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视野 2016年04月15日 21:19

书评|代议制民主真能实现民主吗?

图片1-2
《直接民主的社会结构:关于平等的政治经济学》

作者 塞缪尔 · 斯旺森 

译者 猴赛雷    校对 笑梅

民主党代表团(不受选民制约的)角色最近成为新闻焦点,促使大众讨论怎样能够使一个无代表的西方民主社会运转起来。

作为加拿大的新总理,贾斯丁 · 特鲁多明智的第一步说明民主至少要代表人民,如,内阁中的两性平等、认可‘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一个保护加拿大土著人的组织)的报告。

特鲁多受到赞扬,因为其加拿大政府的组成成分似乎能够代表人民的政治姿态,但是这样的姿态产生什么实际效果呢?

代议制民主能够完全代表全部公民吗?John Asimakopoulos认为并不能。

《直接民主的社会结构:关于平等的政治经济学》提供了一个非常广泛的前景,关于革命性的反资本主义的劳动关系和政治代表性。

我们需要直接民主,因为“任何基于选举的系统,不管是司法还是行政或任命的(如最高法院),都将腐败。”

正如权威人士回忆刚刚去世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Antoinin Scalia的一些言论,令人们更加趋向于一个不同于选举和任命的体系。

想象一下,如果民主的标志是彩票而不是选举。与挑选陪审员不同,从公民中随机选取候选人能够给不分年龄的所有人平等参与民主的机会。

公平的工资会实现,人们有更多的时间自学和参加民事活动,实现这些首先要有一个专注于积极的劳动关系的经济系统。

Asimakopoulos设想有一个主要是无政府工联的机构,比如一个工人委员会能够平衡代表各个行业的工人。

Asimakopoulos认为理想的劳动关系是利润和报酬能够建立在平等的民主协商之上。

虽然是革命性的,Asimakopoulos设想的城市是一个宏伟的、建立建立绝对政治平等的规划,但也有其缺陷,如,它假定每个人期望一样的政治参与,而且资格的重要性不一致。

有种说法就是代表一定要‘合格’,比如,他们要受过一定的教育或通过一个资格考试之类的。人们非常容易并合乎逻辑地同意这种说法。但这是错误的,因为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平等的民主社会,我们就都有平等的权利投票和行使管理。建立‘资格’门槛实际上是剥夺一些人的权利。

虽然’资格’是对权利的剥夺大家基本接受,但’资格’就是错的吗? 不管我们如何确定’资格’, 其暗含的概念是合理的. 也许天真,我们都希望能够信任我们的决策人. 但不该滑向符合逻辑但错误的边缘,即,这个令人质疑的等式:民主权利=行使管理的能力。Asimakopoulos进而转向法制的争议,他认为‘乌托邦’式地废除法制是不可行的。他说:“多数空想家拒绝任何法律体系,认为不该有任何强制,个人应该有进入或退出协议的自由。但不幸的是这将导致混乱。” 他非常尖锐地指出。“在州、区域级别,应该从合格的律师群体中随机选出法官。”

此书的第一部分“理论、实践、改变”非常出色,它运用清楚的事例和时间段对当今和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学提供了清晰易懂的批判,此书开篇就以否定代议制民主提出了吸引人的理论,然后以激进的政治和劳工关系制度的重建使平等和劳动价值最大化。政策狂们可以从书中找到可行的例子实现劳动价值,还有没有实践过的自由开放的公共策略,以应对完全不能代表公众的自由资本主义体系。

2016 年 2 月 23 日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