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1月15日 10:58

菲律宾社会主义者的长征

译者按:苏东巨变以后,全世界共产党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许多党都放弃了马克思主义,修改党的名字,甚至把党本身都解散了。剩下的党不是发生大规模退党潮,就是遭遇严重的内部分裂。菲律宾共产党也是如此。近二十多年来,原属菲共的组织经历了好几次大的分裂,形成了多个社会主义政党,有些党仍然坚持马克思主义,有些党则逐渐弱化马克思主义的色彩。各党之间在意识形态和路线方面分歧严重,相互斗争很激烈,有时候甚至会搞暗杀。左翼中出现多个党的情况虽然有必然性,但客观上限制了革命力量的发展。当然,这并不是菲律宾的特殊性,而是全世界的普遍现象。本站此前译介的文章《今日菲律宾左翼》简要介绍了菲共、PM和PLM等左派政党的情况。这篇文章介绍了菲律宾托派政党棉兰老岛革命工人党 (RPM-M)情况,算是补充上一篇文章的一处空白,有助于读者们全面了解菲律宾左翼。

 

1

王小嗨 译 水滴 校

菲律宾棉兰老岛的社会主义者们采取非常实际的办法,来进行为了革命性变革的斗争。他们致力于民主权利、群众运动和人民基本生存条件的改善。

国家掠夺自然资源,热带森林被破坏,武装冲突一触即发,一个腐败的国家,背负数十亿的债务,没有能力也不愿意去解决每日生活在痛苦与饥饿中的市民,几百万人被迫去外国工作……菲律宾是一个受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影响的典型例子。

棉兰老岛是菲律宾南部群岛中最大的一个岛屿。多年来,棉兰老岛革命工人党 (RPM-M) 和它前身一直试图把穷苦和被压迫的棉兰老岛人民组织起来,为了变革而斗争。这个党起源于毛主义的菲律宾共产党(CCP)。2003年以来,一直是第四国际的支部。

1970年代和1980年代,菲共和它在国家民主运动中的盟友在菲律宾左翼中具有完全的领导地位。1996年,费迪南德·马科斯的腐败政权倒台,可是,后来证明这对菲共来说是一个胜利中的失败。菲共为推翻独裁政权做出来重大牺牲,但由于他们坚持认为农村武装斗争的首要地位以及抵制选举,结果使自己脱离了群众运动。

菲共或者“老菲共”(她的前党员都这么叫)的党员仍然坚持在1960年代成立时所解释的毛泽东主义。对于他们来说,当前的阿罗约政权和马科斯政权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他们认为这个国家一直是“半殖民半封建”国家。

无疑,这个国家的民主是虚假的。自从2001年起,超过1000名的社会公平和人权活动者被谋杀或者“失踪”。 尽管军队、警察和许多私人军队进行屠杀和虐待是公开的秘密,但没有人因为他们的罪行而受到审判。

至少在马科斯实行独裁统治之后,他们统治阶层之间的派系斗争打开了一些政治空间。一些国家民主主义者也独自参加选举,含蓄地承认了这种政治空间的存在。自从马科斯倒台后,菲律宾越来越融入全球经济中。大地主依然很强大,但原材料和廉价劳动力的出口变得更加重要,而资本在农业中的作用在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口居住在城市。

与旧思想决裂

RPM-M和它的前身从1990年开始就与第四国际联络,尝试在新形势下辨清方向。Harry Tubongbanwa曾经是菲共在棉兰老岛的领导人,而现在他是 RPM-M的一名重要激进分子。他解释说“我们认为我们斗争是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而这一斗争应该是进步和社会主义组织的国际斗争的一部分”。他的党认识到需要为基本的民主权利而斗争,现在把更多精力放到合法的群众运动中。“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不能仅仅通过武装斗争来获得政权,还需要采取若干不同斗争的形式,包括选举”。

对于 RPM-M来说,民主和自决是为了革命性改变而斗争不可缺少的部分。群众运动是关键:武器是保护运动和活动家所必不可少的,但不能确保胜利。

党的武装派别的成员,人民革命军为棉兰老岛山区的党内集会提供安全保障,保护同情党的村庄,使它们不受罪犯和私人军队的侵扰。其他任务包括训练原住民的自卫小组,用以抵制矿业公司对于原住民土地的破坏,帮助农民收割和种植。

12641-2

和平谈判

在2005年,RPM-M与菲律宾政府达成停火协议。党要求政府给在棉兰老岛的数十个被隔离的和贫困的村庄安装水电以作为停火协议的回报。Harry Tubongbanwa说“我们开启和平谈判,因为我们看到了一个可以改善人民生活状况的机会”,另一名RPM-M活动家补充道,“在人们处于饥饿中并且不确定他们是否能活到下周的情况下,很难发动一场革命”。

可悲的是,人民革命军最近卷入到冲突,大都和冲菲共的新人民军有关。菲共谴责所有没有执行全国民主框架的左派团体,把他们打成叛徒和反革命。毛主义者杀害了许多左翼活动家,其中包括一些RPM-M的成员。

胜利并不容易

RPM-M着力于公开的群众运动,这带来了新的挑战。特别是在远离城市的棉兰老岛,军队、警察和当地统治者为了确保他们的法律和秩序,可以自由地使用暴力。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不能公开地保护捍卫他们的观点。党被迫在两个层面工作:在公开层面,通过NGO和地上的政治组织进行活动。党员们在合法领域内进行联络,小心翼翼地向地下组织介绍经过筛选的新成员。

棉兰老岛是这个动荡不安的国家的动荡地区。自从1970年代,国民军就已经开始与菲共和伊斯兰分裂运动进行战斗,冲突往往会演变成全面内战。反战运动和为战争受害者的救援工作是棉兰老岛的社会主义者的优先工作。其他人还活跃在农民和渔民的运动中。他们的工作以非常实际的方式阐释了反对帝国主义、反对贫穷和反对外国和菲律宾资本的斗争。比如,活动家们帮助组织村民彼此协作。通过建立替代性的传统大米种子银行,让村民们对跨国公司的依赖越来越少。

革命工人党的战士在保护代表大会的代表

革命工人党的战士在保护代表大会的代表

RPM-M现在有2500成员,而且还在不断壮大。最近,党的工作首次超出棉兰老岛,并且一直在进行深入的变革。比如,妇女解放是一切工作的不可缺少的部分。党已经组织了女同、男同、双性恋和跨性别的小组。在这个保守的,非常父权制的国家,这些做法是非常激进的。

最近,年轻的活动者们成立了一个团结在党周围的青年自治组织。他们命名这个组织为Katipunan,这名字曾经是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秘密社团的名字。Katipunan最初是指每一个菲律宾人都可以享有自由和公正的梦想。这个梦想依旧富有生命力。

 

原文标题:Philippines socialists’ long march

原文链接:https://getpocket.com/redirect?url=http%3A%2F%2Fsocialistresistance.org%2F936%2Fphilippines-socialists-long-march

文章评论(0)
回复
46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