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7月11日 21:37

印共(毛)| 妇女在人民战争中的作用

印共(毛)中央委员会

译者  路过海王星的水滴

13869-1

众所周知,阶级社会出现以后,妇女在人类社会中的地位已经降低到第二等级。无论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还是资本主义社会,男性的位置一直是第一位的。在阶级社会中被压迫的男性和妇女都受到剥削和压迫。妇女是半边天,却被男权制(例如:男性控制和歧视)所统治,妇女受到的是双重压迫。如果“半边天”的妇女们不能成为斗争的“半边天”,发挥自己的作用,任何社会革命都无法推进。特别地,工人阶级领导下的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和作为这一个革命组成部分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没有妇女,没有革命”这一口号是从几十年的革命实践中得来的。

妇女参与革命体现了进步的本质。印度革命在运动区、城镇和城市动员了成千上万的无产阶级妇女和资产阶级妇女,革命有赖于她们的支持。人民战争(PW)在印度发展的初期,妇女们不仅积极参与,而且在人民战争中发展过程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妇女逐渐意识到,妇女解放与被压迫群众的解放是有联系的。在反对剥削、压迫、国家暴力和父权制(男性控制和歧视)的群众斗争中,在反封建土地武装革命斗争中,在大规模的抵抗斗争和游击战中,妇女承担的工作不断增多,与男性并肩而战。

因此,妇女在运动领域享有的权利不断增加。妇女作为二等公民的状况在逐渐减弱,她们的意见受到尊重,她们也会参与到政治决策当中来。资产阶级军队看不起妇女,把妇女限制在非战斗领域。与此相反,革命妇女参与作战行动的信心不断增强,她们粉碎了妇女不适合军事领域的资产阶级的和封建的思想。

她们参与到所有党、军队和群众组织当中。在群众组织、基层党组织(兼职)、党组织和革命人民委员会(RPCs)中都有妇女的身影。在文化组织、党支部、村党委、地区委员会、市/分区/区域委员会中,她们是妇女组织的领导人,组织者,也是地方组织小分队(LOS,local organizational squad)和文化班的指挥官和成员。

在党支部书记、村党委和地区委员会等一些领域,妇女的表现非常的突出。在一些地区,她们甚至承担起区委员会秘书的职责,还从事新闻和宣传领域的工作。妇女对萌芽时期的革命政治权利机关的作用是有重大意义的,她们作为人民委员会中的成员、会长、副会长和各部门的负责人,在人民国家的建设中发挥她们的作用。

加强武装土地革命的斗争,使其发展成为反国家的武装斗争,人民解放游击小队、游击排产生了,妇女也开始加入其中,他们不再是弱者。随着印度人民解放游击军(PLGA)的出现,分散的小队合并为一个游击军队,这些游击小队中的妇女也成为这支军队的一部分。通过在战场上勇敢地战斗,成长为勇敢的游击队员和指挥官,她们证明了自己是坚强的妇女。

在党的领导和人民解放游击军(PLGA)的支持下,革命的妇女运动在BJ、 DK、AOB、Paschim Bang、Odisha等特殊地区和州中发展起来了。每一次斗争,都有大规模的妇女参加,一些斗争还涉及到妇女议题。每年的3月8日,人们都在热烈的庆祝国际妇女节。参与会议和研讨会对妇女来说已经非常平常了。

最开始她们会公开的举行活动,但是随着国家在运动地区禁止革命的妇女组织,她们现在只能秘密的举行。但在人民的支持下,在人民解放游击军(PLGA)和人民民兵的保护下,妇女在这些地区的作用每天都在增加,而不是减少。在运动地区,成千上万的妇女被联合成革命妇女组织(revolutionary women’s organizations),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我们国家没有哪一个妇女组织可以获得这样多的成员(如果我们不考虑那些在选举中沉沦的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妇女组织的话)。

