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5月15日 17:25

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共产主义运动评析

d64866a28ce3045807b0a8161ac6de2

作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陈爱茹

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在苏联时期都属于外高加索地区的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在苏联解体之际获得独立。迄今,它们独立已 22 年有余。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原加盟共和国,当前这些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亦或共产党处于什么样的状况? 在国内、国际政治生活中有怎样的影响? 未来发展前景如何? 本文拟对此进行简要介绍和分析。

一、弱、小、分裂是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共产党的存在现状

用“弱、小、分裂”来表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的共产主义运动,是根据这三个国家共产党的现状和实际情况进行的概括和总结。

( 一) 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 在政治打压下由强变弱

当前在格鲁吉亚开展活动的是仅有3000名党员的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Единая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Грузии) 。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在 1994 年 9 月召开非常代表大会重新组建。当时,共产党人联盟(Союзкоммунистов)、“斯大林”协会(общество《Сталин》) 和劳动党( Партия трудящихся) 都加入了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该党于 1994 年 11 月10 日在格鲁吉亚司法部登记注册。П. И. 格奥尔加泽( Пантелеймон Георгадзе) 自重新组建时起至 2009 年 3 月去世一直担任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2009 年 4 月 25 日,在第比利斯召开的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一致推选Н. Ш. 阿瓦利阿尼( Н. Ш. Авалиани) 任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在遭受借助“玫瑰革命”上台的萨卡什维利( Саакашвили) 政权的政治打压之前,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成员曾一度高达 8. 2 万人之众。2001 年萨卡什维利担任司法部长之时,就表达了其反对共产主义的思想,他号召禁止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理由是“其破坏宪法,还号召推翻合法政权”,但是,格鲁吉亚国家议会没有支持通过相应的法案。2004 年 1月 4 日萨卡什维利当选格鲁吉亚总统之后,其政府执行对共产党人的恐怖政策,很多共产党人被捕入狱,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的活动被迫转入地下。在萨卡什维利任总统的八年间,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一直批判萨卡什维利领导的格鲁吉亚当局的政策。比如,2008 年 8 月 11 日,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表声明,认为格鲁吉亚领导人在南奥塞梯战争期间的政策是种族灭绝政策。在声明中特别谈到: “格鲁吉亚的现任总统、议会和政府要为兄弟之间的自相残杀和南奥塞梯、格鲁吉亚死去的居民负全部责任。萨卡什维利政权的鲁莽和冒险主义是没有界限的。毫无疑问,总统和他的团队都是罪犯。”在萨卡什维利对共产党人的高压统治期间,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一直没有停止斗争。每逢苏联时期的重大节日庆典或者是苏联时期的著名领导人——斯大林的诞辰纪念日,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都会组织党员走上街头,举行抗议活动。直到在 2012 年 10 月1 日举行的格鲁吉亚选举中,萨卡什维利政权下台,“格 鲁 吉 亚 梦 想”执 政 联 盟 ( коалиция《Грузинская мечта》) 上台执政,格鲁吉亚的政治环境才开始变得更加包容,此前被关押的一些共产党人纷纷出狱,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逐渐走出了被迫害、被打压的阴霾,开始公开进行各种政治活动。但是,在格鲁吉亚,共产党人开展活动的形势依然十分艰难。时至今日,共产主义符号和苏维埃意识形态在格鲁吉亚仍然被禁止。而且,萨卡什维利政权持续了八年的对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的政治打压,使格鲁吉亚共产党的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党的资产被无故没收。在政治打压的背景下,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由一个拥有党员人数 8. 2 万的大党萎缩成为一个仅有 3000 人、在格鲁吉亚政局中无足轻重、又小又弱的政党。

( 二) 亚美尼亚共产主义运动: 弱中有强,有限联合

在亚美尼亚,目前有三个共产党在开展活动,它们分别是亚美尼亚共产党(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партия Аремнии) 、亚美尼亚进步联合共产 党

