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5年10月12日 19:45

罗贾瓦:战火中的革命

作者:安那琪

12162.9

叙利亚经历了数年的战火蹂躏,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战乱、杀戮、教派恶斗、恐怖主义笼罩了这块古老文明的发源地。在这片前途茫茫近乎绝望的土地上,却点燃了似乎在指引着中东人民一条解放出路的幽洞微烛——罗贾瓦。

罗贾瓦在哪里?

位于土耳其国境以南、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族为主的“解放区”——罗贾瓦 (Rojava),正经历着一场独特的草根参与式民主革命实验。

12162.1

罗贾瓦,在库尔德语中的意思是指“西方”,这片地区也被称为为西库尔德斯坦。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叙利亚政府军于2012年撤离西库尔德斯坦部分地区,由库尔 德最高委员会组建的人民保卫军(YPG)于2012年7月接管了科巴尼(Kobanî)、阿穆达(Amuda)、阿夫林(Afrin)等城镇,并建立了自 治政府,在腥风血雨的战乱地区展开一场人民自主自决的社会革命。这场激进的民主革命,强调了经济平等、社会正义、民主自由、草根参与、宗教宽容、族群包 容、生态环境保育,还有非常显著的女性主义。罗贾瓦革命的意义,肯定不下于1936年发生在西班牙内战时期共和军所控制的加泰罗尼亚等地区的社会革命。

库尔德人聚居的传统地区——库尔德斯坦(Kurdistan),分属四个国家的领土,那就是叙利亚北部(西库尔德斯坦地区)、土耳其东南部(北库尔德斯 坦)、伊拉克北部(南库尔德斯坦)及伊朗西部(东库尔德斯坦)。身在这四个国家境内的库尔德族人一直以来都受到这些国家政权的暴力对待及打压。

由阿卜杜拉.奥贾兰(Abdullah Öcalan)所领导的左翼政党——库尔德斯坦工人党(PKK),于1984年开始在土耳其境内进行争取库尔德民主解放的武装斗争。库尔德斯坦工人党的原初斗争目标是在跨越四个国家领土的库尔德斯坦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社会主义的库尔德斯坦国家。

12162.2

库尔德左翼解放运动的转型

库尔德工人党早期的革命战略主要是依据毛派的“持久人民战争”理论,为了夺取政权,建立独立的库尔德斯坦,进行“民族民主”革命阶段再通向社会主义,而展开以乡区农村为根据地的武装斗争。库尔德工人党被土耳其、美国、欧盟和北约组织列为“恐怖主义”组织。

奥 贾兰于1999年被土耳其政府拘捕并被囚禁。奥贾兰在被囚禁的前后期间,库尔德斯坦工人党开始在其意识形态上进行改造。奥贾兰本身意识到库尔德斯坦四个地 区的斗争尽管互有关联,但是斗争的途径却有所差别,况且库尔德斯坦的所有地区都有着大批的非库尔德族少数族群。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美国扶持在伊拉 克北部建立的库尔德地区政府(KRG),推行亲资本主义政策,对库尔德民族解放运动造成负面打击。库尔德左翼力量开始认为民族国家本身也是镇压机构。奥贾 兰等库尔德左翼开始引用美国无政府共产主义者默里.布克金(Murray Bookchin)的地方自治思想,发展出一套地方民主自治及自治社区之间实现民主邦联主义(Democratic Confederalism)的新革命手段。因此,库尔德斯坦工人党的斗争目标不再是建立库尔德民族国家,而是对库尔德斯坦和其处于的民族国家内展开激进 的民主化社会改造。

库尔德斯坦工人党也因此分化成属于四个库尔德斯坦地区的四个不同政党,这四个党之间在意识形态上相同,但组织上则各自为政。

在叙利亚境内的罗贾瓦地区,库尔德左翼解放力量于2003年成立了民主联盟党(PYD)。民主联盟党所持的意识形态:民主邦联主义、女性主义、生态社会主义,跟思想转型后的库尔德工人党一致,也把奥贾兰视为该党的思想领导,但库尔德工人党在管理西库尔德斯坦事务上并没有干预民主联盟党的运作。