13869-2

在人民战争(PW)中,妇女的作用也在增加,为自己谋利的政府正在逮捕、折磨、侮辱和残忍地杀害妇女,以轮奸作为攻击妇女的武器,这在运动地区很普遍。在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CPI (Maoist)]成立以后,统治阶级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残忍地、双管齐下的进攻,特别是妇女遭受到很多的困难和痛苦。这些攻击以妇女组织的成员、领导人以及人民解放游击军(PLGA)的成员为目标。他们邪恶的计划是为了在人民中制造恐怖,使人民与运动相隔离。

然而,参与群众抵抗斗争,反对残酷的国家暴力的妇女进一步增加,而不是减少。作为绿色狩猎行动(OGH)的一部分,警察和特种部队就像狼群一样地突袭村庄,屠杀村民。在这样的环境下,妇女站在了抵抗部队的第一线。在运动过程中,即使她们被逮捕并被关进监狱,在监狱里她们仍然高举红旗,展现革命的精神,年长的妇女会站出来保护年轻妇女。

森格姆(Sangam)的成员、领导人和党的领导人称这些烈士的尸体是在与警察的开火中牺牲的,为了他们的亲属,妇女抵制单独或集体的建立英雄的传统。很多妇女在她们的儿童时期,就对政府以及他们雇佣的警察怀有深深的仇恨,在群众反抗斗争中,妇女变得更加坚定。妇女通过征兵进入人民解放游击军的数量显著增加。

13869-3

 

恰尔肯德邦的妇女参与反对政治暴行的群众斗争

 

从1997年开始,恰尔肯德邦(Jharkhand)镇压妇女运动的数量增多。妇女被逮捕,被游行羞辱,一部分被关押在监狱里。妇女组织斗争反对强大的国家暴力,在一些情况下,她们袭击警察并把他们打败。为了让被捕的妇女积极分子获释,她们会到警察局挟持警察,在某些情况下,整个村子都会加入反抗斗争,有时警察会向包围了警察局的妇女开枪。

当警察进入一个村庄,原住民会敲鼓,邻近的村民听到后,拿起他们的弓箭,聚集到一个地方袭击警察。有时他们用弓和箭来对抗警察,妇女用厨具或者石头来武装自己。他们通过武装抵抗给警察教训,差不多每一次,他们都能让警察为了他们的错误道歉,并让他们签署协议,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再也不会进入这个村子。让我们看看一些抵抗事件。

在警察团伙强奸了一个女孩之后,三千名妇女把道路封锁了24小时。到了晚上,男人也和她们站在一起。强奸犯警察遭到人们的殴打。最后地区高级长官出面道歉,并承诺这类事件不会再发生。2002年3月8日,文化组织的一些女孩被警察逮捕,第二天,在公众的压力下,她们被释放了。2007年6月,群众运动是在各群众组织的领导下进行的,妇女组织反对博卡罗县Navadi 警局的警官Pramod Singh对妇女的侮辱以及他对妇女所犯下的暴行。

警察为了得知拉萨尔派的下落,袭击了Bonketta 和 Koti 村庄,由于Pramod Singh的野蛮行为,有几名妇女受伤和住院。大量的妇女聚集到一起反对他的暴行,以及反对支持他实行这些行为的DGP。警察也袭击了示威者,一名女领导和一名农民组织者被逮捕。愤怒的妇女们围堵了警察局,她们待在原地,直到被逮捕的人被释放。最终他们不得不被释放,Pramod Singh被停职。

13869-4

 

卡林加纳加的反拆迁斗争

 

印度塔塔钢铁公司计划在卡林加纳加(Kalinganagar)附近建造钢铁厂,夺取了属于原住民的12000英亩土地。从2005年起,阿迪瓦西(Adivasi)的群众一直在进行激烈的反抗。妇女在鼓动工作中扮演了激进分子的角色,毛主义党领导的人民解放游击军完全支持这个运动。妇女站在了这场斗争的最前沿,即使在面临严峻的拷问、骚扰、逮捕和屠杀的时候也是如此。

警察于2006年1月2日展开了对群众的屠杀,鼓动工作发生了转变。尽管钢铁厂的建设停滞不前,群众的斗志遭到破坏,但是运动仍然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来反对建立工厂的企图。

13869-5

 

辛古尔的骚动

 

