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9月26日 21:46

2016年英国工党党魁选举:科尔宾连任

文/安那琪

14226-1

时隔一年后,英国工党于2016年8月22日至9月24日因党内右翼势力图谋推翻该党左翼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而再度举行党魁选举,最终工党右翼及布莱尔主义者的政变企图遭遇重挫,科尔宾以压倒性票数连任工党党魁一职。

共有506 438名工党党员、有登记的支持者及附属支持者(工会成员)在这次党魁选举中投票,投票率高达77.4%,无论投票人数还是投票率都比一年之前的党魁选举来得高。当上党魁才一年却因党内右翼势力施压挑战而寻求蝉联的科尔宾,得票313 209张,占得票率61.8%,以压倒性优势击败其唯一挑战者——欧文.史密斯(Owen Smith)。史密斯得票193 229张,占得票率38.2%。

这次工党党魁选举的导火线,是工党内部右翼势力指责科尔宾领导不力,导致留欧派输掉2016年6月举行的脱欧公投。事实上,工党内的布莱尔主义者及右翼势力,自科尔宾于2015年9月当上该党党魁以来,就一直给科尔宾的领导制造麻烦,企图以种种手段逼迫科尔宾下台,以拯救布莱尔走“第三条道路”(形中间路线,实右倾不堪)的政治遗产。2016年6月28日,工党议员以172票对40票大比数通过对科尔宾的不信任动议,施压要科尔宾辞去党魁一职,但科尔宾因本身是得到党员和支持者投票委托当选而拒绝辞职,促成了这次的党魁重选。

科尔宾在这次党魁重选的得票,比一年前的得票(251 417张票),多了近6.2万票。其得票率也比一年前的59.5%,多了2.3个百分点。一年前的党魁选举是四角战,这次只有一名由工党右翼推举的挑战者跟科尔宾对垒。科尔宾所获得的支持在数据上增长不多,但的确比去年增加了,而且这还是在工党右翼主导的党机关剔除了至少17万科尔宾支持者下所取得的成绩。

工党组织机关在这次党魁选举时提高有登记支持者的门槛,把原本3英镑的登记费提高到25英镑;还将大批科尔宾的支持者除名,或没有向他们寄出选票!

在叛变的工党议员及主流媒体的夹攻,加上大批科尔宾支持者被剥夺投票权的劣势下,科尔宾仍然以压倒性的优势取胜,反映着英国工党已经不再是布莱尔时代打造出来的“新工党”,至少党基层已经出现了巨大的改变,左转的趋势已无法逆转,而霸占着议员位子及党组织机关的布莱尔主义者则日益脱离群众。

科尔宾不仅仅在总票数上占了绝对优势,其在正式党员、有登记支持者及附属支持者等三个组别上的得票都过半。在工党党员的组别上,科尔宾得票168 216张,占该组别得票率的59%,比起一年前的121 751票,多了4.6万票。科尔宾于2015年党魁选举中,在党员组别的得票率是49.6%,没有超过一半而被党内右翼批评说他并没有得到多数党员支持,但是科尔宾却在一年后以明显的多数票给党内右翼狠狠地打脸。科尔宾于去年当选党魁后,吸引了更多人加入工党,工党的党员结构已出现变化。

在有登记的支持者组别中,科尔宾得票84 918张,占该组别得票率70%。科尔宾一年前在这个组别的得票率为83.8%,这次在这组别上的票数及百分比之减少,跟工党机关提高支持者登记收费及将科尔宾支持者从有登记支持者名单中“清洗”掉不无关系。

在附属支持者(工会成员)组别中,科尔宾得票60 075张,占该组别得票率60%,比起去年的票数(41 217张)及得票率(57.6%)来得高,显见科尔宾在工会成员间的支持率仍然高企。

科尔宾在再次当选工党党魁后,呼吁工党保持团结,以对抗并击败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领导的保守党政府。但是,工党党内的右翼势力,不会轻易罢休,他们在这之前不惜一切地要推翻科尔宾的领导,这次党魁选举遭遇重挫后,也必定不会停止对科尔宾的攻势。今年6月给科尔宾投下不信任票的172名工党议员,将仍然是科尔宾及工党左转的最大阻力。

英国脱欧已经是无可逆转的事实,但是在保守党主导下的脱欧过程,肯定是以牺牲英国工人阶级和底层人民为代价。脱离欧盟的英国,在崇尚新自由主义思想统治精英的领导下,为了吸引唯利是图的跨国资本继续留在英国,势必进一步推行比欧盟更照顾大资本集团的自由市场经济政策,牺牲底层人民去挽救英国资产阶级的利益。

一个继续由布莱尔主义者主导的工党,将不会为英国人民在脱欧过程中提供任何替代选择。作为工党内立场较为激进的“老左派”,科尔宾主张国有化、坚持捍卫国民保健制度、建议取消大学学费、反对战争、反对发展核武、支持实行屋租统制、倡议向最富有人士增税等,为英国民众提出了一条明确的替代选择路线。科尔宾抛弃了布莱尔所主张的、跟撒切尔有过之而不及得“第三条道路”新工党路线,也威胁着目前工党机关内布莱尔主义者及工党“主流”议员的地位。

科尔宾能够以更大优势保住党魁一职,反映着过去一年来工党基层力量有所成长,形成一股冲击英国资本建制的不可忽视之动力。科尔宾仍继续领导工党,为英国甚至欧洲左翼起着振奋人心的作用。不过,科尔宾仍将继续面对党内右翼势力发动“政变”的威胁,而全面民主化党组织的挑战仍然艰巨。

本文转自安那琪的文字乌托邦2.0的部落格

文章评论(0)
回复
46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