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2016年06月22日 21:13

俄国革命:从劳动解放社到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

文/尘沙

13753-6

一,马克思主义之前的俄国革命运动

 

1,农奴制俄国转变为资本主义俄国

1861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签署了关于废除农奴制的诏书,宣布要“改善农奴的状况”。当然,这绝不是沙皇发善心。1853年到1856年的克里木战争中,俄国军队遭到失败。这使得俄国专制制度强大无比的幻想破灭了,不满情绪笼罩了社会各个阶层。农奴制改革之前的五十年代,是俄国农民暴动的高峰。五十年代发生了两千多次农民暴动,比十九世纪前四十年的暴动总数还要多。

13753-1

改革前的俄国农奴

在农奴制改革前夕,俄国有2400万人是农奴。这一场改革具有双重的、矛盾的性质,一方面是进步的资产阶级的变革,另一方面又在继续掠夺劳动人民。亚历山大二世在国务会议上说,“凡是能够保证地主利益的一切措施都采取了”。在解放农奴的时候,沙皇政府要求他们用金钱来赎买自己的份地。改革的结果是,虽然农奴获得了人身自由,但是他们的份地减少了百分之七十以上。

改革使得农民和土地相互脱离,给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改革造成了一个完全没有土地或者只有部分土地的阶层,人数将近400万人,大大超过了当时所有工业工人的人数。这个阶层成为了资本主义发展所需要的劳动后备军。据不完全统计,到七十年代中期,每年有100-150万人去经营非农业性的副业,十年后不下300万人。

大的加工工业和采矿业的工人数量,1865年为67.4万人,1879年为接近100万人,1890年为118万人。铁路工人增长地更快,1865年为3.2万人,1890年为25.2万人。同时,俄国资本主义的集中化水平非常高,1879年,集中在100人以上企业的工人占全部工厂工人的67%,1890年达到71%。

伴随着农奴制改革,俄国也进行了一些有限的社会改革,比如建立地方自治机构。这些机构主要为自由派地主和资产阶级所掌握。

2,民粹派的革命运动

俄国的最初几代革命家,迫切地想要知道,如何才能唤醒人们和把俄国从专制制度的桎梏下解放出来。因此,他们贪婪地吸收着欧美先进国家的革命思想。

以赫尔岑(1812-1870)为代表的俄国的启蒙者们发现,西欧在民主革命后固然取得了进步,但革命后的社会仍然存在着阶级矛盾,取得政权的资产阶级使一切都服从于他们的利益,劳动人民却注定陷于贫困之中。与此同时,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在西欧创立,并传入了俄国。赫尔岑等人都成为了空想社会主义的拥护者。在四十年代末,社会主义的理想,要让所有人享有平等权利的理想,已经成为不少反对农奴制和专制制度的战士的旗帜。

转向空想社会主义,是俄国进步思想界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然而,进步的思想家们,虽然认同空想社会主义的理想,但又觉得它“还缺少点什么”(赫尔岑)。专制制度下俄国社会的黑暗,使他们隐约地感觉到,能实现空想社会主义的理想的,归根到底是劳动群众的斗争。

在资产阶级革命性已在消失、无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车尔尼雪夫斯基(1828-1889),成为了社会主义者。他被认为是当时新一代革命者的领袖,也是民粹派社会主义的创始人。
13753-2

车尔尼雪夫斯基

车尔尼雪夫斯基提出了用革命来改变经济生活的主张。他知道,统治阶级不会自愿地让出特权,人民只有经过斗争才能胜利。“主要群众还没有行动起来,它的雄厚的大军还只是刚刚接近历史活动的战场”。在马克思主义之前,还没有人像车尔尼雪夫斯基这样接近科学社会主义。但他和他的一些最亲密的继承者们,都未能发现和了解无产者与农民即小生产者之间的区别。他们的学说表现了农民想要建立一个平等社会的愿望,同时又没有认识到只有工人阶级才能完成这些任务。

