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11月03日 21:44

惨不忍睹的大选辩论表明人们需要替代选择

作者:Bryan Koulouris

译者:路过海王星的水滴   校对:海西

14349-1

周日的总统辩论是有史以来最残酷和最个人化的辩论。这场辩论使人们疏远两位原本已经非常不得人心的候选人。特朗普吹嘘性侵女性的录音已经成为竞选活动中讨论最多的话题,引起了人们的愤怒。公众压力迫使共和党领导人与特朗普拉开距离,围绕着主要政党总统候选人的分化是人们从未见到过的。丑闻无疑将使特朗普的民意数字下降,希拉里获益。但是公众对希拉里的不信任也随着选举的持续在增长,特别是最近维基解密曝光了她的谎言史,以及她与华尔街的深层关系浮出水面之后。

14349-2

写着“2016年投票给大陨石:就这样结束吧”的汽车保险杠帖子和草坪的牌子卖了数千。当公共民调把“大陨石”作为总统的选项时,它居然能够获得13%的支持率,而最近的民调显示55%的受访者说选举让他们感到“厌恶”。然后,有办法避免这堕落成病态的思想。

14349-3

如果伯尼·桑德斯以独立候选人参加选举(正如社会主义替代党所建议的),辩论的主要话题将会就不平等与华尔街控制政治的权力等方面进行讨论。这样可以打断特朗普令人恶心的民粹主义诉求,也能更有效的揭露希拉里企业政客的身份。维基解密揭露希拉里在华尔街演讲中说到,她有“公共的”和“私人的”两种政治态度,“华尔街需要进行自我管理。”遗憾地是,桑德斯在这个事情上给希拉里提供掩护。

 

非正常选举

 

周日辩论中暴露的个人的肮脏污秽,反映出危机后管理危机的上层统治集团的虚弱和分歧。停滞的经济,巨大的贫富差距,在世界范围内相对弱化的地位,以及美国人缺乏对政府的信任——政治当权派看管的是这样的一个美国。

特朗普吹嘘性侵的录音泄露引发的冲击仍将继续。同时,他的大批支持者可能会欢呼他在周日发出的关押希拉里·克林顿的号召。这不是普通的选举,从一开始就不是。总统选举展示了危机中的政治体系,新一代人拒绝“旧有的政治”,这在今年早些时候年轻人对伯尼·桑德斯表现出的巨大热情中就已经反映了出来。

通常在选举年抗议行动会减少,原因在于自由派机构以及工会领导试图集中动员积极分子支持民主党候选人。不过今年我们看到了原住民反对Dakota Access Pipeline的直接行动,赢得了短暂的胜利,“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在全国各地的抗议。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球员在奏国歌时的抗议得到大众的普遍支持,全国各地的囚犯进行持续性罢工行动抗议非人道的监狱环境。明尼苏达州的5000名护士罢工,芝加哥的教师也许会在今天(10月11日)罢工。再说一次,这不是普通的选举年。这些行动只是大规模抗议的前奏,不管谁输掉了选举,我们都能在2017年亲眼见证。当权派内部的激烈竞争还在继续,他们的权威在一天天的减弱。

14349-4

8月26日,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球员Colin Kaepernick在奏国歌时坐着。“我不会起立对这个压迫黑人和有色人种的国家表达尊敬。”

 

共和党的内耗和绝望

 

在特朗普沾沾自喜地谈论那些关于性侵的令人恶心的言论后,共和党也面临着可能的灾难性困境。如果他们不在总统竞选中支持特朗普,那么他们的国会候选人将失去选票。但是,如果他们支持在困境中挣扎的特朗普,在同等的国会议员选举中他们将失去公众的支持和信任。如今共和党成员面对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开始担心会失去对国会两院的控制。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Paul Ryan)公开表示他为了集中精力捍卫共和党众议院多数,将不再为特朗普辩护或帮助他竞选。

特朗普的“道歉”对他自己和共和党都没有好处,他解释说那段录音内容只是一个“消遣”。在辩论中他被问及他的性侵言论时,他就试图把话题转移到ISIS上。特朗普还提出比尔·克林顿曾被女性控诉强暴和骚扰,希拉里帮助掩盖比尔的性别歧视行为。这一丑闻基本上会把选民吓得远离特朗普,这次事件也只会使全国愤怒的女性反对全部的当权派,在未来几年为新的女权运动奠定基础。

同样的,共和党要避免他们的工作不对女性权利造成攻击,捍卫资本主义下压迫的各个方面,如今他们正从“特朗普列车”上跳下来。很多共和党政客取消了对特朗普的支持,还有人呼吁特朗普退出竞选。甚至副总统候选人Mike Pence拒绝为竞选站台,尽管他现在已经“回到车上”。

当然所有人至今还留在车上,即使特朗普把墨西哥人称为强奸犯和罪犯,攻击穆斯林和非裔美国人,还轻视那些残疾人和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老兵。

这些分歧表现出党的更深层次的问题,那就是党已经不能吸引年轻选民和有色人种。共和党几十年的战略是“加倍”的吸引年老的白人选民。现在共和党的传统支持者是缩小,他们反对共和党的一些政策,例如:自由贸易协定、正在进行的对外战争和银行救助。这是特朗普实行他的民粹主义煽动的方式。共和党在选举后会尽一切努力收回对党的控制,但是今天的分歧会给未来的共和党造成更深层次的问题。

 

“为什么我没有领先50%?

