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6年11月19日 19:58

从两个基本观点看何为修正主义

作者:谦卑不自卑

14413-1

一、引子

 

这几年,和很多同学交流过他们心中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什么样子。不少同学的理解,仍停留在公有制、计划经济等全新的制度设计,以及由这些未来制度构造而成的自由人的联合体(解放全人类)等结果形态上。那么,究竟应以何种方式、走怎样的道路来实现共产主义呢?这还要从科学社会主义与修正主义的辨析说起。

 

二、观点一:既承认阶级斗争,同时又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才是科学社会主义

 

科学社会主义之所以科学,主要之点,在于科学社会主义认清了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无两大阶级的根本对立与不可调和的矛盾;并指出广大无产者必须组织成为阶级,从而组织成为政党,通过阶级斗争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并不断改造国家机器,才能走向社会主义社会。此前的所有社会主义流派,都没能认识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也不了解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作用和意义,仅仅从理性的角度同情他们,而不是把自己改造成无产阶级的一份子,经过无产阶级专政实现人类解放。

由此,我们发现,脱离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注定提不出切实可行的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制度的理论,只能是超阶级的、乌托邦式的空想。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诞生之后,打着与时俱进的幌子对基本原理行歪曲、篡改之实,本质上仍脱离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典型的修正主义了。

公有制、计划经济等未来制度的构想,只有通过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实现。革命者必须把自己融入到无产者队伍里,长期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而不是站在高处向下俯瞰底层无产者的疾苦,才能在宣传、鼓动工作中让上述构想深入无产者的内心,促进广大无产者组织成为阶级,产生阶级先锋队。同时,新社会制度的建立和发展,创造于无产阶级的实践斗争之中,不是少数“革命精英”通过密谋就能设计完备的。密谋出的新社会制度,设计阶段与无产者毫无关系;实践阶段,无产阶级也只是被“革命精英”强行发动、裹挟(所谓运动群众),才进入历史进程。无产阶级不是为自己的解放事业,而是为“革命精英”实现其政治理想、获取政治利益奋战。这样的“革命”,很快就会因为脱离群众,变质而夭折!

可见,只认同共产主义的结果形态,却不认同革命的无产阶级立场,变成少数精英在小黑屋里的谋划和设计,不就蜕变成一种修正主义了么!所以,在无产阶级革命(或实现共产主义)的目标上,必须鲜明的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明确消灭阶级后才能解放全人类;而杜绝站在精英主义者一边,把底层无产者当成实现理想的炮灰。

当下有一套观点,就是这样一种修正主义。他们解放全人类的过程,在决策、管理层面上,是将底层无产者排除在外的。无产阶级只是被具有革命决策、管理权的先进的先锋队(及其队员)发动起来,按照先锋队的指令执行。这种少数先进分子关起门来搞政治,把无产阶级拒之门外的套路,本质上还是精英主义。在什么力量都没有、革命事业刚起步的时候,就想把底层无产者拒于决策、管理的大门之外;等将来有了力量,更不可能给无产阶级决策和管理的权力了!如此一来,革命能否走在正确的轨道上,走偏了如何纠错,无产阶级完全插不上手。一旦上层走偏乃至背叛革命,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革命变质和被颠覆。

这套观点与群众路线在当下的主要分歧,暨对做产业工人工作的态度,很能揭穿其修正主义本质。支持这套观点的人断言,脑无在无产者里的人数和主体地位很快要超过体无。他们以为,随着机器不断取代流水线工人,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在不久的将来普及应用,体无会越来越少。都不断减少了,再继续做体无工作当然就没意义啦。因此做体无工作是现实判断出现重大误判,或者还在机械按照原著(所谓“读经”)去实践。这些人对坚持做体无工作的传统左翼颇有微词,认为这是抱着经书顽固不化,不能与时俱进。并不加区分的把部分传统左翼犯的错误放大,上升到整个传统左翼的道路都陷入了泥潭。基于此,他们觉得左翼应该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即将成为阶级主体的脑无身上,并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实施“扬弃”。

究竟是不是这些人判断的那样呢?事实上,体无在无产阶级中仍占绝对多数,仅中国就有3亿多。全球的程序员(最典型、比例最高的脑无)加起来,也不足2000万。同时,在没有研发出足以广泛普及的人工智能之前,工厂和建筑工地对体无的需求是刚性的,一般机器人无法大量代替。而在全球陷入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人工智能很难推广应用。产业革命都在经济上升期,危机中连现有产业都困难重重,哪有那么多投资去赌博式研发前沿科技?因此,这些人认为人工智能短期内就可以取代大量体无,使操控他们的脑无成为无产阶级主体,是严重脱离实际的空想。由此可见,放弃体无、发展脑无的重心转移,忽略了当前社会最大的革命力量。不但将工作方向搞得本末倒置,而且有混淆无产阶级立场、逐渐沦为超阶级的“市民运动”的可能。