这些革命民主主义者认为,俄国的革命可以面临一种和西欧不同的结局,即避开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直接由农民的革命推翻沙皇专制制度,并在村社的基础上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这种观点被称为民粹主义。

民粹派通过《同时代人》和《钟声》等杂志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时代人》的发行量在1861年达到接近7000份。这些杂志培养了一批平民的革命知识分子。六十年代,《钟声》杂志提出了“到民间去”的口号。“到民间去!走向人民!这就是你们这些因信仰科学而被驱逐的人应该去的地方……”。

1861年,彼得堡的民粹派建立了“土地和自由社”这个革命组织。到六十年代末,民粹派的小组遍布于各大学中心,彼得堡、莫斯科、基辅、哈尔科夫、敖德萨都建立了民粹派的小组。“到民间去”运动,在1874年春天开始了。为了接近人民,很多人换上了农民的服装,甚至学会了某种手艺。他们带着一些小册子,揭露农奴制改革的实质和沙皇的反动角色,号召人们举行反对沙皇和地主的起义。民粹派当时并没有严格统一的组织,各个团体都是独立的进行活动。到1874年底,就有1000多人被捕。1873年到1879年,因“社会革命宣传”案件而被审判的就有2500多人,其中355人是妇女。民粹派中的不少人本来以为,经过两三年时间就可以取得革命的胜利,但他们在这一次运动中失败了。

 13753-3

民粹派在农村宣传革命

1879年,民粹派的组织“土地与自由社”分裂了。分裂出的一派是“民意党”,他们有着极其严格的组织,相对而言更热衷于进行恐怖活动。1881年,他们成功地刺杀了亚历山大二世。另一派是以普列汉诺夫为首的“土地平分社”。土地平分社对恐怖主义策略持批判态度。1882年,土地平分社又分裂为一些小组,普列汉诺夫等人后来转向了马克思主义,另一些人有的参加了民意党,还有些人逐渐脱离了革命运动。

3,工人运动的最初阶段

革命知识分子和工人之间的联系,最早是由民粹派进行的。“到民间去”运动的失败,使民粹派加强了在工人中间的工作。然而,民粹派虽然在工人中进行工作,但他们只是把这些工作看作是到农民中开展工作的一种准备。

1876年12月6日,在彼得堡喀山教堂前发生了一场游行示威。这次游行示威是先进工人和民粹派的土地平分社共同组织的一共有好几百人参加。这场示威,从为车尔尼雪夫斯基和尚未被杀害的政治犯的健康祈祷开始,以普列汉诺夫的演说结束,

在过去俄国的革命运动中,从未有过游行示威,甚至连沙皇政府的官员都感到其中包含着一些新东西:“波塔波夫(一个被捕的先进工人)和自称为学生的青年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呢?”一个不知名的革命者写道,“一种新的、非常重要的成分已开始积极干预俄国政治生活的进程。”这种成分,就是即将登上历史舞台的俄国工人阶级。

1875年,敖德萨的南俄工人协会成立,是俄国的第一个工人组织。成员有60人,都是在各工厂和铁路上工作的工人。协会章程宣布,必须实行革命变革,其目的是消灭统治阶级的特权,把工人从资本的桎梏下解放出来,使劳动成为个人福利和社会福利的基础。

1877年秋,彼得堡也出现了一个类似的组织——俄国北方工人协会。协会有200名成员,其中大半是工人,此外还有同样数目的同情者。协会纲领中说,“政治自由保证每个人有独立的信仰和行动,并且因为社会问题的解决首先要由它来保证,所以协会提出的要求应该是: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集会权利。”北方工人协会不但进行宣传工作,而且力求进行公开的斗争,参加和领导罢工。1879年彼得堡新纺纱厂工人罢工,北方工人协会就印发了传单。协会甚至出版了自己的报纸《工人曙光报》,虽然只有一号。

