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2016年11月27日 15:05

工人运动和奴隶制度

14456-1

在世界近代史上,奴隶制的长期存在是美国社会的一种特殊现象。它同古代奴隶制一样都是建立在强制劳动的基础上,其残忍程度是不分上下的。所不同的是,美国的奴隶制度是为了进行商品生产,赚取利润而存在的。它在不同一时期起过不同的作用。在殖民时期,奴隶制度曾经为美国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提供过巨额资金,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重要方式之一。工业革命开始以后,特别是四十和五十年代,奴隶制度由于占用大量强制劳动力,同雇佣劳动制度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成为发展资本主义的严重障碍。它的一切弊端暴露无遗,犹如这个新生社会机体上的毒瘤,危害着美国政治、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美国工人运动不可避免的要同奴隶制度发生关系,并对此表明自己的政策和立场。

南部是美国奴隶制度的基地。那里的奴隶主主宰着一切。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极力维护种植园经济,反对在南部发展工业。少数同工业发生联系的奴隶主也宁愿使用奴隶劳动而不愿雇用来自北部的工人。因为,他们认为,奴隶的工资低,容易管理,比使用自由工人安全有利。甚至有的资本家也把使用奴隶劳动作为扭亏为盈,谋取暴利的一种手段。例如,1847年弗吉尼亚里士满的一家大铁工厂特瑞德格铁工厂由于经营不当,行将破产的时候,新接任的经理罗伯特·安得生立即解雇大批自由工人,用奴隶劳工来代替他们,从而改变了这家工厂的处境。事后,他满意地宣扬说:“由于在奴隶州中要控制以高价雇来从事铁工厂工作的白色劳工非常困难,我乃决定大量雇用奴隶,试行这一策咯的结果使我很满意。”而且他认为:“一切在奴隶州中的铁工厂最后都必须要尽量雇用奴隶。”

这样就造成了南部工业中奴隶劳工排挤自由工人的现象,那里的工资水平因而也降到了全国的最低点。1860年,北方零工的日工资约为一美元十一美分,南方则约为七十七美分至九十美分。在乔治亚洲纺织工人的月工资为七美元三十九美分,马萨诸塞州的纺织工人的月工资则我十四美元五十九美分,几乎高出一倍。南部自由工人对于造成这种结果的真正原因的认识是有一个过程的。期初,他们误认为奴隶制度的受害者——黑人奴隶劳工是自己的竞争对手,曾经试图采取一切手段阻止他们进入工厂。因此在一段时间内南部自由工人开展的运动以阻止黑人工人参加技工职业为目标。直到四十年代末和五十年代,自由工人才开始从反对奴隶劳工转变为反对奴隶制度。自由工人开始和奴隶劳工联合起来反对奴隶主和工厂老板。

1849年春天,肯塔基州列克星敦城的工人举行一次机会,决定散发要求解放奴隶的通告两万份。内容如下:

“决议:奴隶制度对于本州各种人的利益都是有害的,它有害于奴隶主,同时也有害于不蓄奴隶的人;

它降低劳工的地位,削弱工业,扰乱从事劳动的自由公民的职业,造成急剧的贫富悬殊现象,将劳动阶级摒弃于教育的幸福之门以外,并倾向于逼使本州内依靠个人劳动为生的人们向外逃亡。我们承认目前的法律所规定的占优奴隶的财产权,但我们认为劳动者对于他的职业和他的劳动所应得的报酬一如奴隶主对他的奴隶一样,是完全有同样权利的;而现在奴隶制既日趋于垄断劳动力并贬低其价值,因不论为公为私都必须将其彻底消灭。”

德裔社会主义者是在南部进行反对奴隶制宣传的激进分子。阿道夫·杜埃主板的《圣安东尼时报》成为反奴隶制的重要宣传基地。当地的德裔工人组织也创办了几种小型的反奴隶制报刊。

地下铁道活动是南部奴隶反对奴隶主的一种形式。四十和五十年代,有许多普通白人工人以个人的身份参加了这个活动,帮助黑人奴隶经地下铁道逃往北方和加拿大。这种地下铁道是由许多条直线构成的。据估计,俄亥俄一个州就有十二条路线。地下铁道的售票员和列车员当中有不少是获得自由的奴隶工人。他们愿意为解救仍然在种植园中受奴役的同胞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哈利特·踏布曼就是在获得自由后,极力营救自己的亲属和受难黑人奴隶的女英雄。她曾十九次返回南部,先后营救约三百名黑人奴隶。南部的黑人们把她叫做“他们同胞中的摩西”。

北部工人对待奴隶制的态度一开始就是十分明确的。大部分工人都反对奴隶制,并愿意为铲除这个罪恶的制度而斗争。还爱三十年代初,纽约州的一些工人政党已经在自己的政纲中提出了取消“这个有害国家声名的最大最浓的污点”的要求。1830年,马萨诸塞州各工会也在递交州议会的《工人请愿书》中表述了这样的强烈愿望。其中有如下一段话:“让我们从我们美好的声誉中除掉奴隶制度这块脏污的瑕疵吧;让我们的同胞不仅是在口头上被称为自由平等的人,而应让他们真正享受到天赋给他们的自由和平等权利。”洛维尔和福尔何的女工们则举办一年一度的义卖,为废奴运动筹款。

