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5年10月25日 22:07

《雅各宾》杂志采访希共中央国际关系部

12245

译者:朱剑

问:希共预计自己在即将到来的选举能获得多少支持?

:希腊共产党将真理告诉了人民,提醒人民警惕事态的发展,还预测了激进左盟执政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希共曾发出警告,激进左盟的纲领和《塞萨洛尼基计划》决定了它会做出妥协,与欧盟签署协议和新的耻辱备忘录。

虽然装点着左的口号,但激进左盟的纲领根本来讲是反人民的。如今,在激进左盟的“左翼”政府、自由主义的新民主党、社民主义的泛希社运、“中翼”河流党以及民族主义的独立希腊人党的投票支持下,通过了第三份备忘录。无可辩驳的事实表明,在欧盟和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的框架内,没有哪个政府能够推行有利于人民的政治路线。

谈判、公投和所谓的“左翼政府”并不能改变资本主义及其国际联盟(例如欧盟)的性质。一切在资本主义经济框架内运作的政府终将遵循不可改变的反人民规律:吮吸人民的鲜血来扩大资本的竞争、盈利和投资。

此外,1月大选以来的最近7个月里,希共毫不妥协地与反人民措施进行了斗争,还同时提出了符合于人民利益、唯一属于人民的发展道路。

我们与签署备忘录进行了斗争。作为欧盟和资方的策略,签署备忘录无非是要用新的资本牟利途径以及甚至更加廉价的劳动力来克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

希腊共产党是议会中唯一提出草案、要求废除备忘录及400条配套法律的党。这份草案未能得以提交议会讨论或表决。对此,激进左盟的全体议员(包括那些现在分裂出去而成立激进左盟2.0——“人民联盟”的人)都要为此负责。

一直以来,希腊共产党都沿着与欧盟、资本及其政权决裂的路线,组织起要求立即减轻人民负担、团结人民、废除反工人反人民的法律、挽回人民的损失、满足人民现时需要的斗争。

因此,总而言之,我们认为希共在9月的选举中应该得到进一步的壮大,但对此不设定任何具体的数字目标。这是因为,在资产阶级政治体制正滋生新的政党(即在政治体制更加广泛的重组)的情况下,为选举设定具体的数字目标是毫无益处的。
希共的政治目标是在一切领域(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运动中、选举中)全面地壮大自己。尤其是现在,人民已经尝试过了一切种类的资产阶级政府(社民主义、右翼、左翼)。正如我们的核心口号所言:“你已经尝试过他们……现在的出路将是,与希腊共产党团结一致,推翻体制。”

问:在工会运动中,希共在哪些部门最为强大?

答:希腊共产党与工人阶级及其工会运动有着重要的、历史性的血脉联系。共产党人有义务积极参加工会(这一义务也写进了希共的章程)。

不同于其他一些国家,希腊有着统一的工会体制,只存在两个不以政治信念为基础的总工会(一个是公共部门的,一个是私人部门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工会运动中不存在严重的思想政治对立。工人和工会运动中存在着两条互相斗争的路线。一条是“社会对话”、阶级合作的路线,也就是安抚工人阶级。这条路线由政府以及雇主统领的总工会多数派所代表。

另一方面则是阶级团结和斗争的路线——共产党人在推动这条路线方面起到了领导作用。全希腊工人斗争阵线[1]〔ΡΑΜΕ〕在最近16年里代表着这条路线。

全希工阵致力于团结工人运动和工会运动中最富生气、最富战斗性的力量。

全希工阵是全国性的组织,毫无例外地重视公、私部门的一切工作场所和生产部门。这些力量共同认同的立场是遵循一条与资本、欧盟以及政府进行斗争的路线。全希工阵反对帝国主义及其战争。

工人、雇员以及退休人员的部门工会、劳工中心(地理性的工会联盟)、数百个地方工会、当选的工会官员、工人-雇员的斗争与合作委员会都加入了全希工阵。全希工阵的活动涉及了一切产业部门:教育、建筑、交通、旅游、零售以及银行等等。

