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6年11月15日 22:26

为什么我认为马前卒的一套不是马克思主义?

文/尘沙

14389-1

最近,马前卒发了一篇题为《马克思的“政治正确”,左翼社团的发展方向》的文章,公开表明立场说自己是修正主义,说什么历史上的革命家“同样是修正主义”。他号称已经了解了“马克思主义最本质的东西”,说今天的马克思主义者坚持的只是“历史上某个时代曾经行之有效的方案”。那么我们来看看,马前卒自以为找到的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核心”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在他看来,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或者说核心,是“用改造物质社会的方式去保证人的自由发展”,是“人类自由”和“唯物主义”。我们先看第一点,所谓以“人类自由”为目标。从《乌托邦》的作者古代社会主义者托马斯·莫尔,到近代英国和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哪个不认为自己的目标是“人类自由”?甚至连一些反动派也说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人类的自由。再想想马前卒所说的另一点,所谓“唯物主义”,所谓“科学方法”。现在有谁会说自己的一套“不科学”吗?

在马克思主义诞生之前,就有好多种社会主义思潮。它们自称的目标看起来都差不多,都说自己要实现人类的自由和幸福,也几乎都说自己要按照科学方法办事。圣西门就说过,“社会制度必须彻底改造,改造的需要已经成为燃眉之急,势在必行”,“在新的政治制度下,社会组织的惟一而长远的目的,应当是尽善尽美地运用科学、艺术和工艺的现存知识来满足人们的需要。”如果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真如马前卒所说,是什么“用改造社会的方式去保证人的自由发展”,那么圣西门就也可以算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接着我们要想想马克思主义的核心观点是什么。之所以有一种学说以马克思的名字命名,必定是因为,马克思和他的同志说了一些别人没有说的东西。

我们来看看马克思是怎么表述自己的新观点的。他说,“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这段话是说,马克思得到的结论是,人类社会进入共产主义的直接动力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这个阶级对建立新社会负有使命,这种使命不是在道义上的,而是他的科学研究得到的结论。人们所公认的马克思主义者列宁也说过,“只有承认阶级斗争,而且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才是马克思主义。”我们认为,关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一个人,无论怎么吹嘘说要实现“人类自由”,标榜自己采用的是“科学方法”,只要不承认这一点,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共产党宣言》评论过去的社会主义时说,“他们看不到无产阶级方面的任何历史主动性,看不到它所特有的任何政治运动。”这也正是马克思主义与其他形形色色(号称是)社会主义的思想的根本区别。有些人把新社会的希望寄托于上层社会或自己搞的理想实验,比如傅里叶和欧文;也有人把它寄托在盗匪的行动上,比如魏特林。只有马克思和他的同志们,才把希望寄托在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上。

我们再看看,马前卒是如何看待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的,看看他是如何看待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他说,“工会罢工虽然算是对资本主义的反击,但只能算是封建主义的反击”,又说,“尤其是所谓无产阶级的先进性问题……不是说必然由这个群体引导革命,并创造共产主义。”这样,就是抽掉了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

总之,马前卒总结的马克思主义的最本质的东西,在马克思之前就有人说过;而马克思提出的独特观点,几乎全部被他否定。马克思主义者列宁说得对,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

 

  1. 但是请你不要忘记,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他自己。要实现真正的人类自由,必须通过阶级斗争的手段。不提阶级斗争而只强调人类自由,就是抽离了马克思主义最核心的部分。资产阶级社会也说人类自由,可是那根本不是一回事。还有,唯物主义不等于马克思主义,说马克思主义是唯物主义没错,可是马克思主义不能简单概括为唯物主义。

  2. 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他自己,这话没错,但请注意,这个“解放”不是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而是指通过扬弃私有制(即利用资本消灭资本),扬弃人的异化,实现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实现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而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而且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上述马克思说的这些,难道是通过阶级斗争手段来得以实现的吗?阶级斗争虽能产生政权更迭,但不能推动生产力发展,也不能去代替生产力发展。没有生产力的发展,就不可能有社会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也就不可能促使分工的消亡,从而就不可能消除阶级差别,不可能消除和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也就不可能促使阶级消亡,劳动仍然是谋生的手段而不能成为人的第一需要,人仍超不出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界限,这样一来,怎么能实现人的自由发展呢? 凡主张阶级斗争观点的,请思考回答如下问题: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阶级斗争要斗到何时为止?换言之,阶级斗争能消灭阶级吗?以什么方式去消灭阶级?

  3. 在某些人看来,似乎生产力必须要在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前发展到共产主义的水平,否则便不能进行无产阶级专政,好像无产阶级专政下是无法发展生产力的。恰恰相反,若是没有无产阶级专政,即使人类能使用核聚变了,社会也依然是两极分化的社会。必须在无产阶级专政下,一边通过阶级斗争抑制新资产者的产生,一边发展生产力,直到达到消灭阶级的水平。

