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6年04月07日 22:53

私有制是女性遇袭的罪魁祸首

13226.1

文/Snoopy

和颐酒店女性遇袭事件上了新闻热点,一个年轻女孩在北京入住如家下属的和颐酒店时,无故遭一陌生男性暴力拖拽,男子还打电话叫朋友过来帮忙,疑似意图将其拉去卖淫。在女孩大声呼救的情况下,酒店工作人员和大多数房客只是围观,并未极力阻止该男性。只有一名女房客拉了她一把,延长了男子拖拽的时间,最终她才得以获救。事后女孩在微博上讲述自己的遭遇,并说酒店到处可见招嫖小广告,她还查到该酒店有卖淫窝点的记录。最后她指责携程资质审查不严,酒店管理不严甚至有协助卖淫之嫌,女孩报案后派出所和酒店事后都没有严肃处理此事。前日该和颐酒店举行现场发布会,酒店相关负责人承认酒店存在安保管理、顾客服务不到位的问题,并向当事者及社会公众表示道歉。但发布会仅仅进行了几分钟,酒店负责人并未回答记者问题,当事人和公众对酒店的回复并不满意。

评论中有人把曾经曝出过不良事件的酒店都列出来,呼吁抵制这些酒店,来杜绝此类事件。但这些酒店大多是比较大型的连锁酒店,他们占据了酒店市场的大部分份额,也就是说我们在陌生的城市选择住宿的地方,有很大的几率都会选择这些酒店。而且小旅馆在安全和管理方面肯定是不如这些大的酒店的。

为什么大型连锁酒店也会存在安全隐患?在资本主义社会,酒店的规模大表示是资本家对市场的垄断程度,并不表示它会承担相应巨大的社会责任。社会责任这个词,只是资本家为了吸引顾客或害怕顾客流失,需要维持良好形象的空话而已。酒店作为企业关注的只是利润,酒店提供给顾客酒店和服务,顾客付出相应的费用,其他的事都跟酒店无关。这才是市场经济的逻辑。安全保障也是一种商品,想要获得安全保障,那也得付出额外的费用。同样是女性,经济条件优越的就可以选择住更高档安全的酒店,甚至为自己配备私人保镖,她们遭受袭击的概率就小得多。

“女孩一个人出门在外要注意保护自己。”

这类观点是很多人看到新闻的第一反应,所以随着此事火热,网上也给出了几个女性遇袭时的自救措施,还出了一个漫画。内容有以下几条:

“没人出来就喊着火了”
“住酒店一定拉上栓门链”
“遇到事不要喊救命,要大喊抓流氓”
“大肆破坏酒店财物,这样服务员就会出来了”
“遇袭的时候要首先打破消防警报,这样全楼都会报警”

一个年轻女性在陌生的酒店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还能这么机智勇敢,不仅知道消防警报在哪儿,在被犯人拽着的时候还能去破坏酒店财物,还能成功营造着火的氛围。这都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吧。当然拉上门链是可以的,不过有事总得从房间里出来吧。这次女子遇袭就是在房间外面发生的。女性遇袭事件,袭击者大多数是男性,女性在体力上本就处于弱势,在没有别人帮助的条件下本来就很难逃脱,而且被袭击的是被动的一方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可以说这次事件中的当事人比较幸运,袭击者的准备并不充分,没有带刀具威胁被害,同伙也没有及时来配合,事件发生地点有不少人能看到,而且还有个好心人拉了她一把,她才能勉强逃脱。如果作案人选在夜黑风高没人的地方作案,同伙也配合得很好,而且事先准备了利器,绳子等工具可以随时拿出。在这些条件下,可以说被害人几乎没可能逃脱了。我们或许看到过女性在被袭击时自己机智逃脱的故事,但是大多数被袭的孤立无援的女性都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人身伤害精神伤害,甚至失去了生命。女性自我保护的各种方法大多不切实际,对降低这种犯罪发生的次数几乎没有作用。

有些女权意识比较强的人也敏感地意识到这种说法的问题了。“为啥出了这种事不是要求男性不能这么做,反而要求女性保护好自己。这简直也太欺负女性了吧。”笔者也认同这种反驳。但之所以整个社会都认为这种观点挺正常,是因为大家都默认我们无法阻止犯罪者主动的行为,默认人人为私的逻辑,默认我们对此不能做出任何改变。

也许经历这种遇袭事件的女性是少数,但是相比之下,经历过性骚扰的女性就很多了。2014年一项调查显示,在20—64岁的城市女性中,曾经被性骚扰动作侵犯过的占10.6%,被性骚扰语言侵犯过的占15.3%。如果把调查总体限定在出生于1980年到2000年的女性,这个比例会更高。

