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3月22日 21:43

疲于管理你的生活?应当责备害人的制度

下载

不能吃辣的叔叔 译  笑梅 校

最近两位女性在CBC(CBC:加拿大广播公司)电视台多伦多早间节目发表的评论令我感到沮丧。值得称赞的是,该节目计划整个星期都要针对‘压力’的问题进行讨论,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重要的、而且往往是至关重要的事务。

两位女性是在多伦多市中心的街道随机挑选的采访对象。她们向CBC讲述了自己的生活多么困难 —— 无法满足孩子的需要,工作的压力太大,没有足够的钱照顾孩子,又没有时间给自己。

如果你像这两个女人一样,处在你巨大的生活压力中,没有任何空闲时间,牢牢记住,许多人都遭遇同样的情况,这并不是你的错。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都被我们所处的经济制度给压榨了。

这个问题有多严重?心脑疾病基金会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半数受访者的不健康是由于他们的生活方式造成的:

  1. 4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没有时间进行规律的锻炼。
  2. 41%的受访者说健康的饮食要花太长时间去准备了。
  3. 超过一半(51%)的受访者说快餐店没有足够健康的选择。
  4. 而近三分之一(31%)的受访者说他们用在上下班途中的时间太多,浪费了进行其它活动的时间。

这些调查结果让心脑疾病基金会的人很感兴趣,因为这两项疾病造成了三分之一加拿大人的死亡,而且是女性死亡的头号杀手。

接受CBC采访的两位女性认为生活状况的糟糕是她们自己的错,她们没有能力更好地管理自己的生活。不幸的是,当涉及到理解经济和政治的大背景时,加拿大人知之甚少。因此,他们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其实真正的问题所在是我们身在其中的经济制度。

不要害怕:这个问题是我们所生活的无情的资本主义造成的失控。

早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我们拥有的社会还可以被称为“仁慈的资本主义”。那时候相比现在,财富分配更加平等。大多数公司觉得他们有义务缴纳税金——嗯,至少是要缴一部分税。大学教育和住房都比现在便宜。在80年代初期,西方许多有权有势的企业家和政治家开始大刀阔斧地改变政治经济体系。一系列被称为新自由主义的政策——从来没有试验过的——被强加给我们。

635344149279940866

该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涓滴经济学(即里根经济学:把钱都给上层富人,希望它可以一滴一滴‘外溢’到穷人手里)用大量的现金填补了富人和企业的口袋。普通人的收入却没有丝毫增长。

大约35年前发生的这些变化对大多数人的影响是有据可查的。现在富人和公司都缴纳很少的税金。许多社会服务项目由于税收不足已经不存在了。当为富人减税的制度使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来运转的时候,政府强迫我们来弥补剩下的资金缺口。工会被迫就范,主流媒体屈从于企业界的权势。

虽然富人们的收入获得了巨大的提高,但是加拿大实际最低工资四十年来基本上没有变化。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在2013年加拿大的平均最低工资是10.14美元每小时,如果将1975年的工资以今天的物价换算过来,几乎是一模一样。

加拿大政府长期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压制工资的增长。目前,加拿大平均的最低工资实际上比1975年时还低。左翼政党新民主党发起了“up the wage”运动,希望在全国范围内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

加拿大政府长期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压制工资的增长。目前,加拿大平均的最低工资实际上比1975年时还低。左翼政党新民主党发起了“up the wage”运动,希望在全国范围内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

最近几年职场上最大的研究是加拿大国家项目在2012年进行的关于平衡工作和家务的研究。该研究表明几乎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人每周工作超过45小时 ,比二十年前增长了50%。工作周规定更严格,带有弹性的时间安排在过去10年中减少了三分之一。

职场和家庭压力造成的后果是严重的短期和长期伤残索赔的增加。加拿大职业健康心理学研究会主席凯文*柯乐伟博士说,根据提供工作保险的公司报告,30%到40%之间的索赔与职业压力造成的心理健康或心脏疾病相关。

如果加拿大人有更好的全面的教育体系和对社会负责的大众媒体,由CBC采访的两位女性将会明白,他们和其他数百万压力重重的人都不应对他们生活中的混乱负主要责任。但主流媒体告诉我们,如果我们遭遇危机,这是我们自己的过错,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地解决自己的问题。

但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年复一年压榨我们的制度。

这篇文章最初出现在尼克·菲尔莫尔的博客,“一种不同的观点”。

 

 

文章评论(0)
回复
467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