 

希拉里·克林顿以傲慢、势利和脱离群众而闻名。当希拉里问人们为什么她没有领先50%时,她把特朗普的支持者称为“糟糕的”和“不可救药的”。考虑到特朗普是民意调查历史上最让人讨厌的总统候选人,所以在希拉里提出的许多政治上失聪的问题中,这一问题实际上是值得回答的。

特朗普把种族主义地寻找替罪羊的做法,与反对政客的民粹主义的呼吁结合起来了。他对企业贸易协议和一些战争的反对打动了人们的心弦,尤其是当他揭露希拉里接受大银行和超级富豪的捐赠时。希拉里没办法有效地进行反击,因为她是人们生活水平下降和公司控制政治的同谋。而且,没有哪一场战争不是她所喜欢的。

即使特朗普败选,我们还是需要反对持续发展的右翼民粹主义的策略。希拉里·克林顿任期内监管的美国资本主义政府的衰退将给种族主义者和性别歧视煽动者提供更多的政治空间。民主党并不是有效地反击这一现象的工具。我们需要以工人阶级为中心的运动,这一运动一方面发起抗议和反对种族主义的直接行动,同时又与更高的工资、学校、卫生保健、绿色工作和女性权利的需求联系起来。通过提出拒绝企业资助的独立候选人,反对保守议题的运动将会得到加强。

 

桑德斯的幽灵

 

特朗普在辩论中反复引用伯尼·桑德斯的话。他试图像桑德斯那样动员年轻人和工人阶级反对公司对全社会的统治,借此建立自己反建制的凭证。希拉里津津乐道初选时与桑德斯的竞争,尽管民主党上层无耻地用了所有可能的卑鄙手段来击败桑德斯。

在桑德斯竞选的最后几周,社会主义替代成员、西雅图市议员卡萨姆•萨万特(Kshama Sawant)发起了一个请愿活动,希望桑德斯以无党派人士的身份参加十一月总统选举,同时建立一个为了99%的人的党。请愿书获得了125,000的签名,显示出人们对另一种选择的期望。不幸地是,桑德斯没有接受这个请求,他支持希拉里,给她的华尔街演讲带上左翼的色彩,桑德斯提出了试图改良民主党,使民主党成为工人阶级有用的工具的错误策略。“反对亿万富翁阶级的政治革命”不可能在一个由亿万富翁控制的党内取得成功。

如果桑德斯作出正确的选择,以无党派人士的身份继续选举,根据民意调查获得15%的支持,他必然要参加公开辩论。在这种情况下,桑德斯就能有效地打断特朗普的煽动,也可以揭露希拉里是个保护战争、沃尔玛和华尔街的当权者。桑德斯的独立竞选将会是建立一个新政党所迈出的一大步,这个新政党有99%的群众基础,它可以引发统治阶级的危机,给工会成员和“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积极分子以巨大的信心。

 

为更多的战斗作准备

 

可以理解的是,很多女性、青年、工人和有色人种对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前景感到恐惧,投票给希拉里是“两害相交取其轻”。我们不能把这种现象误认为是对希拉里的追捧。很多投票给她的人也意识到她是一个统治阶级政客,他们知道不能指望希拉里帮助他们获得根本性的改变。

投票给希拉里的积极分子担忧特朗普担任总统就意味着社会运动会遭遇镇压,成功的斗争几乎变得不可能。毫无疑问,特朗普将会加强国家对反对派的镇压。统治阶级反对特朗普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们明白,拙劣而粗暴的国家镇压会使他们难堪。实际上,特朗普的就职仪式将会遭到历史上最大规模之一的反抗示威,从那时起运动会不断加强。

我们应该记得奥巴马政府监督协调全国警察进行镇压,而民主党的市长下令武装警察摧毁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营地。美国民主党管理了超过十年的多数大城市警察仍然在对黑人施暴。在民主党市长领导的城市,“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议者在面对警察时,警察用实弹和橡胶子弹对他们进行射击。在特朗普的管理下,我们肯定能看到这些政策的延续,反对种族主义和不平等的反抗运动仍将继续。

无论谁败选,2017年都将是运动发展的一年。为了赢得这些斗争,我们需要动员人们行动起来。“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是最具活力的社会运动,Shaun King提议在十二月联合抵制那些顽固地维护制度性种族歧视的城市和公司,这可能是重要的一步。为了这些斗争的胜利,我们需要明确民主党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它力图使斗争维持在“安全”的范围内,不揭露政客,或者挑战导致剥削和压迫的资本主义秩序。

在大选中挑战两个主要政党的最强大的左翼力量是来自绿党的吉尔·斯泰因(Jill Stein)。社会主义替代党支持她。尽管希拉里遥遥领先,左翼联盟的领导和支持桑德斯运动的进步分子对斯泰因避之不及(Cornell West和西雅图市议员Kshama Sawant是值得注意的例外)。左翼有巨大的政治真空,进步领袖的懦弱和错误策略导致的结果使斯泰因的竞选被边缘化。不过,许多人可能投票支持斯泰因这一点仍然可以给为了左翼替代而斗争的运动和组织以信心。

选举以后,爆炸性的斗争还将继续。这些斗争为赢得改善工人阶级生活状况的胜利提供了机会。“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积极分子与社会主义替代和Kshama Sawant最近发起了一个运动,这一运动停止了在西雅图兴建1亿6000万美元的军事化警方掩体的计划。运动成功展示了社会运动与独立工人阶级政治以及改变社会的社会主义道路相结合的力量。在第一场总统候选人辩论时,人们感到自己是如此地需要一个为了99%的新政党。而这些斗争为建立这样的政党打下了基础。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