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1月04日 20:56

玻利瓦尔革命已经失败了吗?

微信截图_20160104200420

 

面对反对派的猛烈攻击,查韦斯主义者必须回归自己的根基

文:卢卡斯·科纳

Eyal 译 水滴 校

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在周日的国民大会选举中遭到压倒性的失败——他们只赢得了167个席位中的55个。委内瑞拉的右翼在野党赢得2/3多数席位,取得112席,17年以来首次获得这个南美国家的立法机关主导权。

2

这个结果为委内瑞拉的右派势力提供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好机会。他们可以通过合法的手段来推翻玻利瓦尔革命的所有成果而不用采取任何的政变或是(不通过体制进行的)暴力手段。但是,他们真的会成功吗?

没有反霸权(Counter-Hegemony)的反革命?

在委内瑞拉的民主体制下,一院制的议会具有巨大的权力:占有超过2/3席位的党派可以通过或废除基本法,可以更换最高法院的地方法官,还可以任命关键公共机构(比如说检察机构和国家选举委员会)的领导人,甚至可以召开立宪大会修改宪法。

简而言之,占领绝大多数席位(超过2/3)使得反对派掌握了所有的政治武器,它们可以推翻玻利瓦尔革命在过去十七年间所取得的所有关键的改革成果。

现在它们将有力量去改写关键的革命性法律,比如说公社组织法,劳动与工人组织法(LOTTT)【译者注:根据LOTTT的规定,工作时间每日限于8小时,每周限于40小时(5天),并有强制性的连续2天的休息日。对于夜班(晚7点到早5点之间进行工作)来说,工作日限于7小时,每周工作时间限于35小时,且酬金必须在白班工资基础上上浮30%。】,还包括众多其他的法律,如废除国际条约(比如说ALBA-TP 和 PetroCaribe),以及在最高法院中安插处心积虑弹劾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的人。

然而,虽然反对派确实获得了绝大多数的席位,以及随之而获得的合法推行变革的权利,但这并不意味着民众授权他们来实施反动议程。

这就是说,他们并没有建立新自由主义霸权,虽然赢得了选举,但人们普遍认为这不过是对正处于严重的经济危机当中的执政党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的惩罚。

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的委内瑞拉民众支持玻利瓦尔革命所推行的激进民主的主张,比如说社会使命和保护工人阶级的措施(例如管理食品价格和定期增长最低工资)。同样的,有超过2/3的民众反对私有化国有石油公司PDVSA和国有电力公司CORPOLEC等新自由主义政策。

在整个南美大陆,新自由主义仍然受到严重的质疑,这迫使右派分子们将自己隐藏在中左翼的话语背后,或者转变为媒体化文化的简短说辞。2013年,反对派总统候选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试图推销自己是已故的乌戈·查韦斯的合法继承人,许诺会延续玻利瓦尔体系的社会使命和社会民主政策。毛里西奥·马利克在竞选即将结束之际也同样改变了他先前对阿根廷国有企业私有化的评价,不时地将自己表现成基什内尔(译者注:内斯托尔·卡洛斯·基什内尔,已故的阿根廷总统)政治遗产的有效执行者,这是一个用“希望”和“改变”等空乏的符号拼接出来的形象。

在委内瑞拉,反动的新自由主义导致了1989年的加拉加斯人民起义,在这次运动中大约有3000–5000名委内瑞拉民众在街道上被寡头政治统治者屠杀,这次事件为后来查韦斯主义的崛起搭建了政治舞台。

然而,我们一定不能将查韦斯主义曲解成是一个单纯围绕着主席乌戈·查韦斯而展开的政治运动。事实上,如阿兰·巴迪欧所说,查韦斯主义的崛起标志着“委内瑞拉的印第安人闯入了寡头政治家的领域,并且从根本上改变了整个政治格局”。

在这一系列解放性的事件后(虽然他们以“查韦斯”之名作为象征,但这个功绩其实不能被缩小到个别人身上),通往无限政治可能性的大门被戏剧性的打开了。数百万被剥削压迫的委内瑞拉人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政治的主人公。毫无疑问,这在精英们的眼中是一种挑衅行为。