前段时间有个新闻,公交车上一位被骚扰的女子勇猛的用拳头反击了骚扰者,大家都拍手叫好。但大多数女性是无力也不敢去反击性骚扰者的,甚至有不少直男癌认为女性被性骚扰责任主要在女性穿得太暴露。如果这个社会的价值观都是这样的,那么骚扰者会更加猖獗,围观群众更不作声,被骚扰的女性也就越不敢反抗,甚至会有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加入骚扰者的行列中。女权主义者们在舆论上反对直男癌,反对性骚扰是为保护女性权益走出了第一步。

Papi酱自导自演视频呼吁反对性别歧视,反对性骚扰

Papi酱自导自演视频呼吁反对性别歧视,反对性骚扰

但其实性骚扰大多发生在公众场合,骚扰者也并不像袭击者一样会携带利器,对周围的人造成不了威胁。只要几个男性上去围攻骚扰者,几个女性去保护被骚扰者,骚扰者很快就会被制服或者吓跑。如果大家都这样见义勇为,不仅不会伤害自己,也能杜绝性骚扰事件的发生。

但事实并非所愿。在关于女性遇袭这件事的评论中,大家提到最多的就是这个社会的冷漠。因为在现场的人即使误以为这两个人是情侣夫妻,也能明显能看到是男性在对女性施暴。而且当该女孩在歇斯底里地呼救的时候,围观的群众也没上前阻止。今日,酒店工作人员对于酒店内出现的招嫖小广告问题也作出了回应。他们说早就看到了那些小广告,但是不敢去管这件事。

我们的价值观从90年代前的“见义勇为”到21世纪后的“看情况而为”再到如今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一系列价值观的转变正是随着中国社会私有化的进程而展开的,市场越是在社会中发挥主体作用,人心也就越冷漠,越自私,而犯罪的现象也就越来越多。而与此相反,我们认为整天打砸抢烧。乱作一团的文革时期的犯罪率是建国有史以来到现在最低的,这与那时的公有制体制和群众运动是分不开的。从这个角度而言,人人都是私有制的受害者。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主人公马小军回忆文革时期的生活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主人公马小军回忆文革时期的生活

在私有制的社会中,总是存在一部分“弱势群体”。比如奴隶社会的奴隶,封建社会的农民,当然在资本主义社会之前都不会有弱势群体这个词。因为那个时候奴隶,农民地位低是应该的。而在号称自由平等博爱的资本主义社会,尤其在号称是社会主义的中国,就有一个弱势群体的说法。这个说法表明国家会帮助弱势群体改善生活,似乎国家的作用是在调节贫富差距。

但这个概念一开始就在误导人,弱势群体的形成不是因为他们本身弱,而是社会存在的剥削压迫使他们只能成为弱势。而且这么多年来,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高,贫富差距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大。“强者”不断拿走“弱者”劳动成果的一部分,“强者”才能一直成为“强者”,“弱者”才能成为“弱者”,而且弱者必须是大多数的,这样才能为强者提供丰富的剩余价值,这样才符合资本主义的统治秩序。比如国家一直在呼吁在公交车上要给老人小孩孕妇等让座,但经常我们还能看见老人小孩孕妇抱小孩的乘客都是站着的。国家只要对富人多征一点税,用于加强公共交通建设,公交车上座位不足的情况就能得到很大缓解。让公交车上的人互相让座,但座位永远只有那么多,长年坐公交车的底层群众生活一点儿都没有改善。

代表资产阶级的国家从来就没有想让弱者生活变好,因为弱者生活变好就损害了统治阶级的利益。除非“弱者”们发起大规模运动,威胁到了统治阶级的统治,统治阶级才会不得已作出改变。对劳动者真正有好处的举措,都是靠劳动者自己斗争出来的。但是如果没有持久的社会运动,工人运动,对老百姓有好处的举措也迟早要被资产阶级取消。

这次的女性遇袭事件,不仅仅事关女性这一群体,其实说明了经济上的被剥削者也同样是政治上的被压迫者,人和人不是平等的,雇佣劳动者在社会中是无力而卑微的。依靠个人奋斗无法改变我们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在不触动资本主义秩序下的经济斗争也只能取得暂时的好处。被剥削者被压迫者只能通过彻底的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掌握生产资料,继而消灭阶级来实现人人平等。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可能会形成新的阶级。如何通过汲取过去的经验,防止这一点也是我们要关心的问题。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