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7年01月05日 20:41

德国马列主义党:国际主义联盟是对政府向右转的进步而革命的回应

国际主义联盟是对政府向右转的进步而革命的回应

戈比·加特勒(Gabi Gärtner)访谈

翻译:枯叶

495683510315237582

2016年9月,“红旗”(Rote Fahne)与戈比·加特勒进行了交谈。这位来自佐林根的38岁鞋匠是德国马列主义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处的成员。他与彼得·威斯芬宁(Peter Weispfenning)一起,负责德国马列主义党在新联盟中的沟通。彼得·威斯芬宁是一名来自赫恩的律师,也是中央委员会的成员。

红旗:德国马列主义党已经在新联盟中工作了几个月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联盟?

戈比·加特勒:默克尔政府明显向右转,国家机器也在法西斯化。这一联盟正是对这一现象的进步的、民主的和革命的回应。在这种形势下,我们的主要注意力应该放在联合女权运动、环保主义运动以及反叛青年的革命的、反法西斯的、国际主义的和阶级战斗性的潜力,以反对这一趋势(政府的右转)。社会的极化不仅助长了右翼的观点,同时也使得群众情绪向着进步的方向不断发展变化。在过去几周里,9000名钢铁工人举行罢工,超过30万人参加了反对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和综合性经济贸易协议(CETA)的示威,难民反对居住要求的抗议也不断增长。群众情绪的改变是非常明显的。

然而,德国社会里左翼和革命的一极仍然过于分散。我们估计,现在在德国至少有10万人属于潜在的革命者。数百万人民正在寻找社会的替代选择。但是由于国家机器和媒体系统性地实施反共产主义的社会隔离政策,许多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德国马列主义党。所以,这一联盟在于本着国际主义的精神密切合作,以反对政府向右转的倾向。

红旗:这一联盟到目前为止发展得如何?

戈比·加特勒:基于多年来的合作,我们目前进行了三次会议。在这三次会议里,联盟的核心已经发展起来了。特别是:德国工人阶级移民联盟、德国土耳其移民工人联盟、德国民主权利联盟、巴勒斯坦解放人民阵线、伊朗共产党、罗贾瓦民主联盟党、拉德福姆瓦尔德左翼论坛以及其他许多来自工人阶级和工会运动、激进女权运动、环保运动和反叛青年运动的个人。反法西斯的和国际主义的艺术家等也有代表参加。其他党派的成员在某种程度上也有参与。这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开端,我们需要进一步团结起来。到目前为止,联盟已经就合作、原则和2017年联邦选举的联合候选人等关键方面达成了一致。我们还首次共同发布了战斗性的传单。在土耳其法西斯专政建立不久之后的辩论中,我们在科隆联合举行了一次战斗性的示威,通过这样的实践,我们证明了自己。

544938324274351913

在许多国家,比如土耳其、西班牙和希腊,这样的联盟近年来发展起来了。联邦选举本身不是目的,却是一个建立这种联盟的好机会。这种联盟不是只在日常斗争中才重要。在选举中,人们格外地政治化了,因此你有更多的机会出现在公开场合。我们认同列宁的说法。他认为,只要“在德国,议会活动在政治上还不是完全过时的”,那么不参加选举就是“幼稚的”。同时,他强调了,必须懂得如何“创造一种新的、不寻常的、非机会主义的、不贪图禄位的议会活动”。

因为按照德国的选举法,不能组成选举联盟,所以联盟决定以德国马列主义党的开放名单参选。与之前的选举不同,那时我们还能指望其他进步分子和组织的声援和支持,而这一次,我们的目标是平等地合作。最重要的是,我们想让我们名单的组成具有代表性,能够代表国际团结工作,进步难民政策,反法西斯,反种族主义斗争,争取和平、自由和社会主义的斗争,以及阶级战斗方向的工人阶级运动,女性解放斗争,和战斗性青年运动。投票给这一联盟的人不只是投给德国马列主义党,而是投给整个倾向。这一联盟把自己看做是不同的领域内左翼的社会替代选择。这是在为未来的统一战线政策的打下基础。

在8月,德国马列主义党已经在联邦选举会上代表联盟注册了候选人。现在,目标是要广泛地动员普通党员,为了联盟赢得竞选。这是10月在柏林召开的第二次选举大会所主张的,是与会几百名代表们所期望的。

红旗:你说这一联盟是对政府右转和不断增长的社会极化的回应。最近形势有怎样的发展,可以期待什么样的情况?