这些人考虑的核心问题是革命力量夺取政权后如何成功接管、巩固、发展政权。他们觉得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壁垒越来越森严的今天,体无根本无法掌握生产管理和技术的全局,只能掌握流水线上的某道工序。以上海这样的超大城市为例,再让工人当家作主,政权恐怕连24小时都坚持不住……

工人无法掌控全局管理,这种观点一点儿也不新鲜。早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时,修正主义的鼻祖们就提出过类似观点。革命先辈早已用犀利的文章,揭露过他们的错误,批判过产生这些观点的社会基础和思想本质——每当社会矛盾相对缓和或革命陷入低潮,类似观点就会抬头,实质是没经过阶级改造的中产小资的社会主义。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中就曾写道,“单靠先锋队是不能胜利的。当整个阶级,当广大群众还没有采取直接支持先锋队的立场,或者还没有对先锋队采取至少是善意的中立并且完全不会去支持先锋队的敌人时,叫先锋队独自去进行决战,那就不仅是愚蠢,而且是犯罪。要真正使整个阶级,真正使受资本压迫的广大劳动群众都站到这种立场上来,单靠宣传和鼓动是不够的。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这些群众自身的政治经验。这是一切大革命的一条基本规律。”先辈们诚不欺我!现在不又出现了么。

三、观点二:阶级分析不能只分析宏观现象,还应分析对个人的影响

 

藉此带出了另一个基本观点:阶级分析不能只用于分析宏观的社会阶级结构和阶级斗争形势,在引导新同志时,也要分析阶级出身对塑造三观的影响和制约,根据个体差异,有针对性的关心和帮助他们。

问题来了,这是搞出身论、血统论吗?当然不是!从阶级分析的角度看,无产者理解了科学社会主义是解放自己的学说,当然会比资产阶级和小生产者更具有参加革命的热情和意愿,同时也符合把分散的无产者组织成无产阶级的革命需要。马克思恩格斯在给奥·倍倍尔等人的通告信中就指出,“如果其他阶级出身的这种人参加无产阶级运动,那么首先就要要求他们不要把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等等的偏见的任何残余带进来,而要无条件地掌握无产阶级世界观。”列宁在《关于接收新党员的条件》中更明确提出,“只有在大工业企业实际做工不下十年的工人,预备期方得为半年。其他工人规定为一年半,农民和红军士兵规定为两年,其他各种人为三年……如果工人的预备期仍为半年,那么为了不自欺欺人,绝对必须确定‘工人’这个概念,使这个概念只适用于那些确实由于自己的生活状况而必然具有无产阶级心理的人。如果不是在工厂一心一意呆上许多年,就不可能养成这种心理,它是由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的一般条件陶冶出来的。”综上,先锋队不仅在其奋斗目标、依靠力量上是无产阶级的,而且人员上也优先由无产阶级中最先进的分子构成。这就要求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切勿把非无产阶级中出现最先进的分子这一小概率情况当成大概率,或一味追求这种小概率事件。所有类似情况都有相当特殊的成因,既无法强求,也较难复制,更不可能取代无产阶级成为先锋队成员的主流。

先辈们的判断对指导今天的实践仍意义非凡。总体来说,脑无在阶级性上属于无产阶级相对落后的部分。他们大多工作在大中城市的写字楼与社区,易受资本主义主流价值观的影响,对个人奋斗的幻想较多,不容易看清自己真实的阶级地位(大都以为比体无地位高),思想觉悟比经常自发斗争工资和劳动合同的体无要差。社会上能发展的成熟脑无,阶级立场或多或少都存在上述问题。由于他们远离底层无产者斗争的第一线,长期跟中产小资乃至资产阶级呆在一起,能不继续走偏都难。然而,即使水平如此参差不齐的脑无,也不会太多。同时,这些人为了支撑他们心中的复杂管理系统,必须迅速扩大人员规模、升级架构层次,很容易陷入为了发展而发展的泥潭之中。为此不断降低对新人三观的标准和要求,只看重懂得管理和技术的人,最终在理论上走向超阶级,实践上则因定位过高而走向虚无。

同样地,我们要积极发展那些非无产者出身、历经超越一般无产者的三观巨变的优秀同志。他们作为无产阶级外的先进分子,能跳出原有阶级出身对立场和视野的束缚,投身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更加难能可贵。正如列宁在严格规定党员预备期的同时,又明确表示“特殊的例外,须经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共同批准。”我们也应该在考察阶级立场不放松的前提下一视同仁,满怀热忱的接纳这些毅然与旧阶级决裂,跋山涉水奔赴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优秀同志们!同时坚决和带有浓厚封建性的官僚主义余孽——出身论、血统论,做最彻底的斗争。

四、结语

 

如果,上述修正主义人士能明确提出自己是不同于传统共产主义的另一种观点和派别,而不是力图用自己的观点改造乃至取代共运传统,马列主义者尚且能跟他们做革命同路人。但由于他们选择了后者,为捍卫无产阶级立场、杜绝歪曲革命道路及扰乱新同志的思想,我们只能将他们剥离并划清界线。

 

文章评论(0)
回复
19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