2006年5月,拉丹·塔塔(Ratan Tata)占用了辛古尔(Singur)地区的上千亩土地,用于建设纳米汽车工厂(Nano car factory),从那时起人们便开始了对这个工厂的抵制运动。有了全国反拆迁运动,特别是卡林加纳加鼓动的经验,有了革命者和民主主义者的支持。他们开展起了激进的斗争。印共(马)[CPM]的暴徒们和警察用拷问、侮辱、施暴的方式对待一些参加运动的妇女积极分子。很多参加运动的妇女被逮捕,送进监狱。一个小女孩和反土地掠夺委员会(Bhumi Uchhed Pratirodh Committee,BUPC)的成员Tapasi Malik被强奸和谋杀了。

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工厂承诺培训后会给予工作,当年轻人明白这是一个骗局时,他们也加入了抗议示威。最终,纳米汽车厂的方案不得不由政府宣告无效。毫无疑问,这是辛古尔农民和所有支持他们的人的胜利。

13869-6

 

南迪格莱姆的骚动

 

南迪格莱姆(Nandigram)地区计划建立一个经济特区,将占用上千亩肥沃的土地,用于建设Salem公司的化学中心。当地群众从2007年1月3日起开展了反对这个计划的运动。妇女站在最前列,在反土地掠夺委员会(BUPC,Bhumi Uchhed Pratirodh committee)的领导下进行英勇的斗争,保卫他们的土地、房子和村庄。由于这些最激烈而勇敢的抵抗,政府被迫取消南迪格莱姆经济特区的提议。

然而,印共(马)的社会法西斯政府在2007年3月14日,11月6日至14日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和暴行,幻想通过这种方式阻止斗争。作为11月大屠杀的一部分,很多在斗争中冲在最前面的妇女——女儿站在了母亲的前面,母亲站在了儿子的前面——被印共(马)的暴徒们轮奸了。

数百人被谋杀或失踪,超过一千人受伤,数以千计的房屋被摧毁。南迪格莱姆人民为反对中央和国家政府进行的毫不妥协的抗争,作为一场伟大的斗争在历史上留下了一笔,给一些类似的斗争提供了经验。

13869-7

人民解放游击军在Salboni 地区组织伏击之后,短时间内,起来反抗警察暴行的斗争像草原之火一样在Lalgarh人民当中蔓延开来,发展成了“Lalgarh人民起义”。这次起义是由反警察暴力人民委员会(PCAPA,People’s Committee Against Police Atrocities)领导,数千名妇女参加了起义并发挥显著作用。她们要求警官承认对妇女犯下的暴行,政府必须道歉,Harmad Vahini必须裁军,并且警方的袭击必须停止。许多妇女加入Sidhu-Kanu地区的人民民兵组织,驱逐警察。Sidhu-Kanu由1100个村庄组成,妇女们封锁所有的道路,铺设地雷和陷阱,在1300至1400个村子守夜,阻止警察和政府进入。

在加尔各答[Kolkata]和Lalgarh地区举行的示威游行,妇女携带传统武器走在最前面。组织这样的起义并使它得到发展,我们的党和人民解放游击军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拆毁了印共(马)的党机关和作为警察营地的政府建筑,消灭了印共(马)在Harmad Vahini地区的领导人、受雇的暴徒和其他武装团伙。数百村庄,数千人反抗由中央和国家在2009年6月推动的“Lalgarh行动”。特别地,在2010年7月,贾尔格拉姆(Jhargram)举行规模巨大的抗议Sonamukhi强奸的示威游行,妇女走在第一线。

很多妇女往往成为Harmad Vahini暴徒们和联合部队的暴行的受害者,Archana Singh,她的女儿Savitri Soren,和其他一些妇女Aasumati Murmu, Chudamani, Parvati Rana, Phatgul Maandi, Khukhu Mahato, Phulmani Meiti, Saraswati Dolui, Arti Mandal, Gitali Adak 等,都是在他们的袭击中死亡。Lalgarh地区的斗争发展,开始由反抗警察暴力袭击的人民斗争,转变为武装人民斗争,由反国家斗争走向建立人民政治权利和夺取政权的斗争,妇女在这个过程中发挥的积极作用是值得一提的。

