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6年01月28日 20:54

是谁让劳动群众卖儿卖女?

文/snoopy

成都一夫妇想把自己刚出生没几个月的儿子卖了,标价一万八,只想收回怀孕生孩子的成本。而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网上搜索卖子女的新闻可以搜出很多,还有生一个卖一个的。能报道出来的都有这么多,可想而知全国范围内这种事有多少,更别提孩子生下来就丢弃的事例了。

图片1

老百姓因生活所迫,卖儿鬻女的现象在民国时期的很多文学作品多有反映,如“白毛女”中的喜儿,“茶馆”里的康顺子等。这些经典名著80后甚至90后应该都看过或者有所了解,但通常去想象民国时期的生活时,多数人能想到的却是风花雪月才子佳人,完全屏蔽了当时老百姓生活惨状赤裸裸的现实。在地主军阀买办和帝国主义重重盘剥压迫下的劳动人民,养活自己都成问题,闹饥荒是常有的事,所以这种将生命当牲口一样随意买卖丢弃的事就成了当时社会的普遍现象。解放后,人口买卖几乎根除,在某些偏远地区即使还存在,多数也不是父母主动出卖,而是被人拐卖的。改革开放之后,旧社会的各种毒瘤又重返人间,赌博、卖淫、吸毒等等都时屡禁不止愈演愈烈,人口买卖在这一时期也重新繁荣起来。旧社会的人卖儿卖女是因为活不下去,那么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些人为什么还要卖呢?

按照人之常情,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真的很珍惜。如果能养得起,谁又愿意把自己的亲身骨肉这样随便丢弃掉呢?这说明,普遍而言,工人阶级的收入是低于其的劳动力价值的。工人的劳动力价值怎么衡量?劳动力的价值,就是生产、发展、维持和延续劳动力所必需的生活必需品的价值决定的。劳动力的价值由三个部分组成:①维持劳动者本人生存所必需的生活的生活资料的价值。②维持劳动者家属的生存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价值。③劳动者接受教育和训练所支出的费用。所以养孩子的费用,也理应算在劳动力价值之内。工人阶级获得的收入养不起孩子,那就说明工人阶级的收入是低于劳动力价值的。

有人也许会质疑,几十年前那么艰苦的环境下都能把孩子养大,现在生活变好了,为什么反而一个孩子都养不活?这其实是养过孩子的工人阶级都能感受到的常识。用理论点儿的话来说,工人及其家庭平均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数量和构成, 是一个由一定时期和一定国家所决定的。这些生活资料的数量和构成也经常是变动的, 并且在不同的国家中变动也是不同的。消费本身是由一定的生产关系所制约的历史范畴。

马克思指出,“和别的商品不同, 劳动力价值的决定, 含有一个历史的和道德的要素。”(资本论,第一卷))

通俗点儿就是说,现在不是过去,就不能把过去养孩子的条件拿来跟今天比了。比如几十年前的收音机,自行车都是奢侈品,而现在手机电视已经成为工人阶级家庭中的必需的生活资料了。随着生产力的发展, 生活需要, 教育费用也改变了, 而随着这种变化, 工人及其家庭的需要也增加了, 并日益多样化了。

另一方面,几十年前的住房教育医疗等费用比起现在要低得多,社会为养育孩子的家庭提供了很多便利,而这些公共服务如今多已经私有化或者市场化了,养育孩子需要更多的经费。而且,中国的劳动法实施得也不好,加班很普遍,许多父母没有时间照看孩子,必须找保姆或者放托儿所,最起码是让孩子的爷爷奶奶来照顾,这实际上又增加了工人阶级养育下一代的费用。

如果工人力求按照价值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而资本家却企图把劳动力的价值降到它的最低限度, 不包括历史的和社会的要素,那么发展的趋势究竟怎样呢? 发展的趋势是这样的,工资和劳动力的价值之间的差距随历史的发展而增大。劳动力价值的规律是在阶级斗争中实现的。工资的界限决定于劳动力的价值。但是工人只有通过斗争才能达到这个界限。当资本家降低工资后,工人阶级通过坚决的斗争,曾使工资得到某些提高,当工人阶级在与资本家的斗争中获胜,使自己的劳动力得到最高的价格, 这时,就为劳动力这个商品的出售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然而,要使工资达到劳动力价值是很困难的,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总是存在着失业,农业人口过剩,存在着从殖民地来的工人移民,工人间的竞争等等。所以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工人工资低于其劳动力价值是一个常态,工人阶级不可能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正常”地生活。