北部工人从他们自身的处境中本能地感觉到在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中,必须支持为废除奴隶制度而进行的民主运动,从而把反对奴隶制的斗争和反对雇佣奴隶的斗争结合起来。1845年1月,一次有二万五千名纽约工人参加的群众集合通过了一个宣言,明确指出:“不管是抽象的奴隶制度。封建的奴隶制度,还是具体的奴隶制度;不管是绝对的奴隶制度、封建的奴隶制度,还是工资奴隶制度;不管是名义上存在的奴隶制度,还是名义上不存在的奴隶制度;……不管以任何形式,任何变态出现的奴隶制度,我们都一律坚决反对,我们的这种坚定严肃的目标,是致死不能改变的。”

北部工人还感觉到,奴隶制的存在对于工人运动的开展是一种极大的束缚。1847年,《工业之声》曾发表这样一段话:“奴隶制度问题实际上就是劳工问题。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们一谈到劳工权利问题或是我们坚持要进行任何种类的劳动改革,奴隶制度下的各种势力立刻就会向我们摆出了阵势……”绝大多数北部工人对四十和五十年代奴隶制的扩张是激烈反对的。党联邦政府作出将得克萨斯作为奴隶州并入联邦的决定的时候,新英格兰地区和大西洋中部沿岸各州的工人纷纷表示反对。在纽约、洛维尔、波士顿等地先后发表了反对归并得克萨斯的示威游行。1844年8月,《曼彻斯特工人》发表声明说:“关于德克萨斯州的归并问题,我们一直没有表示任何意见,因为我们要看一看我们的国家是否真会要作出这样卑鄙的事来。我们说卑鄙,因为这种举动是要使那些靠吸人血膏为生的人们,有机会把他们的血手更进一步伸入到奴隶制度的罪恶中去……。为什么要在已够令人痛心的奴役和人吃人的罪行之上,还要加上这种卑鄙的罪恶呢?”

北部工人也坚决反对1850年妥协案,认为“不应制订有辱工人阶级的奴隶逃亡法和妥协法案”。

在北部工人反对奴隶制的活动中,从欧洲来到美国的“四八年战士”组成了一支最活跃的力量。我们在工人群众中宣传奴隶制对于工人阶级解放事业的危害性,说明废除雇佣奴隶制度的密切关系。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共产党人俱乐部”于1851年年底通过决议说:“要用一切办法取消奴隶制度——这种和真正民主原则完全不相容的制度。”

与此同时,资产阶级的废奴运动也蓬勃发展起来。三十年代初成立的反奴隶制协会到1840年已经发展为一个拥有二千个地方分会,二十五报刊和二十五万会员的庞大组织。但是,由于废奴运动的大多数领导人对工人运动采取不友好态度,那时的工人组织基本上没有同反奴隶制协会发生直接联系。只有部分工人以工人身份加入了废奴运动,成为协会的成员。

北部工人在反对奴隶制的斗争中没有成立专门的组织,但是他们认识到应当把奴隶制问题摆在劳工问题的议事日程上。1854年上半年,在工业大会年后上,代表们取得了一致的认识。他们坚决要求“立即取消‘内布拉斯加法案’和‘奴隶逃亡法’,并且立即恢复‘密苏里协会’”。大会通过决议:“在将来我们决不能允许我们所选出来的州议院或国会中的任何代表可以不保证以反对南部奴隶政权的向外侵略及维护投票的公民的自由权利为自己的神圣义务。”在以反对奴隶制的继续扩张,支持自由土地运动为纲领的共和党成立以后,美国工人立即支持这个政党。在1856年的总统选举中,许多工人参加了共和党组织的火炬游行,并且高呼“自由土地、自由劳工!”的口号。两万五千名达兹堡工人曾经发出一项通告,表示愿意把希望寄托在共和党身上。通告呼吁说:“工人同胞们,在这里,我们找到了自己的政纲,在这个旗帜下,我们已决心要为了保障人的权利进行战斗。如果你们认为我们所说的都是真话,那就请加入我们的队伍吧……。我们已许身给这个为了保存各自治州使其不受奴隶制度侵犯而结成的大同盟了。宗派主义、狂热主义和取消主义的呼喊声,我们是听到的,但是我们并不因此惊怕。曾经明确的不容误解的言辞提出过同一原则的华盛顿、杰斐逊、弗兰格林、亚当姆斯、门罗、杰克逊、克雷和韦布斯特等人都站在我们一起。有这么多向导在我们的面前,我们相信,我们是没有走错路的。……”

共和党候选人虽然在1856年的选举中失败了,但是在工人们的大力支持下,1860年的总统候选人,该党杰出的领袖林肯终于战胜了一切强大的反对势力当选为美国总统。林肯的当选在很大程度上是应当归功于美国工人阶级的。纽约的一名共和党人承认说:“我们应当感谢工人们,他们使我们得到了胜利。”另一位党的领导人说,林肯的当选“是在工人的协助下进行的,我党应当替他们争取到农地私有条例和保护关税以作为对他们的报答”。

本文节选自《美国工人运动史》 张友伦、陆镜生著

文章评论(0)
回复
425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