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6年10月24日 20:33

崛起的中国,战争的导火索

1914年的冲突是20世纪的“潜在灾难”。没有理由认为这十年来的中美冲突不会成为21世纪的潜在灾难。

——《国家利益》杂志

进步劳工党

译:胡翻译     校:笑梅

iwm_art_001460_g_new_version

中国最近的帝国主义扩张行为与美国资本主义维持其支配地位的需要针锋相对,这预示着向世界大战又靠近了一步。尽管国际常设仲裁法庭七月份做出了不利于中国的裁决,中华帝国主义者仍然继续在黄岩岛海域部署船只。根据菲律宾军方的说法,这些船能够进行挖沙作业—-换句话说,能够堆出更多的岛屿。该岛屿是菲律宾附近的“有战略地位的三角地带”的一部分,这个三角地带“将使得北京能够掌控南中国海”。

国际工人阶级陷入这场狗咬狗的争斗之中。在帝国主义战争中当炮灰的正是工人们;老板们在寻求对利润、劳动力和资源的支配的时候是不会吝惜任何一个工人的。无论哪个资本主义势力最终获胜,工人们都会面临严重的伤亡、种族和性别压迫以及彻底的国家恐怖行为。

 

战争的引子

 

全球力量正在发生转移—-也就是说美帝国的相对衰落和中国力量的增长—-是战争的前奏。在一战之前,奥斯曼和俄罗斯帝国正在衰落,而美国正在上升期。到了二战结束的时候,美帝国主义已经确立了世界范围的支配地位。但是时过境迁,现在美国在许多战线上面临着挑战:俄罗斯、ISIS、中东、非洲、拉美和中国。本社论将关注中美直接的冲突并分析《国家利益》在G20杭州峰会召开后两天发表的一篇文章——“为什么当今的美中就像一战前的欧洲”。

老板们现在公开承认的正是我们多年来预警的事。南中国海的争端、更加坚定的地区强国(如日本和菲律宾)、美国主导的TPP的创立、以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将世界推向一场全球范围的冲突之中。虽然这些事件发展尚未固定、可能的发展方向还有很多,但统治阶级学者杰瑞德·麦金尼(Jared McKinney)还是展示出了下一场世界大战的详尽剧本:

中国东海和南海新热点的出现是剧本的第一幕,这一幕已经发生。

南中国海对于中国谋求成为帝国主义新霸主的企图是不可或缺的。中国经济依赖于对外贸易,而其中90%通过海上交通实现,这使这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位于一个十分脆弱的地位。2013年,中国82%的原油进口通过马六甲海峡,而这是一个由美国所控制的海上要道。而当中国建立具有军事能力的岛屿并蔑视国际海洋法的时候,它要猛烈地击退美帝国主义。正如所有帝国主义者都再明白不过的:谁控制了石油运输就控制了全世界。

中国在黄岩岛地区船只的增加,是“可能在该岛上建立设施的指前奏”,这正是资本主义中国野心的最新例证。作为回应,美国及其盟友日本正在通过军用船只和飞机巡航、以及培训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军队的方式增加其在南中国海的军事资源。

美国向上述区域增兵只不过是时间问题。“通过继续部署充足的部队,包括在日本和菲律宾派遣地面部队,美国能够……抵消中国军队的增强。”(美国《外交事务》双月刊如是说)

强化反华力量(军事与经济双管齐下)正是第二幕,这一幕正在上演。

除了在海上发起挑战之外,中国还在建立可能是史上最大的经济发展计划“一带一路”。该计划由亚投行资助(亚投行是中国建立起来对抗美国支持的世界银行的机构),旨在发展横跨亚欧非三大洲超过60个国家的市场和基础设施。一带一路正在诱惑许多传统上与美国结盟的国家领袖,从沙特(美国石油利润的最大来源)到吉布提(建有美军基地)和土耳其,它们已经不再构成从欧洲到中东的可靠走廊。

一带一路背后的策略是使运输路线多样化,从而减轻中国受外界经济干扰的危害并使中国低迷的经济再次复兴。

美国的老板们做出的反应是,把他们的盟友们圈起来、建立自己的经济同盟——TPP,虽然TPP还没有被国会通过。TPP是一份涉及南北美洲、亚洲和大洋洲十二个国家的贸易协定,它类似于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

针对中国的愈演愈烈的军备竞赛,及由此衍生出来的危机(通常体现为“盟友的信赖度”),是第三幕。

随着中国不断实现其全球野心,它必须建立一支能够保护中国资本家投资的军事力量。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军队仍然弱小,但是它正在迅速增强。中国刚刚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量子卫星,它能够轻易地探测到隐形飞机且抗干扰能力很强。中国也将很快完成第一艘自造航母,这是其扩展军事影响力的重大一步。

