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5月11日 21:59

葡萄牙共产党(PCP)中央委员会的报告

bandeiras_comunistas

译者  Eyal  踏雪         校对  人在江湖   赤望

在2015年12月13日召开的葡萄牙共产党中央会员会第十三次会议的报告

葡萄牙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2015年12月13日举行了会议,会议上考查了社会党(PS)上台打败社会民主党/民主和社会中心-人民党(PSD/CDS-PP)政府所引起的政治结构变化,对人民将要面临的经济与社会状况进行了评估;会议指出群众斗争发展的核心是确保人民权力、收入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会议确认加强党组织建设,加强党与群众的联系,加强党的政治主动权,明确了近期任务——也就是Edgar Silva的共和国总统候选资格以及在2016年12月召开PCP的第二、三四次代表大会。

1.加强政治主动权与斗争,反抗剥削与国家衰落

社会民主党/民主和社会中心-人民党政府决定性的失败是由葡萄牙工人和民众的长期的斗争所导致的。人们在上一次议会选举中,明确了他们所需要改变的不仅是政府,还有强加于自己身上的那些政策。当面对由社会中最保守的部门所推动的意识形态上的暴力运动以及共和国总统对于实现人民意愿采取回避与拖延的态度时,就如同葡萄牙共产党一直提到的,伴随着社会党的上台,寻找一个统治上的解决方案与新组阁的政府中形成的政治力量关系保持一致就成为了可能。

如此便为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活开启了一个新的时期,这个时期将为解决葡萄牙的工人和群众最迫切的问题提供更多有利的条件。

然而,除了那些大量弄虚作假的操作以及对事实的歪曲,这个国家的严重情况是与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和民主和社会中心-人民党政府近十年来一直身处的垄断资本和欧洲资本主义一体化的利益不可分割的。实际情况是:夸张的贫穷与失业,显著而仍在持续扩大的社会不公,拒绝为数百万的葡萄牙民众提供得体的生活条件,社会陷入衰退与经济萧条,持续增长的债务,严重的依赖性和必须要冲破的内部与外部条件。

现在开始采取的措施能够有限的逆转过去四年间被强加的经济衰退,这展示了一种可能性,同时,真正需要做的事情也变得更加清晰——通过斗争与右翼政策决裂,然后选择一种爱国的左翼政策。在不久的将来,用更进一步的斗争去恢复、捍卫与争取权力,这要求工人群众的广泛参与。

加强组织建设与发展它的政治主动权,促进与强化群众的斗争,坚定的参与总统选举,葡萄牙共产党将会继续担任它在捍卫工人、民众与国家利益的斗争中不可替代的角色。

2.一连串的剥削、贫穷和衰退

2015年末,葡萄牙背负着一连串由身陷右翼政策和欧盟资本主义集团的社会党、社会民主党、民主和社会中心-人民党执政十年来所留下的问题,被《稳定和增长条约》以及《侵略条约》(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s and the Pact of Aggression)的应用所造成的后果加深。社会民主党/民主和社会中心-人民党(PSD/CDS-PP)政府过去四年来的所作所为让这个国家更加贫穷与不公,社会倒退,依赖性增加。这个国家失去了生产能力,财富,战略公司,就业机会与人口。工人与群众失去了他们的收入与权力,见证了他们的生活标准降低到许多年前的水平。这个时期内数百万葡萄牙民众的牺牲可以从社会民主党/民主和社会中心-人民党(PSD/CDS-PP)破坏性的工作中找到原因,他们的工作反映在投机者,银行,财团和列强的利益上,同时还伴随着集中与垄断者的再起——这些才是这种剥削民众,使他们贫穷的政策的真正受益者。

继承那些右翼政策的推动者和受益者所遗留的欺骗行为与对现实的歪曲行为是与经济重建的目的背道而驰的。正是这些做法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导致了上个世纪后半叶以来的最严重的衰退。

去工业化在相对与绝对两个方面持续的进行着。捕鱼业在过去的五年间持续的衰退使它达到了最低点。农场的剧烈衰退(同时伴随着土地的集中)和渔船队的数量削减持续进行着。所有的农业与渔业,加上工业与建筑业,在加入欧元区以前占国民生产的三分之一,而如今只占有四分之一不到,还流失了三分之一的工人。