由于沙皇政府的破坏,这两个协会存在的时间都不过两三年。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俄国的这些先进工人,已经宣布了争取政治自由的口号。正如列宁在九十年代末指出的那样,工人阶级不可遏制地追求政治斗争的运动在俄国有二十多年的传统。

 

二,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俄国革命运动

 

1,劳动解放社

早在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的著作就传入了俄国。民粹派虽然非常敬重马克思,但只是把他看作西欧革命家中的一个,而且认为马克思的学说不适用于俄国现实。

普列汉诺夫(1856-1918)是俄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他在彼得堡矿业学院学习时,就参加了民粹派。1876年,在上文所说的喀山教堂前的示威事件之后,普列汉诺夫被迫转入地下状态。他还同俄国北方工人协会有过联系,并积极参与过七十年代末的工人斗争。

 13753-4

普列汉诺夫

1880年底,普列汉诺夫到了巴黎,对西欧工人运动有了更多的了解,还接触了德国和法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瑞士,普列汉诺夫和周围的一些同志研究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成为了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开始认识到,俄国避免不了资本主义阶段,工人阶级注定要成为俄国革命斗争中的主要力量。他们组成了俄国的第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大家决定取名“劳动解放社”,不久又在后边加上了“社会民主主义小组”的字样。

1883年,劳动解放社发表了一项声明,阐述了它全部活动的基本原则:翻译马克思恩格斯著作以传播马克思主义;批判民粹派的错误观点,从马克思主义观点和俄国人民的利益出发,研究俄国社会中的问题。

在五年内,他们共翻译了15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还从1884年开始出版面向先进工人的《工人丛书》。他们的出版物通过各种方式运回国内。同时,普列汉诺夫等人写了一些小册子,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出发,对民粹派的错误观点进行了批判。劳动解放社还制定了俄国马克思主义组织的第一个纲领。

2,国内的马克思主义小组

(布拉格耶夫小组)

1883年底,差不多与劳动解放社同时,彼得堡出现了第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命名为“俄国社会民主党”。其中起突出作用的是保加利亚留学生布拉戈耶夫(1856-1924),后来保加利亚共产党的创始人。小组最初的积极分子大约有十人,主要是各个学校的学生。他们在还不知道劳动解放社的时候,独立地研读了《资本论》。他们发现,俄国已经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道路,产生了工人阶级这一新的革命力量。但在当时他们看来,无产阶级只是“劳动人民”的一部分,对于工人阶级斗争的重大意义认识仍然不足。

布拉格耶夫小组,“没有忘记它的主要宣传对象是工人阶级。它的一切努力都集中在这方面。”他们同工人一起“按照小组实现拟定的教学大纲进行相当有系统的学习,这个大纲包括从博物学入门到文化史、政治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基础等一整套课程”。有资料显示,布拉格耶夫小组先后在工人中建立了十多个基层小组。小组出版了《工人报》,但只出了两号便被破获。小组还与劳动解放社取得了联系,在《工人报》的第二号上就发表了普列汉诺夫的文章。

(托契斯基小组)

1885年,彼得堡又独立地产生了另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领导者是托契斯基。托契斯基是贵族家庭出身,但他十九岁时就进入工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他们的小组被命名为“圣彼得堡工人协会”。这个小组也有大约十几个成员,其中已经有一半是工人。他们在彼得堡最大的一些企业中开展了马克思主义宣传。为了支援罢工工人,小组成立了储金会。小组还设立了图书馆,以方便先进工人的学习。托契斯基认为,“凡是忽视无产阶级,忽而转向农民忽而转向知识分子的革命者,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犯了极大的错误。”

在首都之外的其他城市,也出现了一些马克思主义小组,包括列宁最初在喀山参加的费多谢耶夫小组。

(勃鲁斯涅夫小组)

随着运动的发展,八十年代末的彼得堡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马克思主义组织,领导人是勃鲁斯涅夫。这个组织主要是由几所学校的马克思主义的大学生同以前与布拉戈耶夫小组和托契斯基小组合并而成的。这个组织中的不少人,后来都成了布尔什维克,比如克鲁普斯卡娅和克尔日扎诺夫斯基。

