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6年11月17日 22:29

反对劳工权利的人也敢妄称马克思主义者?

作者:黑夜里的牛

14403-10

早晨起来,友人发来一个链接。点开一看,原来又是马前卒在知乎上大放厥词。这满篇的反动错误言论,实在不免让马克思主义者们产生生理反应(非常严肃地说)。作为一个老朋友,有义务进行一点唯物主义的自由批判。文章里面错误很多,不可能在一篇文章里讲完,我们就分多篇文章慢慢来说。今天先谈一谈马前卒关于工会、劳动法等工人阶级经济斗争的观点。

马前卒在文章里坦陈:

“比如说我对工会评价不高,说工会最大的敌人不是资本家,而是其他没有加入工会的工人。工会罢工虽然算是对资本主义的反击,但只能算是封建主义的反击,过去各个地区之间交流不方便,作为局部的反抗方式还有效。现在信息流通快了,封建主义的反抗只能激发全社会的抵制,不能作为主流方式。同理,我对劳动法的大多数条款评价不高,说这是在实际上损害所有劳动阶级的利益,虽然也损害了资本家的利益。”

这段话说得比较模糊,对于不清楚马前卒具体观点的人来说,可能还会产生“好高大上啊”的感觉。基于唯物主义的理由,为了实事求是,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各位“马督工”粉丝、反对者以及路人对马前卒本人的观点有更全面的了解。

首先谈谈工会和罢工问题。

反对工会和罢工,可以说是马前卒的一大特色。在微博上,他像资产阶级学者一样,把罢工的工人叫做“卢德分子”。

14403-1

工人们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呢,我们看看新闻的原文:

英国铁路、海运及运输工会(RMT)表示,这次罢工将持续48小时,一直到30日晚上9点。如果此次罢工仍不能使相关争议得到解决,工会成员将于5月5日起举行更大规模的72小时罢工。

这场劳资纠纷的起因是伦敦地铁公司决定推行“自动售票计划”,关闭所有260个地铁售票处,工会认为此举将使960名地铁工作人员失业。

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发言人表示,这是一次无理和错误的罢工,将严重影响伦敦市民的生活。但英国铁路、海运及运输工会表示,卡梅伦应该要求伦敦市长约翰逊信守自己在竞选时作出的不关闭地铁售票窗口的承诺。

针对相关争议,伦敦地铁工人曾于今年2月举行罢工,此后劳资双方进行多次谈判,但一直没能达成共识。

伦敦市长要关闭售票处,让工人们失业,工人们要求市长兑现承诺,但沟通无果,最后只能罢工。谁都知道,自动化机器是资产阶级对抗无产阶级最有力的武器,而无产阶级如果要有力地回击,除了联合起来罢工,停止生产,没有别的手段。如果地铁工人继续服务,怎么对资本家施压。就地铁这种公共服务行业而言,停止运营不仅给资产阶级造成经济压力,而且造成强大的政治压力。当然,罢工工人可以选择继续营业,但是允许乘客免费上车,由此让资本家或者政府蒙受经济损失。但是,这样做就极大地减少了自己对雇主的压力,家里有金库的资本家当然拖得起,没什么积蓄的工人拖得起吗?马前卒否定工人联合起来停止生产这种斗争手段,实际上就是反对工人阶级展开经济斗争。

马前卒从不屑于隐瞒自己反对工会和罢工的态度。比如说,去年印度大罢工时,马前卒就在某灌水群里,明目张胆地宣布自己支持莫迪,认为现代的共产党都是些封建行会,远不如自由资本主义进步:

14403-2 14403-3

马前卒之所以痛恨工会,是因为工会垄断了劳动。工会为了保持自己对劳动的垄断,就必须打击“罢工破坏者”。于是,马前卒认为工会就是行会,工会就是封建势力。

同样,马前卒同样会认为,西方高工资的工人阶级反对资本家引进移民,也是封建主义。马前卒肯定认同资本家把工作从西方迁到东方,让西方工人阶级大量失业从而进一步压低工资的做法,因为这符合自由贸易啊,进步啊。