投资(固定资本形成总值)在加入欧元区以后便发生了剧烈的下降,在三巨头以及社会民主党/民主和社会中心-人民党(PSD/CDS-PP)政府的干预下,甚至连对固定资产损耗的补偿都停止了,政府成了从国家抽取资本和减少生产的机器。用于产品研究与开发的总支出GDP从2009年开始便持续的下降。生产率指标仍然显著低于2008年的水平。贸易平衡被剧烈的投资与消费紧缩所导致的贸易顺差打破,再一次转向了严重的赤字。这个国家从根本上来说陷入了停滞,投资的紧缩,减少至过去五十年来的最低值,看不到复苏与未来。

尽管最近产生的许多有利条件形成了一种可能会持续的良好氛围,比如低利率,低油价,欧元贬值,欧洲央行货币扩增计划的延长,公共的和外国的债务分别达到了GDP的130.6%和112.4%,在2015年9月末,这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事实上,由于这些年来债务的规模与不稳定性加剧,对公共投资与社会功能的需求与日俱增。在目前情况下,葡萄牙工人们创造的财富都被大型金融机构与外国资本吸收了。

PCP的中央委员会认为,目前的这种政策,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可能恢复就业,也不能像目前所宣传的一样稳定的减少失业。官方公布的上一个季度失业率为11.9%。然而,如果将那些出现暂时性失业的人也考虑进去,真实的失业率应该为20.7%。这还不包括成千上万的移民(2014年大概有135000人,在之前的立法时期内有约500000人)和那些愿意参加工作或是进行职业培训的人(在10月份大概有134000人)。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在这样一种更低的劳动力成本与更严重的剥削的政策下,不稳定性正在快速增加。在过去四年中,暂时性或永久性移民一直在增加。在2013年,葡萄牙有270万贫困人口,在2014年,则有四分之一的人生活在了贫困中。所有的衡量社会公平状况的指标从2009年起都变得更加糟糕了,比如说被窃取的工资、养老金、退休金、社会福利,以及强加于非垄断阶级和阶层的残酷的赋税。葡萄牙社会变得越来越贫穷与不公平。

2008到2014年间,社会储蓄为银行提供了超过200亿欧元,每年的公众债务需要支付七十到九十亿,还有成千上万的欧元投入对那些大企业的援助与所得税断层,政治交易(从互换合约到公私合作模式)和解决丑闻(比如说公开的将BES/GES卷入的那一宗)。同时,因为根本就没有钱,控制了国民经济的上市公司被廉价出售给外国人,为人民提供的社会服务极大的瓦解,国家健康服务受到冲击,公共学校被取消,地方自治区的财政与自治程度明显降低,司法与文化遭到轻视。

通过深化对继承来的右翼政策的应用,社会民主党/民主和社会中心-人民党(PSD/CDS-PP)政府跪着背离了这个国家。PCP中央委员会再三强调上一届政府执行的政策公开的、系统性的对抗着共和国宪法。这个政府利用财政赤字作为强加最有破坏性的措施的借口,并且甚至无法达到他们自己所定下的目标——在过去的几年内将赤字削减至GDP的3%以下。

这个政府直到最后都在坚持着自己灾难性的政策,在选举前夕利用《下调收入附加税》这么一个里程碑式的骗局来引导着葡萄牙民众。他们试图移交TAP(尽管由于能力的限制效果有限)来隐藏银行的真实情况(尤其是班尼弗银行),假装这种经济和财政状况(由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是政府和总统为了其控股的大企业的利益而发起的行动。

3.国家政治生活的新时期

在11月10日,PSD/CDS-PP政府的计划在葡萄牙国会中遭到拒绝以后(尽管总统也在尽力阻止这一事件的发生)这个联盟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这项商议持续了了很久(从10月4日进行议会选举开始持续了50天),但最终结果与国会内政治力量间的新关系保持一致。

PCP中央委员会重点强调了PSD/CDS-PP联合政府的下台所代表的意义以及影响范围。首先,必须要肯定的是,政府在选举中被葡萄牙人民打败这个事实与工人和群众的斗争是不可分割的。群众在过去的四年内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力与收入而不断进步着,并且,在PSD/CDS-PP联合政府的计划被驳回的那天,葡萄牙工人总联合会呼吁的行动更有力地证明了斗争是达成目标与取得进步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由于,正如事情的发展所揭示的,它拒绝了本性的欺骗和国会的目标,MPs确立了它决定性的角色,它在实际中决定了共和国的结构组合。最后,就如同PCP所说的,葡萄牙人民所表达出的愿望是对政府和其执行的政策毫不含糊的谴责,以及对于改变的需求(选举结果是最有力的证明)。

