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4月20日 21:54

人口衰减,凭什么拿同性恋和堕胎开刀?

文/尘沙

一,日本人口衰减,政客攻击同性恋和堕胎

2月26日,日本公布了去年10月1日起进行的2015年国势调查结果。日本总人口数为1亿2711万人,比2010年上一次调查时减少了94.7万人,是1920年日本开始国势调查以来,首次出现人口总数下降,减少率为0.7%。日本人口已经经历了连续六年的减少。

日本连续六年的人口减少

日本连续六年的人口减少

日本总务省分析认为:“每年死亡人数高于出生人数的自然减少约20万人。但是,在日本居住的外国人有所增加,所以人口自然减少数量远高于此。”甚至有日媒认为,如果照目前的趋势下去,200年之后日本的人口数量将减至1400万人,300年后将少于450万。

在人口衰减的背景下,有日本政客将矛头对准了同性恋人群。在日本朝日电视台3月2日播出的《北野武的电视擒抱》节目中,日本自民党众院议员柴田昌彦提出,同性婚姻的自由或将与日本少子化问题挂钩。意思是说,人们不生孩子是怪同性恋。提出这一论点后,当时就在演播厅引起质疑。

日本出生和死亡人口

日本出生和死亡人口

根据日本电通总研实施的调查显示,日本国内的LGBT人群比例约占总人口的5%。从上图可以看出七十年代以来,日本每年出生人口几乎一直在降低,从顶峰时期的200万降低到如今的100万。5%的同性恋人口能导致日本新生儿数量几十年来降低一半,是忽悠鬼呢。

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2014年人口动态统计》显示,2014年日本全国婚姻登记数为64万3740件,比2013年减少1.7万件。男女平均结婚年龄分别比10年前增长2.6岁、3.2岁,达到了31.1岁和29.4岁。除此之外,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及人口问题研究所发布的《2014年人口统计资料集》还显示,50岁男女的“生涯未婚率”分别为20.14%与10.61%。可以看出,“生涯未婚率”是远高于同性恋人口比例的,把人口衰减归结为同性恋也太不严谨。

除了把矛头指向同性恋之外,日本政客还要拿堕胎开刀。

日本政客:禁止堕胎以提高出生率

日本政客:禁止堕胎以提高出生率

众所周知,堕胎权利是对妇女的一项保护,有利于防止妇女成为生育机器。顺带提一下,根据27个国家的堕胎报告,女性堕胎原因中居于前两位的是:希望延迟抚养孩子时间(25.5%)与不能负担抚养孩子的金钱 (21.3%)。总之,很多堕胎和穷有关,这是政客们不愿意提及的。

二,人口衰减的真正原因是无产阶级的贫困

面对人口衰减带来的经济进一步衰退,日本一些政客把矛头指向同性恋和堕胎。我们不禁要问,人口衰减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从事性教育和不孕咨询的民间组织“日本家族计划协会”主席北村邦夫说,日本近年来经济不景气、前景不明朗是导致年轻人不愿谈恋爱甚至没“性趣”的原因。这一点在男性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23岁的樋渡阳介(音译)就是其中一个代表。他是负责安装光纤设备的临时工,月薪15万日元(约合8220元人民币)。每月还债和购买生活必需品后,他只剩下2万日元(1096元人民币)至5万日元(2740元人民币)。他说:“就凭这点收入,我自己生活都勉强度日。我连买好衣服的钱都没有,哪个女人会看上我这样的人?”

有网友测算,在日本培养一个大学生大概要花3000多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50万元)。即便不含教育费,22年间抚养费也要花花16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80万元)左右。

再看上边例子中的工人樋渡阳介,每个月只能储蓄2万到5万日元。取平均数每个月3.5万日元计算,22年只能储蓄924万日元。即便他妻子和他收入相等,整个家庭在有了孩子(而且只是一个孩子)成长的22年间只能储蓄1848万日元,刚刚超过除教育费用之外的最基本抚养费即1600万日元。就是说,即便这个家庭把全部储蓄都用于孩子的抚养,也只是刚刚能养活孩子。

2015年初,日本厚生劳动省发表的每月劳动工资统计调查结果表明,2014年日本全国职工月平均工资时隔四年首现增长,但扣除物价上涨部分后的实际工资却比上年减少2.5%,为连续三年下降。这样,日本一些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孩子就不难理解了。

三,这正是在谈阁下的事情

也许有读者会说,日本人绝种和我们有啥关系?我们接下来正是要谈阁下的事情。

人们养不起孩子的状况,也不是日本独有。高盛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美国现在女性平均 26.2 岁生第一胎,1966 年~1980 年出生的X世代为 24.5 岁。且千禧世代比上一代生的少,现在美国每 1,000 人中有 12.4 个婴儿,1995 年数字为 14.6 人。与养育 1 到 3 个小孩在各项开支上的差距,发现养 3 个小孩,成本比 1 到 2 个大幅攀升。