戈比·加特勒: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爆发危机的倾向进一步增强了。一个原因是全球经济的极端不稳定的状况。我们正面临一场帝国主义世界中全球范围的波动萧条。同时,一场新的世界经济和金融危机的征兆也正在发展。环境危机不受控制地增长。战争和政治危机正在进一步造成资本主义社会的不稳定。同时,资产阶级难民政策的危机给整个政党格局带来了混乱。欧盟深陷危机。就乌克兰和叙利亚战争的问题,北约也已经完全分化了。所有这些给群众造成了政治的和社会的不安全感。这是一个国际性的现象。

尽管从2008年到2014年,国际经济和金融危机的后果在德国仍然得到了最好的弥补,但对政府的不满意度仍然是很高的。默克尔和加布里尔的大联盟正日益滑向潜在的政治危机,将大联盟解体的实际可能提上日程。在最近两次州选举中,这一倾向变得尤其明显。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和梅克伦堡到西波美拉尼亚州之后,柏林再一次表明了甚至大联盟的存在都是不可能的了。多年来,大联盟被看做是在德国的议会体制中能够组成政府的最后方式。这是议会的危机管理。但是,如果这些所谓的主要政党越来越失去他们选民的支持,那么甚至连这一工具都越来越不可能了,这将导向全社会普遍的不稳定。基民党-社民党联邦政府联盟处于完全灾难性的状况。基民党和社民党的选举结果都达到了历史低点。同时,反动的、种族主义的和亲法西斯的德国选择党成功地把之前的一些不投票的选民动员起来了。在之前的选举中,这些选民一直觉得投票没有任何意义。然而,不投票的人中不仅有右派,也有左派。我们的任务就是动员这些潜在的进步选民,从政治上激活他们。任何在寻找比联邦议会中的政党更左的社会替代选择的人,都必须能够找到它。我们正在表明自己的态度,直面我们社会的极化。我们正将其用于攻击唯一占统治地位的国际超垄断集团以及政府的右转。

我们在正在攻击国际金融资本及其在德国的代理人的反动政策:不断增长的剥削,将危机转移到工人阶级身上,国家机器的法西斯化,极右翼和法西斯势力的发展,破坏环境的政策,反动的家庭和妇女政策,食品垄断企业对中小农民的扼杀,以及压迫性的难民政策。

但是这一联盟不只是代表反对的一极。它代表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正如与库尔德解放运动的团结协定中证明的)斗争、工人阶级的进攻性斗争和争取青年未来的斗争中所取得的成就。

红旗:10月2日的选举大会有多重要?

戈比·加特勒:在7月23日的联盟会议上,大家一致决定10月2日举行选举大会。这一会议应该是联盟在基层成型的开始。之前会议的参加者主要是代表团或者成员组织的代表,而选举大会则是第一次大规模的公开群众大会。只有当联盟拥抱群众的时候,它才能成为真正的替代选择。我们还会在大会上通过联盟的基本原则和竞选宣言。

此外,大会将就联合候选人讨论最基本的导向。协调组已经提出组建一个“联盟委员会”。这一委员会由支撑性的组织和个人组成,在联盟会议和大会之间作一些事务性的决定。

选举大会对于统一进一步的任务和提出相应的社会要求是非常重要的。任何在寻找我们的人,都要能够发现我们是一个社会性的替代选择!在9月17日的反对TTIP和CETA的示威中,数百人表现出对这一联盟的兴趣。这是不断增长着的潜力:目前柏林的议会左派很少能够在社会极化面前坚持自己的主张,并且提出真正的社会替代选择。

在未来的几周里,参加联盟的组织将提名在16个州参选的候选人名单,然后征集一万名支持者签名。就其实质而言,它要能够为建立一个群众中广泛的联盟服务。因此,地方和区域形式是非常必要的,而我们过去的竞选措施是非常好的经验。

红旗:我们一次又一次听到人们说要“联合所有左翼力量”,对于这一概念,你有什么要说的?

