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11月23日 20:04

加拿大:谁在挣最低工资?

译者:Adolf Stalin

14446-1

OFL通讯处的照片

近来最低工资的问题引发热议。这是有原因的。只能挣得最低时薪的工人常常要工作更长时间,他们没有可以预知的工作时间,也得不到调班的提前通知,许多人甚至请不到不带薪的病假。

阿尔伯塔(加拿大的一个省)的现政府决定推行一项计划,使得最低工资到2018年提高至18加元。另外,在新斯科舍(加拿大的一个省,也可译为新苏格兰省),新民主党(NDP,New Democratic Party)提交一份草案,要求在每年1月提高最低时薪标准,使其最终在2019年提高至15加元。

有多少人只能挣到最低的基本工资呢?如果把每一个收入低于最低基本工资的人算在内,那么在2015年,有125 3000名工人只能挣到最低工资甚至更少。(许多省都有对于学生或者酒吧服务生的特殊规定,使他们只能得到更低的工资。)

14446-2

来源:2015年度劳动力微观数据统计,加拿大政府最低工资数据库

但是,如果我们讨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话,那么那些收入只是略高于最低工资的工人也会挣得更多。有多少工人会从15加元时薪中受益呢?在2015年,每小时只挣得15加元或更少的加拿大工人大约占25%,也就是超过400万人。各省情况也有很大不同,在阿尔伯塔有18%雇员时薪低于15加元,而在爱德华王子岛(PEI,Prince Edward Island),则有多达38%的雇员每小时挣不到15加元(见表2)。

我们也常常听说,低收入者是年轻工人,和父母一起生活,提高最低工资会伤害他们,只会使得年轻人难以在劳动力市场中打拼。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大卫·格林,审视已经存在的关于最低工资的讨论,得出结论,就业的预期对于不同的工作者影响各不相同,对于年轻人,影响并不显著,而对于成年人,根本没有影响。他同时发现加拿大的例子表明不断增长的最低工资减少了人员流动,所以提高最低工资实际上为工作者创造了更多稳定工作岗位。

当许多年轻人被雇佣去从事低收入工作时,许多老工人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而且,年轻人也是需要一份公平的报酬的。

14446-3

14446-4

最后,在低收入工作方面,女性占比高于男性。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女性收入低于15加元,相比之下,只有22%的男性低于这一水平(见表3)。

同时需要重点指出的是,许多参与为争取15加元时薪而斗争的人,已经在他们的战斗中获得了雇佣条件的改善。在安大略,15加元和公平运动提到了一些问题,诸如病假、可以预先知道的工作安排以及重签合同(contract flipping,是指资方制造不稳定就业的一种做法。每隔几年重签一次合同,每次重签合同,工人就必须重新提交申请,并且从最低工资级别干起。——译者按)。

要回击日益严重的不平等与不稳定的工作状况,争取15加元时薪的战斗是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请在你的省份加入我们,为一份体面的工作而斗争吧!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