( Прогрессивная объединенная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партия Армении) 和自称为当局的“建设性反对派”的 亚 美 尼 亚 联 合 共 产 党 ( Объединенная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Армении) [2001 年,尤里·马努基扬( Юрий Манукян) 退出亚美尼亚共产党,2002 年与格兰特沃斯卡尼扬(ГрантВосканян)一起创建了亚美尼亚重建共产党(Обновленная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2003年 7 月 7 日他创建了亚美尼亚联合共产党]。在亚美尼亚的三个共产党中,亚美尼亚进步联合共产党和亚美尼亚联合共产党属于相对较弱小的政党,影响相对较大的是亚美尼亚共产党。

亚美尼亚共产党自称是 1920 年建立的亚美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共产党的继承党。根据亚美尼亚共产党的认识,“20 世纪 80 年代末期,全苏联此起彼伏的人民反抗和罢工成为苏联解体的原因,共产党失去了权力,其中包括亚美尼亚。”1991 年 9 月,在亚美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共产党的党代表大会上,该党曾宣布自行解散。亚美尼亚民主党(Демократическаяпартия Армении)以该党为基础建立。同年,亚美尼亚共产党埃列温( Ереван) 市市委第一书记谢尔盖·巴达良( Сергей Бадалян) 倡议重建亚美尼亚共产党。亚美尼亚共产党重建之后,谢尔盖·巴达良担任党的领导人。1999 年鲁边·格里戈里耶 维 奇 · 托 夫 马 相 ( Рубен ГригориевичТовмасян) 接任亚美尼亚共产党第一书记职务。2013 年 11 月 23 日召开了亚美尼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接受了鲁边·格里戈里耶维奇·托夫马相的退休申请,并选举第二书记塔恰特·萨尔基相( Тачат Саркисян) 为党的新领导人。据2012 年 4 月的统计资料,亚美尼亚共产党共有党员 1. 8 万名。

亚美尼亚共产党自重建开始就积极参加亚美尼亚的议会——国民会议的选举,在 1995—1999年亚美尼亚第一届国民会议选举中获得六个席位; 在 1999—2003 年的第二届国民会议选举中获得九个席位。在 2003 年和 2007 年的第三届和第四届国民会议上亚美尼亚共产党因没有获得超过5% 的进入国民会议的选票门槛,而未能进入国民议会。2012 年的第五届国民会议选举中,亚美尼亚共产党同亚美尼亚进步联合共产党联合参选,但未能进入国民会议。

亚美尼亚进步联合共产党也一直呼吁要与亚美尼亚共产党联合起来,但目前来看,除了联合参加选举或者在街头抗议活动中有一些联合外,未见有其他实质性联合举措。

( 三) 阿塞拜疆共产主义运动: 不断分裂,派系众多

当前,在阿塞拜疆开展活动的有三个共产党: 劳夫·库尔班诺夫( Рауф Курбанов) 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Азербайджана) 、尼亚齐·拉特扎波夫( Ниязи Раджабов) 领导的阿塞拜疆“新生代”共产党(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Азербайджана《Новое поколение》) 和阿塞拜疆共产 党 联 盟[“Союз Компартий Азербайджана”( СКПА) ]。阿塞拜疆的三个共产党都比较弱小,影响力十分有限。目前相对比较活跃的是劳夫·库尔班诺夫担任党中央书记的阿塞拜疆共产党。

苏联解体之后,阿塞拜疆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历程,可以用“不断分裂”来概括。在 20 世纪90 年代初期,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原苏联共产党的中层工作人员在阿塞拜疆建立了多个以共产党命名的政党。1993 年底,拉米兹·艾哈迈多夫( Рамиз Ахмедов) 创建阿塞拜疆共产党,该党在阿塞拜疆司法部进行了登记注册,并参加了共产党联盟—苏联共产党组织。1995年经过长期的党内斗争之后,拉米兹·艾哈迈多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发生了分裂,分裂后两个党都称为阿塞拜疆共产党。除拉米兹·艾哈迈多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之外,由甘贾恰伊党组织的领导人菲鲁丁·哈桑诺夫领导的另一个阿塞拜疆共产党仅活动到2002 年,后来分裂为一些小的派别。2007 年 9 月 22 日,拉米

