义的征兆;1844年9月26日,《北极星报》发表了自由党土地占有者赖德诺伯爵在自己的领地所在地海华斯召开的会议报道。(17)有小农场主、市民和雇工约七百人出席会议。他们没有响应伯爵提出的要求通过反对谷物法的决议案的要求,而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特别是要求以低廉的租金出租小块土地。恩格斯认为这一事实表明,农业无产者开始采用他们早已学会的明确提出本身经济要求的工厂弟兄们采用的斗争形式。他写道:“工人阶级的运动就深入到偏僻、保守、精神上陷入酣睡状态的农业区去了,而且由于这些地方普遍贫困,运动就象在工厂区那样,很快扎下了根,并且活跃起来。”(18)

恩格斯细心地观察着无产阶级解放斗争发展的各种形式,在自己的书中非常注意罢工运动。他以采矿工人的罢工斗争及其工会的活动为例,明确地指出了罢工在吸引无产阶级群众积极参加反抗资产阶级的活动方面,在培养他们的阶级团结感和互助感方面,在巩固他们的工会组织(这些组织的产生本身,常常与同一生产部门的工人罢工相联系)方面的作用。这个例子之所以重要,因为它表明宪章主义对罢工运动的富有成果的影响。

恩格斯认真细致地研究了《北极星报》1844年1月至7月发表的有关煤矿工人总工会的活动资料。1844年3月31日,诺森博兰和德勒穆煤矿四万煤矿工人爆发总罢工。在总罢工期间,工会的影响尤其增长了。恩格斯根据《北极星报》的报道,详细地研究了罢工的进程。他认为,罢工的意义主要不在于提出什么要求(他们基本上并没有超出要求较为公平的计件工资和废除罚款制度等范围),而在于罢工的群众性,在于它在其他地区的工人中引起的声援运动,在于它的参加者表现出来的顽强精神和组织纪律性。尽管矿主耍尽阴谋诡计挑拨工人采取暴力行动,煤矿工人“用最大限度的冷静和镇定”把斗争进行了十九个星期,而并且有采取过一次报复行动。恩格斯指出罢工工人表现出来的纪律性和沉着,称颂这是“工人的觉悟和自制力的最好证明。”(19)

虽然这一次工人也不得不接受企业主规定的条件,但恩格斯强调说,他们的斗争并不是没有结果的。罢工唤起了煤矿工人中间的反抗精神,促使他们参加工人运动和“至少把他们当中的四分之三的人变成了宪章主义者”。(20)罢工在长达十九个星期的时间内引起舆论对英国煤矿工人的注意。罢工在长达十九个星期的时间内引起舆论对英国煤矿工人的注意。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大不列颠煤矿总工会总代理人威·普·罗伯茨(21)的活动在这方面起了极大的作用。他不辞辛苦地大力进行宣传,支持罢工工人,风尘仆仆地跑遍全英国,为罢工工人募集捐款。他的这些活动《北极星报》都作了广泛的报道。罗伯茨又展开英国空前未有的斗争,反对横行霸道的治安法官和实习实物工资制的业主。恩格斯引用了北极星报关于罗伯茨不辞辛苦跑遍全国,使三十九名被非法判罪的煤矿工人获释的报道(22)。由于罢工和罗伯茨的活动,煤矿工人的劳动保护问题第一次被认真地提出来讨论。
恩格斯的《英国的一次罢工》一文,提供了他根据《北极星报》的材料详细分析英国无产阶级罢工斗争的第二个例子。文章写于1845年年底,是对该书的补充评述。(23) 恩格斯在文章中详细叙述了1844年10月在建筑业大承包商波林和亨弗莱的制砖厂爆发的罢工。 《北极星报》给予罢工者很大的帮助,它“到处宣传了事实的真相,打消了人们去曼彻斯特的任何念头”,从而打乱了工贼招雇工人的行动。恩格斯以这一罢工为例,再次证明他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所表述的原理的正确性,这个原理是:工人虽然不懂得经济规律,但他们凭直觉就感觉到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生命攸关的神经”——工人彼此间的竞争。他们在实践中认识到,工人们必须把自己的力量团结起来,去同资本家相对抗。(24)

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和作为该书的补充的这篇文章中所表述的思想,即关于工会和罢工的思想,关于工人阶级的经济斗争是阶级斗争的极为重要的形式的思想,实实在在地成了国际工人运动理论宝库的财富。必须指出,恩格斯就是根据大部分摘自《北极星报》报道的事实进行了分析,才得出这些思想的。这家报纸帮助他看到并清楚地描述无产阶级的需要和愿望,帮助他揭示出工人不仅是备受剥削的人们,而且是能够奋进反抗的斗士。大城市和工业区不仅是贫困、苦难和疾病的渊薮,而且是工人运动的策源地。他对这家宪章派报纸的材料的广泛利用,使他的详细描述英国无产阶级各支不同队伍的生活和斗争的论著有了更多的具体事实,使他在书中提出的理论原理更富有历史论据。

恩格斯在自己的通讯中揭示了宪章运动从1847年秋天起重新高涨起来的社会原因。他指出,1847年的经济危机是宪章运动重新高涨的社会经济基础。这次经济危机就其严重程度来说,超过以往各次经济危机,使大量的人失业,使英国劳动群众的境况变得及其恶劣。恩格斯指出,被解雇和被置于听天由命境地的工人的集会次数迅速增长。在他看来,《北极星报》刊登通知召开这类集会的布告和已举行过的群众大会的报道(25),是确定1847年秋英国社会矛盾激烈程度的特殊晴雨表。恩格斯经常在《改革报》上发表英国经济和社会状况的资料,提醒法国读者注意工业萧条特别严重的郎卡郡的棉纺织工业工人的革命情绪的增长(26)。他专门指出了英国工人的战斗精神,转述了《北极星报》刊登的对工人约翰·诺克斯的小册子《贵族对土地的占有权》的书评(27),摘录了该小册子下面的话:“必须承认人民对财产有绝对的所有权,必须宣布地租是全民的财产并用来满足共同的利益。可能会有人对我说:这是革命的言论。是不是革命的言论,那是无关紧要的;既然人民不能通过合法的手段得到他所需要的东西,那么他们就只好试用非法的手段。”(28)