无产阶级不愿意多生,由此造成人口增长率降低甚至负增长,这是工业化资本主义国家的普遍现象。实行了几十年计划生育政策的中国,也在劳动人口衰减的压力下,开放了二胎。资产阶级不像一些愚蠢的公知,他们深知劳动在资本形成中的作用,所以希望通过这样的政策鼓励产阶级制造出更多廉价劳动力以供剥削,继续支撑中国模式。但是,贫困的无产阶级真的会因为放开二胎政策就多生?生育下一代本是一项社会事务,想要人民群众多生,就得创造能让群众不担心养育孩子的社会环境。否则,别说放开二胎,放开十胎也没有卵用。去年,二胎政策遇冷,出生人口不升反降,就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图片2

当然,现代社会中出现的卖孩子扔孩子的现象,也确实不全是因为养不起,中国人重男轻女的观念也导致了大量的女婴夭折。而本文开头所举的新闻事例,恰恰是卖的是一个男婴,重要的是这对夫妻就是想卖了儿子的再生女儿的,从“卖儿鬻女”变成了“卖儿育女”。记者问起妻子为何想养女儿,妻子回答“女儿好带、听话、负担轻”。这里的“负担轻”除了在孩子成长阶段花费的精力,更多的指的是女儿成人结婚时不需要家里出钱,反而可能会收到男方家里送来的彩礼钱。而一旦养了儿子,就一定要履行给儿子出钱结婚买房的义务,而现代社会中,夫妻结婚后也并不会给公公婆婆带来任何经济利益上的好处,所以养儿子铁定是赔钱的买卖。不仅是这对夫妻这样想,笔者在网上和现实中都见过或听说过很多正值婚育年龄的人表达想要女孩不想要男孩儿的观点。

这里就不得不再提到“共产党宣言”中的经典名言了: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

在资本主义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中,生活窘迫的工人所关心的最急迫的问题就是咋样才能赚钱来满足自己的生活所需。在这种情况下,以前重男轻女的封建观念也都不重要了。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完胜“中华传统文化”的价值观。

这也不是说当前资本主义社会的男女就平等了。事实上,男女不平等问题仍然非常突出。笔者身为女性,对这种不平等也感受颇深。从读研到研究生毕业找工作,女性向来都是屡屡受挫。研究生招生优先招男性,企业录用人更是这样,成绩平平的男性往往能轻松通过企业的面试,成绩优秀的女性却被拒之门外。而被歧视的女性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尤其在放开二胎政策出来之后,研究生,博士毕业的女性由于更接近婚育年龄,企业都将其视作负担,她们反而不如同性别的本科生好找工作。正由于资本主义的逻辑在支配着男女地位,所以有些时候似乎显得女性比男性地位要高一些。然而,这个片面的现象并不能使上段中提到的各种女性遭遇的问题都不会因为女性的数量增多而解决。女性所遭遇的不平等问题跟阶级压迫是分不开的。当然,女性所受的压迫不只是就业这一个方面,由于篇幅所限,本文没有谈到农村女性受教育问题,婚嫁问题,以及农村女性被拐卖等等底层女性所遭遇的问题。后者更尖锐地反映了底层女性受压迫的严重程度。

资本对劳动的剥削造成了无产阶级的贫困,在表面上或者说法律条文上实现男女平等同时,又在实际生活中强化了男性对女性的压迫。然而,这一切似乎已经成为定局,知道了这一切问题的原因,我们又能做什么?别忘记,历史已经证明,工人阶级中蕴含着否定私有制的力量,工人阶级的联合斗争可以消灭私有制,也只有依靠工人阶级的运动和斗争,才能实现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进而改变社会制度,真正地解放所有受奴役的人!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