兹·艾哈迈多夫在阿塞拜疆共产党的中央全会上意外死亡之后,阿塞拜疆共产党又分裂为两个部分。鲁斯塔姆·沙赫苏瓦罗夫( Рустам Шахсуваров) 领导的是国家登记注册了的那个阿塞拜疆共产党,分裂出来的另一个阿塞拜疆共产党由原国家议会议员、拉米兹·艾哈迈多夫的第一副手劳夫·库尔班诺夫领导。在拉米兹·艾哈迈多夫任党的书记期间,阿塞拜疆共产党在阿塞拜疆的 41 个地区都有区级党组织存在。随着拉米兹·艾哈迈多夫的过世,地区党组织也开始分别隶属于分裂出来的两个阿塞拜疆共产党。有五个地区的党组织: 雅萨马里斯克区党组织( Ясамальск) 、纳里马罗夫斯克区党组织 ( Наримановск) 、喀拉达格斯克区党组织( Гарадагск) 、纳西明斯克区党组织( Насиминск)和萨巴伊里斯克区党组织( Сабаильск) 支持鲁斯塔姆·沙赫苏瓦罗夫领导的共产党。劳夫·库尔班诺夫领导的共产党于2007 年 12 月 23 日在巴库召开了第四次非常代表大会,劳夫·库尔班诺夫被选为党的新书记。阿塞拜疆共和国其他 36 个地区的党组织共有 298 名代表参加了此次非常党代表大会。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中央委员、共产党联盟—苏联共产党的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叶夫根尼·科佩舍夫( Евгением Копышев) 等俄罗斯共产党人参加了此次代表大会。

2008 年 1 月,鲁斯塔姆·沙赫苏瓦罗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内部发生党内斗争,阿列斯克尔·哈利洛夫取得了胜利,鲁斯塔姆·沙赫苏瓦罗夫领导的一派退出了该党,并组建了阿塞拜疆社会主义党(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Азербайджана) ,即阿 塞 拜 疆 进 步 社 会 主 义 党 ( Прогрессивно-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2011 年 2 月 11 日,阿列斯克尔·哈利洛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宣布要与捷利曼努鲁拉耶夫( ТельманНуруллаев) 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 马克思列宁主义派)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Азербайджана( марксистско-ленинская) ]联合于 2011 年 10 月联合成一个新党,该党被称为阿塞拜疆共产党联盟,其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此外,在1993年底,萨亚特萨雅托夫( Саяд Саядов) 组建了阿塞拜疆统一共产党(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единая партия Азербайджана) 。从组建之初开始,阿塞拜疆统一共产党就公开与拉米兹·艾哈迈多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为敌。后来,阿塞拜疆统一共产党也分裂为两个名称相同的政党。巴库市委的领导人穆萨·图卡诺夫( Муса Туканов) 领导着第二个阿塞拜疆统一共产党。2000 年,阿塞拜疆统一共产党分裂后,还创建了阿塞拜疆共产党( 马克思列宁主义派) ,其领导人是捷利曼·努鲁拉耶夫。

在阿塞拜疆,还有尼亚齐·拉特扎波夫领导的阿塞拜疆“新生代”共产党。在阿列斯克尔·哈利洛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宣布要与捷利曼·努鲁拉耶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 马克思列宁主义派) 联合之后,阿塞拜疆实际上只剩下了三个共产党: 劳夫·库尔班诺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尼亚齐·拉特扎波夫领导的阿塞拜疆“新生代”共产党和阿列斯克尔·哈利洛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与捷利曼·努鲁拉耶夫 ( ТельманНуруллаев) 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 马克思列宁主义派) 联合之后产生的阿塞拜疆共产党联盟。综上所述,可以发现这三个国家的共产党普遍具有如下几个特点: 一是成员人数少,大多数共产党的成员人数都是几百人或者几千人,仅有亚美尼亚共产党一个政党的成员达到了 1. 8 万人;二是政治影响力弱,无论是在本国,还是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这三个国家共产党的影响都极其微弱;三是共产党本身不断地发生分裂。

