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8月07日 20:39

2016年全国大会标志着社会主义替代党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作者:Tom Crean

译者:路过海王星的水滴      校对:海西

13985-1

6月11-13日,超过220名社会主义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成员参加了我们在丹佛(科罗拉多州)举行的第十二届全国大会。参加此次会议的有从20个城市的33个支部中选出的代表,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观察员。从东北到西南,国内的每一个地理区域都有代表参加。会议反映了我们成员多样性的增加,尤其是他们年轻而充满活力。超过三天的讨论和投票,代表们的专注和严肃是引人瞩目的,他们中的很多人是第一次参加代表大议。

此次会议标志着马克思主义作为一个重要的政治力量,在美国复兴的质变的转折点。随着社会主义替代成员卡萨姆•萨万特(Kshama Sawant)再次参选西雅图议员,以及通过华尔街占领运动、BLM运动(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和伯尼·桑德斯的竞选,马克思主义已经开始复兴了。在过去三年里,社会主义替代党的规模扩大了三倍。我们有巨大的空间建立一个新的代表99%的泛左翼政党,社会主义替代支持并协助所有这方面的重要行动。而且,我们也有巨大的潜力发展一个数千人规模的独特而明确的社会主义组织。这对一个新的党能否获得成功,对战斗的劳工运动的重建来说将是至关重要的。社会主义替代明确建立这样的组织,支持由全世界45个国家的社会主义者团结联合成的国际工人委员会(CWI, 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是一个托派国际组织——译者注)。我们的前身组织劳动战士(Labor Militant)在1986年建立,此次会议也是社会主义替代历史发展的里程碑,是我们的政治主张在美国发展的三十周年纪念日。

 

全球资本主义危机

 

开幕式的内容是《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国际关系与阶级斗争的阶段》,由托尼·索努瓦(Tony Saunois,国际工人委员会[CWI]的秘书)进行介绍。索努瓦认为在反对令人发指的财富集中的背景下,另一个更深的全球经济衰退即将到来。揭露出资本主义已经是一个完全破产的制度,工人阶级憎恨新自由主义。

欧洲近期的重要发展情况,无论是反对紧缩政策还是在难民危机期间,工人运动在其中发挥怎样的领导作用,在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对此缺乏密切的关注。在一些国家已经对右翼敞开了大门,例如奥地利的极右翼候选人将要当选总统。在希腊,发生了30次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盟和德意志联邦银行的财政紧缩命令的总罢工,在这场规模宏大的运动之后,去年夏天由阿莱克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对希腊工人阶级的背叛,是左翼最大的挫折。

但也很清楚,对左翼来说重要的是吸取激进左翼联盟背叛的教训。西班牙的United Left (IU)以及葡萄牙的左翼联盟,也明确表示,为了打破紧缩计划,左翼政府将会不得不准备采取严厉的措施,包括退出欧元区。而这两个政党联盟都有强大的群众基础。

可是,在英国,工党的新左派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浪费了这个极好的机会,在脱欧公投(Brexit referendum)中果断击败右翼政府。科尔宾不情愿地抛弃了英国社会主义左翼的历史地位,支持“老板俱乐部”(bosses club)(指欧盟),不幸地与当权派势力站到一起,支持“留下”。英格兰和威尔士社会主义党(Socialist Party of England and Wales)联合了它在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姐妹组织明确的把我们的脱欧号召和反移民右派的脱欧号召区别开来,右派的号召是与建立自愿的社会主义欧洲联邦的要求相对立的。公投的结果将引起大变动,这一部分的讨论有助于我们为此做好准备。

最近一段时间,在法国和比利时,面对“反恐”镇压,阶级斗争再次发展起来,这个情况也引人注目。资产阶级宣传无产阶级作为一种独特政治力量已经“终结”。阶级斗争的复兴表明,与这种宣传正相反,阶级斗争作为维护普通人民的利益的唯一方式,将会不断回归。索努瓦也谈到委内瑞拉的社会动荡,原因是玻利维亚革命未能采取果断的措施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在讨论的过程中,还对墨西哥、波多黎各、南非和尼日利亚做了评论。之后,索努瓦作了国际工人委员会[CWI]的工作报告。CWI很多成员组织为工人运动的复兴和战斗的左翼运动作出决定性的贡献,例如爱尔兰的社会主义党(Socialist Party)。该党目前有三名成员进入了爱尔兰议会。

 

对美国的认识

 

一个认识(perspective)通常意味着一种观点(point of view),但是对马克思主义者来说,认识有独特的准确的含义,那就是,使用社会中深层的经济、社会和政治趋势,根据起作用的不同力量的动态相互作用,估计这些趋势短期和中期的演变。认识并不是准确预测未来的“水晶球”,而是一个可用的假说,它可以帮助我们主动的确定最有希望的发展方向。

社会主义替代的国家委员会(NC)在会议开始前关于经济和政治观点的讨论中,得出了很多的结论,还讨论了在过去一段时间,工人阶级和青年的不同部分的意识的发展情况,以及我们如何看待在未来一段时间社会斗争的演变。这些结论还没有获得批准,在此次会议上,代表们对这些结论进行了修改和补充,将会公布在我们的网站上。