12162.3

民主联盟党于2004年成立了其武装部队——人民保卫军(YPG), 最初军事活动基地设在伊拉克北部地区。当2011年爆发叙利亚内战时,人民保卫军肩负起防卫罗贾瓦地区的任务。人民保卫军于2012年转为听命于“库尔德 最高委员会”(DBK)的武装部队。库尔德最高委员会是由民主联盟党和库尔德全国委员会(KNC)两大政党组成。库尔德全国委员会是得到伊拉克境内库尔德 地区政府支持下所成立的右倾政党,其跟民主联盟党结盟,是为了在叙利亚内战期间捍卫库尔德武装所控制的西库尔德斯坦地区。

2012年成立的女子保卫军(YPJ),是人民保卫军发展出来的全女班民兵部队。人民保卫军和女子保卫军在对抗极端主义武装“伊斯兰国”(ISIS)的战事中表现突出,成为抑制ISIS进一步扩张的重要民间武装抵抗力量。

叙 利亚境内反对阿萨德政权的逊尼派势力,多次指控民主联盟党和人民保卫军并没有参与2011年反对阿萨德专制政权的人民起义,试图将库尔德左翼解放运动抹黑 成亲阿萨德政权的政治势力。尽管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曾经支持在其邻国土耳其活动的库尔德工人党,但是其目的只是要制约跟其关系不好的土耳其政府,而阿萨德政 权对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仍然实行高压统治。叙利亚库尔德斯坦在民主联盟党早于2004年卡米什利(Al-Qamishli)爆发库尔德人反叙利亚政府起 义时,就跟叙利亚阿萨德政权进行顽强对抗。

当2011年爆发反对阿萨德政权的人民起义时,民主联盟党也支持群众的民主起义。其中位于叙利 亚北部卡米什利,于2011年3月12日就爆发数以千计库尔德人上街示威,既纪念2004年卡米什利库尔德人起义中殉难的烈士,也反对阿萨德政权的高压统 治。2011年叙利亚的人民起义遭到阿萨德政权的残酷镇压,加上美国为首西方势力与其在中东盟友的情报机关从中搅局,叙利亚内战最后一发不可收拾。由于叙 利亚反对派势力充斥着阿拉伯人和逊尼派的种族与宗教沙文主义思想,导致库尔德民族解放运动在叙利亚内战初期对派系林立的叙利亚反对派持观望态度,不想卷入 漫无目标的教派冲突之中。

12162.4

民主革命实践

到了 2012年7月,由于阿勒颇和大马士革的战事告紧,叙利亚政府从罗贾瓦地区调走其军队。当时罗贾瓦的库尔德人担忧该地区沦为敌视库尔德人的各派武装力量所争夺的战地。正因为如此,库尔德武装发动起义,宣布罗贾瓦为“解放区”,开展了“民主邦联主义”的革命实践。

在 罗贾瓦的三个自治地区或州(canton)——贾兹拉(Jazira)、科巴尼、阿夫林,民主联盟党扮演了积极推动民主转型的角色。民主联盟党是建立“民 主社会运动”(Tev-Dem)的关键。Tev-Dem是“执政”罗贾瓦自治地区的政治联盟,组织上独立于民主联盟党,其目的是组织与动员当地群众在各个 街区、村子、城镇建立各式各样的小组、委员会及公社,进行参与式民主管治。Tev-Dem强调族群包容的原则,将来自不同背景的群体(库尔德人、阿拉伯 人、亚述人、土库曼人、雅兹迪人等)集结在这个民主实践之中。

罗贾瓦自治地区的基本“行政”单位是公社。每个公社由约300人的社区所组成,每个公社有五、六个委员会,负责解决直接影响到当地社区居民的日常问题,减少了行政上的官僚主义。公社的决策是由下而上的,体现了直接民主的精神。公社会选出两位联合主席,一男一女。

位 于贾兹拉州的卡米什利,共有6个不同的行政区,每个区有18个公社,每个公社推选出来的2位联合主席会,并进入该区的人民议会。每个区的人民议会又会推选 出2位联合主席。卡米什利6个区的总共12名联合主席,会进入该市的全市人民议会。卡米什利的全市人民议会内有200名代表,除了12名各区人民议会联合 主席,其余代表则通过全民投票直选出来。

