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4月27日 21:37

桑德斯和左派:社会主义者的作用是什么?

BernieRally-628x356

作者  布莱恩·库卢里斯(Bryan Koulouris)

译者  路过海王星的水滴   

伯尼•桑德斯的竞选已经让数百万人兴奋不已,使有关社会主义的讨论进入了美国主流社会。除了得到工人阶级的捐款,桑德斯在年轻人中间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支持。这是社会运动和政治的未来的重要指标。但是,仍然存在一个矛盾,那就是桑德斯是作为美国民主党的候选人进行参选的,而民主党一直是“社会运动的坟墓”。

有组织的左翼已经用种种方法,对这一具有历史意义但是又很复杂的局面作出回应。而这提出了一些关键的问题。社会主义者如何以非宗派的方式工作,与更广泛的社会运动结合起来,同时又不陷入抛弃他们的原则和政治的陷阱。在桑德斯的竞选中,社会主义者起着什么样的作用?

一些极左翼团体除了谴责桑德斯,没干别的事,完全没有认识到,数百万年轻人和工人刚刚激进化,在这样的形势中蕴藏着机会。当指向美国民主党的被企业控制的本质时,社会主义替代党就得以介入桑德斯的选举,需要自下而上的政治运动,以及一个新的代表99%的人的党与右翼和华尔街对抗。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DSA)是美国最大的左翼组织(虽然组织比较松散)。他们已经介入到桑德斯的竞选之中。不过在如何与桑德斯联系的问题上,社会主义替代党和民主社会主义党的策略、方法和道路是所有不同的。

建立走向胜利的运动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在它40年的历史中,始终对他们推动民主党左转的目标直言不讳。我们相信美国民主党根本上是服务于企业精英的。左翼要将其“捕获”,远比建立一个新的群众性的工人阶级党困难得多。而且,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内许多的领袖相信资本主义会逐渐被改造,不需要将其彻底替换。我们支持每一个能提高工人阶级地位的改革,但是我们不相信资本主义的毒牙能被拔掉,变得无害。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对桑德斯竞选的态度,反映了他们的社会民主主义的政治主张。他们为人们提供了一系列材料,用于支持竞选。他们的传单上包含了很多关于桑德斯履历中的积极方面的有用信息。他们提到了大众对社会主义思想的兴趣,以及需要建立一个运动来帮助桑德斯赢得选举。这样很好,但是关于如何与得到亿万富翁支持的美国民主党领导层作斗争,如何构建社会变革运动,他们的材料提及的却很少。

比如,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的材料里从来没说明,桑德斯在民主党内选举中要对抗的是什么,从公司的资金,到媒体的攻击,再到超级代表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负责组织协调民主党的竞选活动。)的蓄意破坏。这给了读者这样的印象,似乎桑德斯可以相对轻松地赢得提名。然后,在我们看来,需要有一个大规模的政治变化,才能够击败希拉里和民主党当权派。这需要使桑德斯的支持者政治化,把竞选和建立社会运动联系起来。

 

 “民主党当权派和公司媒体正在加班加点,以击败伯尼•桑德斯和他的民主社会主义计划。这场政治革命的含义远不是投票那么简单。”(图为社会主义替代党发起的“Movement4BERNIE”运动的网页)


“民主党当权派和公司媒体正在加班加点,以击败伯尼•桑德斯和他的民主社会主义计划。这场政治革命的含义远不是投票那么简单。”(图为社会主义替代党发起的“Movement4BERNIE”运动的网页)

根据我们的经验,在桑德斯的支持者中有反击公司统治的好斗情绪,这种情绪可以转变为斗争和运动。这就是为什么卡萨姆•萨万特(Kshama Sawant,社会主义替代党的成员,西雅图市议员)发起#Movement4Bernie 运动的原因。

1%的市长”(“Mayor 1%”)拉姆·伊曼纽尔

1%的市长”(“Mayor 1%”)拉姆·伊曼纽尔

在芝加哥,社会主义替代党的成员在一月份帮助发起了“为了伯尼的游行”(march for Bernie),有4000人参与。游行者听取工会积极分子的演讲,“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组织者强烈要求“1%的市长”(“Mayor 1%”)拉姆·伊曼纽尔辞职。这有助于将争取经济平等和种族平等的斗争结合起来。社会主义替代党的演讲者指出,管理芝加哥的是民主党,他们应该对容忍种族主义警察和对公共教育的攻击负责。我们认为,需要一场群众运动来反对经济不平等和制度性种族主义。这将需要来自下而上的独立斗争,还需要有明确的需求、协调的行动和民主结构,随之建立一个新的政党,代表来自桑德斯竞选中的工人阶级。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的材料里经常强调反对种族主义,指出桑德斯的计划有助于有色人种群体,但是在他们的传单上并没有提及组织抗议活动和直接行动反对警察暴力的必要性。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关于桑德斯竞选和种族主义的材料似乎在暗示,在这个国家选择桑德斯将会解决种族主义的大部分问题。

我们需要一个代表99%的党!

桑德斯允诺,无论谁成为民主党的候选人,他都会支持。虽然“不是伯尼,就是破产”(“Bernie or Bust”)和“进步分子反对希拉里克林顿”(“Progressives Against Hillary Clinton”)等团体对此表示不安,但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却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如果对桑德斯的热情支持最终被用于华尔街政治家的竞选,这将是一个悲剧。虽然社会主义者需要认识到工人、女性、有色种族对共和党初选中的反动分子的恐惧,但他们有政治责任揭露希拉里是为沃尔玛和华尔街的利益服务的。社会主义替代党不会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如果桑德斯不能得到民主党的提名,我们认为他应该作为无党派候选人参加十一月的大选。

卡萨姆•萨万特和桑德斯

卡萨姆•萨万特和桑德斯

社会主义替代党为构建独立运动而奋斗。这种独立运动不仅对于桑德斯胜选是必要的,而且对于持续的反对亿万富豪阶级的斗争也是必要的。工人阶级的政治代表反对反动的共和党和企业所支持的民主党,是这一必要策略的组成部分。这样做时,我们仍然批评桑德斯,特别是对外策略(1/28/2016)。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真正的社会主义意味着联合国际斗争,在全世界工人阶级面临的问题上政治明确。

我们希望这个文章可以激起更多的讨论,作为有组织左翼关于桑德斯竞选的争论的一部分。比如,拥有广泛读者的雅各宾杂志,它的编辑巴斯卡尔(Bhaskar Sunkara)所采取的态度与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差别并不大。

不幸的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主要是通过附和当下的情绪来支持桑德斯,却没有能够把争论往前推进,探讨民主党的本质,以及需要广泛的政治变革来战胜希拉里。社会主义替代党指出,要靠建立独立的社会运动才能取得胜利,并且呼吁组建新的政党。未来数月或数年会出现的动乱事件和群众斗争将证明,我们参与桑德斯竞选的方式是正确的。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