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3月07日 20:59

美国:劳动人民争取带薪育婴假

图片1

原标题:育婴假:一项基本人权

 

艾米丽·麦克阿瑟

路过海王星的水滴   译

1960年代以来,带薪育婴假一直是劳动妇女关心和争论的主要议题之一。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已经通过了某种形式的育婴假。

许多国家都有育婴假,而且不仅妈妈能享受,爸爸也可以。比如,瑞典夫妻一共可享有16个月(480天)的产假,其中男方可以休60天。在世界15个最发达工业国家中,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在国家层面制定带薪年假、带薪病假和带薪育婴假法律的国家。没有带薪产假也许是许多美国家庭最头疼的问题之一。美国年轻的家长们只能利用1993年联邦《家庭与医疗休假法》规定的12周无薪假来生产和育婴。

许多国家都有育婴假,而且不仅妈妈能享受,爸爸也可以。比如,瑞典夫妻一共可享有16个月(480天)的产假,其中男方可以休60天。在世界15个最发达工业国家中,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在国家层面制定带薪年假、带薪病假和带薪育婴假法律的国家。没有带薪产假也许是许多美国家庭最头疼的问题之一。美国年轻的家长们只能利用1993年联邦《家庭与医疗休假法》规定的12周无薪假来生产和育婴。

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新生儿的父母甚至仍没有最低12周的法定产假。这一明显的例外成为了这轮选举周期中的主要话题。

 

“不可行”

 

希拉里·克林顿宣称她是希望实施最低12周法定产假制度的,但是——像我们需要的很多东西一样——她认为这在政治上并不具有可行性。劳动人民(特别是劳动女性)所需要的重要项目,如全民医疗保障制度、每小时最低15美元工资标准和免费高等教育等,一次又一次的以政治上不可行的理由被取消。尽管研究表明,女性获得教育、卫生保健和休假的机会较少这一事实,是怎样造成女性的二等公民地位,但仍然有人告诉我们,应该等待或者接受差得多的情况——只可惜进步从来都不是这样赢得的!

伯纳德•桑德斯不知疲倦地把许多诸如此类的问题放到最前面。在每一次的电视辩论中,他都指出了美国没有带薪育婴假是很丢脸的。他指出了很多国际上的例子,拒绝了这样的观念:因为华尔街不待见,所以我们需要的事情就不能出现。

他的网站上登载了一个带薪育婴假的请愿书。很多群众运动是都从请愿开始的——当然,点击行动主义(clicktivism,即利用社交媒体和其他网络方法来促进某项事业,类似于中文里的“键盘侠”——译者注)是不够的。

在西雅图,社会主义者议员萨姆•萨万特(Kshama Sawant)提出的带薪育婴假的动议,得到许许多多群众的公开支持。在最近的预算听证会上,工会成员和激进主义分子挤满了整个房间,强烈要求西雅图率先实现育婴假,树立进步立法的一个重大先例。很不光彩的是,人们败给了市议会里那些被富人扶持的、自认的女权主义者们。他们投票否决了这个提案,因为它们“政治上不可行”。(《西雅图时报》,2015年11月23日)

如果这项立法非常受欢迎,甚至保守的新闻媒体如彭博(Bloomberg)和福布斯(Forbes)都宣布带薪育婴假对劳动人民来说,是一个合理高效的途径去获得可预见的生活事件,那为什么政客们仍然不断告诉我们时机未到?

利润VS需求

 

资本主义的目的在于使工人相互竞争,而不是以有效的方式来管理经济。在高度竞争的企业界,休假被妖魔化,因为员工没有反映出全身心的奉献给公司的利润率,因此使用休假时间的员工在业绩审查中被评定为差,不太可能获得升职加薪的机会。

女性被鼓励在她们的事业上“向前一步”——或者,就高科技巨头Google来说,是提供冻卵服务,将来的某个时间可能会给她们放假。新爸爸妈妈一般都想跟跟刚出生的孩子多一点时间在一起。而通过迫使他们离职或者请很长的无薪假,老板们给一些工人——通常都是女性——支付较少的工资这一行为就成为正当的了。由于没有带薪育婴假,昂贵的育儿费用让许多新父母陷入经济困难之中。

美国有一个网站usa.childcareaware.org,一直在做育儿费用方面的调查。从该网站2015年的报告可以看到,多数家庭都要把10%到20%的收入用在育儿方面,而对于贫困家庭来说,父母不吃不喝,才基本能养活两个孩子。上图所列的,是萨万特议员所在的华盛顿州的情况。

美国有一个网站usa.childcareaware.org,一直在做育儿费用方面的调查。从该网站2015年的报告可以看到,多数家庭都要把10%到20%的收入用在育儿方面,而对于贫困家庭来说,父母不吃不喝,才基本能养活两个孩子。上图所列的,是萨万特议员所在的华盛顿州的情况。

为了赢得劳动女性真正需要的改革——包括全民医保制度、免费高等教育、育婴假、捍卫与延长生育权——我们必须开展群众运动。代表数百万的劳动女性的工会可以在开展运动方面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通过开展有明确诉求的群众运动,我们可以把懦弱的企业政治家抛在身后,他们不敢起来捍卫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我们可以推出独立的无产阶级候选人,他们勇于挑战现状,争取实现一个基于人民的需要而不是企业的贪婪来做决定的社会——社会主义社会!

 

原文标题:Parental Leave: A Human Right

原文链接:http://www.socialistalternative.org/2016/03/02/parental-leave-human/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