贾兹拉州由12个城市组成,贾兹拉的人民议会是根据各市人口分配议席,由各市人民议会根据配额选 出代表。所有的人民议会都须保障女性的代表权,没有任何性别可拥有超过60%的代表权。罗贾瓦各级行政区(公社、区、市、州)都设有女性议会,讨论特别涉 及女性的课题。在涉及到女性的课题上,如家庭暴力纠纷,若人民议会和女性议会的意见相左,女性议会拥有否决权。

12162.5

女性主义的革命

罗贾瓦的库尔德民族解放运动的显著特征,就是对女性参与及女性解放的强调,这在父权制仍然根深蒂固的当前中东地区是极为罕见,堪称奇葩。女性参与及女性解放,反映在库尔德武装中女性战士的突出表现。

女 性解放是库尔德工人党与其相关团体于1990年代开始进行意识形态反思的重要一部分。奥贾兰和库尔德工人党批判阶级社会中的男性霸权,认为父权制家庭架构 和男女之间的不平等,服务于土耳其国家政权及(跟土耳其政府同流合污的)库尔德封建领袖的利益,限制了库尔德女性以至整个社会的发展,并操控着库尔德人。 传统家庭压迫女性,制止女性参与社会公共生活,因此打破压迫女性的枷锁,不仅让女性在民族解放运动中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也是在强化整个库尔德民族解放运 动。奥贾兰也认为女性因遭遇民族与性别的双重压迫,所以会更容易接纳激进的思想,并有更大的意愿去挑战传统及改变现况。

当库尔德左翼的政 治思想转向“民主邦联主义”时,女性解放也成了库尔德民族解放的主轴。库尔德工人党及其相关团体(包括民主联盟党),在女性解放和性别平等上,采取了最激 进的立场。奥贾兰声称:“民主邦联主义是具有弹性的、多元文化的,反对垄断,并导向共识。生态和女性主义是其中央支柱。”

民主联盟党联合 主席之一是萨利赫.穆斯林.穆罕默德(Salih Muslim Muhammad)也声称:“我们的罗贾瓦革命是女性的革命。在罗贾瓦,没有女性不活跃参与的生活层面……我们坚信,没有为女性解放打通道路的革命,不是 一场革命。利比亚、埃及、突尼斯都发生了革命,但是女性的地位仍然维持不变。”

12162.6

举步维艰的社会主义实践

自 2011年爆发内战以来,叙利亚多处因战乱而民不聊生,造成了大批难民逃亡的浪潮。很多难民也涌到了跟土耳其接壤的罗贾瓦地区。罗贾瓦革命解放自治区内的 经济,仍然面对生死存亡的艰苦困境。不过,罗贾瓦革命强调为全民提供住房、医疗、育儿、教育等阿萨德政权在和平时期不曾提供的基本服务,反映着革命的社会 主义取向。库尔德左翼对资本主义没有存有幻想,因为盈利导向、破坏环境生态及阶级矛盾持续的资本主义体制,不会为库尔德人甚至是整个叙利亚带来真正的解 放。

罗贾瓦的革命,既是库尔德人的解放革命,也是叙利亚的真正革命。阿夫林、贾兹拉、科巴尼自治州的宪章中,将各个自治州形容为库尔德人、阿拉伯人、亚述人、阿拉米人、土库曼人、亚美尼亚人及车臣人的邦联,主张建立一个免于威权主义、军事主义、中央集权及宗教权威干预公共事务的民主社会。

罗贾瓦革命强调多元族群的民主自治行政结构,让库尔德族之外的少数族群并没有被排挤在单一民族解放的过程中。罗贾瓦革命很快获得非库尔德少数民族的支持,参 与在革命各个层次上的组织中。罗贾瓦地区的行政治理机构中,都有各个族群的代表。罗贾瓦自治政权也跟其他非库尔德武装建立政治上及军事上的合作关系。

建立各族群团结的努力,在阿拉伯人社群中存有一定阻力,因为罗贾瓦内的阿拉伯人为主地区,都是阿萨德政权及之前叙利亚政府过去半个世纪来在当地进行种族清洗 及大量迁入阿拉伯人政策所打造出来的产物,而叙利亚政府和阿拉伯人为主的反对派,尝试在阿拉伯人之间制造恐惧,渲染说罗贾瓦库尔德人驱逐当地阿拉伯人。伊 拉克北部亲美的库尔德地区政府,之前曾极力驱逐当地阿拉伯人,所以这种恐惧并不是空穴来风的。无论如何,罗贾瓦的革命政治力量,仍然努力不懈地展现民主自 治的原则,阿拉伯人跟其他族群在这场革命中是平起平坐的。