如今,全希工阵在几乎所有部门(尤其是在私营部门)都有着相当的力量。它在例如建筑业总工会(希腊最大的总工会)以及制药业、纺织业、会计、食品、印刷、造纸业总工会中占据多数,它在冶金、旅游、餐饮、航运、地方政府以及通讯行业有相当实力。
它在许多劳工中心里占据多数,并在雅典、比雷埃夫斯和塞萨洛尼基这些最大的劳工中心内表现强劲。

问:您估计希共有多少积极党员,比如干部、学生运动中的支持者等等?

答:您也可能知道,我们党有将近100年的历史,而其中大多数岁月都充斥着迫害、监禁、流放、虐待、处决。
如今希共虽然能在议会民主制的环境下运作,但我们没有忘记这也是资本专政的一种形式,它会运用各种力量和制度来压制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

因此,我们认为公布党员和干部的数量是不合适的。不过,我们能够告诉贵刊读者,在最近一次也就是2015年1月的大选中,我们党获得了33万8千张选票,得票率5.5%,有15人当选国民议会议员。在最近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我党获得了34万9千张选票,得票率6.15%,有2人当选欧洲议会议员。

至于学生运动,各个学生联合会的委员会每年都会改选。在最近几年里,希共青年组织希腊共青团支持的“全希腊学生运动联盟”〔Πανσπουδαστική Κίνηση Συνεργασίας〕在这些选举中得票稳步提升,并在今年名列第二,在大学获得了19%的选票,在技术学校得票率则为22%。

问:希共与广场运动之间关系如何?希共如何看待危机初年来势汹汹的诸多社会运动的阶级成分?

答:自命“无党派属性”的所谓“广场运动”得到了资本家拥有的资产阶级主流媒体的广泛报道。它对民主问题的关注,就像他们号称能超越阶级团结人民和模糊地反对备忘录一样,都是虚假的。

“广场运动”所谓的“政党走开”、“工会走开”,在实践上是反动的。他们自诩反对备忘录及其恐怖的措施,同时却丝毫不反对政府、欧盟以及支持这些政策的政治力量。

相反,他们试图把所有政治人物不加区分地视为“叛徒”,并将希共与资产阶级势力、阶级定向的工会与执行妥协政策的工会混为一谈。

广场运动被法西斯主义的金色黎明党(以及其他势力)利用,运动出现后金色黎明党得票的急剧飙升,都不是偶然现象。广场运动为犯罪组织金色黎明党播撒法西斯欺骗的反动种子提供了思想和政治土壤。

就社会成分而言,这场运动包括了一部分在资本主义危机中急剧破产的小资产阶级,一部分政治上落后的工人阶级和一部分流氓份子。

它也得到了一部分资产阶级的支持。资产阶级主流媒体广泛报道“广场运动”和其他类似运动(例如“土豆运动”),是为了误导劳动人民,使他们远离旨在与垄断集团、资本主义以及欧盟决裂的有组织的阶级斗争;是为了让大众阶层认识不到正在发生什么,不与那些对当前局势负责的人进行斗争,也不反对产生资本主义危机的原因;是为了掩盖希共提出的唯一有利于人民的出路:生产资料的社会化、单方面废除债务、中央计划经济、脱离欧盟和北约帝国主义联盟、人民政权。

问:金色黎明党具体是通过哪些方式利用广场运动的?是否只是利用了中产阶级的模糊立场?“模糊地反对备忘录”难道不可能意味着运动能够被争取到更加激进的路线上吗?

