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2016年12月01日 22:29

工业革命后的空想社会主义

14480-2

工业革命后,广大劳动群众极端敌视给他们带来贫穷和痛苦的种种变化。家庭手工业和工场手工业工人都反对机器,因为他们都尝到了采用机器的苦头,绝望的劳动者发起了捣毁机器的“卢德”运动。工业迅猛导致竞争加剧,使得工人的状况日益艰难,手工业者、小工厂主也大量破产。这些状况不能不刺激人类反思资本主义制度。但是不同的思想家在反思资本主义的时候,处于不同的立场,得出了不同的结果。

圣西门是贵族,参加过美国独立战争。在法国大革命期间,他热烈地发表演说,支持自由平等。由于不愿意加入保王党,也不愿意加入革命党,他离开政治,专心投机,在1797年前,发了一笔财。不过他的钱很快就花完了,开始了悲惨的生活,而正是在这时,他才开始了真正的创作时期。圣西门认为,自由竞争制度只是暂时的制度,各种利益的竞争和斗争应当被 “实业家”的社会所替代。圣西门把一切从事有益于社会的工作的人都列入“实业家”内,无论是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是生产、流通还是分配领域。国家不应当只是庸俗经济学家所说的捍卫当前的自然秩序(自由秩序,市场)的工具,而应当同时成为生产管理机关。在他拟定的工业制度下,学者和实业家是他的工业制度下的领导者。学者在精确研究现实的基础上探讨和表述一些原理,而后者则实现这些原理。他有一个著名的论点,说“对人的管理将为对物的管理所代替”,政府将失去阶级压迫的性质,变为纯粹的经济管理机构,国家实际上也消亡了。虽然圣西门还不了解国家的阶级本性,但他已经把国家和社会区别开来。他断言,在他的未来的“工业制度”下,“行政权是微不足道的,或几乎是微不足道的”。那为什么马克思恩格斯他们还把圣西门成为社会主义者呢?因为圣西门了解阶级斗争。圣西门关于有组织的经济,关于阶级斗争的思想,是十分超前的,在当时热衷合作社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中独树一帜。

认为自由竞争的市场将为有组织的工业生产所代替,这种思想就是工业党的思想。对社会问题有深刻思考的工业党,大都倾向于计划经济。从这个意义上讲,工业党还真可以说是现代的圣西门主义者。这种共同点甚至表现在他们所招致的批评上。圣西门不主张废除私有制,在他的工业制度中保留了资本家,他甚至主张把实权交给他们。但是,他不了解企业主只会按照资本主义方式组织劳动。当时法国的资本主义发展还远未达到管理者和所有者的分离。绝大多数企业的所有者同时也是管理者,似乎资本家也是劳动者,一种高级劳动者。在这种背景下,圣西门以为资本家之所以是资本家,正是因为他管理工业企业,因而资本家的利润是他的熟练劳动的报酬。马克思指出:“资本家之所以为资本家,不是因为他管理工业企业;恰恰相反,因为他是资本家,他才成为企业的管理者。”

傅立叶也是法国人,是富有商人的后代。他们生活在同一时代,都经历过法国大革命。傅立叶的历史哲学更为宏大,他将人类社会分为三个时代,每个时代还有若干个阶段,这些时期和阶段都是前后相继,从低级到高级的,也就是说,他把人类的历史描写为继续不断的进步运动。傅立叶说,“我们的目标是前进,每一个社会时期都必然要过渡到更高的时期”。而且,这些时期相互之间关系是辩证的,“每一个社会里都或多或少存在有高级或低级时期的特征”。这种观点无疑是傅立叶辩证方法的表现。