13869-8

 

Narayanapatna运动中的妇女反抗

 

Narayanapatna运动有关土地问题与政治权利结合的议题再次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在反亚力酒斗争(anti-arrack struggle)和土地斗争中,妇女发挥的作用让人振奋。妇女们在“Ghenoba Bahini”(人民民兵)中积极工作,也逐渐成为每个活动的一部分。她们与她们的阶级兄弟一起并肩战斗,这是多么让人骄傲的事情。在鼓动、游行示威、斗争和会议中都能见到妇女的身影,有些活动妇女是走在前列的,有些活动还特地让妇女来主导,也会严厉的要求妇女在斗争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一些妇女成为暴行的受害者,警察和桑蒂委员会(Santi Committee)的暴徒们对她们任意的实施酷刑和进行非人的侮辱。妇女组织的领导人、成员,甚至是普通的妇女遭到非法逮捕后被关进监狱,一些妇女被列为“头号通缉犯”。抵制绿色狩猎行动(OGH,Operation Green Hunt)成为妇女最主要的任务,2010年4月14日,一万多名妇女参加了一个在Narayanapatna举行的集会,她们包围了在这个地区的警察营地,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扣留在监狱里的人。

妇女们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携带传统武器,准备好辣椒粉来抵抗警察和桑蒂·塞纳(Santi Sena)团伙的袭击。有些情况下妇女会对她们的男人说:“你在后面,我们会站在前面。”她们与警察交战,攻击他们并把他们赶走,最终领导了整个战斗。2009年6月,五十名警察袭击了属于Borigi村委会的Lellipaya村,破坏了村民屋里的财物,还试图把村里的男人带走。妇女们凑到一块,打伤了一名警察,被吓坏了的警察朝空中射击,逃跑了,被抓走的人就被释放了。

当警察再次袭击妇女时,邻近的Manjariguda村的妇女也会参与斗争,驱赶警察。警察袭击属于Tentulpodar委员会的Kanaka村,与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名叫Seerika Sannama 的村民,他的手被绑在了身后,村里的妇女与警察打了起来,释放了他。警察还带走了Dumsili村的村民Livu 和 Mino,把他们关押在了Narayanapatna的警察局。

Livu 和 Mino的妻子来到警察局,攻击了警察,并把她们的丈夫救了出来。2009年8月3日,35名AP Greyhounds的警察袭击属于Kaurubadi村委会的Jangidivalasa村,那时村里只有妇女,她们包围并袭击了警察,同时派人给男人们和邻近的村民送信。人们在短时间内带着武器赶来,还从警察身上缴获到武器、移动电话和工具袋。他们把警察捆绑起来,问他们为什么安得(Andhra)的警察会进入奥里塞邦(Odisha)。一些警察求饶说他们还有孩子,在得到BDO 和 SI 的书面保证后,人们就将他们释放了。

警察还袭击了Borigi村委会的Diguvalocha村,警察进入一间屋子骚扰一名正在做饭的妇女,这位“妇女”实际上是一位“Pejju”(根据原住民的传统,男子进行普迦仪式,打扮的像个妇女),Pejju立即将炉子上煮沸的热水掷向警察,警察的脸被烫伤,大叫着逃跑了。妇女和孩子向警察扔石头,把他们赶到村子边上。2009年10月,警察张贴海报,把农民、契约劳工和部落协会(Chasi Mulia Sangha)的领导人——Nachika Linga, Singanna 和 Ramphad——描述成一个抢劫犯,还把他们的照片贴在海报上。

两千名妇女举行集会,包围了Narayanapatna的警察局,反对警察张贴海报的做法,他们把海报拆下来,贴到了警察局外。尽管警察局的大门紧闭,并且警察都有带电的警棍,妇女们还是爬到了门上,质问警官。妇女在2009年11月20日的事件中也很活跃,警察朝鼓动者开枪,Singanna 和 Andru两位同志牺牲了。开火后大家都散了,因为害怕被逮捕,不敢拿回Singanna 和 Andru的尸体。最后是妇女们与警察打了起来,拿回了死者的尸体。

