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文艺 2009年08月22日 01:30

《工人诗歌》2号:工人文学无疑已经存在


卷首语


  1931年,在纪念左联五烈士的《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中,鲁迅写道:
    “我们的劳苦大众历来只被最剧烈的压迫和榨取,连识字教育的布施也得不到,惟有默默地身受着宰割和灭亡……智识的青年们意识到自己的前驱的使命,便首先发出战叫。这战叫和劳苦大众自己的反叛的叫声一样地使统治者恐怖,走狗的文人即群起进攻……我们的同志的血,已经证明了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革命的劳苦大众是在受一样的压迫,一样的残杀,作一样的战斗,有一样的运命,是革命的劳苦大众的文学。”
    今天,“革命文学”还谈不上,但无产阶级文学或工人文学无疑已经存在。主体也不再是“智识的青年”,而是工人自己。作为1949年革命的遗产之一,工农子弟的文化水平比起老民国时代有了很大提高,这给工人文艺提供了发展的可能。“工人诗歌”的出路何在?我们认为,就在于立足工人阶级的现在,并探索未来——紧扣工人阶级的所见所历,所感所思,所愿所欲,伴随工人阶级的成长,哺育和深化阶级意识,唤起工人阶级的共鸣,激发和配合工人阶级的斗争。否则,即便是工人作者,也往往只能为主流文化添砖加瓦,甚至沦于奴才文艺。
    与此同时,资产阶级文学和小资文学由于普遍的商业化、市侩化或学院化,由于跟劳动人民脱离和对立,由于旧有意识形态的支离破碎,由于社会倒退带来的思想堕落和智力上的消化不良,由于全球资本主义文化的没落而随之没落了。当然,这没落的文化仍占统治地位,有着雄厚的物质基础和传播手段。它脸上贴着的并非“统治者一号”、“统治者二号”、“小资”之类的标签,而是一些看似中立、或神圣得眩目的“祖国”、“东方”、“现代”、“诗歌”、“文学”、“文化”、“文明”、“独立”、“民间”等字眼。总之,它享有绝对霸权和同化力量,对许多工人作者仍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因此,毫不奇怪,我们目睹了许多作者的进退,目睹了火山喷发的壮烈,也目睹了炽热的岩浆如何冷却为堵住火山口的冰冷的岩石。时代造就我们,锤击我们,但同时,权力和资本如日中天的气焰、劳动者抗争力量的弱小、普遍保守的社会氛围也把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变成可悲的牺牲品。这不能不令我们警醒。不过,个人并不重要——包括我们自己。不论个别的人如何动摇、蜕变,剥削和压迫依旧,阶级分化依旧,劳动人民的解放事业不会中止。地火仍在运行,仍要喷发。
    《工人诗歌2号》的编选体例,接近于《1号》(创刊号)。第一辑“车间”主要是本坛斑竹和老主顾的作品。第二辑“工业区”以坛外诗人为主。今年组稿时,我们尽可能直接跟作者本人联系和约稿。稿件把关也比上期要严一些。但对于优秀的作者和作品,我们也不吝多选,标准只有一个:对工人作者或工人读者有意义,能够刻划劳动者的处境,传达劳动者的心声,能够帮助大家更深刻地理解和体验社会现实。立场第一,但不等于形式、语言、技巧和创意不重要,不等于排斥古今中外的文化成就,或者把工人诗歌局限于某些类型的风格。恰恰相反,应当站在工人立场上批判地吸收既有的文化,一个负责任的作者,应当为他的目标寻求、拣选、创造和锤炼相应的手段。我们相信,不管是局外人还是工人自己,都可以从这些风格各异的作品中感受到一些深刻的思想和情感,发现一些新鲜的事实,或据以重新审视一些熟悉的现实。
    工人诗歌联盟论坛一直坚持搜集各类进步文艺,包括当代工人/打工作者零散发表在网络各处的作品。这是一件很有意义,应当持之以恒的工作。遗憾的是,其中多数的优秀作品无法选用,我们只联系到其中的少数作者,没有时间或没有其他作者的联系方式,不便擅自刊载。而我们发在“打工诗人”论坛上的征稿帖,被日益堕落和奴才化了的“中国打工诗人”所删除。这使我们损失了一部分稿源。
    不过,作者人数虽然从60多人降至50人左右,但作品阵容更庞大了些,从190页增至240页。
    第三辑《历史回音壁》,原本打算搜求80年代和90年代的现代诗人创作的“工人诗歌”,譬如本刊收录的阿曲强巴《给辽阳的工人们——轭》这类的诗。可惜资料难觅,只好作罢。我们改而收录了1949年以前的一些左翼诗歌。这些诗在当代流传不广,但值得重温——我们正处在一个温故知新的年代。
    “无产阶级没有梦”——上世纪80年代末,一位工人诗歌的先行者如是说。今天,我们的工友逆舟则写道:“廉价的劳动力,造就了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同时也造就了我们自己的绝望”。劳动创造世界,劳动者却承受着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压迫,双重贫困。谁能拯救我们?只有……团结起来的我们自己。


