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视野 2015年11月20日 20:50

访谈|科克肖特:经济物理学和社会主义

黑夜里的牛 译

保罗·科克肖特(Paul Cockshott)是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的准教授、计算机专家。他们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数组编译器(array compilers)、经济物理学(econophysics )和可计算性(computability)的物理基础等。他撰写了一系列书籍,其中包括《走向新社会主义》(Towards a New Socialism )和最近的《经典经济物理学》(Classical Econophysics)一书。

本访谈最初发表于矛盾的精神Spirit of Contradiction)网站。
采访者的问题为粗体。

问:你最近在研究经济学力学。你可以简单介绍一些什么是经济物理学,以及它如何与社会主义者相关吗?

答:我明白,它可能看起来有点晦涩。但是你得知道,马克思说过他打算发现资本主义运行的规律——这是一个深受物理学影响的观点。什么是经济物理学?物理学发展了一套研究高自由度系统的概念装置。经济物理学主要讨论的就是用这一套概念装置来理解经济现象的尝试。因此,经济物理学大量借用统计力学(statistical mechanics)中发展起来的理念。

经济物理学有两个主要的来源。数学家Farjoun 和Machover (他们在1983年出版了《混沌规律:政治经济学的概率论方法》<Laws of Chaos, A Probabilistic Approach to Political Economy>一书,将统计力学的方法引入到经济学研究中。该书得出了价格和劳动量的关系、利润率分布和劳动生产率提高的趋势都服从概率规律的结论。反对一般利润率的假定,认为《资本论》第一卷的劳动价值论更符合经济现实,从而<用作者的话说>“消解”了马克思的转型问题。这本书被认为是经济物理学的开端。——译者注)把资本主义经济作为一个混沌系统进行研究,基于统计力学,将价格的出现归结于劳动价值。最近,有许多物理学毕业生进入金融部门工作。他们把自己的概念背景应用于金融业的经济问题。(物理学家到华尔街工作早已不是新闻,中文媒体也有报道。可参考:《美股评论:物理学家比经济学家靠谱》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20130711/221616095873.shtml ——译者注)

12337.1

由于后一种工作主要由雇主们付酬,所以倾向于聚焦金融市场,但是它创造了一个机会。以数学和物理学为主要学科背景的人,已经开始不带预先形成的意识形态来审视经济。如果他们获得了经济学学位,就可能会有这种先入为主的意识形态。相比经济学家而言,这就生产了更多以经验为依据,更少基于意识形态的研究。

经济物理学与社会主义者的相关之处在于,你可以使用这些方法来分析资本主义,理解为什么劳动价值论站得住脚,以及为什么收入分布变得如此扭曲。

问:你可以简单描述下你认为在这个领域中已经发现的重要结果吗?

答:我觉得,重要的研究结果是:

1,劳动价值论基本上是准确的。

2,任何市场制度都有一个非常不均匀的收入分布——甚至工人持股企业的制度下,也是如此。

3,然而,相对于如上考察所预期的结果,现存的制度收入分布更加不均匀(美国马里兰大学物理学教授Victor Yakovenko在一次访谈中解释了为什么现实的资本主义制度收入分布更不均匀: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O2CXHTZxCAY)。

12337.2

问:利润率下降趋势是一个追溯到亚当斯密的想法。你可以快速介绍一下吗?

答:是的。斯密最早注意到利润率具有下降的趋势。他将其归结为资本家们挤进某个行业,从而导致价格降低。马克思则认为,这不是影响某个行业,而是影响整个经济的趋势。他谈到他称为“绝对过度积累(absolute overaccumulation)”的现象。当资本存量的增长比劳动力增长快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现象。

他认为,这一现象一定会倾向于推动利润下降。理由两个。首先,它造成了对工人的争夺,使得工资上涨;其次,由于劳动是利润的来源,如果工资对劳动的比例提高,那么每投资一英镑资本所能得到的利润就一定会减少。

这对于发达国家很重要,因为它们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很低。这就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利润率倾向于降到很低的水平。就像我们在日本看到的那样。

问:你觉得利润率下降趋势与欧洲当前的危机有何种关系?