这扇门还没有关闭,从中诞生的政治文化也几乎没有显示出衰退的迹象。

超过62%的委内瑞拉人认为他们是“乌戈·查韦斯的理想的追随者或者坚定的支持者”。虽然并不能认为他们都是具有革命精神的社会主义者,但这的确表明,关于大众参与和社会民主的国家政策的合法性,是存在共识的。

政治学者阿尔弗雷德·塞拉诺·曼西利亚将这种新现象称为“玻利瓦尔共识”。委内瑞拉与拉丁美洲右翼势力的新自由主义路线产生了极其尖锐的冲突,这种矛盾已经无法被美好的谎言掩盖。

在保证自己获得了民主系统下大多数的席位后(尽管他们在过去的十七年间一直在不断地谴责这是一个独裁系统),反对派很快就露出了他们真实的嘴脸。

在星期日结果公布后的48小时内,买办资产阶级主要商业协会的代表部门便公开声明要求撤销那些威胁到他们阶级利益的革命性法律。

在2002年政变中起主导作用的一个委内瑞拉极右商会FEDECAMERAS要求修改删除LOTTT中的“禁止外包及任意解雇”,修改价格法以大幅度降低价格调控,同时还要求撤销外汇管制法以便于资金外逃。

同样的,FEDEAGRO在农业经济方面也毫不害羞地列出了他们的立法提案,要求撤销一系列保障土地权,国家粮食主权和生物多样性的法律,比如说土地法,食品主权法,反转基因法和反专利种子法。

这些复仇式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显然会被委内瑞拉大多数群众所厌恶。

从这些事实来看,反对党是否会小心翼翼地逐步侵蚀这个国家的民主政体,直至最终塑造出一种新自由主义的共识呢?或者,相反的,他们是否会受到完全立法权的诱惑而尝试一鼓作气推翻查韦斯式的社会和政治秩序呢?

值得注意的是委内瑞拉的反对派从来就不擅长战略性思考。他们十分傲慢而又不民主,从2002年的政变到2013和2014年充满暴力的街头动员,他们不断地想采用武力来推翻民众选举出的玻利瓦尔政府。即使“消灭查韦斯主义”这个愿望近在咫尺的时刻,他们也并不见得能够成功地改正自己的不足。

 

即将到来的决战

 

一月份,随着新国民议会的宣誓就职,反对派很有可能会发动多方面的猛烈进攻:撤销革命性的法律以及国际条约,开始征集20% 选民的签名以进行罢免马杜罗总统的议程,重新指派最高法院的地方法官以准备对行政长官进行可能的弹劾。

然而,委内瑞拉右派在他们反革命的行动中将会面临一系列的障碍——这对查韦斯主义是十分有利的。

首先,反对派并不是一个牢不可破的整体,反对派联盟内部存在着以莱奥波尔多·洛佩斯,安东尼奥·莱德兹玛和科里纳·马查多为首的极右派,以恩里克·卡普里莱斯和民主行动党的领导者亨利·艾乐普(那个信誓旦旦地要当选总统的人)为首的稳健派。

这个松散的联盟唯一的共同目标是推翻玻利瓦尔政府,然而在在这个问题上它们存在着极大的战略分歧:前者倾向于通过体制外的暴力手段直接推翻政权,而后者则更愿意仰赖投票箱。

鉴于这个联盟新获得的广阔的立法权,这种分歧可能会进一步加深。MUD的各个党派现在必须要在各个方面达成一致,以制定出一个立法程序驱逐马杜罗。他们会寻求罢免公投,还是着重于最高法院并弹劾马杜罗?或者两者同时进行?他们会考虑优先召开制宪会议还是在国家现存的进步宪法体制下工作?