正是有了妇女们的主动性,人们才能满怀敬意地完成他们所敬爱的领袖的最后仪式。11月20日事件之后,警察任意的袭击村庄,用枪托击打男人,并逮捕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妇女们会进行激烈的抵抗。她们在警察局进行集会和Dharna(译者注:指非暴力的静坐抗议)。警察用脏话侮辱和攻击妇女,他们甚至不放过孩子。由于警察的暴行,很多妇女和孩子受了伤,头被打破。

出现这种情况,妇女们还是带着受伤的身体来到警察局,要求警察释放她们的丈夫。尽管森格姆(Sangam)的领导人和男人们被逮捕了,妇女、孩子和老人留在村庄进行农业生产,她们带着传统武器做哨兵,保卫她们的村子、土地和收成。妇女和老人们也会去每周集市上购买她们日常所需的东西。

尽管警察和地主们在制造障碍和威胁,如果他们来收割庄稼,他们会向群众开火。妇女们通过斗争获得了土地,她们已经做好了收获庄稼的准备,誓死不会离开土地,她们在现代史上写下了英勇的篇章。同样的,在Odisha, Sompeta, Kakarapalli地区,妇女们积极参与到反拆迁斗争。在Telangana的独立斗争中,反击统治阶级的剥削政策。

13869-9

 

妇女在军事领域的作用

 

大量的妇女积极参与到人民战争中来,成为人民解放游击军三种力量(主、次、基础力量)之一。她们作为人民民兵成员、指挥官、民兵C-in-Cs,作为地方游击小队、排、连、供应小队和供应排的成员,作为排党委委员、武器维修单位的技术员、党的领导、各科室医生和裁缝等,都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

为了将人民战争发展到更高的层次,妇女也参与到与敌人的斗争中,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她们展现了牺牲的精神和钢铁般的意志,与敌人战斗到最后。妇女们还扮演了关键角色,在一些伏击中担任指挥官,展示了她们的能力。在过去的十年里,妇女的作用体现在所有的作战行动中,没有妇女参与的作战行动是很少见的。

 

妇女在人民民兵基层中的作用

 

在反封建斗争、反国家斗争、反拆迁斗争(反对跨国公司、经济特区、采矿业以及像博勒沃勒姆[Polavaram]这样的大型项目等),和反国家暴力的斗争中,人民民兵( People’s Militia)直接领导群众抵抗。在Nandigram、辛古尔、卡林加纳加、Lalgarh、Narayanapatna、Niyamgiri、毗沙卡(Visakha)的反铝矾土斗争中,人们带上传统武器,积极战斗。妇女在这些群众反抗斗争中有杰出的表现。

 

妇女在反击反革命活动(如Salwa Judum 和Sendra)中的作用

 

在人民民兵手中,“傻瓜陷阱或者压力炸弹”和“传统陷阱”变成了锋利的武器。民兵用这样的方式来反抗Salwa Judum 和 Sendra,特别警务队(SPOs),科亚指挥部(Koya Commandos),克拉克沙委员会(Gram Rakshak committees)和桑蒂委员会(Santi Committees)等组织进行的反革命活动。民兵从警察强行进入村庄的方向挖沟渠,把竹桩、铁杆和箭埋在里面。很多情况下,警察秘密的袭击村子,结果掉入到这些陷阱里,伤势严重。

在过去,由于没有什么能够限制警察,往往使得他们毫无顾忌的袭击村庄。女民兵成员在挖掘传统傻瓜陷阱方面发挥很重要的作用,干练的妇女不仅积极参与群众斗争,而且能在作战行动中努力完成交给她们的任务。妇女还参与了一些大规模的行动,这些行动是由人民民兵和人民解放游击军组织截获警察部队的物资。

人民民兵部队在防御行动中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在革命人民委员会(RPCs,Revolutionary People’s Committee)的领导下,人民防御委员会执行防御任务,保护村子、村民和财产不受雇佣兵的攻击。女民兵英勇的战斗,在伏击中用箭和枪击退进攻的警察部队。还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刚分娩八天的母亲将婴儿绑在背上站岗放哨,有特殊情况的妇女(失明的、聋的、跛的)也会参与放哨工作。在耕种、播种、收割中,在集体生产劳动和在帮助贫穷的农民中,妇女发挥的作用都值得赞扬。