答:与其说它是危机的直接原因,不如说是背景原因。说它是背景原因,是因为相比当前的危机而言,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的危机更直接地是由于利润率下降趋势。积累率的降低使得九十年代出现的部分复苏成为可能。这就意味着,资本存量的实际价值增长得更慢了,实际上相对于劳动人口来说下降了。然而,副作用是利润不在作为实际资本进行积累,而是投资到金融系统,转变为对国家和消费者的债务。2008年后这些借款人的信用价值的耗尽,意味着利润既没有被借出去,也没有被投资到生产性领域,这造成了衰退。

问:在未来的十年里,这对社会主义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答:嗯,我认为,这里重要的考虑因素是中国的利润率下降。向中国的工作输出一直是顶在这里工会头上一把枪。中国利润率的下降会减弱这种威胁。更普遍而言,这意味着八十年代出现的积累的矛盾的解决办法,正在耗尽自身。而且,基于老的新自由主义原则来重启欧洲经济,也是非常困难的了。

这样的重组危机为进步政治创造了潜在的空间,如果劳工运动有一个替代性经济战略的话。

问:我们知道,安德鲁·克莱曼( Andrew Kliman美国佩斯大学戴森艺术与科学学院教授,是左翼经济学家、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及分期单一系统解释<Temporal single-system interpretation,TSSI>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2012年,克莱曼出版了研究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之后的大衰退的《大失败:资本主义生产大衰退的根本原因》一书,全面阐释了当前的危机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译者注)对利润率下降趋势以及对这一过程的抵消因素提出了一些观点。具体来说,资本的毁灭(通过物理的破坏或者陈旧过时而被淘汰)或者生产资本中用于生产资本自身的量的减少造成的资本价值的降低,可以保持住资本的有机构成。

答:科技进步往往会通过加速过时资本存量的折旧降低资本劳动比。我倾向于同意这一点。不过,要把收益率恢复到更高的比如说1960年代的水平,需要劳动生产率前所未有的增长,而这是不太可能的。

12337.3

问:自动化不是一个新现象。不过,考虑到越来越多以前是人干的活现在都被机器干了,自动化不断增长的应用范围似乎使得实现充分就业变得不太可能。你认为这只是一个暂时现象,就跟18世纪晚期引入动力织机时一样吗?你认为当前的自动化会造成新的重要问题,或者能够提供阶级斗争中新的机会?

答:我认为把失业归结于自动化是一个错误。自动化已经进行两百年了。它导致劳动从一个领域切换到另一个领域,而不是减少雇佣的总体水平。就业的下降总是总需求不足的直接结果,而这又反过来被经济中的收入分配以及利润率,而不是被自动化水平所决定。

问:你如何看待最低基本收入提案,考虑到生产足够多的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量在减少,以及出于环境方面的原因不管怎样都得降低经济增长率。

答:我倾向于反对这些提议。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这意味着对低工资被雇佣者提供补贴,而这个补贴是从其他工人通过税收支付的。相反,劳工运动应该要求实现他们的劳动所创造的全部价值。

问:苏联有相当大比例的人口参与到计划工作,但是他们应付的是一个不太先进的经济,产品比我们现在少得多。你认为我们可以对与现存的商品组合同样多样化的经济进行计划吗?

答:我认为真实情况不是这样。我知道的是,苏联国家计划委员会(GOSPLAN)只有区区几千人。而且,我们现在有了好得多的信息技术,所以我不认为计划体制所需要的劳动会是一个问题。

问:苏联在质量控制方面存在严重问题。由于投入品的质量低劣,有时候工业部门会自己再生产投入品,或者为了完成计划任务,找一些能办事的人非法地寻求供货来源。资本主义有时候会通过生产商之间的竞争来解决这一问题。生产商可以从许多可选的来源获取零件。虽然有时候资本主义在这方面也会有严重的失败,但是一般说来,不会是如此系统性的问题。

