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6年08月22日 21:30

也谈“出轨”事件

作者:乖小乖

14034-3

最近王宝强离婚的新闻几乎引发了全民的讨论,其热度一度超过了万里之外的奥运会。明星的生活本来就处于媒体的聚光灯下,各种花边新闻都会被扒出来炒作一番,何况是出轨外加各种狗血剧情的事件,想不成为热点都难。有评论说这是因为“集体窥私欲”被激发了,似乎这么多与王宝强并不相识的人在网上咒骂出轨者、甚至在现实生活中去“捉奸”纯粹是由于某种心理的亚健康所致。但是,当我们认真阅读那些网友的留言,尝试去理解他们所要表达的愤怒时,能够感受到,他们绝不只是出于好奇才关注此事,他们粗鲁的咒骂背后,是对某种东西的捍卫。捍卫什么呢?

首先是男权制。必须承认,不少人仍然有这样的男权主义思想:女人是男人的所有物,出轨就是大逆不道。这些人往往还有着“处女情结”之类的贞操观念。男权主义者在道德判断方面推崇双重标准,认为男人出轨是可以原谅的小错误,而女人出轨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这种来自传统小农父权制家庭的思想观念,虽然在基于抽象平等原则的现代社会日益式微,但仍然左右了很多人的头脑。因此,有一些女权主义者就明确指出了这种双重标准的存在,这是非常正确的。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在捍卫男权制。随着妇女地位日益提高,很多男性已经认识到,男人女人出轨都是不对的,都应该受到谴责。这样的人也是不少的。如果不是捍卫男权,那他们是在捍卫什么呢?捍卫婚姻?但那是别人的婚姻,跟你这个陌生人有何关系?恐怕是捍卫关于婚姻的道德观念吧?

对于大多数普通群众尤其是劳动群众来说,出轨肯定是错的,这没有什么可讨论的。在他们看来,任何用自由等等说辞来为出轨开脱的做法,都是胡搅蛮缠。但是,也有一部分人,也许更多的是中产阶级人士,认为出轨本身就没什么,难道你能保证一直爱一个人吗?这多乏味。如果你突然某天爱上了别人,出轨一段时间,然后回到你的家庭生活,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也许你不愿意回来,想和小三小四乃至小五一起生活,那就离婚,重新建立家庭,都随心愿好了,为什么要用某种人造的原则来束缚自己呢?

马克思主义者通常都是反对现代的婚姻制度的。他们认为,婚姻跟金钱有关,跟爱情无关。婚姻跟卖淫的区别,无非是前者是批发,而后者是零售而已。许多女权主义者也持有这样的观点。在她们看来,婚姻是用钱来买人,本身就是不道德的,所以出轨无非是一场没有爱情的性交易的失败或者中断而已,无关道德。

实际上,不少群众正是这么看待婚姻的。在他们看来,王宝强和马蓉结婚算是亏大了:

14034-1

既然出轨就不过是性工作者坑嫖客,那就不要如此义正言辞地谴责出轨者了。尤其出轨者是女人时,更没有理由去声讨。从表面上看,出轨的女人破坏了契约,伤害了对方的利益。但在大多数家庭中,女人完成了大多数家内劳动。家庭中的男性无偿地占有了相当一部分女性劳动的成果。如果一个人只从契约的形式方面批评女性出轨,指责其未能履约,那么这种批评就像是谴责罢工的工人在合同尚未到期之前就要求加工资是破坏契约一样。不平等的契约不正是应该被破坏的吗?

14034-2

当然,有人说也不是全部的妇女都是被丈夫剥削的嘛。事实上,许多女人好吃懒做,全靠丈夫养活,那么这些女人出轨是不是就不道德了呢?就像离婚事件的女主角一样,靠着老公演戏的收入,穿金戴银花天酒地,这样的女人出轨应该算是不道德了吧?

当然,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话,可以说像马蓉这样的女人出轨是不道德的。但是,这种指责,就跟指责一个员工偷了老板的钱一样,在当前这个毫无诚信的社会,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为什么人们会有那么强烈的义愤呢?

原因在于人们认为,婚姻不是普通的契约,人们应该在婚姻中表现出超过商业交易的诚信。也就是说,商业伙伴之间,劳动和员工之间,同学之间的相互欺骗,虽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人们却是可以正常预料到的事情,但夫妻关系不同。许多网友都说,婚前如何乱交都无所谓,但是婚后的出轨就是错误的。而多数人(资产阶级除外,他们往往会有一系列预防夫妻感情破裂的财务办法)在婚姻之前不会认为欺骗是不可避免的,婚内出轨是不可避免的。为什么呢?