编委 2009年1月



① 车 间

逆舟·民工部落

在五星酒店吃了一餐饭

铺着红地毯的地
红雕花椅子
极大极大的大顶灯
我们见过的最漂亮的服务员
张着笑脸问我“先生
您需要什么帮助?”
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些记得很清楚
吃了些什么就一点也不记得了

一双旧鞋

最先看到的是那个年级大的伙计
那惊喜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差不多
“这鞋还没有破呢!”
“这鞋还好新!”
我们有人怂恿
“那你拣起来吧。又不丑!”
“是还可以穿呢”
老伙计一双眼睛牢牢盯着那双鞋
像一种保护

就这样
那双鞋穿到伙计的脚上
很旧的,变了形的一双鞋
老伙计还穿得很爱惜

  在工地

不要对我们之乎者也
你要说文章我就要上厕所
不要一二三四的理论长理论短
我们头都痛了
不要对我们这样小心翼翼
礼貌多了
我们好像欠了你什么
什么?听不习惯我们的话?
那你站开
我们才不愿跟你说呢
什么?骂我们是一群文盲
说我们头脑简单
我们学不来那假斯文
听得脸红呢

  小 妹(二)

小妹来到我们工棚
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
轻轻叫了声“哥”
很小很小的声音
曾是一口流利的城市腔的小妹
因为出事
今天显得怯怯的
这些穷鬼同乡怪怪的目光
在小妹的身上乱窜
我知道他们不是揶揄
是在自卑自己身上冒着汗臭气
但是,小妹的头
还是,一低再低

终于
我涨红着眼睛脖子
狠狠地沉沉地说
“这没什么啊!小妹
只要你弄得到钱!”

 我们与老板一起回家

老板谈定一个工程细节
时间已是晚上九点
口里咬着一支烟
能当我们一餐伙食
一支接一支
手里抓着方向盘
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

终于,车里安静下来
只有烟在燃烧

忽然
听到一声粗重的叹息
一身脏臭挤在后坐上的我们
预感到心里一直在盘算的晚餐
打翻了

  坐在工棚里的夜晚

三个千瓦的卤素灯
照得有些花眼
我们打开被子
参差不齐的坐在冰冷里
诅咒
吆喝
叫唤
蠢笑
怪吼
想象着我们的老板此刻在干什么
我们话语越来越下流
声音越来越高亢
精神越来越兴奋
感觉被子里热了起来

“要老板也去找个妞来陪陪”
终于,有人提到我们自己
只老伙计一点不懂味
“找妞就有味么?还是要有钱。”
我们一个愤恨的样子
破口大骂老伙计
好像是他把妞赶跑的

……


绳子·工厂记事


  不能反抗

牲口一样
我要为活下去
低下头
嗨 老板
我口袋里
只有一枚硬币

  合同

动手吧
我比羔羊还要温顺
我比羔羊还要贫穷
野草可以吃吗
垃圾可以吃吗
水泥地可以吃吗
自动门可以吃吗
办公桌可以吃吗
合同可以吃吗
我赤身裸体
只想吃一顿饱饭

  干掉明天

明天不存在
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有明天
或者活到明天对我来说不现实
或者明天让我活不下去
“明天太阳照样升起”
别人的明天照不到死人的那张脸
阳光熄灭了
明天要干点坏事的欲望
可是 要活到明天
真的不太现实

我要禁止自己
在黑夜降临时崩溃
禁止像人一样活在这个世上
要吃
要喝
要花钱

我只想干掉明天
因为明天的口粮
真的是个问题



什么都可以计量
包括愤怒和柔情
工业时代的柔情不合时宜
工业时代的愤怒可以开发利用
物质打碎了的
还可以用物质整合

……


诗歌内容只摘录部分
更多内容见 左岸文化网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