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11月06日 20:29

马来西亚 |《2017年财政预算案》有给到低收入社群什么保障吗?

作者:安那琪

14359-1

以下是社会主义党和丰区国会议员古玛医生(Jeyakumar Devaraj)于2016年10月25日在国会下议院辩论《2017年财政预算案》时的发言记录。

这份财政预算案中有几个事项我是支持的,尤其是政府干预国家经济以确保贫穷阶层及被边缘化社群不被忽略。这跟新自由主义者的主张有所差别,新自由主义者认为应该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并要让自由市场机制在经济上有更多空间。40%最低收入群体(或称B40)的福利不能放手交给自由市场经济,因为当今的市场体制实际上并不自由,它由寡头集团和垄断势力所支配。在这现实情况下,自由市场经济将继续边缘化B40人民,因为它偏袒富有阶层。

首相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公布数项协助城乡地区B40群体的拨款,譬如:

– 12亿令吉提升616公里乡村道路及桥梁。

– 3.5亿令吉兴建及修复乡区17000间破旧房子。

– 3亿令吉修复组屋设施。

– 2亿令吉兴建在“我的美丽新家”(MyBeautiful New Home)计划下的 5000间屋子,售价在4万令吉以下。

乍看之下,没有人会反对以协助B40群体为目标的计划。不过问题是,政府如何确保这些拨款可以真正去让目标群体受惠。

例如,120亿令吉提升乡区道路及桥梁。很肯定这些提升工程将通过政府遴选的承包商所进行。我们能肯定那些承包商的报价是否合理吗?

承包商实际上从成本中获得多少巴仙的利润?如果利润比率是20%,应该还算合理,因为承包商必须获得合理的利润。但是,谁会监督这个过程?我被告知,有时承包商从中获得的利润超过100%。

这意味着,从这财政预算案中获益的乡村数目将被减少50%,因为财政预算案的拨款被这些贪婪的承包商中饱私囊。

谁将会监督确保获得提升道路和桥梁工程合约的承包商是自己本身进行工程业还是外包给其它承包商?我所知道的是,有时分包商 还会将工程分抱给另一个分包商 。

结果是,负责工程的分包商交出品质低落的成品,因为支付给它的资金太少,并不足够交货。大部分的拨款被主要承包商及第一手分包商所吞掉。

这就是我国政府协助贫穷人民的方法。通过承包商的方式。常见的情况是承包商不负责任,贪图厚利,而没有给予应有的服务素质。由于政府采购及执行发展计划中的纰漏,导致财政预算案拨款的工程价值并无法呈现出来,也没有完全造福到基层社群。

 

将民主贯彻到乡村

 

我建议一个更有效确保政府给予B40阶层的拨款能够造福目标群体之方法,那就是赋权强化乡区地方居民委员会。这委员会必须获取关于当地发展计划金额及工程范围的充分资讯 ,从而这委员会可以扮演监督与制衡的角色。地方委员会必须获得拨款的资讯,如谁是承包商、报价是多少、工程合约内所制定的规格是什么等,以让他们可以监督计划的落实。如果乡村委员会获得这些资讯,他们可以确保给予他们的拨款得到充分利用及带来最大的好处。

不过,若要扮演监督与制衡的角色,乡村委员会必须独立,也就是由地方上人民直接选出,而不是由 地方上政治领袖或县署官员所委任。承包商通常是通过跟其关系密切的地方政治领袖及县署官员获得工程承包合约。只有当地方委员会完全在政治上独立,它才能够扮演监督与制衡的角色。

政府 于2016年共拨款3.21亿令吉作为乡村发展暨安全委员会的津贴。这拨款应该继续,但是乡村发展暨安全委员会必须由乡村居民本身通过民主的方式投选出来,以确保其政治独立性。

 

稻农的怨言

 

我不久前造访了亚罗士打附近的稻田区。当地几位稻农向我投诉说,他们通过种植业者协会公司所获得的肥料津贴并无法使用,因为有关肥料并不适用于当地稻田。

很多稻农只是把这些免费获取的津贴肥料收藏起来,而必须另外出钱购买更好的肥料。去年的肥料津贴拨款是4亿令吉,而明年将被减少至3亿令吉。

因此,我建议修正这项肥料援助的方法。政府应根据稻田面积计算向所有稻农发放代金券,以让他们可以根据他们自己的选择购入所需肥料。

目前的情况是,政府继续放任让肥料津贴成为特定私人肥料供应公司的“横财” 。3亿令吉可不是小数目!