婚姻,不同于爱情,不是两个人的私人关系。婚姻有非常明确的社会功能,那就是人类的繁衍。一个社会要能维持,就必须找到一定的方式来再生产人本身。至少就目前而言,人类的再生产主要是在家庭中完成的。即使学校和媒体能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家庭仍然是从物质上再生产人类和幼儿最初几年成长所绝对需要的形式。人类还没有发明超越家庭的大规模生产人的社会化的形式。

因此,如果人类不想萎缩乃至灭绝,就必须繁衍,因此就必须保证人们不断组成家庭,不断地养育子女,而且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尽量维持家庭关系,以保证其身心健康。婚姻道德就是一套保证人们能够正常履行这一职责的意识形态。

回到刚才的问题,为什么人们结婚时不会合理地预测对方会欺骗自己,会出轨等等呢?考虑到现代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相互欺骗,在传销这种活动中甚至时常能看到亲人之间的欺骗,那么有什么理由认为夫妻之间不会呢?答案是:人们不能够这么认为。如果一个人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合理地担心对方不可避免地会欺骗自己,那么还有谁愿意与对方一起去养育一个孩子呢?生育是一件大事,是与对方一起承担延续几年乃至十几年的艰苦事业,如果两人关系会长期稳定的预期,谁愿意这么大的风险?(这很好理解,就像人们更希望每月结工资而不是一年开一次工资一样。因为到了年末,你无法知道老板会不会恶意欠薪。但人们绝不会这样来看到婚姻关系,人们希望白头到老,希望一生一世。)即使你爱小孩爱疯了,但是在意识到自己没有能力独立养育孩子后,即使从孩子的角度出发,也不会不负责任的结婚。如果人们普遍地这么思考问题,那只能有一种结果,那就是结婚的人越来越少,生育率越来越低。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由于绝大多数劳动者根本没有能力独自养活小孩,情况就更加严重。当然,富人例外,因为他们有足够的经济实力(通过雇佣保姆)独自养育子女。

虽然从社会角度看,人必须期待自己和另一半能够白头偕老。但人不是傻子,谁会这么天真地认为自己就能一生好运呢?需要某种客观的机制来保证这一点。这一机制就是道德。让出轨的人受到谴责,让其抬不起头,总之,要让出轨付出代价。虽然现代国家已经基本上都取消或者实际上取消通奸罪了,但通常还是会在离婚时对出轨者有一定的惩罚。只要婚姻仍然是人类的繁衍所必须的,对出轨的谴责就不会停止,也不可能停止。

为了更深入地说明这个问题,我们把讨论的语境从资本主义延伸到社会主义:如果人类消灭了私有制,消灭了男性在家内劳动方面对女性的剥削,那么是不是出轨就不是问题了?

对出轨的道德评价总是决定于出轨的社会影响。至少从目前来看,即使实现了社会主义,即使有社会和大家庭(比如公社)的帮助,人类仍然需要在小家庭中,以一男一女合作的形式,来生产和养育人。社会可以给予很多帮助,比如食物准备社会化(公共食堂)、教育社会化(免费的幼儿园和中小学)等等,但是生育和孩子的成长仍然离不开父母。父母的离异,仍然会对孩子的身心健康造成影响。即使这种影响不像在个人主义的资本主义社会中那么大,但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认为这种影响是可以忽略的。其他超越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形式,比如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群婚,对偶婚等等,目前看来也最多成为一夫一妻制的补充。在全民民主决策的社会主义社会,这些边缘性的婚姻形式很可能不会受到推崇。而且,在其他的形式中,比如群婚制度中,也存在出轨的问题。比如5男5女搞群婚,如果这十个人组成的家庭中的某一个人不经过其他人同意,随便和家庭外的人发生性关系,也可能会被认为是出轨。

总之,在人类当前的繁衍方式来没有发生重大变革以前,出轨就一定会被认为是不道德的。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由于男权主义受到极大的限制,一夫一妻制得到更全面的落实,这种道德观往往比在口头实行一夫一妻制实际搞公妻制(卖淫)的资本主义社会,更加严格更加彻底。

所以,许多普通群众参与到这场全民讨论中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怕像王宝强那样,财产都被转移走了。实际上,绝大多数劳动群众并没有什么财产可以转移。而富人,则可以通过家族信托基金等方式规避离婚带来的经济损失。让人们愤怒的原因,除了男权制这种落后思想之外,还有捍卫婚姻道德的因素。婚姻,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当然不可避免地具有各种丑陋的因素。但是,这绝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全盘否定一夫一妻制这种婚姻制度以及建立在这种制度之上的道德观念。当前的婚姻制度不同于雇佣劳动制,不会随着私有制的消灭而消灭,它会在新的基础上继续存在下去。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男女之间的结合除了纯粹的相爱之外不会有其他的原因。除了繁衍后代,人们也没有任何理由结婚。但是,一旦从爱人变成夫妻,就意味着他们之间,他们与社会之间签订了契约,做出了承诺。他们就有义务维持婚姻关系,保证孩子的健康成长。社会舆论会认为长久恩爱是好的,婚姻中止是一种不幸(至少对孩子是如此)。当然,在婚姻实在维持不下去的时候,离婚也是正常的。但是,造成离婚的一方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这种代价既包括经济上的惩罚,也有来自社会舆论的批评。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