答:尤其重要的是理解主导着广场运动(将之称为“运动”颇为言过其实)的模糊的反备忘录口号,这些口号掩盖了备忘录是欧盟以及资本策略的一部分这一事实。金色黎明党也利用了这一点,就像我们已经提到过的那样。

广场运动得到了资产阶级主流媒体的支持和报道,是为了反对有组织的、阶级定向的工会运动。

对于一部分人民而言,参加广场运动不仅没有加深对于资本主义危机的原因的认识,而且还使他们变得更加糊涂,从而被像金色黎明党这样的政治力量所利用。对于一切组织(无论是政治组织还是工会)的普遍拒斥显然不利于参与这些广场游行的人民群众,也不会使他们被争取到更加激进的道路上去。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同时见证了工人运动和人民运动的许多重大活动,比如大罢工、占领街道和政府大楼等等。可是希腊国内外主流媒体坚持报道根本不危害体制的“广场运动”,罔顾这样的事实:全希工阵和其他人民联盟组织动员的人民比参加广场运动的人多许多倍。

问:希共与同时大量出现的团结网络,是否有着更好的关系,还是说有着与广场运动类似的态度?

答:希腊的共产党人积极参与了工会和人民委员会的各种团结活动。几乎在每个社区和工作场所都存在的工会以及人民委员会,它们以实际行动支持那些有实际需要的人,帮助工人自力更生。人民委员会帮助了那些无法交电费或者被切断电力供应的人。它们组织起干涉活动,以使电力重新接入这些家庭,并取得了重大胜利。

工会和人民委员会收集并将继续收集和发放食品与药品。另一个例子是阿斯普罗皮戈斯的钢铁工人持续九个月罢工期间的团结组织。许多劳工中心和人民委员会建立了免费夜校,以帮助失业人员的子女完成学业。他们还进行干涉活动,以使医院管理方同意给那些无法承担医疗费用的人做手术或进行医疗检查等等。

与此同时,我们反对用以“替代”理应由国家负担的公共免费医疗福利体制的制度。例如,负责对一部分病人进行(即便是非常基本的)医疗检查的公共医疗机构关门了,由地方政府和私人公司以及NGO管理的项目却在原址开张。我们反对这种趋势。

不幸的是,激进左盟(尤其是在地方)反对人民运动对公共免费社会服务的要求,令人不可接受地起到了“特洛伊木马”的作用。

问:希共是如何看待它1989年的入阁经历?为什么那时希共加入了与新民主党组建的资产阶级联合政府?迄今为止,希共对此的看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答:希共从1989-90年连续两次参与组建政府(首先和自由主义的新民主党,后来又和社民主义的泛希社运)中得出了经验教训。
它之所以参加这两届政府是由于非常具体的原因。在当时,选后没有哪个政党能够组成多数派政府,而如果再次举行大选的话,根据起诉书,当时前希腊总理[2]和泛希社运其他领导人卷入其中的一桩政治经济丑闻就会超出诉讼时效期。

我们党为两次入阁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虽然由于这两届政府都是选前的临时政府,因而加入它们不一定需要进行有害的妥协。除此之外,一部分人民在社民党人的诱导下,指责希共执行了一条不光彩的联盟政策。

当时我们在选票方面确实遭受了损失,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对于希共参加这两届政府,有两方面甚至更具破坏性:1)在党内机会主义重新抬头的时期,加强了这样的看法,即党不应该参加资产阶级政府不是原则问题;2)更糟糕的地方在于强化了这样的看法,在资产阶级政治体制面临困境的危机时刻,希共应该丢掉自己的策略,转而按照所谓最低纲领理论(实际上就是不与资产阶级政治制度决裂,反而让体制重组自己的力量)支持组建政府。

在最近的2012年中期,希共面临了巨大的、要求它与在议会中突然壮大的机会主义力量组建“左翼”政府的压力。而这支机会主义力量之所以能够在议会中突然壮大,是由于希腊和欧元区爆发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所导致的贫困使得社民主义走向崩溃。