 

橡胶小园主的困境

 

另一项必须重新检讨的项目是橡胶重新种植计划。橡胶小园主在这项计划下获得援助栽种新的胶树。橡胶树重新种植计划由承包商执行。在我的选区内,有橡胶园主投诉说,经过照顾新的橡胶树6年后,从新树获取的胶汁非常少,因为承包商为了减低重新种植的成本而使用低素质的橡胶树复制品种。

还有很多类似的个案。为乡区B40阶层所提供的援助,被“外包”给土著承包商。不幸的是,表现不济的承包商,加上没有紧密的监督,加剧了浪费公帑的问题。必须深入调查这些事情,并提出有效的方法去确保计划能够透明化且有效的执行。

 

B40必须被保护

 

首相没有在其讲词中提及的一项事情,就是协助B40阶层的几个项目,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已减少拨款。譬如,稻米肥料的津贴从2016年的4亿令吉在《2017年 财政预算案》中减少到3亿令吉;乡村发展暨安全委员会的津贴拨款也从2016年的3.27亿令吉减少到2017年的1.87亿令吉。如果浪费公帑的问题得到控制,也许尽管拨款减少了还是能够协助人民。但是,如果政府仍然过于宠幸承包商且持续浪费挥霍,乡区B40阶层的福利将肯定会受到影响。

我认同我们应该提升土著中小企业家的能力。我们知道,直到目前为止,土著在中小企业领域上的参与度仍然未达到满意的程度。我们也知道很多20%最高收入阶层(T20) 是中小企业商家。因此,可以理解政府采取积极措施鼓励并支持土著企业家,而政府所采用的其中一个做法是 将乡区协助人民的计划“外包”出去。

但是,我们应该要了解到的是,有时候这是一场零和游戏,因为如果土著企业家获得很多宽限,那么B40阶层的土著社群将无法获得国家财政预算案中所提出的援助。我们必须给承包商制定严格的表现条件,并奉行有效的监督系统,以确保B40阶层不会因此被忽略。

14359-2

 

经济危机

 

除了浪费公帑及无法有效解决土著承包商跟B40阶层之间利益冲突的问题,《2017年财政预算案》还有一个重大的缺点。《2017年财政预算案》的制定者看来并没有意识到正在侵袭全球经济的宏观经济危机。

全球经济正陷入低靡状态的问题,这是因为总需求的不足。由于没有足够需求,厂家不愿提高它们的生产量,因为担心需求呆滞不前。请允许我引用三段剪报:

在过去6个月来,世界经济前景一片黯淡,而更因中国经济放缓及商品价格走低而进一步加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蒂娜.拉加德如此表示。(英文《星报》2016年4月6日财经版)

日本出口在7月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快速度的 暴跌……日本出口现在已连续10个月下跌…..7月的出口下跌是因为前往美国的汽车出口量、前往中美洲的船只及前往意大利的钢铁销量的减少。前往中国的出口在7月下跌至每年12.7%。(《星报》2016年8月19日财经版)

马来西亚于7月的出口比预期下跌更多,电器和电子产品出口下降。(《星报》2016年9月8日财经版)

全球生产总值正逐年增加 ,目前已达到90万亿美元的水平。但是,为何总需求却会如此低靡?