养育第3个孩子的成本比第二个大幅攀升

养育第3个孩子的成本比第二个大幅攀升

在我国也是一样,单独二孩政策2014年1月开始,按照事先的预计,2015年该政策的效应将明显出现,年出生人口估计会持续增加到1700万,甚至1800万。而实际上,2015年全年出生人口总数为1655万人,比上年减少32万人。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中国白领在单位长时间地拼命工作,一半人说每月性生活不到一次。这也可能跟大批20多岁的年轻人仍然跟母亲(甚至祖母外祖母)挤在城市单元房里的事实有关。这显然比最好的避孕药还灵。政府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1300万例流产,这还只是官方注册机构提供的数字。这些流产有超过一半出自25岁以下的女性。这一切对于北京希望激发的生育革命都没什么帮助:上个月,北京宣布所有中国人现在都正式获准生育两个孩子。完全没有什么迹象显示,育龄女性准备听从新的生育法令。社会的日益繁荣、城市化以及养育孩子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使很多大陆夫妇不愿意生两个孩子——甚至连一个都不想生。

四,资产阶级怎样应对对人口衰减:从鼓吹家庭价值到批判同性恋

对于各国资本家来说,人口的衰减意味着劳动力供应的减少,意味着他们利润的减少。

面对人口衰减,今天的资本家们甚至不如一百多年前资本家。

“法国近几十年来,工人从资产阶级那里学会了人工节制生育:或者完全不生孩子,或者不多于两个。工人们极端贫困。以致很难或者根本不可能养活大的家庭。结果,法国的人口几乎没有增长。……于是资产阶级“顿时慷慨起来”:亲自起来坚决主张为工人阶级进行某些改善,使之恢复一下元气,多生一些孩子。要知道,如果把母鸡杀了,那它就再也不会生蛋了。”

——《共产主义ABC》

一百年前的资产阶级还要考虑一下,“为工人阶级进行某些改善,使之恢复一下元气,多生一些孩子。”而今天的资产阶级甚至不愿意这么做。他们怎么做呢?首先是鼓吹家庭价值和妇女对于家庭的责任:

日本演艺界男神福山雅治9月28日突然宣布与吹石一惠结婚,举国震惊。9月29日,菅义伟(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在电视台新闻节目中对福山结婚一事称,“以他们结婚为契机,希望妈妈们一同以积极生育的意愿,为国家作出贡献”。

顺便说一下,在我国情况也是一样的:

2013年10月31日,习近平指出,要注重发挥妇女在弘扬中华民族家庭美德、树立良好家风方面的独特作用,这关系到家庭和睦,关系到社会和谐,关系到下一代健康成长。广大妇女要自觉肩负起尊老爱幼、教育子女的责任,在家庭美德建设中发挥作用,帮助孩子形成美好心灵,促使他们健康成长,长大后成为对国家和人民有用的人。广大妇女要发扬中华民族吃苦耐劳、自强不息的优良传统,追求积极向上、文明高尚的生活,促进形成良好社会风尚。

然而,日本内阁官方长官“希望妈妈们积极生育”的言论一出,便遭到日本各界,尤其是女性团体的一致反对,日本舆论批评菅义伟的言论是旧日本帝国时代强制生育政策的翻版,把女人当成生孩子的机器,是对日本女性的不负责任。

在洗脑几乎没有卵用的情况下,就开始攻击同性恋和堕胎,“这些不生孩子的人,把孩子打掉的人太坏了,要让我们民族绝种了。”于是我们就看到了文章开头的那些事情——日本政客对同性恋和堕胎的攻击。

对于占今天社会多数的雇佣劳动者来说,他们是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为生的。劳动力的价值包括一项:延续劳动力所必需的生活必需品,也就是说,包括抚养和教育孩子所需要的费用。如果劳动者连孩子都养不起,那只能说明,根本没有支付给他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应得”的工资(即便这已经是剥削了)。从这个意义上讲,要想提高新生儿数量,归根到底要从改善劳动者的生活、提高他们的收入入手。

面对人口衰减,资产阶级使用了各种招数,从宣扬家庭价值和妇女责任,到攻击同性恋和堕胎,但唯独对工人阶级的贫困闭口不谈。如果人口衰减的危机进一步发展,人类的可持续发展是谈不上的。人类要想继续发展,就必须与工人阶级的贫困处境作斗争,与资本家无止境的积累欲作斗争,与他们所代表的资本主义制度作斗争。

 

文章评论(0)
回复
46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