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8月18日 09:23

关于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委员会的决定以及欧盟对葡萄牙的勒索

一次重要的胜利

 

作者:PEDRO GUERREIRO

译者:人在江湖      校对:海西

14010-2

英国人民脱离欧盟的6月23日决定通过公投结果表达了出来。正如葡萄牙共产党(PCP)所强调的,这一决定是对欧洲资本主义一体化进程内部的严重扰乱。而且,英国到目前为止仍是欧盟的主要强权之一。因此,随着更多的国家复制英国的决定,一场深刻的变乱,将会逐渐显露出来。

一个政治骚乱——当它击中了欧盟的核心——代表了在巨大的压力、故弄玄虚和勒索的宣传面前对主权的勇敢肯定。目前开展的这场轰轰轰烈的运动,正在把各种负面的词语全部指向“忘恩负义”的工人和英国人民,让他们为整个世界所有的错误负责,甚至让他们对经济危机的加重负责。这不是很让人感到惊奇的吗?

因此,欧盟及其狂热的跟班,从右翼到“左翼”——他们各有各的观点,但目的却是一样——企图忽视最本质的东西,也就是说,忽视公投结果应该指明的欧盟正在执行的、宣传和代表的一切,尤其是:剥削、不安全、贫困、对劳工和社会权利的攻击、经济破坏、不尊重国家主权等等。

现在和过去一样,为了使英国人们的选票沦为排外情绪的表达,就通过使用和宣传右翼观念,通过攻击和压制所有那些试图提供越来越新自由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欧洲之外的真正的替代选择的人,其目的是否认责任,保护它的剥削和压迫政策。也就是说,他们攻击和压制那些尽管未能向极右翼提供民族合法感情的工具化(instrumentalization),但是在民族压迫面前,举起了捍卫国家主权、正义、社会进步和平和的旗帜的人。通过公投结果所表达出来的政治变革的愿望需要一个得以重申和扩大的政治空间,而正是在这一点上,人们应该去观察一下,大资本为了避免打开这样的政治空间,是怎么做的。

在意想不到的结果出来之前,大资本是缺乏注意力的。人们可以看到他们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从为了防止人们走向同一个方面而进行的复仇的呼吁,到试图否认公投的结果。宣布召开两个、三个、六个乃至(除了英国之外)二十七个国家的会议。跟往常一样,最直接的反应是联邦主义者的眩晕,放任自流了。而那些因为“震惊”和“颠覆”而感到绝望的人,已经不再抱幻想了。读一读德国和法国外交部最近的共同“声明”或者欧洲委员会的决定,就会明白,在欧盟之中,在欧元区之中,目的只有一个。

然而,即使在最开始,在欧盟内部就有一些声音,他们警告新的联邦主义空想的后果,意识到了矛盾正在暴露,而且越来越被人们所感受到。一体化进程有着无法解决的矛盾。随之相伴的,是强加超国家机构和规则的目标。其目的除了在政治领域中损害国家主权之外,还为强权和经济和金融财团开辟更大的经济势力范围,自然会有跟个国家工人和人民的利益和需要相冲突。

正如阿尔瓦罗所强调的,“在这场为了保卫国家利益,保卫国家制定自己政策的权利,保卫国家独立和主权的战斗中,我们每一个人的斗争都是不可缺少的。”

翻译自佩德罗·格雷罗的文章:《前进!》(Avante!),佩德罗·格雷罗是中央委员会书记处成员。

关于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委员会的决定以及欧盟对葡萄牙的勒索

 

译者:海西

14010-1

欧盟经济金融委员会(ECOFIN)决定继续对葡萄牙采取“超额赤字程序”。这一决定是对葡萄牙人民的权力和生活状况的不可接受的攻击,是对葡萄牙国家主权的冒犯,是对葡萄牙宪法奉之为神圣的民主和葡萄牙人民意愿的公开羞辱。

结合2013-2015年这一时期以及2015年的政府预算,就会明白,欧盟经济金融委员会这一决定表明了,欧盟及其机构所做的一切都是服务于强加剥削和贫困的政策,包括欧盟与社民党/人民党(中右联盟)政府一起制定的政策所造成的经济后果。而现在很明显,这一决定是要实施制裁。

因此,很清楚,欧盟经济金融委员会的决定首先是敲诈勒索葡萄牙和葡萄牙人民和对葡萄牙进行外部干预的又一步。正如葡萄牙共产党从一开始就公开谴责的,他们的目的是要反转最近几个月来葡萄牙人民所取得的成就和进步,把前社民党/人民党政府的贫困、剥削和屈从的政策放在争论的中心,试图影响未来2017年政府预算的争论。