如果生产者不能独立地寻求产品供货来源,我们如何确保一个可以应付质量控制的问题的更合理的计划体制。

答:我认为,采取更加实时的计划体制能够部分地解决这个问题。这样的话,生产单元就能够更频繁地基于新的投入品来注册新的生产计划,效果与切换供货商差不多。另一方面,经济以接近完全产能运转会造成一些影响。即使采用新的计划体制,也很难减弱这种问题。

问:替代性经济方案已经有好几个了。其中包括参与型经济Parecon:Hahnel 和 Albert出版的著作《Parecon: Life After Capitalism》一书中提出的经济方案——译者注),荷兰国际共产主义团体(GIK, Group of International Communists of Holland。该组织在1930出版的《共产主义生产和分配的基本原则》(Fundamental Principles of Communist Production and Distribution)一书是第一本根据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来勾画社会主义经济蓝图的著作——译者注),你在《走向新社会主义》(Towards A New Socialism,少年中国评论网站有该书中文版连载——译者注)一书中提出的方案,还有包容性民主(Inclusive Democracy,希腊经济学家Takis Fotopoulos提出的经济方案——译者注),以及其他许多方案。无论这些方案如何可取,都存在难以付诸实施的问题。你怎样想象我们实际实施这些制度?

12337.4

答:困难有两种:1.政治的,2.组织的。第一个困难更重要。有了政治意愿,组织问题都可以解决。人们可以在尝试组织经济的过程中根据经验修改推荐的经济模型,直到他们找到一个在特定的情况下能够实现的版本。

问:你认为某种形式的互助主义(mutualism),把合作社合在一起,建立某种与资本主义共存的计划形式,可以作为过渡形式吗?

答:可以。但是只有当立法支持把大部分经济都转换到合作的基础上,而不顾当前股东意愿的情况下才行。

问:目前,迈克尔·海因里希(Michael Heinrich,他是德国《社会科学批评杂志》的主编——译者注)和其他价值理论家在社会主义者圈子里很受欢迎。你如何看待海因里希提出的价值理论(value theory)?

12337.5

答:比起海因里希,我对英国和美国的价值形式理论家更熟悉。但是我感觉到,价值形式理论对当代经济学让步太多,而且在价值创造的问题上,赋予市场过多的力量,这是不符合实际的。我对他们的方法感到不快的地方在于,他们给社会必要劳动赋予了太多意义,以至于如果使用他们的说法,就会使得劳动价值论变成非科学的东西。

通过与他们的讨论,在我看来,他们认为商品在某个给定价格的销售建立起了物化在其中的劳动的社会必要性。但是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就没有检验善品价格是否决定于其中的劳动量的独立的办法。他们最终得到了这样一个理论,是价格决定了他们当做是劳动内容的东西。与其说这是劳动价值论,不如说是劳动价格论。科学的因果论要起作用,如果我们说A导致B,那么A和B必须能够独立地测度。如果你只能通过测度B来测度A,那么甚至A存在的推断都变成不必要的,这当然是萨缪尔森反对劳动价值论的理由。

经济物理学的方法是,A(劳动量)和B(产出销售的货币流)都可以采用实证方法测度,而且我们能够说明,A的变动导致了B的变动。

问:麻省理工学院的Jonathan Gruber教授最近在一个在线微观经济学课程里说,经济学基本上是一个右派科学我们的模型永远假定市场最了解情况,而且会一直被灌输这种基本立场。你认为经济学的确像Gruber说的那样有偏见吗?

答:是的。

问:你认为,就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而言,社会主义者应该关注哪些重要的领域?

答:我认为,要取得进展,你必须永远面对针对正在实际上发生的实际现象提出因果模型。理论发展必须来自于与实际现象的遭遇。你必须审视当前所发生的事情,尽力用你当前的概念装置对其建模。经常会发现你不能。这时候,你就需要发展理论,但只有在面对经验事实的情况下,你才能发展。为了发展理论,你必须从其他领域借用概念,但是这种借用必须在之前已经存在的实际问题的引导之下进行。

问:如果你年轻的社会主义者对经济学感兴趣,你会建议他们怎样参与到社会主义经济研究计划的学习和推进中来?

答:我强烈建议他们对生活于其中的经济做局势分析(conjunctural analysis)开始。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