  4. 问题不在于生产力必须要发展到共产主义的水平才实现无产阶级专政。问题在于:理解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从下述几个方面去理解: 1,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 马克思在《致约•魏德迈》中指出:“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2,无产阶级专政的具体目标任务。 简单归结为“四个达到”,即马克思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中指出的:“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依赖于阶级斗争不可能实现上述四个达到。 3,无产阶级专政的原则及其形式和内容。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详尽论述了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在纪念巴黎公社20周年时,恩格斯撰文作序指出:“好吧,先生们,你们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样子吗?请看巴黎公社。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面就引用《法兰西内战》的部分语句(带“”号)见微知著,以说明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到底是什么? 马克思在提出“公社,这个使资产阶级的头脑怎么也捉摸不透的怪物,究竟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后,直接的回答是:“按最简单的理解,这是工人阶级在他们的社会堡垒——巴黎和其他工业中心——里执掌政权的形式”。这就表明,巴黎公社“是人民群众获得社会解放的政治形式”,这种无产阶级的政权形式“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 马克思特别指出,巴黎公社的政权形式,是对“国家僭权最后形式”的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绝对否定”,“是帝国本身的真正对立物,也就是国家政权即集权化行政权力的对立物,第二帝国只不过是这种权力的最完备的表现形式。” 法国二月革命中所呼喊的“社会共和国”口号,就是要“建立一个不但取代阶级统治的君主制形式、而且取代阶级统治本身的共和国”。巴黎公社“正是这个共和国的毫不含糊的形式”。“公社给共和国奠定了真正民主制度的基础”。 恩格斯在《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中强调指出:“如果说有什么是勿庸置疑的,那就是,我们的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下,才能取得统治。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法国大革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综上,马恩指出的巴黎公社原则是:消灭专制集权的国家机器,建立真正民主共和的宪政国家。 下面再看看在巴黎公社原则下的无产阶级专政到底是“什么样子”? 马克思指出:“不论公社的各项具体措施多么可贵,公社的最伟大的措施还是它本身的组织”。那么,巴黎公社的组织形式有哪些特征呢? “公社完全是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政治形式”,“公社是一个实干的而不是议会式的机构,它既是行政机关,同时也是立法机关”。 “公社必须由各区全民投票选出的市政委员组成,这些市政委员对选民负责,随时可以罢免。其中大多数自然会是工人,或者是公认的工人阶级代表”。 “普选权在此以前一直被滥用,或者被当作议会批准神圣国家政权的工具,或者被当作统治阶级手中的玩物,只是让人民每隔几年行使一次,来选举议会制下的阶级统治的工具;而现在,普选权已被应用于它的真正目的:由各公社选举它们的行政的和创制法律的公务员”。 “如果用等级授职制去代替普选制,那是最违背公社精神不过的”。 从经济上看,巴黎公社这种“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产物”,作为“社会解放的政治形式,把劳动从垄断着劳动者自己所创造的或是自然所赐予的劳动资料的那批人僭取的权力(奴役)下解放出来的政治形式”,最终应当成为“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如果没有最后这个条件,公社体制就没有实现的可能,就是欺人之谈”。 “公社并不取消阶级斗争,工人阶级正是通过阶级斗争致力于消灭一切阶级,从而消灭一切阶级统治……,但是,公社提供合理的环境,使阶级斗争能够以最合理、最人道的方式经历它的几个不同阶段。他们知道,以自由的联合的劳动条件去代替劳动受奴役的经济条件,只能随着时间的推进而逐步完成(这是经济改造);他们不仅需要改变分配,而且需要一种新的生产组织,……还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和国际范围内进行协调的合作。” “公社是想要消灭那种将多数人的劳动变为少数人的财富的阶级所有制。它是想要剥夺剥夺者。它是想要把现在主要用作奴役和剥削劳动的手段的生产资料、土地和资本完全变成自由的和联合的劳动的工具,从而使个人所有制成为现实。但这是共产主义、‘不可能的’共产主义啊!” 4,从上述马克思恩格斯语句可见,源于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继承的无产阶级专政,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把阶级斗争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的代名词,只能是事与愿违。

  5. 造谣吧!恩格斯是在总结“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特征”?一八九四年一月九日,在致朱泽培•卡内帕和迪阿诺•马里纳的信中,答复他们要求“用简短的字句来表达未来的社会主义纪元的基本思想”时,恩格斯写道:“除了从(共产党宣言》中摘出下列一段话外,我再也找不出合适的了:‘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未来的社会主义纪元的基本思想,并不等于通向这一社会的思想。科学社会主义之所以是科学,不仅在于(或者主要不在于)提出了未来社会是自由人的联合体,而是明确指出了,只有通过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才能消灭资本主义,实现社会主义。

  6. 你最后提出的问题,列宁的《国家与革命》里面都讲过了。你的错误在于机械地理解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同时忘记了生产关系会反作用于生产力,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在生产关系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反动剥削阶级的上层建筑阻碍维护当前的生产关系反对生产关系变革的时期,上层建筑的变革—革命——就成为决定性的。你说“阶级斗争虽能产生政权更迭,但不能推动生产力发展,也不能去代替生产力发展。”请问,革命阶级的专政所实施的所有制变革能否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呢?无产阶级消灭私有制,代之以公有制,消灭市场代之以【高效的合理的】计划,能否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呢?

  7. 不知何故多说的通知提醒没起作用,少年中国网页没显示评论栏,从QQ邮箱通知,网页也显示了评论栏,所以迟了几天才回复。首先,请你在后面的讨论中不再使用“造谣”之类的字眼。其次,请你回答我之前提出过的问题: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阶级斗争要斗到何时为止?换言之,阶级斗争能消灭阶级吗?以什么方式去消灭阶级? 最后,随便说一下,恩格斯说过:“只要劳动还占去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这个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

  8. 对你说的“生产关系会反作用于生产力”,“所有制变革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这两个观点,请你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实践两个方面来加以简要说明。只表述观点不够,还要提出依据才行。请你在提出依据时注意三点:(1)私有制何时才能消灭?(2)计划经济何种情况下才能实施?(3)共产主义所有制是公有制或是重建个人所有制?

  9. 补充:上述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指《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的论述,不是指《列宁全集》、《斯大林全集》、《毛泽东选集》中的论述。

425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