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5年10月09日 21:14

德共机关报《我们的时代》采访希共中央国际关系部负责人

《我们的时代》[1]采访希共中央国际关系部负责人埃利塞奥斯·瓦格纳斯[2]
译者:sovietlj

1.1

  • 问:全欧洲人民都在谈论希腊的政治局势。可是9月20日大选[3]的投票率却只有57%。为什么那么多选民待在了家里?
  • 答:弃权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出大家对于资产阶级政治体制的不满,以及一部分工人和青年当中日益加深的对7个月以来激进左盟-独立希腊人党政府的愤怒和不满。人们觉得“一切依旧”,“什么都没变”。当然,弃权也影响到了希共的选举结果[4]。抱持 这种态度并不算积极地反抗现实状况以及产生现实状况的原因。
        此外,有一部分人之所以弃权,是因为他们面临严重的贫困问题,因而无法出行。从这一点来看,最近的几届政府是负有责任的,因为他们没有像希共反复要求的那样,采取措施应对这一问题。
        我们呼吁所有选择弃权的人考虑一下这样的事实:一切大小斗争,包括选战,都能够而且必须被用于瓦解当前消极的力量对比,以便集中力量推翻整个制度。

 

  • 问:执政党激进左盟终究试图抵制欧盟的紧缩路线。齐普拉斯继续担任政府领导人是不是坏事?
  • 答:我们对一个政党的判断,不应该根据它的言论而应该根据它的所作所为。齐普拉斯和激进左盟进行谈判,并不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是为了垄断集团的利益。这些垄断集团希望拿钱来提高自己的利润。它所进行的谈判是100%反人民的,并最终在新民主党、泛希社运和河流党的投票支持下接受了第三份备忘录。这份备忘录包括了严厉的反工人、反人民措施,也保留了前两份备忘录以及它们400多条配套法律的内容。如今,在其他资产阶级政党的支持下,激进左盟正将议会变成屠戮工人和人民剩余权益的屠宰场。

 

  • 问:即便其领导人正在受审,经管毫无隐瞒自己对左翼人士和移民施行恐怖主义的事实,法西斯主义的金色黎明党还是维持了稳定的票源。你们如何解释法西斯分子的强大影响?
  • 答:选举结果表现出一部分人民当中的被动性和日益增长的保守倾向。犯罪的纳粹组织金色黎明党(它与政府机关有联系,并且利用贫苦和失业)形成了稳定的政治影响,这是坏事。所有其他政党(比如执政党激进左盟,官方反对党新民主党以及其他小的反对党)都对此负有严重责任。无论是在选举期间还是之前,他们根本没有对金色黎明党进行公开的政治斗争。
        希腊共产党将继续高举反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斗争的旗帜。希腊的法西斯分子毒害工人-人民的意识,组织攻击小组,开办贩奴办公室以为雇主提供便宜的工人,虽然它们最近由于犯罪指控而表现得更加“遵纪守法”。

 

  • 问:希共在这次选举中保持了一月大选时的得票率,不过得票数却不到35000张。在几次大选中,你们都主张必须与资本主义决裂、社会主义的未来是可能的。这样做对吗?
  • 答:我们来看看这一点。在这次大选中,“左翼”激进左盟损失了30万张选票,右翼的新民主党损失了20万张选票,与激进左盟联合执政的民族主义政党独立希腊人党损失了10万张选票。他们的纲领和主张中并没有谈到社会主义,可是他们的得票数却下滑了。其他政党,例如主张回归本国货币的“人民联盟”(该党是从激进左盟中分裂出来的,它的纲领是凯恩斯主义-社民主义的)则全军覆没,还没跨过进入议会的门槛——3%的得票率。
        思想政治对立是严峻的。希腊共产党在日常工作和一切政治斗争(包括选战)中都必须把真相告诉人民,并传播自己争取工人-人民政权的政治纲领(对垄断集团进行社会化,中央计划经济以及退出欧盟),以提醒工人要推翻资本主义野蛮制度并为之做好准备,并促进相应主观因素的成熟。
        任何形式的资产阶级管理模式都会导向反人民的政策。归结来讲,资本主义生产模式的死胡同(这条死胡同导致了危机、失业、战争)意味着社会主义是必要的,而这种必要性正是中心问题之所在。这一必要性源于这样的事实:消灭人剥削人的新社会的物质前提已经成熟。

 

  • 问:新政府将继续推行第三份备忘录。希腊共产党将如何组织抵抗运动?
  • 答:希共保持了5.5%的得票率,并有15位议员当选连任。希共会在工厂、工作场所、群众社区宣传自己的看法,并争取青年工人。希共将如自己选前所说的那样,绝不会支持或容忍新政府。它将集合力量,践行对人民的承诺:在议会以及一切运动中成为强大的工人-人民反对派,壮大人民联盟以为人民的一切问题而斗争并同时为与整个垄断集团和资本主义的斗争铺平道路。我们的目标是,通过重组工人和人民运动,为着大多数人民和工人、青年(无论他们投票给哪个党)的利益,不向反人民措施屈服,并且拒斥政府和资产阶级反对派所谓人民授权实行备忘录的说法。希共将继续沿着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阶级斗争路线,为了工人和人民的政治解放而斗争。

2015年10月2日

注释:
[1] 《我们的时代》〔Unsere Zeit〕为德意志共产党的机关报,每周发行一期。
[2] 埃利塞奥斯•瓦格纳斯〔Ελισαίος Βαγενάς-Elisseos Vagenas〕,希共中央委员。
[3] 2015年8月20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辞职,宣布提前举行议会选举。2015年9月20日,希腊举行议会选举,激进左盟的齐普拉斯再次当选总理。
[4] 相较2015年1月议会选举结果,希共得票率由4.5%升至5.5%,得票数由33万8千余张降至30万1千余张。

  • 原文标题:Interview in the newspaper of the German CP, “Unsere Zeit”, of Elisseos Vagenas member of the CC and responsible for 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Section of the CC
  • 原文地址:http://inter.kke.gr/en/articles/Interview-in-the-newspaper-of-the-German-CP-Unsere-Zeit-of-Elisseos-Vagenas-member-of-the-CC-and-responsible-for-the-International-Relations-Section-of-the-CC/
文章评论(0)
回复
3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