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7月31日 21:02

脱欧已矣,脱资何时?

进步劳工党

译者:Lehrer

13950-1

对英国的工人们而言,6月23日的脱欧公投无论结果如何都只会带来双输的局面,因为这不过是两个同样贪婪和种族主义的老板阵营的博弈而已。工人们投票反对欧盟反映了工人们对于腐朽的资本主义利润制度的强烈不满,这是美国在与俄国、中国的帝国主义争霸中遭遇的一大挫折,也把整个世界进一步拖向全球动荡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深渊。

欧盟正式建立于1993年,而欧盟实际上却是在二战后以美苏冷战为主旋律的国际秩序当中成长起来的。同其他国际组织如北约、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样,欧盟也是美国的忠实盟友,并同样为美国的经济霸权保驾护航。就近而言,美国为了强加自己的意志于整个世界并巩固自己对于中东原油的控制,纠集了一些欧盟国家向伊拉克、利比亚这种小国发起实力相当悬殊的战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无论在冷战还是热战当中,大英帝国一直都是美国帝国主义最忠实的伙伴。二十多年来,英国在欧盟内一直充当着怂恿其他成员国支持中东及其他地区战争的重要角色。它曾派遣军队支持北约在非洲和东欧的任务(《外交政策》6/16),也在情报与监控工作中与美国老板密切搭档。

 

俄罗斯渔翁得利

 

在脱欧公投基本不会改变英国国内统治阶级力量布局的同时(forbes.com 6/24),美国却丧失了他们在欧盟内部最可靠的一枚棋子。在脱欧公投之前,英国是坚持就入侵乌克兰事件对俄制裁的重要力量,尽管俄国对于伦敦的房地产市场和财政部门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openeurope.org)。

简而言之,英国脱欧削弱了欧盟的力量并使俄国的气焰更盛。前美国驻俄大使迈克尔-麦克福尔在Twitter上指出“一个弱小的欧洲正是普京所希望的。英国脱欧公投正中普京下怀。就这么简单(@McFaul, 6/24)。”

即便英国的统治阶级成功地无视公投结果、声明结果无效或者引用宪法不断推迟公投(《纽约时报》, 6/27),欧盟也难逃四分五裂的命运。希腊危机和叙利亚难民危机已经让欧洲各国开始人人自危。德国虽有心担起责任,其他国家却已经在高筑边墙。

大多数城市以及伦敦的“华尔街”都是站在“挺欧”阵营的—其中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相当于美国的洛克菲勒家族)的领导成员。但与此同时统治阶级中也有一小部分(有俄罗斯背景的)成员组织起了完全持对立观点的阵营。在舆论方面,俄罗斯的英文媒体积极地将欧盟描述成一个十分混乱并且对成员国严加约束的组织,并指出“脱欧”力量就是这种局面所催生的。脱欧阵营中的极右翼分子—英国国家党和“英国优先”组织的领导人曾参加过圣彼得堡的新纳粹主义会议(《野兽日报》,6/8/15)。

 

脱资更待何时!

 

在过去几乎两代人的时间里,资本家们将一个又一个产业转移到了那些劳动力成本更加低廉的国家,与此同时在英国,无论是工党还是保守党上台都无法改变英国工人阶级的生活质量每况愈下的悲惨局面(《纽约客》6/16)。在这两代人的时间里,来自东欧、亚洲、中东和非洲的移民纷纷涌入英国,老板们得以肆无忌惮地压榨这些要求不高的廉价劳动力。脱欧公投对于改变这一形势无毫无用处。

由保守派代表鲍里斯-约翰逊以及极端种族主义、国家主义的英国独立党成员奈杰尔-法拉奇领导的脱欧派通过将英国资本主义失败的责任推给外来移民取得了极大的优势。但挺欧派(如以希拉里-克林顿为代表的美国自由主义者)则更加危险。他们是主流的保守派、工党分子以及自由民主主义者的联合,而正是这些人使上百万人陷于失业,侵蚀了英国工人的生活水平并瓦解了英国的公共卫生服务。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夕,许多国家的共产党领导人都认为资本家们真是为了自己的民族、国家而战,以至于他们将马克思主义者的基本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抛之脑后,并领导各自帝国的工人们与本国的老板们“并肩奋战”。俄国布尔什维克则回之以社会主义革命,至今这仍是无产阶级历史上的重要一课。

我们应当清楚的是种族主义伤害的不仅是外来移民,它给英国的本国工人也带来了同样的伤害。一千七百万英国工人的脱欧选择只会进一步损害自己的利益—他们本该去抵制21世纪的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绝非转向国家主义与种族主义。在缺少共产主义指导的情况下,他们被两个统治阶级阵营领导的新兴法西斯主义引向歧途。只有真正代表工人利益并能够为工人所掌握的马克思主义才能够真正解决不公正、贫穷、失业以及种族主义等种种问题,也正是这些问题导致工人们会支持脱欧。

 

另一种有阶级觉悟的选择

 

在脱欧的狂热当中,几百名英国铁路工人展现了自己的阶级觉醒,(从共产主义革命的政治理论而言)这是未来工人阶级解放的出路所在。在苏格兰,贪婪的铁路老板想让检票员(他们保证了老板们的收益)一并接手列车员(他们负责安全开关车门)的工作。铁路工人们于是发起了罢工,但他们并非主要为了保障自己的收入,更是为了防止他们的同事以及乘客受到伤害。

13950-2

苏格兰铁路工会的成员在苏格兰议会外抗议

全世界的工人们需要一条摆脱资本主义的通道。在双输的统治阶级组织的公投中投票绝不会帮助我们走向那条通道。我们需要成百上千的像苏格兰铁路罢工、弗格森事件这样的阶级斗争,并用共产主义把自己组织起来。进步劳工党一直在为世界无产阶级大联合而奋斗,并且在自己的基层工作中积极坚持反对种族歧视与性别歧视。在共产主义社会中,工人们将在那些需要我们的地方自由地生活与工作。共产主义世界将终结所有的帝国主义战争。如果我们无法克服资本家们一直以来对工人阶级的分化,如果我们不能联合起来,我们就无法赢得这个世界。加入我们吧!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