一方面是人民的强烈不满,另一方面则是很大一部分社民党领袖及其组织的选民转而投票给机会主义力量。这两方面的结合导致了机会主义在议会中的突然壮大。

一部分资产阶级参与了围绕着机会主义(激进左盟)的力量转换。他们认为,需要建立新的社民主义核心,以避免工人和人民群众的真正激进化。

针对于此,希共认为,激进左盟政府将服务于欧盟、北约以及最终来讲大资本的需要(这已然发生了)。由于拒绝支持和参加这样的政府,我们在大选中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一部分我们的选民转向机会主义党,因为他们期盼一种更加便捷的政治解药。他们决定试一下“首届左翼”政府。这个政府诱人的口号结果只是吹出的牛皮。

实践表明,激进左盟“左翼”政府与它的“爱国主义”同伴——民族主义的独立希腊人党——狼狈为奸,不仅拒绝废除先前的反人民措施,而且还让人民又负担起新的、第三份备忘录。

此外,它还证明自己是帝国主义分子、美国、北约以及欧盟的忠实盟友。它甚至建议美国和北约在爱琴海(卡尔帕索斯岛)建立新的军事基地,这是过去连右翼政府都由于畏惧人民的强烈抗议而不敢做的事。

尽管如此,从激进左盟中分裂而出、以“人民联盟”的名称变身激进左盟2.0的“左翼平台”却没有进行任何实质性的反对。相反,它的那些担任部长职务(能源部长、国防副部长等等)的领袖们支持实行新旧反人民措施,支持进一步地将希腊绑上美国-北约的战车。

总而言之,在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的、以选票为基础的政府绝不会使工人阶级和其他大众阶层获益,这一点变得越来越明显。

资本家绝不会允许为了工人而损害他们的利润,尤其是在资本主义制度面临困境、它无法像过去一样扩大资本主义再生产的时候。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共产党人必须始终如一地在议会内外担当工人/人民反对派,以壮大阶级斗争,动员工人和人民力量推翻体制。也就是说,他们决不能支持任何进行资产阶级管理的政府。

只要掌管人民和希腊命运的政府仍然陷于欧盟和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它已处于最后的、日益腐朽的阶段)的枷锁,我们就将不断面对新的反人民政府(无论他们打着“左翼”还是“右翼”的标签)。

人民必须从一切反人民的政府及其政策中解放出来,将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们正在为更高级的经济社会组织形式(社会所有制、中央计划经济、工人掌权)而斗争。当然,那时希共将领导着希腊政府。

问:希共是如何看待欧元区的?希共是否愿意甚至仅仅为了希腊能够更好地进行更加激进的社会主义变革而支持与欧元决裂?

答:希共的政治纲领以马列主义的科学世界观为基础,是始终一贯的,并且有着充分的根据。我们正在为一个脱离欧盟和北约的工人-人民政权而斗争。这个政权通过社会化使生产资料成为人民的财产,并通过经济有计划地运行来满足人民当前的需求(而非资本的利润)。它将使用自己的人民货币,而非欧元。

不过,这完全不同于与希腊以及欧盟国家(甚至德国)的一部分资产阶级所提出的东西。这部分资产阶级公开谈论希腊以及其他一些国家脱离欧元区、重启本国货币的可能。

对如今的工人和其他大众阶层来讲,一个重启本国货币的资本主义希腊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人民陷于贫困,生活水平急剧恶化。谁会从中获益呢?就像现在通过使用欧元一样,仍然是一部分资产阶级(比如说,或者是那些将存款转移国外的资产阶级,或者是那些认为通过回归本国货币能够恢复利润率的资产阶级)获益。

因此,这是一种错误的两难选项。他们利用“要么欧元要么德拉克马[3]”的两难选项来为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开脱。无论使用欧元还是德拉克马,资本主义发展道路都会给大多数人带来危机、失业和贫穷,而只给少数人带来财富和特权。

朔伊布勒、勒庞、索罗斯、英国的反欧元派以及欧洲各种法西斯分子(例如我国的金色黎明党)所期盼的重启德拉克马不会使人民得到解脱。人民将继续牺牲自己的需求,来换取垄断集团的竞争力。而垄断集团也将继续掌握着经济命脉。