我们经常看到媒体说什么,此次大选让“白人蓝领工人阶级”浮出水面了。的确如此,特朗普这么扯还能有人支持他,除了3K党那些傻逼之外,主要就是他反对自由贸易,反对工作外流等说法在工人阶级中得到了广泛的反响。当民主党政府还在那里玩弄失业率统计方法,构造“充分就业”的假象时,特朗普明确表示这是扯淡,当前真实失业率也许接近20%了。当民主党政府还在忙着签订各种自由贸易协定时,特朗普就说,正是这些贸易协定,让美国资本家能够把工厂迁到墨西哥,然后把商品卖回美国,受伤的是美国工人。

如果说工人阶级在特朗普选上总统这件事上出了点力,那正好是说明了,工人是正常人。正常人首先考虑的是生存,也就是工资。要谈工资,首先你得有一个工作。因此,工作问题是最首要的问题。在资产阶级疯狂进攻工人的情况下,如果工人阶级不起来斗争,在全国范围内联合起来,如何与资本家对抗呢?如何有力量不仅赢得单个的经济斗争,而且从立法层面巩固这些斗争成果呢?但是,如果单个工厂的工人都联合不起来,怎么可能指望他们在全国范围内联合起来呢?如果工人连罢工都不搞,又如何形成工厂内部的组织呢?

对此,马克思有非常精辟的论述:

现代工业的发展一定会越来越有利于资本家而有害于工人,所以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趋势不是提高而是降低工资的平均水平,在或大或小的程度上使劳动的价值降到它的最低限度。这种制度下的实际情况的趋势既然如此,那么,这是不是说,工人阶级应当放弃对资本的掠夺行为的反抗,停止利用偶然的时机使生活暂时改善的尝试呢?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就会沦为一群听天由命的、不可挽救的可怜虫。我想我已经说过:他们争取工资水平的斗争,同整个雇佣劳动制度有密切的联系;他们为提高工资的努力,在一百回中有九十九回都只是为了维持现有的劳动价值;他们必须与资本家争论劳动价格,因为他们已经把自己当作商品出卖了。他们在和资本的日常冲突中如果畏缩让步,他们就没有资格发动更大的运动。(马克思 《工资、价格和利润》)

相信读者们都能看出来,与十九世纪的马克思相比,多活了一百多年,用过电脑,混过论坛的马前卒丝毫没有显示出应有的智慧。在新自由主义猖獗,劳工权利四处受到打压的当下,马前卒非但不鼓励工人展开经济斗争,反而是否定工人阶级经济斗争的合法性,甚至认为这些斗争比全球自由流动的资本还要反动。尽管马前卒虚伪地自称马克思主义者,但他的这番言论在内容和效果上都是帮助资产阶级反对工人阶级的,与马克思主义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马前卒的观点,和法国大革命后刚一掌权就急急忙忙禁止工人罢工的资产阶级非常相似。法国资产阶级用“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忽悠劳动群众起来反抗封建主,但是他们一上台,就颁布《勒·霞不列法》禁止工人罢工和结成工会,理由是工会就是行会垄断,禁止工会是保护贸易自由。全世界无产阶级尤其是欧美的无产阶级通过自己艰苦不懈的斗争埋葬了《勒·霞不列法》这样的反动法律,而目前又在进行着保卫这些法律的英勇的斗争。前卒竟然把两百年前资产阶级的可耻做法看做是一种高级的智慧,实在是可笑之极。

如果把马前卒多年以前的言论和现在的言论做一番对比,可以发现,这个网络上的知名人士一直在远离马克思主义:

工人如果建立工会,用打断生产停滞的威胁来阻止其他廉价劳动力的竞争,那么他们可以分享到利润;如果他们建立政权,将资本公有化,他们可以占有全部利润,当然这两种方式都与当今主流资本主义水火不容。”——马前卒《唯物主义历史规律的结束与共产主义的兴起》

之前的马前卒把工人的经济斗争看做是与革命斗争并列的一种斗争方式。而现在,他已经取消掉了这种斗争方式。那就意味着,只留下一种斗争方式,即革命斗争了。问题是,脱离经济斗争的革命斗争如何可能呢?当然,这自然会指向马前卒的另一大错误,我们以后会专门进行批判。

再谈一谈《劳动法》的问题。

马前卒在文章里说他“对劳动法的大多数条款评价不高”,却没有明说具体是指哪些条款。我们知道,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劳动权利无非罢工权,结社权,八小时工作制,最低工资等等。中国劳动法没有规定罢工权和结社权,所以主要的东西就是八小时工作制和最低工资了。难道说,马前卒对八小时工作制和最低工资不认同?

