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7月05日 20:27

深度剖析避税天堂之殇,对政府的错位信任

作者:菲尔·香农

译者:Evoiling

13846-1

《消失的国家财富:避税天堂之殇》加布里埃尔·祖克曼

超级富翁们每年通过离岸的避税金融业从全球偷走大约两千亿美金,再怎么抢劫也不会比这多。

巴拿马文件最近登上各大报纸的头条,但是在《消失的国家财富》中,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经济学教授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已经详细调查了瑞士闻名的逃税行为。

祖克曼估计,全球个人金融财富的8%,大约有七万六千亿美金,存在瑞士和其他几个国家的避税银行中,这真令人吃惊。

收入会产生利息,股息和资本利得税,在避税天堂,每年可以逃税约一千九百亿美金。它也可以逃避财产税和遗产税,这些本该付给存款人的资产所在国,但80%的隐藏财富所有者都不把这些资产申报给国家税收部门。

瑞士银行家极力推广他们1935年通过的银行保密法。这个法律会合法化那些虚假的,匿名的瑞士银行编号账户。当年一些贵族创立这个法律,为了保护在德国受迫害的犹太人的储蓄。然而,祖克曼在书中指出,在1933年到1945年,在瑞士开立账户的非瑞士人中,只有1.5%是纳粹受害者。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希特勒上台之前,瑞士银行业发生了“大爆炸”。在法国提高了最高边际税率后的数年间,法国有钱的存款人纷纷将钱存到瑞士的银行中,很快就刷新了瑞士银行业的最快增长速率。

瑞士银行继续为这个世界上不想纳税的精英提供逃税的服务。腐败的俄国政治寡头和非洲的独裁者也是热情的客户,但这次是欧洲的富人领导了犯罪浪潮。通过隐蔽的离岸避税,他们少缴纳了八百亿美金的税。

目前财富所有者隐藏真实财富的主要方法就是丑陋的会计手段,在瑞士,有60%的外国银行账户,通过消除信息的空壳公司,然后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列支敦士登,卢森堡,百慕大,新泽西或者其他不征税的小州上注册一个基金会或者信托基金,就可以实现匿名。

这些空的金融幌子可以在伯尔尼或者苏黎世的银行办公室里只花几百美元就能很快办好。

许多百万富翁说他们的财富来自于他们拥有的跨国公司的股权(他们的“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才决定了他们拥有的经济和社会权利”,祖克曼说)。这些公司经常想方设法转移利润到低税收或者没有税收的地区去。

例如,美国跨国公司在海外的利润超过一半——占美国企业利润的20%——他们都在避税天堂寻求庇护。这样他们每年可以在本国少缴纳一千三百亿美金的企业所得税。

政府坚决要求保证税务公平,要求离岸银行报告他们客户的身份给相关国家的税务代理,进而各个国家处理避税事件。但是这个策略实际上很软弱,过于简单,片面且极易被规避,除了能带来一阵浮夸的喧嚣外其他什么都不能带来。

例如,程序失败是从2009年的G20峰会开始的(译者注:G20峰会是一个国际经济合作论坛,属于布雷顿森林体系框架内非正式对话的一种机制,旨在推动已工业化的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之间就实质性问题进行开放及有建设性的讨论和研究)。峰会大肆宣扬“结束银行保密”,但是当年避税天堂中的财富增长了25%,然而政府连这都没有发现。

G20峰会(现在被澳大利亚政府领导)公布的新计划已经获得了大多数避税场所的保证——在2017-2018年,达到初步合作。然而失败好像也在这里做了印证,掩藏着身份的空壳公司的“金融中介链的不透明性”,没有任何地方用新的协议来处理这些问题,同时也没有任何核实的过程或者处罚没有遵守协议的公司。

祖克曼建议采取更加彻底的措施。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调查记录全球避税天堂的金融账户,然后弄清楚(这样就可以收税)哪个资本家在避税天堂隐藏了实际的财富。我们可以通过经济制裁来支持这个方案,比如控制不合作银行的进口税和关税。

跨国的利润转移也要用一个以销售为基础的方案来阻止,这个方案要在国家的基础上分配全球的合并利润,在这里每个国家的每个公司都是做真正的生意,而不是有些公司会将总部在形式上放在一些低税收国家。

祖克曼拼命的想要驯服金钱的力量,不像政府——他相当保守地说——“不够大胆,也没有决心”来处理避税天堂中的盗窃罪。然而,祖克曼没有深究其原因。

百万富翁和他们的公司——包括那些靠帮人管理财富,从中得到一大笔利润的避税天堂的银行——不想支付他们应付的公平的税收份额,因为这会减少他们的利润和财富。

几乎所有讨人喜欢的政治家都在帮助支持他的公司挣钱——或者,像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那样,本身就是避税的千万富翁。这些政治家与企业家共享利润最大化,对这些人来说,反对避税天堂就是反对资本主义,是体制的异端,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偷税的资产阶级应当受到被他们频频偷钱的工人阶级纳税人的挑战。永远不要幻想资产阶级政府会领导这场斗争。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