在过去一段时间,美国社会形成巨大反差,是由新自由主义对工人阶级的进攻引起的,从2008-2009年开始,加剧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深刻危机。如今,美国的国际经济形势以及经济复苏乏力,证明了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虽然很难精确地预测这个时间。

严重的社会两极化和前所未有的不平等程度,导致了人们在意识上的整体左转,以及尖锐的政治对立。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资本主义制度面临重大的合法性危机。所有这一切自然地反映到伯尼·桑德斯的竞选中,这个竞选还向大众传播了社会主义理念。但是在这次会议的结论和讨论中也强调,当国际上的以及美国的阶级意识回升时,它遵循一个完整的历史时期的规律,我们必须看到这些转变的局限性。

自20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工人运动一直在退却,但是会议注意到有一些重要的复苏迹象,最重要的是Verizon罢工,是最近五年多发生的最大的一次罢工,最终以劳动者的胜利而结束。会上还部分地绘制了“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Black Lives Matter)的“资产负债表”。会议认为,这个运动代表了自七十年代以来黑人青年明显的激进化。这个运动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新的挑战是建立一个面向黑人工人阶级,根植于所有日常问题的持续的斗争,与挑战社会精英对社会的控制的更广泛的运动联系起来。

13985-2

2016年4月,由于劳资谈判陷入僵局,Verizon有线业务部门的员工走上街头举行罢工,这也是近年来美国发生的规模最大的罢工活动之一。此次罢工的组织者是美国通讯业工人协会(Communications Workers of America)和国际电气工人兄弟会(International Brotherhood of Electrical Workers),这两家工会组织总共代表着Verizon有线业务部门的近4万名员工。

无论谁在2016年当选总统,在下一个时期,由青年、妇女、移民工人以及持续的反对环境灾难发起的重大反击,将会造成社会动荡的增长。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所有的部分都将联合成更广泛的群众运动,尤其是在工人阶级开始组织和战斗的时候。显然,到目前为止,工人阶级和青年人已经发现了在政治层面上比在工作场所中的阶级斗争更容易表达他们的不满,表达他们对当权派和新自由主义的反对意见。包括桑德斯和特朗普,他们以一种扭曲的方式表达这种反抗。尤其是桑德斯的竞选表明了,建立一个新的代表99%的政治力量是可能的。但是他的竞选也是矛盾的,因为他接受了民主党的亲企业的框架,这已经成为一个决定性的障碍。遗憾地是,桑德斯似乎已经得出结论,现在的关键任务是改造民主党人。从根本上来说这个思路就是一个死胡同。工人阶级唯一的出路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政党。

这一部分自然而然地要与下一部分——总统的选举——联系起来。我们在过去一段时期采取的立场,如“支持伯尼的运动”(Movement4Bernie),在这两个部分我们都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最终,会议绝对地肯定了社会主义替代在桑德斯竞选时采取的策略,同时得出结论,社会主义者必须寻求把Jill Stein的竞选作为旗帜,号召那些要继续进行政治革命,反对亿万富翁阶级的人在此集结。

接着的是关于世界和美国的看法的讨论,会议的目标是在未来的几个月和几年内,建设社会主义替代党。会议上有来自许多地方的鼓舞人心的报道,以及对一个快速成长的组织面临的不可避免的挑战的探讨,大家试图在这片大陆上寻找到一个有凝聚力的政治途径。我们的目标是在未来几年里成为一个几千人的小党。根据这一目标,会议制定了关于我们所面临任务的一些实际结论。

在几十年里,在美国建立一个比现存的政治力量更重要的马克思主义力量是可能的,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已经根植于我们的思考方式,必定会加重政治两极分化。这对左翼来说是个大的突破口。有意识的、有组织的马克思主义力量将在战斗的劳工组织的重建中扮演至关重要的作用,进行更广泛的政治行动。由于社会民主主义和左翼民粹主义接受资本主义框架,而这将导致运动走向失败,因此必须向它们发起挑战。而极左的纯粹主义拒绝与工人阶级保持联系,必须以严肃的方式对这种现存的极左思想提出质疑。这是社会主义者自我孤立的原因,而对美国的“极左派”来说是,这种做法非常普遍。

会议最后是一系列的专题讨论,涉及的内容广泛,有“马克思主义、压迫和身份政治”,“二十一世纪的工人阶级媒体”和“在工会和工作场所建立社会主义替代小组”。

大会就各种文件和决议进行投票,并选举出新的国家委员会。他们将领导社会主义替代党,直到下一次全国会议。本次会议就此落下帷幕。

当然,会议的重要部分不仅仅是在正式会议中,还包括非正式会议、讨论会以及与来自全国各地的活动人士分享经验。可以肯定的是,本次会议是一次最有回报的、最鼓舞人心的大会。

最后,此次会议对参加的所有人产生的影响,怎么称赞都不为过。它肯定会被视为社会主义替代党的一个转折点。而在现实中,它的确标志了一次转型。党到丹佛来举行大会,而到她离开时,已经变得不同了。所有的变化都朝着好的方向。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