葡萄牙共产党强调,这一进程与葡萄牙的经济和国家公共财政的健康完全毫无关系。是一个政治和意识形态的进程。经济强权的决策中心执行这一进程,而德国所领导的强权则通过欧盟的机构指导着这一进程,葡萄牙的社民党/人民党政府也积极地进行配合。其主要目标是破坏或者限制所有这些成果、进步和希望,而它们是近几个月来基于人民的意愿,通过民主对话而建立起来的。

正如葡萄牙共产党一直警告的,真正危险的是再一次强加过去政策的政治压力——制裁不过是政治压力的另一个工具而已。而这些过去的政策已经对葡萄牙人民造成了并继续造成许许多多的苦难。所以,葡萄牙共产党认为,葡萄牙政府不能对敲诈勒索屈服,不能够接受这些欧盟正试图以所谓的“zero fine”为借口强制实行的政策和“计划”。

通过这一决定,欧盟确认了自己坚持走把葡萄牙(更广泛地说是整个欧洲大陆)脱离深重的经济和社会危机的道路,而相应的政治后果就在眼前。

现在,需要政府来保卫人民和国家的利益,采取措施来达成这一目标。在葡萄牙共产党看来,这些措施包括使葡萄牙从“预算契约”[1]解脱出来,这一契约和其他一些契约,结成了一个胁迫勒索之网,被用来对付葡萄牙人民,因此必须举行一个政府间的会议,以废止这些契约。

这一决定进一步证明了欧盟的战略:试图用各种方法,使用它各种掌握着的干预和支配的机制,炮制人民不能够根据他们自己的主权意愿来定义一个代替性发展道路的观念。然而,现实正在表明,这一战略不仅主动要失败,而且会加剧欧盟合法性的缺乏,使人们更加清晰地认为到,资本主义一体化的矛盾是无法解决的。

葡萄牙共产党重申其立场:维护工人和人民利益以及国家利益的政策的发展,意味着与欧盟的强加的压力和外部约束决裂。这一胁迫的进程确认了,欧元以及与之相联系的政策确实是与国家利益相反的,因此葡萄牙共产党相信,葡萄牙应该做好挣脱这些束缚的准备。这些束缚影响了国家的发展和进步,试图让其陷入屈从、贫困、负债累累和勒索胁迫的恶性循环。

葡萄牙正受到政治胁迫和外部干预,葡萄牙共产党号召所有的民主人士和爱国者一起来拒绝它。只要葡萄牙人民团结起来保卫自己的权利和国家利益,就能战胜强制实行的进程,无论他们看起来是多么强大。

注释:

[1] 1993年生效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和1997年生效的《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了欧盟财政政策的基本规则。《马约》对成员国财政政策作出了原则性规定,即从1994年起,欧盟各成员国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不能超过3%,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不能超过60%。《稳定与增长公约》在进一步明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财政政策原则基础上,确定了欧盟财政政策协调的规则、过度财政赤字的惩罚程序,以及建立预警机制监督各国财政运行状况,保证各成员国在中期(1997年-2004年)内实现财政基本平衡或者略有盈余。如果判定某一成员国赤字率可能或已经超过3%,就向该国提出警告并要求其进行纠正;如果成员国仍不执行,欧盟就会启动过度赤字惩罚程序。成员国赤字率连续三年超过3%,最多可处以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0.5%的罚款。随着欧盟成员国财政收支状况的恶化,2005年3月20日《公约》的修改方案得以通过。根据修改方案,当成员国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超过3%的上限时,不会像过去一样自动进入惩罚程序,欧盟委员会应在做出是否处罚决定的同时考虑该国的相关经济因素。2012年3月份,除英国和捷克以外的欧盟25国正式签署了《欧洲经济货币联盟稳定、协调和治理公约》(简称“财政契约”)。根据“财政契约”中的自动惩罚规定,欧洲法院有权对结构性赤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0.5%的国家进行处罚,最高金额不超过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0.1%。契约还规定,成员国必须在契约生效后的一年内,即2014年1月1日前将平衡预算的内容加入到成员国的法律体系(一般是在宪法中)。欧盟法院可以监管成员国预算执行情况,其决定对成员国具有约束效力。在成员国拒不执行的情况下,欧盟法院可对其进行处罚,罚金归欧洲稳定机制处置。没有加入“财政契约”的国家无法获得永久性救助机制——欧洲稳定机制(ESM)的救助。2016年,葡萄牙和西班牙的赤字违反了欧盟条约规定,德国的欧盟官员曾要求对葡萄牙和西班牙进行罚款,但后来各国都同意豁免罚款。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