恩格斯说,“傅立叶最伟大的地方表现在他对社会历史的看法”。傅立叶把人类社会分为32个时期。他详细介绍了前八个时期。在傅立叶的学说中,文明制度并不对应资本主义制度,而是从古代国家开始的,包括奴隶制度、封建制度,也包括原始积累的时期和资本主义胜利的时期。傅立叶用“无联系的大生产”这一概念包括了这些多种多样的时期。文明时期的第一阶段解放妇女,第二阶段解放劳动者。傅立叶还深刻地指出了竞争和垄断的辩证关系,他预言,文明的第三阶段退化为商业无政府状态,最后导致商业公司的垄断。代替野蛮时期个人奴役的,是立足于经济依赖、私有制暴政之上的集体奴役。马克思认为傅立叶做出这样的预言是他的“不朽功绩”。

 

14480-1

傅立叶认为他所处的时代就是文明的第三阶段。在这一阶段, “工业主义造成更惊人的现象——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的对立。每个工作者都是群众的公敌,因为群众集体的利益与他们的个人利益相抵触。医生希望病人尽量多;律师希望家家都打官司;建筑师梦想起大火,烧毁半座城市;玻璃匠梦想下冰雹,打碎所有的玻璃窗。裁缝匠和鞋匠愿意大家都得到坏布和不结实的皮子,因为这样衣服和皮鞋就会加速穿坏而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幸福。为了维持法院,法国每年要有24万起犯罪事件。总之,在文明社会里,每一个人都处于同集体不断战斗的状态中;在反社会的工业制度下也期望不到别的结果。”  他说,文明制度虽然创造了大规模生产,但因分散经营却造成了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和生产者之间的激烈竞争状态,导致整个社会经济混乱,供求失调,经济危机不可避免。1825年,当英国爆发第一次全国性危机之后,正是傅立叶指出这是生产过剩所引起的危机。恩格斯高度评价了这一论断,说它“中肯地说明了一切危机的实质”。

但是,傅立叶不了解正是产业资本才是资本的基本形式,不了解商业资本和借贷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只是派生形式。所以,他就把矛头指向商人和银行家,并极力为工厂主辩护。他又认为人类可以加速或者延缓历史发展的进程,甚至完全避开历史发展的一定时期。达到和谐社会需要一定的生产力水平;但另一方面也需要人类理智来发现社会的法典。傅立叶断言,他所发现的社会法典是人们能够轻易绕开保障制度和协会制度,直接进入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的基本单元是合作社。在这点上,傅立叶比起以高度组织的先进工业为出发点的圣西门主义倒退了一步。但是,我们不能认为傅立叶是小生产的拥护者。傅立叶学说的特点之一,恰好在于他试图把组织合作社同组织整个协作社体系的规模宏大的事业结合起来。然而,傅立叶在1832年组织第一个法伦斯泰尔合作社的时候,却遭遇了巨大的失败:企业一开始试办就破产了。大家寄予希望的合作社事业破产,给傅立叶派以重大打击。傅立叶不参加政治斗争,因为他不认为政治有什么意义。他否定革命,甚至敌视革命,因为他认为革命没有解决摆在它面前的任务,劳动者的境遇甚至恶化了,只有他所憎恨的一些商人和投机分子得到了好处。傅立叶相信,他的使命就是要解决革命所没有解决的任务,并且相信他不用暴力而和平的方法就可解决的任务。我们看到,傅立叶的体系很杂,触及到很多东西,政治经济文化样样都谈,但是,傅立叶仍然未能明确触及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核心问题:雇佣劳动和剩余价值的生产。

欧文可以算作是他那个时代最奇特的人。他是一名平民出身,依靠个人奋斗发财致富的经理和厂主,在棉纺织工业史上占有一个极重要的地位。他的这段经历不比人们崇拜的什么柳传志等人的故事逊色。其他资产者在工业革命中看到了发财的机会,而欧文则看到了劳动群众的空前破产、由于财富的积累而促成的惊人的贫困。欧文在自己管理的工厂里实施了一些改良措施。他改善了工人的消费品供应;创办了模范小学、托儿所和幼儿园以及伤病储金会;把每天的工作时间缩短为十小时四十五分钟,这在当时的英国,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欧文模范工厂的盛名开始在欧洲流传开来。虽然欧文的慈善措施很广泛,但取得的成就并不能让他自己满意。而且尽管欧文所进行的各种实验丝毫没有减少工厂的收入到低于同类工厂的程度,可是欧文的创举仍然没有得到其他企业主的响应,甚至没有得到合伙人的同情。