妇女参与重建工作,修复被Salwa Judum的恶徒们和雇佣警察烧坏的房子,给那些家庭以安慰和勇气。事实证明,人们的生活,特别是这些妇女的生活已经变成了一场战斗。数百人的人民民兵队伍召集了数千名群众,进行bandh(一种政治抗议形式)集会,反抗造假冲突(译者注:fake encounters,警察在不合法情况下枪杀嫌疑犯,之后编造谎言进行掩饰)、逮捕、警察屠杀和暴行。他们在破坏政府和买办官僚资产阶级(CBB)的财产中有突出的作用。大量的妇女们参与这样的活动,一些女民兵指挥官还领导了这样的活动。2006年,人民解放游击军袭击了位于Bailadilla矿山的炸药仓库,这个矿山属于国家矿产开发公司(NMDC),缴获了20吨炸药,900名民兵帮助人民解放游击军运输这些炸药。

在这些部队中,妇女占了40%,她们勇敢的完成任务。主动进攻增加了妇女的自信心,2009年,在巴斯塔东部地区,类似的夺取炸药的进攻计划,共有500至600名民兵参与,其中30%是妇女。2010年5月13日,民兵负责运输17吨的硝酸铵,其中30%是妇女,警察以“经营胺”的名义逮捕他们,一些女民兵指挥官和成员在与敌人进行激烈战斗的过程中牺牲了。

在巴斯塔西部(West Bastar),民兵排指挥官Pottami Ayiti同志,民兵Midiyam Ayite同志,Dasri Salami同志,Ranai Gawde, Poolo Vadde, Ramoli Vadde(他们都来自巴斯塔东部),以及来自Maad地区的Santoshi,在与警察的战斗中他们都牺牲了。 女民兵成员Sunita Madaavi(Gadchiroli)、Munni (Konta)和Tellam Bhime(S.Bastar)同志被警察强奸、谋杀了。

在S.Bastar,民兵排区域副总指挥Kartam Deve同志被蛇咬伤而死亡。Ayiti同志是民兵排最勇敢的指挥官,在Avunar地区,被SJ包围袭击,她牺牲了。她很努力的让人们用武器来武装自己,抵抗SJ的攻击。尽管人民民兵部队是兼职的,当他们参与作战行动时,他们的日常生活需求很难得到满足,有时他们甚至吃不到食物,他们常常喝粥来填饱肚子,有时甚至连粥都没有,由于缺少食物,女同志在站岗时还可能会晕倒。

通过在集体农场工作,在深林里采集并卖掉,以及进行集体劳动,民兵部队克服了这些困难。他们全力支持人民解放游击军的主力部队和二级部队的作战行动,并参与其中。

13869-10

 

妇女在人民解放游击军主力部队和二级部队中的勇敢表现

 

在像Daula游击战,Jehanabad 游击战,Giridih 游击战,Madhuban 游击战,Padeda伏击战,NMDC 游击战, Murkinar游击战, Jaraghati 伏击战, Ranibodili 游击战, Kuduru 伏击战, Urpalmetta 伏击战, Tadimetla-1 伏击战, Tonguda 伏击战, Battiguda 伏击战, Tadkel 伏击战, 在SJ sibirs的一些游击战, Khas Mahal 游击战, Bhimbandh 伏击战, Bhatgaon 游击战, Kiriburu 伏击战, Modugupal-1 伏击战, Gampakonda 伏击战, Balimela 伏击战, Tellarayi 伏击战, Modugupal-2 伏击战, Banda-1, Banda-2 伏击战, Damanjodi 游击战, Markanar 伏击战, Minpa 伏击战, Madanveda 伏击战, Laheri 伏击战, Tavvetola 伏击战, Mandagiri 伏击战, Palachelma 伏击战, Kongera 伏击战, Lakhisarai-Kajra 伏击战 and Saranda 反击战等等激烈的战役中,妇女勇敢的发挥了她们的作用。