宪章运动当时是英国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最高发展阶段。恩格斯指出:“宪章主义是工人反抗资产阶级的集中表现”。(29)他认为,在全国范围内(而不是仅仅局限于地方工联和行业工联的框框)把工人阶级的战斗力量团结起来,并且把斗争的重心转移到政治舞台,这是宪章派的巨大功绩。 宪章派已接近于能够理解:无产阶级掌握政权是无产阶级社会解放的主要手段。恩格斯在自己的书中描述了宪章主义发展的几个最重要的里程碑:从它的产生及其纲领人民宪章的提出——到四十年代中期。他肯定地指出:宪章运动是沿着不断加强阶级独立性的路线,不断摆脱那些竭力使运动服从资产阶级利益的资产阶级分子。工人阶级作为一种独立的力量从一般民主群众中分化出来,这是工人运动的总道路。

这样看来,这家宪章报纸不可能不成为他对宪章运动进行评价所需的材料来源之一。它与其他文件一起构成了恩格斯对宪章主义及其在英国社会生活中所占地位进行总的评述的基础,构成了恩格斯对宪章主义的前途作出明确估计的基础。《北极星报》作为宪章派的宣传鼓动的一面镜子使恩格斯能够从中了解宪章主义的弱点。他在《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一书中指出了这些弱点,但没有直接提出批评,而是以今后的希望的方式指出。恩格斯也不是毫无缘由地建议克服这种分裂,使宪章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的社会主义汇流。他认为用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工人,这是巩固宪章派所建立的群众性工人政党的道路,是把这个工人政党变成真正战斗地、能够使劳动人民的斗争获得正确方向和把他们引向胜利的道路。恩格斯写道:“只有在实现了这一点以后,工人阶级才会真正成为英国的统治者;那时,政治和社会的发展也将向前推进,这种发展将有利于这个新生的政党,促使宪章主义的继续发展。”(30)

让我们稍微总结一下。《北极星报》由于它的材料是工人自己提供的见证而立即吸引了青年恩格斯的注意,并从1843年春天起成了他了解英国无产阶级状况的极其重要的资料来源。恩格斯阅读《北极星报》时,首先注意那些关于无产阶级生活及其反对资本主义压迫的条件的通讯。社会反抗的任何表现,从工人的充满愤恨的信件到罢工和巨大的阶级搏斗,他都深感兴趣。在撰写自己的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和一系列有关英国的文章时,恩格斯广泛利用了这些资料。《北极星报》帮助了他细致地观察宪章派及其领袖的活动,向他提供了进行革命的共产主义的宣传的材料。

《北极星报》成了恩格斯获得实际材料的来源,他对《北极星报》的材料进行概括而得出重要的理论结论。从这家报纸获得的资料帮助他认识了无产阶级伟大的历史使命,认识到无产阶级是负有推翻资本主义和建立共产主义新社会使命的社会力量。这家报纸使他清楚地了解了工人阶级解放斗争的具体形式,清楚地观察了这一斗争的发展从自发地反对剥削者的行动到全国范围的有组织的革命活动和建立宪章派全国协会这样一个群众性无产阶级政党的全过程。

恩格斯又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北极星报》的材料以及类似的材料来源确定了工人运动的发展前景,制定了各国无产阶级队伍的国际团结和对无产阶级进行思想教育的任务。这样,《北极星报》是恩格斯制定国际无产阶级运动理论原理的辅助力量之一。

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976年莫斯科进步出版社英文版第6卷。
(2)M·克尼里姆查明:恩格斯第一次逗留英国的时间是1838年7月26日至8月15日左右。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319-320页。
(4)同上书,第19卷第259页。关于恩格斯这一著作的写作日期,参看F·A·巴加图里亚:《未来的轮廓。恩格斯论共产主义社会》,1972年莫斯科版第21页。
(5)《北极星报》是宪章派日报,从1837年至1852年出版,先是在里子出版(至1844年11月),然后是在伦敦。菲·奥康瑙尔为创办者和主编。1843年乔·朱·哈尼进编辑部后,报纸的革命性质加强了。该报发行量很大,在宪章运动高涨时期(如1848年)达到每周发行一万二千份,可与许多资产阶级报刊相媲美,而仅次于《泰晤士报》。
(6)《列宁文集》第30卷第450页。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462页。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467-469页。
(9)同上
(10)《列宁全集》第2卷第6页。
(1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463页。
(12)同上书,第500页。
(13)同上书,第505页。
(1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507-509页。
(1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462页。
(1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558-559页。
(17)同上书,第556页。
(18)同上书,第556-557页。
(19)同上书,第545-546页。
(20)威廉·普洛廷·罗伯茨(1806-1871)——英国法律家,从1838年起同宪章运动和工联运动有联系,出版《梅纳斯月刊》,详见《国民传记辞典》1921-1922年牛津大学出版社第16卷第1284页。
(2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547页。
(22)同上书,第42卷第277-291页。
(23)同上书,第42卷第288页。
(24)同上书,第505-507页。
(25)同上书,第316页。
(26)同上书,第317页。
(27)《评约·诺克斯的<贵族对土地的占有权>》,《北极星报》1847年10月23日。
(2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316页。
(2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505-507页。
(30)同上书,第527页。

文章评论(0)
回复
3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