戈比·加特勒:包括左翼党在内的小资产阶级左翼,不是我们战术进攻的主要敌人。我们对左翼党、德国共产党和其他左派组织的成员都保持开放,只要他们想要在斗争的基础上合作。然而,必须明确指出,左翼党的领导层和很大一部分人都在遵循一个改良主义和纯粹议会斗争的道路。左翼党批判个别的不公正——然后诉诸“社会市场经济”或者“福利国家”的假象。实际上,这些幻想都属于资本主义的垃圾桶。这是潜在政治危机的表达。传统的资产阶级政党很难再传播这些幻想了,因为人民群众已经尝过它们的滋味了。为什么一个左派政党要重新粉饰这些模型,传播新的幻想呢?我们不想给资本主义带来新生命,而是要建立一个现实的社会替代选择。这是“左派”和国际主义联盟之间的本质区别。

现存政策的替代选择不是与德国社会民主党或者绿党结盟,就像左翼党的竞选负责人马蒂亚斯·霍恩(Matthias Höhn)在他们的选举策略的草案中所宣布的那样。如果那样做,左翼党会得到跟希腊激进左翼联盟一样的结果。激进左翼联盟现在正专注地实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欧盟这三驾马车的反人民要求。

红旗:联盟的工作这么多,参加联盟的组织有没有失去去独立性的危险?

戈比·加特勒:当然,在这样的联盟中,每个参与者都会有足够的空间保持和发展自己的特性。这就是为什么德国马列主义党还会独立实施一个争取真正社会主义,反对现代反共产主义的战术进攻的原因。这一斗争的指导方针是,“激进左派和革命者,争取真正的社会主义!”。同时,我们会积极推动联盟的建设,组织选举宣传活动。我们还会鼓励其他组织开展独立的活动。

559361180252715570

这正是德国马列主义党新的社会角色,在这个位置上我们可以做得更多。我们实现了一个无产阶级的难民政策,巩固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新成果和世界革命组织“革命政党和组织国际协调”(International Coordination of Revolutionary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我们促进了青年的反抗,巩固了大众青年联盟组织“反叛者”(Rebell)和儿童组织“红狐”(Red Foxes)。将真正的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替代是整个工作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在战术进攻中最重要的一步——随着现在的选举安排——将使我们更新党的计划:我们要分发成千上万份。这是德国马列主义党为了现阶段阶级斗争所作的计划。我们要赢得许多新的,主要是青年人加入我们的组织参与斗争。这一战术进攻成功的必要基准是,我们是否能成功地让人们从对有组织活动的政治上的被动地位脱离出来。所以我们的竞选明显不同于资产阶级政党的宣传战,电视节目、谈话节目和选举材料只会使人们头昏眼花。我们将参加示威游行和群众活动,用这种方式刻下国际主义联盟的特殊符号。

重要的是我们的成员明白在未来如何完成所有的实践活动,并且能与巩固联盟联系起来。在过去几周的示威活动中这方面还做得不足。

在对资本主义的批评和令人信服的自由的共产主义思想的基础上,我们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把对底层群众的工作,同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固有幻想的世界观的斗争联系起来。我们必须明确,资本主义社会所有的中心问题是这个系统所固有的,帝国主义必须废除,必须建立社会主义才能解决人类所有的重大问题。这也意味着必须帮助群众应对现代反共产主义。它像一个大坝一样,使得人们远离社会的替代选择。因此,明年我们将运用“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和“革命政党和组织国际协调”的运动。归根结底,这场革命证明了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如何在经济不发达国家成为可能。

德国马列主义党的独立工作与建设联盟的全部责任之间的辩证法,将是战术进攻的命脉,同时也是新的基本要求。这样一个新任务很自然地也是学习和自我改造的伟大过程。系统性地缺乏认识,可怕的保守主义,反对联盟同伴的宗派态度,以及机会主义的适应和特点的模糊化等,这些问题存在于德国马列主义党和联盟之中,它们必须被克服。我相信这些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我们希望这个有远见的项目能够成功!

文章评论(0)
回复
19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