少数几起危机的和平解决是第四幕。此时……政客们坚持“坚定地”保卫“现有的利益”,而对战争的幽灵表现得无所畏惧。

美国副总统拜登发表文章称“下一任政府将必须掌握好与中国的关系,这既包括突破性的合作,也可能有激烈的竞争”。并非巧合的是,中美澳近期举行了它们的第三次年度联合训练行动以“建立合作和信任”,而这比中俄在南中国海海域举行的为期八天的海上演习只早了一个星期。暂时的合作是受约束的美国虚弱的信号,它必然引向更加广泛的冲突。

 

美国说:开始战争动员、征兵

 

鉴于下一任大美利坚帝国主义的首席公仆选举将近,《外交事务》(该杂志由美国资本主义金融分支的顶尖智库——外交协会所主办)将整本九/十月号讨论未来的战争策略。美国自认为必需、但实际上却并不具备的是阶级团结和陆军力量。随着对华冲突的激化,美国统治阶级对许多事情都感到不很牢靠,其中就有七零八落的国会和“浑身伤痕的军事体系”。

迈克尔·沃汉伦(Michael O’Hanlon)与另外一位受老板们赏识的前将军、战犯大卫·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曾在阿富汗、伊拉克)共同发文,称美国军队是“目前上世界上最好的军队”,但是他们也警告说必须准备好同时应对数场战事。这些统治阶级的圈内人是这样批评奥巴马削减现役陆军的计划的:

华盛顿可能会宣布其对大规模陆地行动和维稳(占领)任务缺乏兴趣,但是历史会告诉我们美国最终还是会发现自己置身于此种局势之中……在当前和将来军队都必须准备好应对一系列可能的挑战。

他们还称现在6000亿美元的军事预算是“大跳水”,并提出建议反对进一步削减这份预算。如果美国要抑制中国的帝国主义宏图,老板们所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TPP,他们需要一支听话的军队。

 

征兵制粉墨登场

 

据《外交事务》反映,美国统治阶级正在公开呼吁征兵制:

“建立一支(在人口学上)与美国相称的后备军事力量的唯一方法就是授权国家建立义务兵役制度。诀窍就是使这种授权在政治上能够说得过去。”老板们知道他们需要一支“合理的、包容的(小康人家也不能免除兵役)”军队。

虽然种族主义和工人阶级内部的分化支撑起了资本主义的利润体系,这些分化同时也限制了其可操作性。老板们为缺乏法西斯主义的必须一面而悲恸,那就是所有阶级的团结。塑造一支“人民的军队”,正如外交学会所说,取决于“美国第一”的爱国主义思维的构建。而这对于统治者来说是一个大难题,民众对民主、共和两党政治家的普遍反感可以作证。

谁会为即将到来的石油战争买单呢?是工人阶级。美国金融灾难的主要原因是“政府迅速增长的债务和津贴项目不断扩大的支出……为了保卫国家的安全和经济的健康,不得不对国内事务做出艰难的选择。”

帝国主义者只有通过在国内事务上进行法西斯主义的控制才能在战争中获得优势。为了进行战争动员,老板们需要强化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以安抚工人阶级接受更低的工资和福利,以及无处不在的国家恐怖行为。税收将被集中到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上来。去年,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给美国的基础设施打出了D+的评分。它估计如果美国经济仍然要维持“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地位,到2020年需要投入3.6万亿美元。

 

变帝国主义战争为阶级战争

 

马克思认为,每个问题都有其解决自身的元素。一战催生了布尔什维克革命和苏联—-第一个工人国家。二战催生了中国的革命。通往三战的道路将为世界共产主义革命创造条件。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当然也包括了中美,国际工人阶级都在进行回击。

回击是有效的。9月9日是纽约州北部阿提卡监狱(Attica prison)暴动45周年纪念日,当时1300名囚徒因为残酷的、种族主义的服刑环境发起暴动。在自由主义者、州长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下令发动屠杀之前的四天里,囚徒们控制了监狱。这一起黑人工人阶级领导的暴动将继续令老板们胆战心惊、使我们欢欣鼓舞。

  1. 有核武器的时代难以有真正的世界大战,一般只是代理人战争。顺带一提,中国和菲律宾的关系出现大转弯,中国同意帮菲律宾也造个人工岛礁了。

  2. 南海冲突不能算作冲突的导火索,中帝要的是对马六甲的威慑,控制这条商业咽喉;以及为弹道导弹核潜艇寻找巡航海域,保证基本的二次核反击能力。之所以能够和菲律宾讲和,是因为菲律宾需要的只是渔业资源和石油天然气开采转让权。中国完全可以允许菲律宾渔船进入争议海域,菲律宾可以将开采权,以不低于给西方企业的价格转让给中国企业。真正值得注意的是中东—中亚的乱局,在那里,代理人战争早已爆发,中帝如果要推行一带一路,未来就不可能不插手那里。PS:文中所指的量子卫星不是用于侦查,而是用于加密通信,量子加密能保证信息在传递过程中理论上不可能被破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