1815年欧文召集格拉斯哥苏格兰工厂主大会,他在会上发表演说,建议政府停止对棉纺织业所需粮食和原材料征收关税;其次,指出有必要改善工厂中童工和工厂主的处境。第一个建议被工厂主们热情地通过了,第二个建议地遭到了同样热情的否决。欧文在会后说道,“我告诉他们,不管他们如何,我在进行这两项措施方面将要走自己的路”。欧文不懂得其他工厂主不愿意改善工人状况并不仅仅因为他们自私自利,更由于这是他们阶级利益的表现。欧文把他领导了苏格兰的新拉纳克大棉纺厂中的各种改良提交政府,要求实行劳动保护法。当时的人们都赞赏欧文,但是没人把这个真当做一件事情去做。对于欧文对无产阶级所做的贡献,恩格斯评价很高:“当时英国的有利于工人的一切社会运动、一切实际成就,都是和欧文的名字联在一起的。例如,由于他的五年的努力,在1819年通过了限制工厂中女工和童工劳动的第一个法律。他主持了英国工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全国各工会联合成一个巨大的工会联合会。

欧文关于建立劳动新村或劳动公社以消除失业的做法,对法国的社会主义者产生了相当的影响。但他自己,以及后来他法国的信徒卡贝先后到美国做的建立合作社的实验都是失败的,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此路不通。我们现在有不少同志在讨论合作社的问题,似乎现在搞不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可以先弄弄合作社。但历史表明,无论傅立叶这种没有特别出众经营才能的人,还是欧文这种叱咤风云的工业家,要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创造出一片社会主义的小天地,都是不可能的。

欧文在理论方面的贡献小于圣西门和傅立叶,但由于他本身长期经营资本主义企业,纵横商场多年缘故,使得他很了解资本和劳动的关系,以及劳动者贫困的根源。他不只像圣西门那样把矛头对准自由竞争,更是直接指向私有制。他认为,现代社会的三个祸害是宗教、私有制和现行婚姻制度,其中占据首位的就是私有制。私有制是敌对、欺骗、舞弊、卖淫、贫困、犯罪和不幸的根源,私有制对于社会各个阶级都是有害的。在欧文看来,现存的个人主义制度下,人类之间的一切关系都是不正常的。现代家庭生活充满欺骗、伪善和暴力。婚姻不是基于情投意合,而是出于彼此欺骗。欧文之所以这样反对私有制,核心原因是他看到工人和机器的矛盾,是私有制下才会产生的矛盾。在私有制下去解决工人的失业问题,要么是禁止使用更多更好的机器,也就是消灭技术进步;要么就是让多余的工人饿死。但是,这两种选择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只能走第三条道路,即让机器为劳动者服务,使全体居民都能分享到生产力依靠科学的发展所取得的利益。而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消灭私有制。

但如何实现呢?欧文跟其他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一样,都反对暴力革命。所以他希望通过说服议会和政府来实现。这些呼吁自然是会失败的。值得注意的是,欧文的这个错误被后来的社会主义者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特别是在所谓的民主国家,人们以为通过民主就能实现和平转变,他们的想法实质上跟欧文处于同一水平,都没有看到阶级斗争和国家的实质。

我们看到,空想社会主义者提出了很多创见,其中一些我们往往会认为是马克思的功劳。同时,我们也注意到,空想社会主义者的问题还是在于没有全面掌握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根本特征,没有理解阶级,以及国家的本质,因而不可能认识到通向理想社会的途径,自然就流于空想。科学地解释这些东西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后来做的事情。

文章评论(0)
回复
425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