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9月04日 23:40

抵抗成员:为什么我参加竞选

14094.1

译者:两体

我是一名护士,在费里曼特尔生活和工作,是今年联邦选举费里曼特尔议员席位的澳大利亚社会主义联盟党(Socialist Alliance)的候选人。

社会主义联盟党认为造成深重的社会和气候危机的原因不仅仅是腐败和现有的政治引起的,更重要的是根深蒂固的贪婪的利益集团不愿意也不能够提供真正的解决方案。社会的主体制度需要变革。

社会上很大一部分人的绝望正在增长,真正的愤怒和沮丧也在增长。确实是如此。

我们看到财富和收入不平等在同时增长,到了今天这种程度:64个人拥有的财富和最贫穷的50%的人一样多。澳大利亚最大的600家集团公司,一点公司税都没有交,同时贫穷的人们却因为没有支付罚款而被追捕和拘留。结果,一些像Ms Dhu一样的人在拘留中死去。

无家可归的和陷入绝望境地的人在增多,尽管有足够的资源让每个人都过上体面的生活。

我们的气候已经处在危险的边缘,而政府却掉进了化石能源工业的钱袋子里,仍然在批准新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气项目。如果我们想在这个可持续的星球上过上一种有尊严的生活,这种情况就不应该被继续。
14094.2
问题不在于这个或者那个政客,也不在于这个或者那个CEO。迫切需要的是广泛的社会变革,这场变革要以人类需要和环境平衡导向,而不是受利润驱使。

金钱的巨大力量在我们的民主制度上造成了闹剧,竞选是由大公司赞助的,他们垄断了国内的大部分媒体,通过这些媒体塑造公众舆论。如果不能得到更多的回报,企业为什么要在选举中和两次选举之间投入金钱呢?

利润在增长,我们却被告诉说没有钱去搞医疗保健和可再生能源。政府和媒体用恐惧政治和种族主义的替罪羊来分裂社会和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社会主义支持这样一个替代方案,在这个替代方案里,人民和这个星球,而不是利润,才是我们社会活动背后的动力。

为了满足社会的需要,我们需要像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这样的高质量的社会服务,我们需要一个完善的可再生能源系统同时逐渐淘汰化石燃料,我们需要全面的公共交通基础设施来让人们不再依赖私家车。

我们要与原住民协商和解,通过一个全面的条约承认他们的自治权。

我们要用同工同酬、为妇女提供健康保障和避难所、提供免费住房来保障妇女的经济独立,以此作为推翻对妇女的压迫的基础。

我们要立即通过公平的婚姻法和基金项目(如:安全学校),旨在克服从操场到国会的欺凌和偏执。

我们要为劳动群众争取高质量的生活标准,废除一切反劳工的法律,并支持工人组织工会的权利。

这是天方夜谭吗?有人会问钱从哪来?真正的问题是:“钱去哪了?”钱在大银行、大公司和同样贪婪的少数人手里。劳动人民创造财富,也应该为劳动人民所有。

对公司制定和实施重税是一个好的开始,最终我们要实现像采矿和银行这样的核心产业的公有化,以保证他们创造的财富被社会利用,这样人民才能掌握自己的未来。

年轻人是这场变革的主要动力。我希望大家大胆思考,不要把政治看做是你最讨厌的人之间的较量,而是思考我们未来社会的是什么样的?

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和养老金比社会平均水平高。

已经被解除职务的Bronwyn Bishop每两个星期的开支超过9000美元,她花掉的钱都是我们支付的养老金。
14094.3
很多人当议员不是致力于为社会服务,而是把自己的职位作为进入商界的跳板。

在社会主义联盟党,我们和人民站在一起,而不是骑在人民头上。我们所有候选人承诺,如果当选,我们只拿平均工资,我们为此感到自豪。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