领导这个组织的是一个工人中心组和知识分子中心组。知识分子中心组选出代表加入工人中心组,作为联系两个中心组的方式。他们提出,“把各工人小组的成员,培养成完全成熟的和具有高度觉悟的社会民主主义者,使他们在各个方面都能够代替知识分子宣传员”。

勃鲁斯涅夫派建立了两种类型的基层小组,一种是由知识分子来领导学习,另一种是由工人宣传员自己领导学习。到1890年,博鲁斯涅夫派有20个第一种类型的小组和几个第二种类型的小组。

这个组织的一个成员后来回忆说,“1889-1890年间的整个冬春,港湾小组都是在勃鲁斯涅夫的主持下进行学习的。在偏僻而漆黑的港湾,在一间狭小的陋室里,人们在研究宇宙的规律和人类社会的规律。在远处,在海湾的对岸,涅瓦大街的灯光在闪烁,马车夫在叫喊,生意人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纵饮作乐,而就在这个时候,港湾小组却过着另一种生活……在这个小组里的人们在学习宇宙志和达尔文学说,阅读《共产党宣言》和普列汉诺夫的小册子以及劳动解放社的其他出版物。”

“1891年,彼得堡工人参加了舍尔古诺夫的殡葬时举行的示威,在彼得堡的五一节秘密集会上有人发表了政治演说。我们看到了先进工人在没有群众运动的情况下所进行的社会民主主义的示威。”列宁所说的示威,正是博鲁斯涅夫派的工人举行的。

博鲁斯涅夫派还同莫斯科、图拉、下新城、基辅、哈尔科夫、叶卡捷琳诺斯拉夫、华沙等地的马克思主义组织以及劳动解放社都建立了联系,他们主张将来要建立一个全俄的社会民主主义组织。

博鲁斯涅夫派虽然只是在先进工人的狭小圈子里宣传马克思主义,但它毕竟是当时人数最多、活动最积极的马克思主义组织。它培养了一批工人马克思主义者,组织了工人的一些政治活动,从而在接近工人运动方面作了一些最初的尝试。

八十年代以后,彼得堡先后出现了上边所说的三个马克思主义小组。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俄国其他地区也产生了一些马克思主义小组,包括列宁最初在喀山参加的费多谢耶夫小组。

通过对彼得堡前前后后三个马克思主义小组的情况的梳理,我们可以发现一些现象:

马克思主义小组的规模越来越大:布拉格耶夫小组最初只有约十个积极分子,而到博鲁斯涅夫派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几个基层小组。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工人成员在组织中的比例和作用也在提高:布拉格耶夫小组的最初成员中几乎没有工人;托契斯基小组的主要活动家中,已经有接近一半是工人;而博鲁斯涅夫派的组织发展到了这样一种程度,使得他们能够提出“使工人在各个方面都能够代替知识分子宣传员”的任务。

随着马克思主义小组的发展,建立一个全俄社会民主党的任务逐渐成为可能:布拉格耶夫小组,只是自称“俄国社会民主党”。而到了博鲁斯涅夫派的时候,全俄各地已经有了不少的马克思主义组织。

3,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

上文叙述的彼得堡的马克思主义小组,直到有着二十几个基层小组的勃鲁斯涅夫派,由于种种原因,虽然他们是在工人中进行工作,但其工作的主要方面,仍然是在先进工人的狭小圈子里宣传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和俄国工人运动真正结合起来,是和列宁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的。列宁领导的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则成为了俄国各社会民主主义组织的榜样。