二、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共产主义运动日益势微的原因

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共产主义运动具有与原苏联地区其他国家相近的一些特性。

( 一) 从解散、被禁止到重建、创建: 短暂的共产主义思想回潮

苏联解体之际,各国的共产党都宣布解散,党的活动被禁,在原共产党的基础上组建的政党纷纷改变党的名称并修改党的纲领。但是,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复辟,仅经过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原苏联地区的广大民众就开始反思。因为资本主义复辟只让原苏联地区的极少数人获得了实质性利益,而广大民众所期盼的“像西方一样富裕、民主、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并未伴随着社会主义制度在原苏联地区的被剥离如期而至,相反民众迎来的却是国家经济状况的日益恶化,生活更显艰辛。在这种背景下,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到 21 世纪初,原苏联地区出现了一次持续约 5—7 年的共产主义思想回潮。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就是借共产主义思想回潮的助力,成功地通过竞选机制上台执政。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也曾在共产主义思想的回潮中,连续在第二届和第三届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中成功地坐上了议会第一大党的交椅。正是在这一轮共产主义思想的回潮中,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的共产党纷纷恢复、重建或者创建。

( 二) 共产主义思潮遭到遏制的原因

进入 21 世纪以来,原苏联地区短暂的共产主义思想回潮开始回落。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就是,除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之外的原苏联地区其他各国的共产党成员人数锐减,社会和政治影响力逐渐趋于弱化,党的民众基础缺失,理论僵化、固化,活动资金紧缺。到 2009 年,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阵地失守,在议会选举中败选,丧失了执政党地位。为什么原苏联地区只经历了短暂的共产主义思想回潮呢? 本文以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作为范本进行分析。

1. 新自由主义思潮风起云涌,使共产主义思潮受到打压和遏制。

始于 20 世纪 70 年代末 80 年代初的新自由主义思潮,借助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东风”,在全球化背景下,在世界风起云涌,倍受追捧。新自由主义在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亦被奉为“圭臬”。进入 21 世纪初以来,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当局都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其现政权都对共产主义思想、共产党和共产党人的活动持遏制或者打压的政策。其中表现得最突出的当属格鲁吉亚。在新自由主义浪潮中,格鲁吉亚 2003 年发生了“玫瑰革命”,主张打压共产党的萨卡什维利次年当选格鲁吉亚总统,并在其第一届任期期满蝉联总统职位,萨卡什维利前后执政八年,对共产党人进行抓捕、打压,推行压制共产主义思想的政策,让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的成员从 8. 2 万人锐减到 3000 人。可见,执政当局的价值观取向,对社会思潮的兴起和抑制具有重大的助推或者遏制作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格鲁吉亚当局通过打压共产主义和共产党人,强力推行新自由主义。在西方,格鲁吉亚因此而获得了前苏联地区“民主的灯塔”的“殊荣”,饱受西方社会的赞誉。

2. 在世界金融和经济危机背景下,三国共产党自身局限没能使共产主义思潮出现回潮。

2008 年因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和经济危机,打破了历史将“终结”于新自由主义模式的资本主义制度的神话。新自由主义模式的资本主义制度遭遇了周期性的、全球性的经济危机。然而,为什么新自由主义遭遇了危机,并且深陷危机长达五年之久,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乃至于世界范围内并没有出现新一轮的共产主义思潮回潮? 除去上面所述的推行新自由主义的执政当局的打压政策之外,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国共产党自身也存在着一些制约其再度崛起的因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从历史上看,现实社会主义因其首先是在贫穷落后国家率先实现,在具体的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和探索过程中,出现了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论述的社会主义社会的错读和误读。这在一定程度上损毁了社会主义所代表的公正、平等、民主、自由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此外,苏联共产党的一部分党员干部在执政过程中逐渐发生了蜕化变质,党内产生了特权官僚阶层,导致党逐渐脱离了群众,并最终酿成了苏联解体、苏共败亡的悲剧。这也同样深深地伤害了普通民众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解和认识。可以说,尽管新自由主义出现了危机,但由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民众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仍心有余悸,一定程度

