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1月28日 20:48

印尼:左翼宣传在社交媒体找到出路

文/埃维·马里安尼(Evi Mariani)

喵古斯都 译 水滴 校

经历了“新秩序”政权的长期放逐之后,印尼左派思想被新的能量再次激活,而这多亏了互联网,尤其是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

捕获1

许多在线出版物重点推出左派观点的文章。这些文章讨论各种各样的主题,从上帝到性别,从财富到历史,从环境到文化,几乎是无所不谈。

印尼进步(Indoprogress)是少数最杰出的出版之一,而且还有纸质版。创始人和编辑科恩·侯赛因·旁托(Coen Husain Pontoh)告诉雅加达邮报记者,通过互联网,这份期刊找到了一条负担得起的传播方式。

他最近也提到,“互联网和社会化媒体已经为左派思想在印尼的更进一步传播提供了可行的渠道,特别是考虑到受众对它的负担能力”。

印尼进步网(Indoprogress.com)不仅是旗下在线杂志的大本营,还提供链接转到其他网页,如理论网站Logika和左派书评页面。

泰德·斯普拉格,另一位左派网站(militanindonesia.org)的编辑,也看到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在传播左派思想的推动作用。

虽然读者不多,但经过充分挖掘,印度进步网的推特账号Indoprogress (@indoprogress)目前已经有超过4000个关注者,而Militan Indonesia的脸书群组已经拥有超过8000个成员。

Militan网站每年有大约6万的访问者。斯普拉格说:“数字也许不是最重要的,但是互联网的存在增加了左翼刊物的影响力,使他们能向公众表明左翼思想依然生机勃勃,至少从投稿给各个刊物的左翼作家数量的不断增长可以看出,情况的确是这样的。”

“幸运的是,印尼进步报的作者大多是来自不同教育、社会和政治背景的年轻人”。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是非常聪明,对科学上的一切进展都持开放态度”。 科恩居住在于纽约,他在接受雅加达邮报的电子邮件采访时说。

虽然互联网让左派思想和左派活动家能够公开露面,但实际上,线下活动的前景甚至还要更好。

Resist Book出版社的编辑Eko Prasetyo声称他们每个月通过脸书的销售额可以达到100万到200万印尼卢比(一百万印尼卢比可兑换五百元人民币),而线下不同城市的销售却额很小。

222

Resist Book出版社不会在大型书店里出售书籍,他们主要依赖于口碑营销和大学生网络,以及在自己的脸书主页上出售。

斯普拉格认为,尽管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在左派思想传播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为左翼思想发展提供肥沃土壤的,还是客观形势。现行社会经济制度即资本主义主义遭遇的露骨的失败,把整个社会带入这样的形势之中。”

斯普拉格是一个印度尼西亚社会活动家,也是印尼马克思主义文库(marxists.org)的管理员,他说,年轻人现在只看见失业、不稳定的就业形势以及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 而这些正是推动许多人走向社会主义思想的条件。

马丁·苏亚再也(Martin Suryajaya )谈到,社交媒体对左翼思想的影响是积极的。他写过一些左派书籍,其中包括《阿兰·巴丢和马克思主义的未来》。

人们往往认为,“左翼”是某种让人恐惧的东西。而左翼思想在推特和脸书的出现,颠覆了这种认识。

马丁表示,“左翼思想作为一种可以公开讨论的观点,已经开始被人们所接受。”

可是,马丁并没有维护自己的Twitter账号(@martinsuryajaya)。

“自从我注册了这个账号,就从来没有使用过它,因为我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发推。而且它有字数限制。我也没有耐心去读其他的‘kultwit’。” Kultwit是一个口语,指的是一连串的Twitter消息。

他确实有一个Facebook账号,用来推广他的书和讲座信息。

科恩、斯普拉格和马丁对左派思想在印尼人日常生活中的回归持相同的观点。马丁说:“我认为左翼思想很重要,并且仍然有用。”

他还说,左翼思想在学术界很重要,因为马克思主义提供了解决社会问题的科学严谨的方法,对当前发展模式的有力批判,以及从总体上看待经济现实的替代方法。

科恩认为,学术界中左翼观点长达数十年的缺席,导致人们无力对社会矛盾有清楚的分析。

不满情绪已经通过横向冲突(比如不同宗教群体间的冲突)表达出来。这种不满,实际上是由贫困、无知以及作为资本主义结果的社会鸿沟造成的。

“结构性的纵向冲突已经变成了文化性的横向冲突,而这只不过是因为人们无力分析这些冲突的根本原因。这样一来,由于准确视角的缺乏,人们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在产生新的更加复杂的问题”,科恩如此说道。

对于斯普拉格,印尼左翼思想和左翼运动的前途是光明的。

捕获3

“就印尼左翼运动的复兴而言,客观形势是非常成熟的。 激进(Militan Indonesia)和其他的左派组织在设法教育工人,与有政治觉悟的工人一道,建立真正的群众性政治运动。由来已久的‘漂浮的群众’的政治(floating masses ,印尼语Massa Menggamban,是苏哈托政府使用的一个概念。其含义是没有被组织起来的劳动群众。1965年,以苏哈托为代表的反革命势力对所有的共产主义者、社运活动家、工会成员等等展开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革命的威胁一经消除,反动派就考虑如何保证革命不再发生。为了防止共产党和群众力量再次崛起,右翼独裁政府启动了一项系统性的使劳动者“去政治化”的社会工程。其关键做法是禁止政党进行基层动员,从而从根本上斩断了政党和劳动群众的联系。让劳动者不问政治,只知拼命干活,这就是苏哈托“新秩序(NEW ORDER)”的真正含义。——译者注)必须被废除,而在我们说话的此刻,也已经正在被废除了”,他说道。

来源:雅加达邮报(Jakarta Post)

原文标题:Leftist thinking finds outlet in social media

原文链接:http://m.thejakartapost.com/news/2014/03/10/leftist-thinking-finds-outlet-social-media.html-0?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