这正如葡萄牙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11月8日的会议上所强调的一样,“葡萄牙共产党所给出的答案正是一种需求——改变国家的政治生活。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工人和群众都希望政策可以将他们的梦想变为现实——确保经济的发展,增加收入和权力,稳定工资和养老金,提供更多就业机会,打击不公平,恢复人们能充分接受教育与医疗的权利,确保稳定的社会和提供更高水准的安全保障,接受高品质的社会服务。”

随着PSD/CDS-PP联合政府的下台,PS政府大展身手的时刻来临了。《社会党与葡萄牙共产党联手解决政治难题》可以为在这个立法方面出台问题的永久性解决方案打下基础。PCP所承诺的任务(包括正在进行的)将在公众认可的范围内较强力的执行,同时还会通过政策的实施来为公众提供一种与他们曾经谴责过的前政府所执行的政策不同的“改变的迹象”。

国家政治的新时期开始了,现在有更好的环境来解决新闻界曾经披露过的工人与群众中存在的问题。真正的可能性是在国会的组成变化后出现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这一次政府所做的决定将会满足葡萄牙人民的立法愿望。在公民大会中,一种制度基础将会确保一系列维护工人和群众利益的措施的执行,还有一种制度基础将会尽力完成国会中所有政治势力的愿望:恢复收入与权利,促进医疗、教育和社会安全,支持中小企业与老人、年轻人。

事情的发展如同顺水推舟,在新的立法机关刚开始工作的那些日子里,就有数不清的符合工人与群众的权利和意愿的议案被提出与实行。如果要怀疑这种实现人民意志的统治方案是否能够稳定持续下去,就必须要强调一点,统治方案的稳定性本质上依赖于它的内容。

葡萄牙共产党再次重申它将会对工人、群众以及这个国家恪守自己的承诺。葡萄牙共产党最近重新进行的一个项目是要确保自身在意识形态以及政治上的独立性,进而确保葡萄牙在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同时仍要保持国家独立。

首先需要采取的措施是找到方法逆转在过去四年中被强加的衰退,虽然这些方法产生的效果是有限的,但是也很重要——这四年不能也不应该被浪费。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些方法的实施离不开与右倾的政策决裂并采取一种爱国的左倾政策。葡萄牙共产党已多次强调,这种政策的实施对于削弱垄断资本主义的势力以及打破欧盟资本主义集团及其统治工具对葡萄牙的约束是必不可少的。

就如同葡萄牙共产党所陈述的,社会党政府的计划的基础(受制于在社会党与葡萄牙共产党的联合中所同意的修正案)是它的选举计划,尽管被一系列内部外部的限制因素所局限,这个计划仍然是与葡萄牙的发展相适应的。对于社会党的政府计划的争论在抵制由PSD和CDS-PP所发起的抵制运动中(Culminated in the rejection of the rejection motion tabled by PSD and CDS-PP)达到最高潮,这透露出了这些政党和那些保守部门是如何与大财团勾结在一起,并在总统席尔瓦的示意下对于损害到他们阶级利益的活动是如何展现出鲜明的仇恨态度的。

中央委员会一定要厉声谴责这位共和国总统。他从始至终都在与共和国议会发生冲突,无视总统所要遵从的民主原则,试图强行延续PSD/CDS-PP政府的统治(他也因此自食其果),无视国会的意愿以及宪法所要求他履行的职责。

考虑到席尔瓦在第二十一届立宪政府的就职仪式时所发表的准备与PSD和CDS-PP党共同进行对共和国议会和政府的对抗性活动的言论,PCP的中央委员会对可能到来的危险发出警报。

4.共和国总统的选举:遵从宪法,肯定四月价值(April values)

总统选举的首轮比赛发生在1月24日,就在一个月之前,候选人埃德加·席尔瓦假装明白自己的立场和应该做的工作,不仅仅是履行宪法而且表示要做出改变并和被强加于这个国家的右翼政策决裂。