上致使三国的当代共产主义运动丧失了群众基础。二是从国际上看,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引发的社会主义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今天世界上社会主义国家仅存五国: 中国、越南、朝鲜、古巴和老挝。在国际上,原本应该是优越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制度,因具体国家、具体领导人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的误读,被与贫穷、落后、愚昧、极权等联系在一起,这也严重地影响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国民众复兴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希冀和渴望。三是从共产党自身来看,苏联解体之后,这些国家共产党的理论大多还是沿袭苏联共产党的基本理论,欠缺前瞻性的、有深度的、符合时代精神的理论创新,致使共产党缺乏吸引力; 此外,因在一些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上不能达成共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共产党也不断地发生分裂。当然,多党制议会政体为一国内存在多个政党创造了前提和条件,但共产党分裂的深层原因还在于对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缺乏共识。上述诸多因素导致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的共产主义运动影响越来越弱,处境越来越艰难。

三、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共产主义运动发展前景堪忧

对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共产主义运动的未来发展,笔者认为不容乐观。对于三国的共产党而言,苏联解体让其遭受了第一次重创,21 世纪初新自由主义在三国的大力推行以及亲西方的执政当局对共产党执行的或遏制或打压的政策,使三国共产党的群众基础不断丧失,党员人数急剧缩减,党的影响力急剧下降,党的活动空间不断被压缩。

( 一) 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面临恢复党的影响力的难题

伴随着萨卡什维利政权的打压,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深陷生存危机。党的意识形态、组织和政治基础都遭到了严重破坏。在萨卡什维利任总统期间,左翼思想和左翼组织遭妖魔化,当局将左翼政党和组织看成是反美、反北约的破坏组织,不断地进行打击和压制。自 2012 年 10 月格鲁吉亚新当选领导上台之后,一大批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成员才被从狱中释放出来,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也获得进行公开、合法行动的较为宽松的政治环境。但是,此时的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已经由一个有 8. 2 万名成员的大党变成仅余 3000 名党员的小党,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想要恢复党的意识形态、政治和组织影响,需要很长的时间、面临着很多的困难。当然,也要指出,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也在充分利用萨卡什维利下台之后相对宽松的国内政治形势,谋求在多党制政治格局中扩大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的影响。早在重建之初,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就曾积极地参与格鲁吉亚的多党制议会和总统竞选活动。今天,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的领导人依然致力于借助多党制政体提升党的影响力,扩大党的影响,因此,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努格扎尔·沙尔沃维奇·阿瓦利阿尼参加了2013 年举行的格鲁吉亚总统大选。同时,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正在争取注册为格鲁吉亚的合法化政党。可以说,经历了多年的半合法化活动状态,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终于在 2012 年 10 月的格鲁吉亚新一届议会选举之后,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2012 年 12 月 18 日,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在格鲁吉亚的库塔伊西( Кутаиси) 召开了党的第十三次代表大会。200多名代表和受邀者讨论了自 2012 年 10 月格鲁吉亚议会大选结束以来形成的格鲁吉亚社会政治形势。在此次代表大会上,根据格鲁吉亚司法部对政党注册的要求,修改了党的章程。根据当前格鲁吉亚的政治局势,可以预见,格鲁吉亚统一共产党实现活动公开化、正常化的要求不会遭遇阻力,其注册为格鲁吉亚合法政党的要求也会得到实现。但是,要真正实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格鲁吉亚的复兴也十分艰难。