问题并不在于一个拥有本国货币(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其他地区)或者加入其他联盟的资本主义国家。在一切资本主义国家中(无论是在欧元区内还是外),人民的权益都在遭受攻击,资本主义危机正在肆虐。

那些期盼重启本国货币的人和那些效忠欧元区的人的区别在于,前者号召人民使用国内外都贬值了的货币,牺牲自己来实现资本主义的复苏,而后者(包括迄今为止的所有希腊政府)则利用各种措施以使货币在国内贬值(正因此,他们需要欧元区框架内的备忘录)。

这也适用于激进左盟2.0版“人民联盟”。他们和其他势力一样,捍卫资本主义所有权和政权。他们坦承自己希望恢复本国货币以实现反人民的资本主义发展。

当然,在我国还有其他一些左翼小团体(比如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4])。它们要求退出欧元区,同时辅以各种凯恩斯主义的管理措施,以作为实现激进社会主义变革的“台阶”。

不过,让我们扪心自问,让自己与一种资产阶级选项、一种与货币和资本主义管理措施相关的资产阶级选项站在一边,我们能促进激进的社会变革吗?在我们看来,答案是“不能”。 没有哪一种资产阶级管理模式能够防止资本主义危机的爆发,也没有哪一种资产阶级管理模式能够废除资本主义剥削。

单纯通过改变货币或资本主义管理模式(无论是默克尔的模式还是奥巴马的)是无法消灭资本主义野蛮状态的。
只有贯彻与欧盟、资本及其政权决裂的路线,工人运动才能够得以反击。这就要求战胜那些混淆视听、使人民和工人阶级认识不到自己真正的敌人的欧元旗手和德拉马克旗手。

问:希共和欧洲大陆其他“正统”共产党之间关系如何?尤其是葡萄牙共产党,与希共对待人民联盟的态度相比,它似乎更愿意与左翼集团[5]合作共事。

答:希共与多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保持着联系。希共也将一如既往地为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这一会议始于雅典并且多次由我党主办)做出自己的贡献。

希腊共产党支持国际会议决定的各国共产党的共同行动,也同样支持提供与会各党活动和立场信息的Solidnet网站。

此外,我们党也在地区层面——巴尔干地区、地中海东部、欧洲——发起了许多倡议。“共产党和工人党研究处理欧洲事务以及协调行动倡议”[6]就是由我党发起建立的。

欧洲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参加了这一倡议。此外,我们的理论刊物《共产主义评论》和其他十国共产党的理论刊物一道共同出版发行了《国际共产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Communist Review〕。

当然,单凭所有这些倡议,无法克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严重的思想和政治分歧。毋庸讳言,这些分歧导致了一场严重的思想-政治危机。

在我们看来,只有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研究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以及整个共产主义运动的成就,同时从这一历史经验中得出有益的结论,才能克服这场危机。这就需要积极捍卫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科学规律,积极捍卫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现在需要建立一个捍卫马列主义和革命策略的各国共产党的核心。当然,这并不排除我党在诸如反对北约、帝国主义列强、反共主义的斗争以及团结问题等等上和其他与我们存在着严重思想政治分歧的共产党合作。

问:希共是否认为希腊资产阶级当中存在着进步成分?