随着各种候选状态框架的清晰和选举日的临近,更有必要去继续席尔瓦作为候选人时提出的承诺,从他的公开历程来看,在多次会议和相关会议期间,席尔瓦为了扭转剥削深重,社会不公与倒退还有国家衰退而始终在划清决裂的界限;国家的贫困和社会状况正在威胁着民主政权;很多新增因素也威胁着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

通过总统后选人来达到可以具体化为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民主的权利给葡萄牙人民一个进步的、发达的、自主的国家是一种方式。

PCP指出,席尔瓦在工人和群众中聚集了大量的支持,在12月7日,15000个(法律允许的最高数字)签名已经递交了立法院,这个民意幅度还在增长。

PCP中央委员会强调,候选人马塞洛瑞博苏萨得益于一家媒体的宣传。在那上面,他错误的提出尝试作为一名独立的候选人。他对PSD(在这里,他是总统、部长、州秘书长、国会议员和当地政府议员)有很多有益的贡献。马塞洛是PSD 和 CDS-PP所拥有的项目的一部分。PSD 和 CDS-PP利用他的职权收回了他们在10月4日所失去的东西。作为PSD 和 CDS-PP的候选人,马塞洛将继续代表总统的职务,像卡瓦科席尔瓦一样,为了在近期的国家政治局势中得到发展的经济上的和金融集团的利益,他将作为大财团的项目中一个报复性的工具。

考虑已经明确的候选人,葡萄牙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强调,候选人玛利亚贝伦已经聚集了大批的与财团联系紧密的支持者,在最近政治结构的很多事情上她一直在做演变,一些与卡瓦科席尔瓦执行的相近的想法。

至于候选人桑帕约达诺瓦,在竞选中突出,需要强调的是他对宪法作出的承诺,他有很多来自于他的参选支持者的和固有的矛盾的犹豫。

他们是属于一些动机和路线多样化的候选人。

与其他候选人不一样的是,候选人埃德加席尔瓦可以作为一个很很清楚地选择,在工人与劳动力价格,在他们的权利与愿望的表达上,认同他们的斗争,在抵御外国保障国家独立,在抵制金融财团和欧洲列强的投降上。

候选人席尔瓦与其他候选人不同的是,他又一个与右翼政策决裂的目标,他愿意实行左翼的爱国政策,遵照宪法和在四月价值中所规定的来确保一个更加发达的和自主的国家。

这是一切工人和群众,民主派和爱国者以及所有的希望有一个独立自主的葡萄牙的人们所为之斗争的目标。这个目标是和他们参与总统选举,阻止和宪法相悖的右翼政策的斗争不可分离的。

5.加强反帝斗争、团结合作

葡共中央委员会警告由帝国主义引起的升级中对峙和紧张会带来严重的危险,这种危险会加剧冲突,促使仇外心理滋长和法西斯势力的崛起,增加军国主义战争的可能性,这与资本主义的本性及其所面临的深刻的危机是分不开的,这危机不仅在延续而且日渐严重,但同时也要看到工人群众的反抗和斗争

在此形势下,巴黎近期又发生一系列袭击事件,政府遂以打击恐怖主义的战争为借口,使得局势产生了几个特殊的重要变化:新安全税的征收措施打击了权力、自由和基础保证;仇外和种族主义情感的增加滋生了欧洲极权力量的发展——近期法国地方选举中得以体现;军国主义干涉的抬头。

葡共中央委员会呼吁关注中东局势,在这里叙利亚及其支持势力正在持续抵抗美国和北约以及土耳其、以色列和反动海湾政权的帝国主义侵略,他们对外宣称要消灭伊斯兰国的集团,实际以此为借口寻求进一步侵略叙利亚。

美国无视国际法律和联合国宪章,其对外干涉和军事扩张行为,是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领土主权完整的威胁,不仅给中东地区的人们带来巨大的危险,而且带来更大甚至灾难性冲突的风险,其中,土耳其击落俄罗斯联邦战机的挑衅就是加剧了发生这种冲突中的可能性。

葡共对恐怖主义包括国家恐怖主义的回应是,要求美国及其联盟停止对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传播恐怖和毁灭的组织(例如围绕在所谓伊斯兰国的组织)提供政治、经济和军事帮助,并且停止干涉和侵略中东的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主权国家。