1893年8月,列宁动身前往彼得堡,当时俄国工人运动的最大中心。最初,列宁领导着十几个人组成的“老年派”马克思主义小组。“老年派”小组扩大和加强自己同各个工人小组的联系,积极地帮助工人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了提高先进工人的认识,“老年派”还把同民粹派的争论转移到工人小组中去。彼得堡的各工人小组的先进工人逐渐成为了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克鲁破斯卡娅曾在其中授课的星期日夜校,在教育工人方面起了重大作用。有人回忆说,“每当工人被捕时,警察首先就问,是否在星期日夜校学习过。”

1894年秋,列宁建议自己的小组在不削弱对各小组进行马克思主义宣传的情况下,转入经济鼓动和政治鼓动。当时也有人认为,转入鼓动工作会破坏秘密工作,会使工人鼓动员遭到逮捕,会瓦解革命工作。

1894年12月,谢米扬尼科夫工厂因为迟发工资而发生了工潮,工人们捣毁了出入口、账房、工厂的店铺,并打算烧毁经理住宅。政府派哥萨克和消防队来镇压。列宁起草了一张传单,抄写了四份,散发到工人中去。不久就出了第二张传单,由克尔日扎诺夫斯基起草,用胶版印刷:

“就拿我们最近的例子来说吧,事先就可以说,捣毁厂方建筑只能使警察很快就来干预,工人有口难言。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因为谁都知道,无论是厂主,无论是警察,无论是整个国家政权,他们都是一致的,他们都反对我们。”

传单既对工人的罢工提出了具体的指导,又在政治上教育了工人。就这样,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列宁的领导下走上了群众性鼓动的道路,开始把工人运动纳入了政治轨道。

1895年2月,港口工人因为厂方延长工作日和降低工资而举行罢工。列宁的小组在港口工人小组成员的帮助下,收集了材料,起草了传单。这对斗争结局产生了很大影响,当局被迫做出了一些让步。

列宁的小组逐渐成为彼得堡各工人小组的中心和领导。1895年11月,彼得堡全市社会民主党的组织成立了,取名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它是一个严整的集中的组织,由三部分组成,3-5人的领导中心,3个区小组,20-30个社会民主党工人小组。集中制是它的活动原则。区小组每周在固定的一天向领导中心汇报自己所做的工作。同时,在地下工作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协会实行了民主制。工人小组的代表会议经常按区召开,每月至少召开两次,讨论准备印刷的传单和进行罢工的各种措施。

 13753-5

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的领导人

克尔日至诺夫斯基说,传单“竭力从日常的需要出发,从某个工厂的具体情况出发,同时尽快地转到提出政治性的口号”。就是说,协会鼓动工作的特点,是把具体的经济要求同提出工人阶级广泛的政治任务联系起来。

1895年11月列宁为托伦顿工厂罢工所写的传单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内容很通俗,连最落后的工人都能懂。在传单的作用下,1895年发生15次罢工中也9次取得了胜利,1次妥协。这鼓舞了罢工者,也提高了协会的威信。

根据列宁的倡议,协会决定出版《工人事业报》。报纸未能出版,领导中心五人中的四人就被逮捕,包括列宁。但斗争协会仍然进行着顽强的斗争。在1895-1896年间,协会同70个企业的工人建立了联系,其中包括千人以上的企业22个,500-1000人的企业17个。还没有受到协会影响的企业已所剩无几。1896年2月和4月,当出现印着港口造船工人要求的传单出现时,内务大臣甚至要求“马上审查呼吁书中所指出的情况”以避免罢工。

1896年5月爆发的彼得堡纺织工人大罢工是协会活动中的重大事件。5月底,在叶戈特林戈夫公园举行了一次由各厂罢工代表参加的会议,有将近100名代表参加。会议上通过了协会的传单《彼得堡纺纱厂的工人要求什么?》上提出的共同要求。罢工期间共散发了13种传单。

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机关报评价说,“彼得堡事件表明,社会主义已成功地灌输到群众中去……其主要功绩属于为在俄国传播社会主义的原则而不倦工作的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

(在此之后的俄国革命相关历史,我们将另有几篇文章叙述。请读者继续关注。)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