答:许多国家的共产党(我们党也不例外)曾执行过这样一种联盟策略:将一部分资产阶级定性为“具有民族意识的/爱国的”从而之结盟,并与所谓的“卖国贼”(“买办”)保持距离。

它们有时认为资产阶级存在“垄断”和“非垄断”之分,并且寻求与后者结盟。我们在党的18大上指出,这种区分是错误的、毫无根据的。

当然,资产阶级内部存在差异,并常常为着资本主义制度的管理模式、财政政策、国际联盟等等爆发激烈的冲突。不过,资产阶级内部的这些差异与工人阶级毫无关系。

我们认为,掠夺弱国或者放弃主权的政治路线不是由一部分资产阶级在政治上不道德或者奴颜婢膝、软弱无能所导致的。

它是各国在国际资本主义市场中的地位,在国际帝国主义体系内的经济、政治以及军事地位的产物。

它还与不平等的相互依赖关系以及不平衡的资本主义发展(这些都是帝国主义体系的特征)息息相关。因此,一部分资产阶级虽然觉得没有被它更强大的盟友平等相待,但却明白事情只能如此。因为与强大的盟友结盟至少能够保证,在面对本国日益严峻的阶级斗争时,自己能够获得更加强大的政治保护。

此外,要让资产阶级或某部分资产阶级为了人民的利益而捍卫主权,这是不可能的。只有为着自身的利益,资产阶级才会这么做。如果有必要,资产阶级会放弃某些特殊利益,以尽量长地维护自己的政权。

总而言之,资产阶级的历史贡献属于过去的几个世纪。像某些人那样,试图在资产阶级内部找寻“进步”成分,这是徒劳无益的。如今的资产阶级是百分之百的寄生阶级,它的政权是危机和战争的源头。

我们当前生活的时代包含着资本主义过渡于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因为社会主义的生产和社会组织的物质前提已经成熟。几十年前的反革命事件[7]改变不了这一点。我们的世纪将是新一批社会革命的世纪。

问:希共的“最低纲领”是什么?也就是说希共参加泛左翼联合政府的最低条件是什么?

答:1996年(15大)以来,希共放弃了走向社会主义的“阶段”论。而这一理论常常伴随着与之相似的最低纲领。

我们认为,在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决不能容忍这样的观点,即以所谓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过渡阶段的形式,使工人阶级陷于管理资产阶级制度。

也不能容忍这样的政治立场:鼓吹支持或者参加各色管理资本主义制度的政府,无论这种政府打着“左翼”还是“进步”的标签。要么资产阶级掌权,要么工人阶级掌权。生产资料要么为社会所有,要么为资本家所有。

资本主义制度框架下的出路(无论主观动机如何)都不会导致社会主义,而只会通过在工人当中散布幻想使得资本主义能够假以时日、苟延残喘。

19大最近通过的希共纲领认为:

“当工人阶级同自己的盟友一道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并进一步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时,希腊人民将从资本主义剥削和帝国主义联盟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希共的战略目标是为了作为共产主义社会不成熟阶段的社会主义的建设而建立工人阶级革命政权和无产阶级专政。
“希腊的革命性变革将是社会主义的。”

它还指出:

“社会主义革命的动力是工人阶级(它将起领导作用)、半无产阶级、被压迫的大众阶层(城市自雇者和贫农)。他们由于受到垄断集团的迫害,都有着废除资本主义所有制、推翻资产阶级政权以及建立新型生产关系的利益诉求。”

基于以上这些,希共明确反对“左翼联盟”的政治路线,并且没有对所谓“左翼”政府的议会制幻想。

历史教导我们,改良逻辑、拒斥革命路线、拒斥社会主义革命意味着痛苦地背离、否定共产党的本质特征。

因此,希共工作的方向是,为社会主义革命前景做好主观方面的准备,虽然在某些时期,社会主义革命是由客观条件以及革命形势所决定的。

在今天革命形势尚未形成的情况下,我们党首要的工作是重组工人运动,以使之符合阶级斗争的要求。这样一来,工人阶级便能够起到社会的领导阶级、推动革命性变革的作用。

重组工人运动意味建立这样一种强大的群众性工会:它们以工人、青年劳动者、妇女、移民为基础,通过集体参与和执行决策而在阶级方向上进行斗争。

工人运动重组的基本特征是,全希工阵这一阶级定向组织在工人运动中的壮大,而改良主义、机会主义、雇主和政府主导的工联主义、社会合作则在力量对比中的衰落。

这就需要在具有战略意义的工厂和企业中建立强有力的党组织。

工人运动必须以富有战斗性的、有组织的方式进行斗争,并要以工人阶级的当下需求为标准来处理他们面对的一切问题。工人运动的方向应该是反对资本势力、推翻资产阶级剥削制度、实现高层次的阶级团结。