葡共中央委员会重申需要阻止中东暴力的升级,并且需要尊重国家主权独立,葡萄牙政府不应该参加类似的军事行动,而且应该谴责军事冒险行为。

葡萄牙的对外政策遵守和平、友好、合作原则,尊重其宪法和联合国宪章。

葡共中央委员会呼吁关注帝国主义在拉丁美洲的攻势,美国帝国主义旨在恢复其在拉丁美洲大陆的国家的影响力,这体现在新自由主义候选人在阿根廷总统选举中获胜、对巴西总统的弹劾和政变以及委内瑞拉最近的议会选举结果中。

鉴于目前委内瑞拉敌视玻利瓦尔革命的势力,不断在国内进行系统的破坏工作,并帝国主义的支持下获得了议会多数派席位,葡共表示欲团结委内瑞拉统一社会党、委内瑞拉共产党、委内瑞拉“伟大爱国者”,在群众斗争中捍卫玻利瓦尔革命及其成果。

对于在巴黎会议上宣布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框架下的协议,葡共中央委员会强调指出,协议里缺少一个关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更宏大的目标。

在共同的减排原则和有区别的减排责任的框架下,在发展中国家和工业化国家之间,该提案对发展中国家较之那些碳排放历史积累最多的发达国家是不公平的。

提案粗略地制定了将绿色基金(GreenFund)提高到每年1千亿的目标,大资本的目的是以气候变化抗争作幌子,将商品性质和资本积累机制(比如“碳市场”)合法化,以方便其获得融资以及干涉发展中国家,增强帝国主义对这些国家资源的控制。

(这些大资本)声称市场机制是解决气候问题的答案,因此进行故弄玄虚的宣传,实际是想要以此为借口把由资本主义制度、垄断集团和帝国主义所制造的环境问题转嫁到工人群众身上,加剧不平等,而不是真正想要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

葡共中央委员会珍视和尊敬工人民众的斗争,抵制帝国主义的剥削、压迫和咄咄逼人的攻势,捍卫自己的权利、利益和愿望,国家主权和独立,反垄断和反帝国主义,以及争取社会主义。

国际形势的令人担忧的演变和由此产生危险-像法西斯主义和战争的威胁-表明共产主义和国际革命运动及其与社会进步势力(民族解放、和平、自由和民主)加强团结的重要性,因此需要形成一个广泛的反帝阵线。

6.发展斗争,保卫、维护权利

作为10月4日多数投票结果,新的政治框架在议会中呈现一种新的力量关系,这让工人和人民要求实施他们在选举中提出的政策变革措施。

葡共中央委员会呼吁关注当今时代的诉求,不放弃对工人和群众的干预指导,并强调葡萄牙工人总联合会行动的重要性,:

11月10日在议会前举行的游行,以反对社民党-右翼人民党政府和总统维持其权力的计划为目的,11月24日在全国各地的行动以及11月28日在布拉加,波尔图和里斯本的集会,要求落实宪法、让社民党-右翼人民党政府下台、提名集会倡议的政府、要求政策改变以及回应工人的要求。

在目前情况下,有更有利的条件来解决葡萄牙工人群众紧迫的问题,同时发展工人的运动和群众斗争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此框架下,更有必要开展斗争以确保工资水平、恢复个人和集体的权利,确保拖欠的工资和收入得到补偿,重视养老金,恢复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保证葡萄牙人民的健康、教育、社会保障、司法、文化等权利。

葡共中央委员会指出,需要加强对群众组织和运动及其广泛的社会斗争的干预。广泛的组织和运动是在争取利益和愿望的组织和斗争中的不可替代的工具,尤其是对于非垄断行业:工人阶级、知识分子和技术工人、农民、中小商人、青年、妇女、退休的人、残疾人、受荒漠化和政府侵害的人民。群众通过斗争在过去几年中反对右翼政策并击败社民党-右翼人民党政府,现在仍然需要斗争来实现政策的转变,这种斗争将体现在10月4日的选票箱中。

葡共中央委员会提请注意的是,在过去的几个星期,社民党-右翼人民党政府,与大企业勾结并通过大媒体的发声,已经开展运动以质疑工人斗争,目的是调控工人的诉求和行动要求,以保护大资本的利益。

