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1月15日 23:42

左翼旋风背后,是惊人的失业

QQ图片20160115230348

文/路过海王星的水滴

希腊的左翼狂潮之后,葡萄牙和西班牙也刮起了左翼旋风。2015年12月20日,西班牙举行了国会大选。第一次参加全国选举的左翼政党“PODEMOS(我们能行)”获得20%的选票,69个席位,一跃成为全国第三大党。PODEMOS是由反紧缩的社会运动发展而来,其政纲接近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 。PODEMOS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异军突起,是因为他们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人民希望终结当前右翼经济政策的呼声。

12650.2

2015年大选结果

 

而在毗邻西班牙的葡萄牙,去年10月也进行了大选。虽然执政党赢得了选举,却失去了多数地位。社会党、左翼集团、共产党和绿党联手,通过不信任案推翻政府,让这个右派政党刚上台11天就灰溜溜退场了。新组建的左派政府,已经宣布它将终结反人民的紧缩政策。

图片2 图片3

这股左翼旋风绝不限于南欧。在英国,劳动群众把科尔宾推上工党党首的位置,这匹左派“黑马”让工党内外的保守派十分恐慌。在德国,社会主义思想也在复兴。虽然默克尔警告“绝对不应该把卡尔·马克思请进州政府”,但这完全挡不住左翼党在图林根州执政。不仅社会主义运动根基深厚的欧洲如此,即使在美国,也能感到左翼思想勃兴的气息。美国民主党的桑德斯高举“民主社会主义旗帜”参加竞选,那一副想把被新自由主义回滚掉的社会民主政策回滚回去的架势,让他在底层老百姓中颇得人心。

为什么一路败北的左翼能够重整旗鼓呢?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既然上层建筑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动,肯定是因为经济基础出了问题。这次西班牙大选前,PODEMOS做了一张海报,详细介绍了西班牙糟糕的经济情况,在这些数字中,最触目惊心的就是失业率。

图片4

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趋势就是大鱼吃小鱼,大资本越来越大,小资本逐渐被淘汰。越来越多的人失去生产资料,只能靠给老板打工为生。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绝大多数人都是领薪职员或者工人。对这些人来说,最恐怖的事情就是失业。工资少一点还可以省吃俭用扛过去,但如果失去了劳动机会,没有收入,就真有一种没活路的感觉。个别人没活路还好说,如果许多人都没有了活路,人们就不会把原因都归结为自己没能力或者不努力,自然会想:这一定是体制问题。因此,欧洲的此次左翼旋风之所以刮起来,跟历史上所有的左翼运动高潮一样,往往都是因为大量的失业造成的。实际上,欧洲左翼力量崛起最迅速的国家,也正是失业率最高的几个国家。

图片5

最近几年,希腊和西班牙的失业率都超过了20%,四五个人里只有一个人失业,看起来还不错是吧?但如果看看青年失业率,你就知道问题多么严重了。你想想一个国家,超过一半的青年人赋闲在家,同时又不像天朝这般黑暗,你还有选票作为表达愤怒的武器,你还有街头可以去占领,有什么理由不闹腾一番?

图片6

当然,有些人会说,你看德国啊,荷兰啊,这些国家的失业率都低,就南欧这些国家失业率高,为什么?因为这些国家的人懒啊,人懒不干活,就没人投资了,肯定失业率高啊!看起来挺有道理的,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么回事。希腊人和西班牙人的工作时间比德国人和荷兰人长得多。

图片7

美国是危机策源地,金融危机后失业率一路走高,虽然美国政府公布的失业率降到了5%,似乎已经接近危机以前的水平了,但这不过是政府跟你玩的一个数字游戏而已。政府公布的失业率只统计无工作者但于过去4周内积极寻找工作,如果你累觉不爱放弃找工作,那人家就不统计你了。如果把被迫兼职等也算在内,真实失业率仍在10%以上。实际上,美国人民的实际感受应该比这一数字还要糟糕。

蓝色为U6失业率,红色为U3失业率

蓝色为U6失业率,红色为U3失业率

不过,失业率数字并不完全反映真实,因为有一些失业是不会被统计进去的。马克思在《资本论》里区分了三种工人阶级的过剩形式:流动的形式、潜在的形式和停滞的形式。

“在现代工业的中心——工厂、制造厂、冶金厂、矿山等等,工人时而被排斥,时而在更大的规模上再被吸引,因此总的说来,就业人数是增加的,虽然增加的比率同生产规模相比不断缩小。在这里,过剩人口处于流动的形式。”

“一部分农村人口经常准备着转入城市无产阶级或制造业无产阶级的队伍,经常等待着有利于这种转化的条件。因此,相对过剩人口的这一源泉是长流不息的。但是,它不断地流向城市是以农村本身有经常潜在的过剩人口为前提的,这种过剩人口的数量只有在排水渠开放得特别大的时候才能看得到。”

“第三类相对过剩人口,停滞的过剩人口,形成现役劳动军的一部分,但是就业极不规则。因此,它为资本提供了一个贮存着可供支配的劳动力的取之不竭的蓄水池。这种劳动力的生活状况降到了工人阶级的平均正常水平以下,正是这种情况使它成为资本的特殊剥削部门的广泛基础。它的特点是劳动时间最长而工资最低。”(《资本论》第一卷)

流动的形式其实就是表现在官方失业率中的数字,前面已经说过了。中国每年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就是所谓的潜在的过剩形式。统治阶级的盘算也是这样,一旦在城市里提供不了那么多就业机会,就让人回家种地。最近危机来了,沿海的工厂多有倒闭,就听到返乡潮的消息了。类似的事情,在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出现过。在中国印度等正处于工业化进程中的国家,潜在的就业人口比较普遍,而在欧美日等已经完成城市化的国家则很少。

那什么是停滞的过剩人口呢?这指的是长期兼职、打零工等半就业人口。一般情况下,这一部分人经常交替处于失业和就业状态,生活非常贫困。危机后,英国的兼职人口比重大大提升。前段时间有个讲危机后英国状况的纪录片《土豪与我们》挺火,其中就有谈到了非正规就业的问题,很多人出门前都不知道今天能挣多少钱。如果你是一个处于这种生活状态的英国人,你能不大骂资本主义,支持科尔宾吗?

英国兼职工人比重

英国兼职工人比重

在这三种过剩人口之外,马克思认为还有一种过剩人口:

“相对过剩人口的最底层陷于需要救济的赤贫的境地。撇开流浪者、罪犯和妓女,一句话,撇开真正的流氓无产阶级不说,这个社会阶层由三类人组成。第一类是有劳动能力的人。只要粗略地浏览一下英格兰需要救济的贫民的统计数字,就会发现,他们的人数每当危机发生时就增大,每当营业复苏时就减少。第二类是孤儿和需要救济的贫民的子女。”(《资本论》第一卷)

数据显示,美国现在还有15%左右的人领取食物补助,也就是说,他们吃不起饭。在纽约这个全球资本主义的中心城市,居然有五分之一的儿童在挨饿。以前的党媒宣传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群众水深火热之中,我们以为那是在扯淡说笑,现在看,这真是事实。资本主义绝不是劳动者的天堂。

图片10图片11

冷战结束后,全世界的左翼,无论是极左的共产主义,还是中左的社民主义,无一例外地都走向衰落。历史本来就该这么终结的了,谁能料到,资本主义自己不争气,一场危机让社会主义运动起死回生。危机的打击,让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认识到资本主义制度的真相,认识到主动参与政治的必要性。我们的确是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了。左翼的责任,是把真相暴露在人民群众面前,让劳动者们进一步看清现实,在新的历史地平上探寻自己的未来。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