事实上,罗贾瓦革命已经超越了库尔德民族解放斗争的最初目标,更进一步追求真正自由平等的人类社会解放。

12162.7

险峻的威胁与挑战

罗贾瓦革命,所面对的威胁和挑战是极巨大的。除了叙利亚政府军、叙利亚反对派中的保守势力,以及恶名昭彰的ISIS,另一个主要威胁是与这片土地接壤的土耳其。

土 耳其政府并不介意其毗邻出现一个独立的库尔德国家,土耳其政府跟位于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地区政府关系相当密切。但是,土耳其政府却不能容忍一个主张多元族 群、宗教包容、社会主义、女性主义的国家成为其邻居,尤其还要是跟土耳其境内民族解放运动及左翼政治力量维持密切关系的新型国家,对土耳其统治集团来说根 本就是个恶梦。

因此,当罗贾瓦革命爆发后,土耳其政府就暗中支持跟基地组织有关联的原教旨主义武装力量——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及其它圣战组织,向罗贾瓦发动武装袭击。不过,人民保卫军和女子保卫军可不是好惹,很快就挫败了这些极端主义武装力量。

土 耳其政府过后转向暗地里支持后来“平地一声雷”震惊全球的ISIS极端主义武装,让ISIS于2014年7月取道土耳其国境向科巴尼发动攻势。装备简陋的 人民保卫军面对拥有坦克和大炮的ISIS武装,初时处于劣势,战情曾一度告急。后来美国介入科巴尼攻防战,名义上是要打击恐怖主义武装,但是美国政府一直 都不愿直接支持人民保卫军和女子保卫军。人民保卫军曾向西方政府提出两项要求:一是施压北约成员国土耳其终止对ISIS的支持,另一是要求提供重型火炮武 器及夜视装备。但是,西方政府并不理会库尔德左翼武装的请求。美军后来展开空袭,为科巴尼“解围”,但是西方势力却不让其他地区的人民保卫军向科巴尼增 援,反而派出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政府的武装部队及叙利亚自由军(FSA)前往科巴尼。结果,由西方势力派到科巴尼的叙利亚自由军碌碌无为,反而是自发前 往增援的叙利亚自由军通过跟人民保卫军和女子保卫军的结盟,组成“幼发拉底火山”(Burkān al-Furāt)军事联盟,最后于2015年3月将ISIS武装击溃。

库尔德左翼武装跟其盟军最终不仅为科巴尼解围,而且还取得军事上 进一步的胜利。人民保卫军及幼发拉底火山武装于2015年6月攻克叙利亚北部边境城镇泰勒艾卜耶德(Tell Abyad),成功将科巴尼和贾兹拉两个原本分隔的罗贾瓦自治州连接起来,并切断了ISIS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的重要补给线。库尔德左翼解放武装,是目 前在对抗ISIS的武装斗争中最成功的民兵组织。

几乎在库尔德左翼武装在罗贾瓦取得军事突破的同时,土耳其国内亲库尔德人左翼政党人民民主党(HDP)于2015年6月的全国大选中取得重大突破,成为土耳其议会第四大党,还否决了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单独执政的多数席,让土耳其统治集团感到极度不安。

2015 年6月尾,ISIS武装又“莫名其妙”得以从土耳其国境方向进入科巴尼发动恐怖攻势。2015年7月,土耳其政府名义上正式加入打击ISIS的军事行动, 但是土耳其政府却同时轰炸在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目标。美国政府跟其北约盟友土耳其极力主张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设立“安全区”,允许土耳其军队及得 到美国空援的代理军队进驻,尽管名义上是要打击ISIS,但其背后目的也有可能是要打击罗贾瓦革命。

罗贾瓦革命在叙利亚天昏地暗的乱局中,犹如一盏明灯,照亮了一条出路——不仅仅是属于库尔德人,但也属于叙利亚甚至是中东地区的民主解放出路。不过,罗贾瓦革命所面对的挑战,是极为险峻的。罗贾瓦需要世界各地的支持,而世界也需要罗贾瓦!

12162.8

  • 原网站:安那琪的文字乌托邦2.0
  • 网址链接:http://utopia-e-channel.blogspot.my/2015/10/blog-post.html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