( 二) 亚美尼亚共产主义运动面临着提升理论凝聚力、整合分裂的共产主义力量的问题

在当今亚美尼亚的政党政治环境中,亚美尼亚共产党亦面临着诸多亟待解决的难题。一是仅亚美尼亚一国就存在着三个共产党,共产主义运动处于分裂状态。因此,整合本国的所有共产主义运动力量,化解党内不断出现的派别斗争,是亚美尼亚共产党面临的紧迫任务。如果一个国家、乃至一个共产党的内部都不能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思想的认识形成共识,势必会导致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力量呈现出四分五裂的状态。如果共产主义运动的精英群体,

或者先锋队力量对基本理论问题尚且不能达成共识,那么,又如何让广大民众认可并追随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呢?因此,形成理论共识,凝聚共产主义力量是亚美尼亚共产主义运动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二是解决党的成员老龄化的问题,实现党员队伍的年轻化,让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为青年人所接受,也是亚美尼亚共产党需要解决的紧迫任务。三是苏联解体之后,亚美尼亚改行多党制议会政体,亚美尼亚共产党仅是亚美尼亚众多政党中的一个政党,其在国内的影响力极其有限,无论是在议会选举,还是在总统选举中,其表现都不尽如人意。此外,在亚美尼亚,现当权者是代表大资本家、大地主利益的右翼的代表,其在执政的过程中,总会有意无意地给共产党设置这样或者那样的约束或者限制,比如,为参加亚美尼亚总统选举设置高额押金等行为,让代表劳动人民的左翼政党被排挤在国家的选举活动之外。鉴于以上的诸多因素,亚美尼亚共产党在短期内难以在亚美尼亚大有作为。

( 三) 阿塞拜疆共产主义运动亟待整合共产主义力量,提升共产党的国内国际影响力

对于阿塞拜疆共产主义运动而言,如何团结、整合所有的阿塞拜疆左翼力量,是阿塞拜疆共产党面临的一个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纵观苏联解体以来的阿塞拜疆共产主义运动历史可以发现,阿塞拜疆共产主义运动除了具有几个共产党并存的特点之外,还不断地因为党内斗争发生一个共产党分裂为两个共产党的情况,且常常时隔不久,已经分裂过的党又因为党内斗争再次分裂。一方面,这是因为,多党制为政党提供的宽松的生存条件让政党的存在变得极为容易; 另一方面,这表明,自苏联解体以来,在阿塞拜疆,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认识还存在重大的分歧,很难统一思想,形成共识。当前,在阿塞拜疆,劳夫·穆斯利莫维奇·库尔班诺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对前苏联一直怀有深厚的情感,致力于恢复原苏联地区各国之间的联盟。因此,该党在国内影响力较弱的情况下,非常注重其国际影响,尤其是在原苏联地区组建的共产党联盟—苏联共产党中的影响。劳夫·库尔班诺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的领导人积极参与共产党联盟—苏联共产党的各项活动,也是因此,其在国内的活动也获得了来自俄罗斯方面的支持和援助。但是,阿塞拜疆的三个共产党影响力都十分微弱,劳夫·穆斯利莫维奇·库尔班诺夫领导的阿塞拜疆共产党的国际影响力也仅限于在原苏联地区的共产党中。

纵观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状况可以看到: 首先,一些国家多个共产党并存的局面,会导致在议会或者总统选举中,选民在选择支持哪个共产党的问题上难以抉择,而这无形中就削弱了共产党的支持力量。其次,在几个共产党并存的局面下,各个党为了争得社会上有限的支持力量,势必要彼此攻讦,导致共产主义力量的内耗,而这样无形中减弱了共产党的影响力和战斗力。再次,共产主义运动的分裂也会在民众中留下很深的负面影响,直接削弱共产主义运动的群众基础。总而言之,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共产主义运动正处在危机之中,这三国的共产党当前所面临的最关键的问题是统一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事业的认识,保证共产主义力量能够联合并生存下去,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争取扩大群众基础,增加党员人数,不断提高影响力。(注释略)

 

  • 本文转自《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4 年第 5 期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