他们争论的一个焦点在于与现存的玻利瓦尔政治制度的分歧有多大。极右派主张重写宪法,让国家回到寡头政治时代;而稳健派则想要成为现行制度中掌握实权的一部分。

这让我们发现了反对派的第二个弱点,换句话说,他现在必须要履行自己所承诺的可以度过经济危机的过渡措施。他们不再能干着一边扰乱经济秩序的勾当,一边将这种结果全部归咎于马杜罗。

他们的讨论将着重于落实新自由主义议程,有一部分认为应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寻求贷款,消除价格和货币管制,使关键产业私有化。同时,还有一部分人倾向于进行较小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保留社会福利以防止民众的反抗。在最近一次的预选举采访中,卡普里莱斯似乎提到了这么一种危险,“没人想让这个国家崩溃”。

这种紧张的局势可能会在以罢免公投为争论焦点的情况下逐渐升温。一些部门强调要先克制新自由主义倾向以在罢免公投中获胜;而另一些部门则叫嚣着要采取最激进的新自由主义议程,对于随之而来的社会政治动荡全然不顾。

接下来当然是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对抗性因素——查韦斯主义者的反应,因为他们不可能在面对右派即将到来的猛烈进攻中躺下认输。

据玻利瓦尔政府高级官员周一晚上所说,马杜罗总统将这次失败描述为“反革命的胜利”,同时召开了一个召集了全部908名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代表参与的特殊会议。这次会议评估了此次压倒性失败,并为下面的措施做准备。他还宣布计划周六在民权总统会议中会见社会运动的代表。

许多基层的查韦斯主义者们也正在着手组织起来,保护将要在一月被右派撤销的关键革命性法律。

“我们只有街道了”,在“社会主义获能和教育国家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alist Capacitation and Education)”,一个社区活动者和公共部门工人这样告诉Venezuelanalysis.com.

884870266007439935

【政党大选惨败,使得左派人心惶惶。人们普遍担心,右派即将展开的反攻倒算,会使得玻利瓦尔革命多年的成果付之东流。12月10日,全国数千社会活动家集会,讨论革命的前途。马杜罗总统在集会上发表讲话,承认当前危机不仅是资产阶级的经济战造成的,党自身也有很大责任。腐败和官僚主义使得革命的政策无法落实。马杜罗号召大家就革命战略展开辩论,把当前的危机转变为革命危机,迎来玻利瓦尔革命力量的重生。】

 

查韦斯主义者们都十分清楚,革命的成果不在于议会中和官僚办公室中的输赢,而是在街上,在贫民区里,在公交车上,在公共委员会中——只有人民群众才能创造历史。

正如Ociel Alí Lopez所指出的,查韦斯政府被打败是令人惊讶的,但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这么一个面对严重的经济危机却毫无作为,领导阶层腐败及意识形态退化现象严重的党派竟然能获得600万民众的投票。

不能把这些投票看作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它们反映了延续革命的巨大需要,保卫革命的成果,使之进一步激进化,阔步向前。

这次失败向查韦斯主义者们(包括有职务官员和大多数训练有素的激进分子)发出了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不能对革命历程进行反思与改进,玻利瓦尔政策将会失败。

马杜罗总统的时间很紧迫,他在2016年将面对罢免公投;他要立刻开始着手进行重新回到委内瑞拉人民中的工作,才能避免失去一切。

上周日晚失败之后,马杜罗总统发表了讲话。在讲话里,他强调了这个任务的重要性。

“玻利瓦尔革命必须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我们将以新的方式从事政治。无论是党的中基层领导,我们所担任的高级公职,还是我们与群众的关系,党的领导和行动等方面,都要有新的特点。”他这么说到。

现在是后查韦斯主义者们通过锻造新的革命品格以重塑自我的时刻。对于马杜罗、查韦斯以及查韦斯之前的切·格瓦拉来说,这种革命品质不仅意味着“尊重群众”,更意味着必须在听从群众意愿的基础上管理社会。

 

原文标题:Facing Opposition Onslaught, Chavismo Must Return to Roots

原文链接:http://venezuelanalysis.com/analysis/11764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