先进的工人阶级必须领导建立人民联盟,这一联盟将组织起回击野蛮的反工人、反人民措施的斗争,组织起人民的反击。

人民联盟代表着工人阶级、半无产者、自雇者和贫农、贫苦大众阶层的青年和妇女的利益,进行着反对垄断集团和资本主义所有制、反对希腊加入帝国主义联盟的斗争。人民联盟是一个社会联盟,并以运动的形式、以决裂和推翻的路线为指导进行斗争。

如今,工人运动中“全希工阵”这一阶级定向组织的共同斗争,贫农中“全希腊农民战斗联盟”[8]的斗争,自雇者中“全国专家-手工业者-商人反垄断联盟”[9]的斗争,学生中“学生斗争阵线”[10]的斗争,妇女当中“希腊妇女联盟”[11]的斗争,都为建立这一联盟奠定了基础。

人民联盟为工资,退休金,免费的公共医保、福利、教育体系,以及工人和人民面临的一切问题而斗争。

人民联盟认为,要争取以有利于人民的方式摆脱危机,就必然要进行争取脱离欧盟、单方面废除公共债务的斗争。

争取脱离欧盟的斗争,与反对垄断政权的斗争以及工人阶级及其盟友争取工人阶级-人民政权的斗争息息相关。

人民联盟支持对集中的生产资料进行社会化、中央计划经济、工人掌控社会。

将工人阶级的大多数和主要大众阶层争取到希共这边来将历经不同的阶段。工人运动、城市自雇者和农民的运动以及他们结成的反垄断反资本主义联盟(人民联盟),在革命形势尚未形成时,与希共的先锋行动一道,成为在革命形势形成时产生工人和人民的革命阵线的雏形。

在革命形势下,工人和人民的革命阵线将尽己所能,成为人民起义反对资本主义政权的中心。

它必须遍及基层地区,尤其是工业-贸易-交通中心,通讯和能源中心,以全面瘫痪资本产阶级政权,推翻资产阶级专政。这样一来,人民创造的革命机构才能生根发芽、成长壮大。这些革命机构将负责重新组织社会,并在生产单位、社会服务单位、管理机构、生产者合作组织的基础上建立工人阶级的革命政权。

希共的纲领认为,人民政权必须对垄断集团实行社会化、脱离欧盟,并单方面废除债务。

对人民来讲,这是唯一现实和有希望的方案。它将彻底中止备忘录,以及为了满足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的需要而强迫人民做出的牺牲。

这一纲领的实现有赖于人民的意愿。只有人民与希共携手并进,才能与欧盟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内外资本决裂。

这条唯一正确的替代出路能够为着人民利益而利用并进一步发展希腊的生产力。希腊有能力(工农业产品、矿产资源、专业的劳动力以及科学家)生产人民需要的大多数产品,并在此基础上和其他国家发展双边互惠关系。因为附属于资本主义利润、不平衡的资本主义发展以及对欧盟的忠诚,这种能力要么受到束缚要么被错误地利用,有时还遭到破坏。

为了运用这种能力,就需要将它从资本主义所有制和政权的枷锁中解放出来。只有这样,才能够使全体人民有着持久和稳定的工作,才能够提供完全公共和免费的教育、医疗以及福利服务。

也唯有如此,才能使希腊不再冒险参与北约、美国以及欧盟的反人民军事计划,才能使我们摆脱为着争夺石油以及天然气运输通道(这些通道常常充满了人民的鲜血)而争斗的帝国主义分子内部的重重矛盾。