Alatam伏击战中的Sandhya同志,Koraput运动中的Swarupa和Rajita同志,DK地区的Daula游击战中的Karuna 和 Somari同志,伏击Gangalur SJ sibir战中的Enki同志,Jhumra Pahad游击战中的Anju 同志,Kamala, Rambatti同志,Tadkel伏击战中的Santi同志, MV-79袭击中Ratna同志,Kanchal反伏击战中的Madkam Badri、Ravva Sanni、Punem Jogi、 Madkam Bayi、 Veko Vimala同志,她们牺牲了,在与敌人交战的危急时刻,她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为人民战争的历史写下了新篇章。

13869-11

“你们是半边天,你们是斗争的半边天,人民解放游击军向你们致敬”(十年人民战争中牺牲的部分女同志)

女同志们在人民战争发展过程中所树立的典范,始终激励着人民解放游击军。2004年2月,妇女参与了Koraput运动,在军械库里缴获了数百支武器。她们与男人一样,在高山上进行艰苦的游击演戏,为斗争做准备。人民解放游击军的小队来到East Division的Battunur村,但是被Greyhounds给包围攻击了。 Swarupa 和 Rajita同志掩护其他成员安全撤退,在战火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2005年9月3日,在Padeda,游击队员勇敢地把中央预备警察队(CRPF)乘坐的井下防爆车炸毁了,还消灭了24名士兵。这场战斗是由DK的女指挥官领导,她也证明了妇女是多么的能干。

“索道行动”(Operation Ropeway)打击了印度的统治阶级,2008年2月15日的Nayagarh游击战,游击队员不间断的行走了几个月,在陌生的地形里行驶了数百公里,在不熟悉的人中说着不熟悉的语言。几十名女同志与男同志一起克服困难和障碍,参与行动。他们勇敢地履行他们的职责,进攻、截获武器,履行通信、侦查、运输、治疗受伤的同志等的职责。他们在做准备的时候,AP Greyhounds在Gudari村庄附近包围袭击了人民解放游击军的同志,六排党委员会成员(PPCm)Kamala同志在与敌人的斗争中失去了生命。

在Nayagarh游击战中,截获了数百支现代武器和数千发子弹,在撤退之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Gosama战役。勇敢的红色战士杀死了三名特别行动组(SOG)突击队员,其中包括OASP的副司令员。六排党委员会成员Rambatti同志,地区第一中队成员Iqbal同志在与敌人激烈的战斗中牺牲了。2009年2月1日,在Gadchiroli 地区的Markanar伏击战中,女同志们以令人兴奋的方式和创造力对敌人展开进攻,运用的作战策略让人振奋。警察士兵带着他的AK步枪逃跑,女同志用12口径步枪追捕他,杀了他,还缴获了他的AK步枪。

当受伤的警察用自动步枪(SLR)进行射击时,女同志会冲到他面前,击打他的腿,夺下他的自动步枪,这再一次证明了一个人更高的觉悟决定一场战斗的结果。在著名的Mukram-Tadimetla伏击战(2010年4月6日)中,消灭了大规模的敌人,妇女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这场战斗中,部门指挥官Rukmati同志牺牲了,当她正在夺取敌人武器时,敌人的手榴弹爆炸了。2010年9月22日,由 S.Bastar的二级部队和基础部队领导的伏击战,击杀了两名警察,这场伏击是由女同志领导的。

即使在革命者身上,阶级社会的意识形态也是很强大的。事实证明,这是党、人民解放游击军和革命群众组织中的女性同志的主动性、发展和战斗精神的障碍。作为整风运动的一部分(2009-2010),在印共(毛)党内,进行了反对非无产阶级倾向斗争。干部也进行了反父权制斗争。过去在党内也进行过像这样的斗争,干部、特别是男同志试图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来战胜自己的错误,他们还把这些斗争告诉人们,并教育他们。反父权制斗争有助于提高女同志的自信心,这一变化也可以从战斗中看到。

节译自 《人民解放游击军在人民战争的道路上的十年征途》(A Decade March of People’s Liberation Guerilla Army (PLGA) in the Path of People’s War (2000-2010)

文章评论(0)
回复
46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