根本的问题是,过去30年来,分配给B40阶层及M40阶层(40%中等收入家庭)的全球收入已经缩水。西方国家面临了工业领域迁移到低工资第三世界国家的问题。从前,英国是全球著名的造船国家,现在英国已没有制造任何船只,这项工业已迁移到南韩和中国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大工业迁出欧洲及美国,将这些国家B40和M40阶层的平均工资进一步压低。

亚洲和非洲国家因此被迫维持低工资,因为这些国家被跨国公司所划分及支配。如果一家跨国公司无法在马来西亚获得它要的条件,它会迁移到泰国。如果泰国制定让跨国公司不满的条件,它将威胁迁移到越南。通过这种手段,跨国公司将工人薪资维持在非常低的水平。

当工资低落时,购买力肯定下跌。人们可以贷款,但是可以借贷到什么程度?目前马来西亚的家庭债务已达到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的89%。

 

21世纪的帝国主义

 

与此同时,跨国公司从发展中国家的低工资中获取丰厚利润。我以在中国制造的苹果iPhone为例子:

进口到中国的手机零件价格  =  120美元

中国工厂出产的iPhone价格  =  200美元

在美国出售给顾客的价格  =  500美元

在中国的iPhone制造是外包给中国企业家生产,他们扮演通过低工资、长时间加班及在拥挤且危险的环境下工作等手法压榨中国工人。中国从制造每一台 iPhone中只获得80美元的财富分配,而中国工厂工人只分到6.50美元。

中国的老板可以获得73.50美元。但是,跨国公司却可以从制造及销售一台iPhone中获得300美元的利润。当中国只分到80美元时,跨国公司可获得300美元利润,而其付出仅仅一点,那就是运送产品到美国,及分派到商店去售卖。

我在这里要指出的是,21世纪的帝国主义是如何运作。帝国主义不再是通过战舰来占领第三世界国家并直接剥削这里的工人。现在的剥削已经“外包”出去。

中国和马来西亚的企业家被赋予剥削自己本国工人的角色。由于跨国公司控制了科技、占有国际著名品牌标签并支配先进国的零售市场,它们可以夺取第三世界国家工人所生产的大部分财富。

不仅如此,跨国公司也擅于在其本国逃税。如果我们拿刚才iPhone的个案为例子,总部设在美国的跨国公司(A公司)获得300美元利润,该公司可以通过在另一低税率国家设立另一家公司(B公司),如在开曼群岛、巴哈马群岛或为维尔京群岛等地。B公司以200美元购入在中国制造的产品,然后以450美元出售给A公司。这意味着,250美元的利润被隐藏了起来。A公司只须为50美元利润交税。250美元的利润并没有缴税并全部进入跨国公司的口袋中。

这就是为何全球1%最富有的人愈来愈富有。请允许我摘录乐施会的报告:

世界人口中最富有的1%,现在拥有比其他人总和还要多的财富。不平等已创造出这样的一个世界,全球最富有的62人,拥有跟世界总人口50%一样多的财富,这数目在5年前还仍有388人但日益减少……不平等日益严重背后的一个重要趋势是,所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工人在国民收入中所获得的部分在下跌着。

我国政府经常声称马来西亚被困在“中等收入陷阱”之中。而其成因就是,全球经济由一小撮跨国大公司所支配。

在跨国大公司及新自由主义思想所影响下的经济制度,造成了这样一种情况,在亚洲和非洲所生产的财富,却由支配国际贸易体系的跨国大公司所吞掉。

这就是造成“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帝国主义的剥削,而不是我国工人的生产力低。

可悲的是,我国政府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如果我们意识到问题的真正根源,我们就能够部署解决问题的战略。但是,看来我国政府对造成“中等收入陷阱”的成因还是一片迷糊。如果是这样的话,又怎么能够克服问题呢?这也是为何我国政府迫不及待要签署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TPPA)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等只是旨在加强跨国大公司势力及其对全球经济影响力的经济协议。

 

有担保可提升人民福祉

 

尽管《2017年财政预算案》在纸上列出了几项解决贫穷社群问题的拨款,但是这份财政预算案反映出:

– 政府完全没有任何策略去制止落实福利计划及给予B40群体时的浪费公帑问题。

– 完全没有任何指南去鉴定并解决政府扶持土著中小企业政策跟B40低收入人民利益之间的冲突。

– 完全没有意识到压榨第三世界人民的国际经济结构与形式。

这份财政预算案将无法在来年保护B40和M40阶层免受经济压力。因此,我无法支持这份财政预算案!

本文转自安那琪的文字乌托邦2.0的部落格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