马前卒先批判劳动法是左倾盲动:

14403-4

劳动法有没有带来社会进步,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由读者自己来评判。如果你认同马前卒的观点,请不要再抱怨中国没有落实八小时工作制。如果你觉得八小时工作制多多少少给你带来了好处,请回去研究研究马前卒错在哪里。至于最低工资制度到底有利还是有弊,笔者作为一个老朋友曾经与马前卒在某QQ群里争论过。他觉得一定是弊大于利,所以应该反对最低工资制度。但是,推崇西方经济的马前卒似乎读书不仔细,人家教科书里面都专门讲了。

14403-5 14403-9

可以看到,失业率低的时候最低工资也高,而失业率高的时候最低工资相对比较低。萨缪尔森这种资产阶级学者都承认,“许多研究表明,最低工资上升10%,只会使青少年就业量下降1%-3%。而对于成年人的就业影响更小。最近的一些研究认为其就业效应接近于零,还有一些研究甚至认为就业会有所增加。”马前卒能否实证地证明下,最低工资对工人阶级有害呢?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说得这么肯定,不知道他的自信从哪里来的。

马前卒的一大本领是懂得伪装或者自我欺骗。分明是反对劳工权利的右派,却还要装作是一个鄙视工联主义的共产党人。他曾经在微博上批判劳动法是企图改良资本主义:

14403-6 14403-7

马前卒说,“劳动法错在企图改良资本主义”。OMG,难道我们这些尚不能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受苦的劳动者们,不应该试图对资本主义做一些改良吗?不应该试图限制资本主义对女性的伤害吗?难道我们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实现社会主义,要么是对剥削压迫忍气吞声?难道几百年的工人运动没有争取到任何对劳动者有利的改良?难道所有劳动立法都是既坑工人又坑资本家?

这些高明的先生们,似乎最最革命了。他们看不起这些改良斗争,在他们看来,这些斗争反正都没什么用嘛。马克思主义者与他们不同,承认改良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全力支持改良斗争,同时坚决反对改良主义:

 

马克思主义者不同于无政府主义者,承认争取改良的斗争,即承认争取改善劳动者境况的斗争,尽管这种改善仍然不触动统治阶级手中的政权。但与此同时,马克思主义者又最坚决地反对改良主义者,反对他们直接或间接地用改良来限制工人阶级的意向和活动。改良主义是资产阶级对工人的欺骗,只要存在着资本的统治,尽管有某些改善,工人总还是雇佣奴隶

“马克思主义者不倦地进行工作,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争取改良和利用改良,同时,无论在宣传、鼓动,还是在群众经济活动等等方面,任何超出改良主义范围的做法他们都不横加指责,而是予以支持,关切地加以发展。而背离马克思主义的取消派,却攻击马克思主义者整体的存在,破坏马克思主义的纪律,宣扬改良主义,宣扬自由派的工人政策,这只能瓦解工人运动。”(列宁 《马克思主义与改良主义》)

有哪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实施最低工资制度,落实八小时工作制,争取到罢工权和结社权就意味着工人阶级的解放了呢?没有。马克思主义者不过是认为,工人阶级要战胜资产阶级,就必须组织起来,而要组织起来,就必须通过日常的经济斗争。脱离日常的斗争,任何工人阶级的组织性和纪律性都是空谈。当然,这绝不是说,工人阶级的经济斗争可以自动通向社会主义的斗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全部著作都在向我们说明,工人只有在先锋队的带领下,才能实现这一斗争,而工人阶级先锋队只有在日常斗争中站在工人一边带领他们前进,才能够领导工人阶级。是这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不适用了,还是马前卒先生压根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呢?读者朋友们可以好好思考一下。

文章评论(0)
回复
19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