这样一条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道路不会像一切捍卫资本主义的政党所宣称的那样,是孤立无援的。它会得到其他国家人民的斗争和团结行动、沿着同一条道路前行的运动和国家的支持。

如今,组织和重组工人运动以及壮大人民联盟出现了更好的前景。当前希腊和国际上消极的力量对比中已经出现了裂缝。
现在需要的是,人民运用自己的经验来壮大他们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

因此,这里有一条道路,它能够实现我们的纲领,并在当前社会能力的基础上使工人阶级过上理所应当的好日子。这条道路要求形成强大的人民社会联盟,以反击新的反人民措施,并且与垄断集团和资本主义斗争。

这一联盟在当前的形成和壮大能够改变消极的力量对比,加强工人阶级和其他大众阶层的组织、战斗力和战斗性,并能够反击投降妥协和宿命论,使人民摆脱资本主义野蛮状态的新旧管理者。

为此,就需要在议会,(根本来讲)在工作场所、大工厂、群众社区、乡村和青年中使希共变得更加强大。

希共是唯一能够在无论希腊是否留在欧元区、是使用欧元还是本国货币的情况下,都支持人民进行反对贫苦、失业以及生活水准下降的斗争的力量。

希共是唯一为着与资本主义剥削和政权决裂而斗争的力量。它能够领导人民建立真正不同的、更高级的社会以及经济组织形式。
这就需要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制、中央计划经济,工人政权。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摆脱市场和资本的控制、单方面全面废除债务、脱离欧盟的枷锁。

注释
[1] 全希腊工人斗争阵线〔Πανεργατικό Αγωνιστικό Μέτωπο-ΠΑΜΕ/ΡΑΜΕ〕,希共下属的工人组织。
[2] 指安德烈亚斯·帕潘德里欧。
[3] 德拉马克系希腊加入欧元区前使用的货币。
[4] 资本主义左翼阵线〔Αντικαπιταλιστική Αριστερή Συνεργασία για την Ανατροπή-ΑΝΤ.ΑΡ.ΣΥ.Α/Antarsya〕,希腊托派组织。
[5] 左翼集团〔Bloco de Esquerda/Left Bloc〕,葡萄牙一泛左政治联盟,其中包括托派和毛派,政治理念和组织状况与激进左盟类似。
[6] 共产党和工人党研究处理欧洲事务以及协调行动倡议〔Initiative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 in Order to Study and Elaborate European Issues and to Coordinate Their Activity〕,为希共近年建立的与自己理念相近的欧洲共产党组织。
[7] 即苏东剧变。
[8] 全希腊农民战斗联盟〔Παναγροτική Αγωνιστική Συσπείρωση-ΠΑΣΥ/PASY〕,希共下属的农民组织。
[9] 全国专家-手工业者-商人反垄断联盟〔ΠΑΝΕΛΛΑΔΙΚΗ ΑΝΤΙΜΟΝΟΠΩΛΙΑΚΗ ΣΥΣΠΕΙΡΩΣΗ ΕΠΑΓΓΕΛΜΑΤΙΩΝ – ΒΙΟΤΕΧΝΩΝ – ΕΜΠΟΡΩΝ-Π.Α.Σ.ΕΒΕ/ PASEVE〕,希共下属的自雇者组织。
[10] 学生斗争阵线〔Μέτωπο Αγώνα Σπουδαστών-ΜΑΣ/MAS〕,希共下属的学生组织,成立于2009年11月。
[11] 希腊妇女联盟〔ΟΜΟΣΠΟΝΔΙΑ ΓΥΝΑΙΚΩΝ ΕΛΛΑΔΑΣ-ΟΓΕ/OGE〕,希共下属的妇女组织,成立于1976年6月20日。

  • 原文标题:Interview of 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Section of the CC published in the Jacobin magazine
  • 原文链接:http://inter.kke.gr/en/articles/Interview-of-the-International-Relations-Section-of-the-CC-published-in-the-Jacobin-magazine/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