葡共中央委员会呼吁全体党员参与将于2月26-27日在阿尔马达举行的葡萄牙工人总联合会第12次大会的筹备和召开,并助其成功举办。

7.加强党的政治主动

葡共中央委员会赞扬党组织和激进分子对葡共的支持,他们的行动维护了工人群众的利益,刺激了组织和斗争的发展,他们对社民党-右翼人民党政府下台的重要贡献,开启了国家政治生活的一个阶段,为葡萄牙工人和人民解决紧要问题、摈弃右翼政策及选择爱国主义和左翼政策提供的持续干预创造了更有利的条件。

  • 在目前的框架下,葡共中央委员会概括了党的行动的优先指导方针:政治上的动态干预,应对问题和诉求,实施政治妥协的紧急措施,基于四月价值瓦解右翼政策,实施爱国主义和左翼政策。
  • 实施相关政策以使工人和人民维护和恢复自身权利,解决他们的问题和实现他们的诉求,实施替代政策;
  • 加强群众组织和运动,特别是广泛的群众工会运动;
  • 加强基础广泛的政治工作,与民主人士和爱国者合作;
  • 为团结、合作、和平发展国际行动;
  • 加强党的作用。

葡共中央委员会强调党加强工作的重要性以回应工人和人民的问题和诉求,如在议会倡议公共管理部门一周35小时工作制、恢复节假日、恢复国家工商部门养老金制度,保证运输部门工人的特许权,调整和重组里斯本公交和地铁公司,EGF 、TAP和CP-Carga公司的私有化改制,合并REFER与Portugal Roads,以及对波尔图的公共交通运输项目的让步,2016年开始全国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到600欧元,并注意到,强制使妇女自愿终止妊娠的措施已经被批准废除。

葡共中央委员会重申主动回应工人群众问题的重要性,即战胜不稳定的问题,包括虚假发票问题;滥用实习资源和使用临时工作的合同来代替正式工人;保证给出的抵押贷款和财政执行的家宅的保护;采取措施加强全国卫生系统和人力、技术和财政手段;逐步实现学校书本零收费;整合在实验室和其他公共机构的研究人员;或逐步由研究合同取代博士后奖学金。

在优先方针的框架下,葡共中央委员会强调了2016年的举措和任务,如下:

  • 候选人埃德加·席尔瓦在总统选举的动态;
  • 大众运动得以发展,除了一些主要举措,还需要工人有意识地参与国家运动,为其自身争取权利和利益。
  • 国家基金活动«更多空间,更多节日,4月和未来»最后阶段的动态是购买Quinta doCado和准备第40届Avante!,节日将于9月2、3、4日举行,阿塔拉亚,阿莫拉,塞沙尔纳入将首次进入QuintadoCado;
  • 在正在进行宣传活动中插入Avante!纪念日的活动,以及党的95周年纪念;
  • 3月8日(妇女节),3月24日(学生日)和3月28日(青年节)的行动。
  • 推动纪念4月2日葡萄牙宪法40周年,以及同时纪念在4月2日的另一个伟大的政治和文化的事件。
  • 4月25日和5月1日的纪念活动。
  • 亚速尔群岛的立法议会选举。

葡共中央委员会认为加强党是实现革命胜利的基本任务。«更多的组织,更多的介入,更大的影响力 – 更强的葡共»中提到:加强党在企业和工作场所的组织和干预;发展基层工作的其他组织形式;采取领导措施和提高军事责任;结束与在尚未完成的组织里的党员的接触活动;加强组织和宣传工作,实现促进Avante运动;采取措施保证党的财务独立。

葡共中央委员会决定于2016年12月2、3、4号安排葡共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

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召开时的国际形势,突出了资本主义的剥削、压迫、侵略和掠夺性质,及其日益恶化的结构性危机和帝国主义通过压制和战争的暴力行动,工人和人民的强有力的抗争。

会议将在由右翼政策造成的可见的恶劣后果的国情下举行,稳定与增长公约、侵略条约和工人和人民斗争的决定性干预,导致了社民党-右翼人民党政府的下台和在议会中出现新的较量。

国会被要求去分析这种形式和它造成的问题,并定义的指导方针和党的任务。

在有特殊需求的情况下,通过具体工作和党员的充分参与,大会的筹备和达到的共识是应该加强党的政治干预和加固党的建设。

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是一个加强葡萄牙共产党,重申其民主、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纲领的机会。

 

文章评论(0)
回复
46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